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郑能新:身到蓬莱即是仙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郑能新 时间:2019-09-28

 

身到蓬莱即是仙

郑能新

真的是期待得太久了我。20多年前,一个懵懂少年,无意中读到了白居易的“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和苏子“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这样空灵的句子,小小人儿整个地就像被施了魔法。这么多年精心打扮的心情,时时为着一睹仙岛风采而准备,长时间的思念和渴望,使得两位伟大诗人所绘就的那处人间仙境,越发在我的脑海里变得神圣而厚重了。

我简直无法形容走近蓬莱的心情,虽然经过了几十个岁月轮回的丈量,但一旦抚摸了她那仙女一般的面颊,瞬间还是被她那令人炫目的大美电流一般击中了。此刻,我感觉心在微微颤动,双脚十爪轻轻抓地,灵魂也像是“忽”地一下挣脱躯壳向上飞升,胸腔中一种蓄积已久的激情差点就要喷薄而出了,如果不是人到中年不得不披着一件沉稳的外衣,我真的要张开嗓子大喊几声。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一个人信马由缰沿着海边漫步,心里荡漾着蜜一样的感动,是《散文选刊》在山东沂源的颁奖笔会和青岛三利集团的朋友魏学建盛情邀请,我才有了蓬莱之行的,否则,对这个人间仙境的牵挂不知又要延续到什么时候。

大海广阔而宁静,微微滑动的波澜,在夕阳的照耀下,闪动着万千金色的鳞片,远处的海面,星星点点有渔船飘曳。说是宁静,其实,海边浴场和沙滩上到处都是人群,各色泳衣和帐篷花儿一样盛开着,马路上车辆也是川流不息,只不过,真的听不见任何噪音,不知是浩瀚海洋的吸纳还是人们不忍惊扰仙家的静谧,置身其中,如梦如幻亦如仙也!

夜幕降临了,城市的灯火映照着海面,又是一片辉煌,仿佛水中的海市,扑朔而又迷离。风起,涛声跟随,轻轻拍打堤岸,如同母亲催眠孩子。一个人静处海边,与大海进行着心灵对话,微咸的海风轻轻抚遍全身,那份怡然,神仙也不过如此啊。

肚子咕咕叫了。走进海边的渔家夜市,在那灯火如澜的大排档里挑了一大堆鲜活的海鲜,交到入住的渔家小店老板手里,由他代为加工。这是先前的约定,经济而又实惠,几十块钱就令我狼吞虎咽、大快朵颐了一顿。

 

静谧的渔村让我睡了一宿好觉。清晨,起了个大早,想趁着人少去好好地看看美惊天下的蓬莱阁。人说,不看蓬莱阁,不算到蓬莱。天性好静,不喜热闹如影随形我几十年了,总想在安静中捡拾一些对我有益的东西,有没有得到并不多想,但我依然故我,或许,今后也没有改变她的打算。

三仙山后面的渔村小道蜿蜒通向海边,小道旁边就是海滨公园。有小鸟旁若无人地在草坪上觅食,很绅士的步伐彰显着这里人与自然的和谐。一只喜鹊站在高高的树枝上喳喳地唱,圆润的嗓子里浸满了大海那湿漉的气息。我知道我这一天里又有极好的心情,由此,再看蓬莱的一草一木都带有爱意。和着早起晨练人们的悠闲,我一步一摇地上了滨海大道,时间虽然还早,可太阳却开始东升了,那个亿万年不灭的精灵,就像是一个刚刚从火炉里夹起的炽烈的铁盘,把东边的海面照得金光四射。湿漉漉的沙滩上,不少时髦女郎背着行囊提着袋子捡拾海鲜,这些和我一样的外来人,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新奇和快乐。挽起裤腿,提了鞋子,信步走向海边,海水拥着一丝清凉立时浸漫全身,松松软软的沙子更是搔得脚板心痒痒,这种肌肤与自然的亲密接触,真的让我们这些长时间身居斗室包裹严密的人感到无比惬意。

浅海处,三三两两的捞海人一下一下地在水中打捞生活的希望,有海鸥在他们头顶上盘旋,亲昵地分享着他们的劳动成果。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高高的防浪堤上,漫不经心地垂钓着生活的乐趣,他们脸上那份幸福和满足,完全让人有理由相信:身在蓬莱即是仙也!

穿过蓬莱阁那幽静的林荫道,几只不甘寂寞的鸣蝉发出了悦耳的歌唱。或许,它们每天都是以这种友好的方式迎接第一个到达的嘉宾吧,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朝着它们的声音挥了挥手。也许是环境改变人,就这一个细小的动作,使我蓦然发现,身在蓬莱,自己似乎也有了一点仙家气度。

人说,到了蓬莱阁就是进入了仙界,的确,这里的美景简直令人叹为观止。众多的古建伴随着无数美丽传说,已经让你飘飘欲仙,如果运气好,一睹海市蜃楼奇幻景象,那可更是摄人心魄!蓬莱阁是欣赏仙岛美景的极地,移步有景,步移景换。目极之处,一定令你心旌摇荡:浩瀚黄海尽展无边的霸气,从东面相拥而来,那种震撼人心的磅礴之美,让人无法拒绝;秀丽渤海更显绝色靓姿,由西边破势而出,凤凰涅槃一样浴火重生,令人心生颤栗!她们在这里交汇,融为一体。晴日,阳光普照,金光万道,她们是水天一色的炫丽世界;雨后,薄雾氤氲,云蒸霞蔚,她们呈现天水相连的奇幻景象。如果不是当地人的指引,我们是绝对看不出这儿就是渤海和黄海的分界点,似乎她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俗话说,一方水土一方人。由此,可以看出蓬莱这个地方的包容性,大海就是蓬莱的胸怀!

