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袁杰伟:生命警报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袁杰伟 时间:2019-09-01

 

我一直没有把年龄当回事,即使年过半百,到如今即将奔六也是如此,总觉得前面的日子还很长很长,觉得自己还活力十足,属于联合国卫生组织界定的“年轻人”。

 

 

总是在自己的事业之道上奔忙,总是追求功名利禄,忙且快乐着。或许正是我这种心态吧,还真有人认为我年轻。四年前,我与几位年轻人一起吃早餐闲聊时,有人无中问了我的年龄,我随口作答后,一位二十多岁的帅小伙瞪大了眼睛:“怎么?您有五十多岁了?我一直以为您只有二十多岁呢!”这位年轻的帅哥同事绝不是蓄意夸奖,这是他的感觉。无独有偶,大约一个月前,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作家在一次聚餐时,盯着我看了好几秒钟,好像看着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我笑了:“是不是觉得我今天很帅?”她也笑了,说:“我这次看了袁主席您的文章,才知道你的真实年龄,我吃了一惊,我以为你很年轻呢!”以为我多年轻呢?看那样子,也许以为我是三十多岁的小后生?

我也一直没有把我的健康当回事,我总是自信自己身体很好,因为大学的三年,我天天锻炼,几乎每天要从学校出发,沿着育才路、乐坪大道、新星南路、长青中街、底星路再跑回育才路,回到学校。据说这一圈足有8000米。我还每天早晨做100个引体向上,即使下雪打霜,我也做单杠双杠运动,我用手的温热融化霜雪。在二十郎当岁的时候,如此大体量的运动,我认为打下了一辈子健康生活的身体底子,我总是顽固地认为,身体好不好,是年轻时候打下底子的,就像人有没有才华,是天生就注定了的一样。

因此,我很少去做什么体检,即使单位组织体检,体检报告出来后,医生回访说我哪里哪里有毛病,我也不当一回事。对于健康,我自信着,我认为完全信医生的话,那无异于去送死。医生并不能解决你的全部健康问题。人总是有毛病的,有一个单位招聘人才时要求没有任何毛病,我曾撰文批评那个单位的招聘者,认为他开出那个条件不但是苛刻,是剥削思想严重,是极端没有社会责任感,对员工没有丝毫同情心,是完全逐利,而且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人都有毛病。我并不赞成有毛病就进医院、就吃药打针作仪器检测甚至开刀。我总是相信有很多庸医误诊误治造成求医者过早失去生命。并且过度医疗也会过早失去生命。原央视主持人罗京就死于过度医疗。

对于名医我也是不迷信的。有个著名的养生专家不是只享年59岁吗?本地有个名医,还担任着一个大医院的体检中心主任,可是自己到鬼门关打了一个转,换了肝才捡回一条命!又是名医,又是体检中心主任,为什么不能管理好预测好自己的健康?因为很多事情都是天命,非人力可以预测。我曾带小孩到娄星区一所大医院去求医,看到小孩在熟睡,接门诊的那个男医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知,大惊失色地说:“是脑瘫啊!”我真想说:你才是脑瘫呢!

我熟悉的人中,英年早逝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其中不乏天天坐在一个办公室的人。他们的死来得意外,来得突然,甚至来得不可思议,就像一只蚂蚁,好像意外的一个蹦跶,就完蛋了。

彼时彼刻,我也感概生命的无常和脆弱,我也伤感同事或熟人的无端离去。但我压根就没认为,暴亡这事会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直到十多天前。

十多天前,我陪妻到药房去买一点家庭常用药,她选药,我无聊,闲着没事就让医生量了一下血压。

不量则已,一量,我被惊着了:高压168。

我一惊!那年英年早逝的人大多是因为血压啊!这我应该知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我感到:危险!

人,能够懵里懵懂地自信的盲目地乐观着生活其实是挺好的。我听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长胡子老爷爷,一直吃得好睡得香。直到有一天,记者采访他长寿的秘诀时问了他一个问题:“老爷爷!您这么长的胡子,晚上怎么睡觉啊?您是把胡子放在左边睡呢还是放到右边睡?”

被这么一问,胡子老爷爷懵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啊!

晚上睡觉时,胡子老爷爷第一次失眠了:我到底是应该把胡子放到左边睡呢?还是应该放到右边睡?

还有一个故事:老和尚念阿弥陀佛念得很认真,很虔诚。一个信徒自认为懂印度语,对老和尚说:“老和尚,念阿弥陀佛是错的,这话是骂人呢!”老和尚其实也不知阿弥陀佛是个啥意思,听说他念了一辈子的这个词儿是错的,瞬间就崩溃了!

