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陈 哲:春伢子卖鱼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陈哲 时间:2019-09-03

 

春伢子卖鱼

 

陈 哲

 

 

“卖鱼拉!三块五一斤,新鲜拉!”

一阵阵吆喝声传来,顺着声音扭头一看,是春伢子在叫喊。

春伢子今年三十二岁,单身,脚有点跛,走路一拐一拐的,个子不高,细细瘦瘦,黝黑的皮肤,站在人群里,是属于那种不经意看就很难被发现的人。春伢子没什么技能,打工也没人要,家里穷,至今还住着土砖房,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春伢子就学着别人贩鱼卖。每天清晨,春伢子都会去码头收点鱼,挑到市场里卖,赚几个小钱,补贴家用。

好奇心促使我决定跟着春伢子走一天,去走近他的贩鱼生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春伢子就起床了,匆匆洗漱完,便挑着竹箩出发了。到码头只要十多分钟的路程,春伢子说这是水府庙风景区的轮渡码头,这里曾是毛田乡世代人出入的地方。河对面居住的大部分人,都是渔民,他们很少有田土,但家家户户都有船只,网箱。他们在这湖里围堰捕捞,早上,就把船开到轮渡码头,将一晚辛苦劳作的成果卖给鱼贩们,然后,用卖鱼的钱去置换些粮、油、酱、醋等生活用品。

待我们到码头,已是人群聚集,人们三五成群地讨价还价着。

“二块八,要得你就捉“”

“二块六,我全要了”

“这桂鱼太小了,便宜点。”

“把鲤鱼拿出来,我不要,我只要草鱼 。”

……

 

 

我跟着春伢子走近一只船,船主跟春伢子很熟,热情地招呼着我们上了船,船不大,有三个舱,前两个舱放了鱼,后面的舱盖上船板,船板上有被子,还有锅子碗筷等。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吃住都在这船上。船主打开了舱盖,我看到里面游着好多鱼,活蹦乱跳的,春伢子跟他说好了价,雄鱼三块钱一斤,他挑了六十斤,捉鱼、过秤、付钱,一切都是那么利索。春伢子把竹箩装了半箩水,把秤好的鱼放了进去,连忙挑着往回赶,六十斤鱼加上水,起码也有上百斤,我试着挑了挑,挑不动,但春伢子挑起来却很轻松,我不禁觉得有些汗颜。他走得很快,一拐一拐的,竹箩里的鱼儿也跟着他颠跛着,他说要赶早回市场上卖。

很快便到了市场,春伢子找了个好摊位,把竹箩摆好,又去隔边的米粉店打了两桶水倒在竹箩里,便开始叫卖了。别看春伢子人瘦小,但做生意真是把好手。他笑容满面,能说会道,加上来得早,很快就卖了二十来斤。我注意到,每次给人秤鱼的时候,春伢子都要把塑料袋在水里打湿。他说,袋子打湿了,鱼放进去不容易撑破。

九点的时候,市场里卖菜的人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春伢子的鱼也卖了一半多了。这时,一个带着红袖章的人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春伢子的鱼篓,撕了张五元的票给他,说交5元钱。我看了下那张票,上面就写了个管理费,我想上前找他理论,被春伢子拉住了。他偷偷地告诉我说,这是市场收的摊位费,看鱼的多少而定,鱼多就收十块,鱼少就收五块、三块的,收多收少随他们决定。春伢子说他要趁早赶过来卖鱼这也是个原因。管理员要八九点上班,他贩完鱼六点半就到了市场,一个多小时中间可以卖几十斤鱼,能够节约几块钱管理费。我突感心中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涩涩的,既为春伢子他们感到悲哀,又为这管理员随意收钱的做法感到愤慨。  

但春伢子说他们习惯了,再说今天也卖了不少的鱼了。

春伢子说卖鱼有两个客流高峰期,一个就是七点到九点, 再一个就是十一点半下班。果然,九点半过后,卖鱼的人也就渐渐地少了起来。趁这个空隙,春伢子拿了个凳子靠着墙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包烟。我看了下,是两元一包的那种,烟在口袋里被挤得皱巴巴的了。他抓着烟两头扯了扯,燃上火,狠狠地吸了一口。他说,他没别的爱好,酒不喝,槟榔不嚼,就爱抽点烟,每天一包就够了。赶上这休息的时候,我也与他闲聊起来。春伢子还偷偷地告诉我,市场里有些卖鱼的还少秤,秤一斤鱼最多只有八九两。有些人更黑心,从鱼嘴巴里灌些死的小鱼进去。有些鱼有股柴油味,不好吃,买的时候要在鱼腮上闻一闻,我惊叹原来买鱼也有这么多内幕,下次买鱼一定要多个心眼。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便到了十一半点了,下了班的人也陆续地赶来卖菜了,市场里又渐渐地热闹了起来,春伢子又打足精神叫唤着,我也热心地为他张罗起来,遇到熟人就招呼着他们来买春伢子的鱼,很快他的鱼就全卖完了。他把箩里的水倒掉,把钱掏出来放在板凳上数了起来,数的时候很细心,拾块的一叠,一块的一叠,五毛的一叠,叠得整整齐齐。他数了数,算了算,告诉我说,今天鱼卖得好,六十斤鱼,三块进的,卖三块五,赚了30元。他得意地笑了笑,来到旁边的米粉店,叫老板娘泡上一大碗面。我看了看,很大的一碗,是光头面,春伢子说这碗面上只要不放肉,就可以叫老板娘多加点面,这样能撑饱肚皮。我看到他狼吞虎咽地几口就把那碗面吃了下肚,把汤也喝干了。或许是叫喊了一个上午,春伢子喉咙喊干了,吃完后,去水壶里倒了一大碗凉开水,喝了下去,然后,迅速用袖子抹了抹嘴巴,拍了拍肚皮,说饱了饱了。他说,早餐和中餐他就这么一碗面就可以解决了。吃完面后,春伢子收拾好鱼箩,要回家了,他说下午要好好睡一觉,因为明天早上又要起个大早去码头贩鱼。他说,他的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望着他一拐一拐远去的背影,我心里头有说不出的感慨。看着春伢子那削瘦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才顿然想起,自己都没有买春伢子的鱼。我默默地对自己说:下次一定记得买。

 

作者简介:

 

 

陈哲,男,湖南省湘乡市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十六期学员,湘乡市作家协会理事,湘乡市政协委员,湘乡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湘乡市德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德云轩藏室主人。曾荣获湘乡市十大杰出青年,出版有散文集《山韵》。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