蓬莱水城是古登州人民抵御外敌,扼守渤海的门户。这个西汉时期就成为中国东方最早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地方,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或许,那静静伫立于城墙上的那一门门大炮和躺在古船博物馆里的那一艘艘舰船,可以见证当年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抗击外敌侵略的惨烈场景吧。

舰船已经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大炮却依然还是那样乌黑锃亮。几百年来,它们始终如一坚守在炮台上垛口边,或许,它们还在痴心等候过去朝夕相伴的主人吧。轻轻抚摸一下,我似乎就听见了它们喃喃的诉说。戚继光,这个响遍中国的名字,让我再一次心生震撼!将军在这里有着太多的故事,尽管这些都已经载入了史册或流传于百姓口中,但他站在城头或船头,大手一挥,千帆竞发,万炮齐鸣,打得入侵者的舰船狼狈逃窜的镜头,永远定格在了我的心底。

 

沿着月崖半山栈道,我的心一步步走进了大海深处。那蓝得醉人的精灵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攥住了我的灵魂,迫使我与她进行近距离接触。坐在海边兀起的礁石上,用心倾听她由海底涌起的声音,任由她那潮湿的风儿梳洗我的全身,有几次,我真想纵身一跃,把自己融入大海,体味一下当年八仙渡海的真切感受,但旁边那一双双警惕的眼睛扼杀了我的这种萌动。乌乎,这就是人和神的不同之处,人在乎世俗的目光,神却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蓬莱,最著名的故事莫过于八仙过海的传说,其说法多样,版本不一,当然,神话传说居多,但我却对未经神化的故事情有独钟。

相传北宋建隆年间,离蓬莱30多里地的海上孤岛——沙门岛,是朝廷囚禁重犯的地方。年复一年,岛上犯人越来越多,但朝廷每年只拨给三百犯人的口粮,粮食出现饥荒。后来,岛上看守头目便想了个狠毒办法,当犯人超过三百时,便将其中一些扔进海里淹死,使岛上犯人总是保持在三百人内,如此被杀的不计其数。为了活命,犯人们经常跳海凫水逃命,但绝大部分都被激浪吞没。一次,有五十多名囚犯得到即将被杀的消息,他们便趁着天晴月朗,避开看守,抱着葫芦、木头等物跳入海中,往蓬莱方向游来。途中多数犯人因体力不支淹死水中,只剩下八名身怀武功、体格健壮的七男一女,借着水流游到了岸边,在蓬莱城北丹崖山下的狮子洞内躲了起来。第二天,渔民发现了他们,当闻知八人从沙门岛越海游水而来,无不惊奇万分,把他们称作“神人”,此事便在民间传开了,并且越传越神。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被传称为“八仙”,他们渡海逃狱的故事演变成今天的“八仙过海”。

这个故事才体现了真实的蓬莱,这种与大自然抗争的不屈精神,一代一代影响着蓬莱,成为蓬莱精神。她,丝毫不因少了神话的成分使之逊色,相反,这种保持实事求是的作风更是令人敬佩。

蓬莱城虽不大,但却是人居的好处处。碧水蓝天白云,山青水秀地净。尽管城市繁华,景点众多,游人如织,但一点也不显喧嚣,悠闲,弥漫在蓬莱的角角落落,使之始终保持着如诗如幻的仙家境界,这就是蓬莱有别于其他地方的最大亮点。绝美的景色使人赏心悦目,清新的空气令你心旷神怡。

别慕仙人多自在,身到蓬莱即是仙。

 

作者简介

郑能新,笔名海滨,湖北英山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曾任英山县文化馆馆长、黄冈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现为黄冈市文联副主席,黄冈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发表、出版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有小说集《遥远的乡村》、《变奏》、散文集《心旅》、《地坪河》、报告文学集《选择艰难》。有40多篇入选《小说选刊》、《读者》、《新华文摘》、《青年文摘》、《青年博览》、《短篇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国家级选刊、选本。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大、中学生课本、课辅。有作品被介绍到海外,曾获“西班牙华语小说奖”、“孙犁文学奖”、“曹雪芹短篇小说奖”、“陶渊明散文奖”、“吴伯萧散文奖”、“徐霞客游记文学奖”以及中国小说学会、中国散文学会、文化部、国家林业局等单位文学大奖50多次。为“湖北省政府专家津贴”获得者,2008年获“湖北省十佳文艺青年”称号。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