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老 屋(散文)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王任 时间:2019-09-11

老屋, 是我童年、少年、青年时生活的地方。它是一栋五间二边厢的二层木 结构房, 在进入村头的坐北朝南的位置 屹立着。从我记事起, 它就像个迟暮的老人, 屋柱及木板墙成黑褐色, 显得十分苍老。屋柱也不是很粗大, 横梁上并没有什么精工雕刻的花草图案, 很平常的。

老屋究竟建于什么年代, 谁也说不 清。听我父亲讲, 传到他这代至少是第10 多代了。祖辈分家时,我们一房占半厢,另 外一房占半厢。老屋中间有天井和一条小 弄堂。中央间的底屋是公房,平时用于整房 的红白事设宴。正堂上方挂有太公、太婆的 容像,很庄严。因为大家守规,加上平时管 理比较好,老屋没有遭到严重的损坏。

老 屋(散文)

 

父亲讲, 在这里面住过的历代人, 都是有出息的读书人, 所以它被视为有好 风水的圣地。在这里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爷爷叫王源清, 解放前是义乌办学的先驱, 他和文学家、革命家冯雪峰 先生是金华读书时的同窗好友。冯雪峰 曾几次回义乌组织革命工作, 晚上就避 居在我家老屋的二楼书房里, 得空与爷 爷一起到老屋后面的菜园散步。菜园三 面是二米多高的围墙, 一面是靠老屋的 后墙, 菜园面积很大, 树木茂盛, 花草满 园。晚饭后, 他们会坐在大树底下喝茶, 交谈革命形势的发展情况。而今, 菜园已 经不复存在了。

父辈分家时, 我们家分到一间楼房。 老屋虽破旧, 对于年少的我来说, 却没有 感到丝毫的不适, 只有家的温馨。那时一 家6 人生活在一起, 非常热闹, 尤其是 一天三餐吃饭的时候, 碗碟碰响, 灶台上 的饭菜被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那情形 真是记忆犹新。更有趣的是, 家里人喝 粥、喝羹时, 那声响跟外面呼呼刮的风一 样大——— 老屋里充满了生气。

狂风暴雨袭来时, 老屋时时有倒塌 的危险。半夜三更的风雷, 更是惊心动 魄。闪电从屋顶的明瓦里射进来, 把屋内 照得亮如白昼,闪电一过,屋内一片漆黑, 只听见屋顶的雨水, 如瀑布般倾泻。我们 睡觉, 头裹在被子里不敢露出来。几百年 了, 老屋经历了无数次台风暴雨的袭击, 所幸有惊无险, 历尽劫难仍安然矗立。

中央间的底层是公房, 不准任何一 户用来堆放杂物。儿时,有20 多人同住在 一栋屋里, 再加上邻近住户, 都喜欢聚集 到正堂里来。有的刨番薯丝,有的织毛衣, 还有的手拿针线补衣服, 边聊边笑;我们 小孩子在这里一起做作业, 玩游戏, 嬉戏 追闹,非常热闹。那真是难忘啊。改革开 放以后, 住在这里的几户人家儿女长 大, 陆续考上了大学。老屋实在是门庭 若市、香火不断的书香圣地。

现在, 老屋变得冷清。大家都建了 新房, 老屋基本上都闲置着, 无人居 住。节假日除了我们还会回家在老屋 里做饭外, 其余的几户是铁将军把门。 再也听不到锅碗瓢盆的声音, 听不到大人们的呵斥, 听不到为了一点小事 争吵不休的喧闹。现在想起来, 那是多 么富有情趣的场景啊。

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过去。

老屋里的往事, 如同发生在昨天。 每当看到挂在正堂上方的那幅匾“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我心内就百感交集。那是父亲被评为义乌县第一批 万元户代表后, 当选为县人大代表时, 万成伟赠书留念的。时至今日, 已是整整32 年。看到它, 父母亲生前的音容笑貌还是那么清晰。

老屋见证了我们从幼稚到成熟的 过程, 是我们几代人成长的摇篮。漫步 在夕阳落山的余晖中, 回头看老屋, 它显得极具神韵。

老屋, 我恋恋难忘的港湾。

责任编辑:邓 v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陆伟:雨之思

下一篇:柏红梅:淡 定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