我当时的感觉就跟上面这个长胡子爷爷和老和尚有点类似,我本来认为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我这一被惊醒,问题就来了。我先是不服气,就像一个被判重了的被告一样,想要申请再审再判。于是,我另找了一家药店量。不量不打紧,一量,178!天啦!怎么二审时判得更重?我更不服,又找了一家药店(好在人家药店耐得烦啊)量,结果,量得更吓人:192!医生轻轻地问:你没吃药吗?我摇了摇头。

医生说:早该吃药了!像你这个情况,蹲厕所后起身都要小心一点,要扶着墙壁站起来,否则很危险!

这下我就不信了。

我说:不会吧?我做上下蹲随便啊。

说着,我就一连做了几个上下蹲给医生看。

医生也不知为何会如此,但还是说:反正危险。

这个高的血压,当然危险。但你说的症状与我的实情不符,我不信,也不会听你的买药。

有人告诉我:下午量的不准,要早上量。

于是,第二天早上,我又跑到药店去量,关门。人家没起这么早。于是我到河边跑了一会儿步,再来量。

这毕竟是早晨,我希望仪表盘上的显示是160以下。

可是,仪表盘上明明白白:195!

这下,我真的要彻底崩溃了!

生命真正拉响了警报!!

我不得不做以前不愿做的事情了。

第一想到的是给本地一位治高血压的名医打电话。名医当然是名医,免费、耐心回复。他说:你这个情况,已经是“高级职称”了,要赶快吃药,并且每周向我报告情况。随即,用短信发来两种药品的名称。

我犹疑良久。要不要听名医的话?名医曾有名言,管住高血压就是六个字:“迈开腿,管住嘴”。我认为是真理。可他,为何一定要我吃药?

吃药?一旦吃了,就不能停。这种感觉多不好啊!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服药,没有比这种感觉更差的了。而且,我是一个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有时写到深夜,有时睡到午后。一醒来可能拿着本书就放不下,啥事都忘了。

我喜欢任性的、率意的生活,受不了循规蹈矩。

我恨!我恨我自己不该去量这个血压!假如没有量,跟着感觉走,懵里懵懂过日子,快快乐乐的,自信满满的。要死,就痛痛快快地死了,有何惧哉?何苦天天吃药?何苦天天搞那些累死人的锻炼?有的人天天跑步,不也一下子就没了?有的人天天吃药?结果这个病没好又添了那个病,药吃也吃不完,药没吃完又添新病!这样的日子还不如痛快地死了呢!何苦活得这么累?活得这么没品位?

不!不能吃药!死了不吃药!

我的拧劲又来了。

只是,一想到来日不多,我觉得生活方式要改了:还兼几个职?没必要了!还去无聊应酬?没必要了!辞去所有的职务,所有的应酬!还去当房奴?没必要了!悔不该去年买了两套房,一套165平的江景房,已经交房了。一套47平的复式公寓,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地带,升值很快,毕竟在广州啊!这些有个屁用!都是别人的!我不如拿着这些钱去周游世界。懵里懵懂、快快乐乐地过,哪怕少活几年。

当然,最大的遗憾是书没写完。写书,毕竟是不朽之盛事啊。

我跟妻子说:“可惜了,我还有好几本书没有写,我都已经构思好了,老天不给我时间呀!”

妻说:“你别像交待遗言似的!还没这么严重吧?总有办法可想吧?”

对!总有办法可想!只要不吃那该死的药,想什么办法都成啊!

于是,我向一些同龄人打听。

有位同事比我大一岁,我问:“你有高血压吗?”他笑道:“我没有!很正常,在80至120之间!”我讶异得很,我原以为年龄大的都有高血压呢。又问:“你有什么秘笈?”他说:“没什么,多吃蔬菜!”

多吃蔬菜!

这个我信!

我以前吃肉还是多吃多了一点,好几个同学都劝我不要吃肉了,可我还是喜欢吃肉,并且还吃粉蒸肉、吃扣肉!那不是找死吗?

绞尽脑汁,与妻子合计合计,共想出了几条:第一条,从今天起,“绝肉!”血压降到120之前,决不沾肉!只吃蔬菜!第二条,每天用苦瓜、芹菜榨汁吃!这比把芹菜做菜吃又有效果多了吧?第三条,每天坚持锻炼!每天早晨沿着孙水河步道来回走一次,一个小时左右。三管齐下,我就不信血压降不下来。血压毕竟是个物质的东西。我这方法总比吃药强吧?

吃药据说了不是百分百有效。如果吃药都无效,那就非常危险。如果吃药有效,但哪一天忘了吃药,血压复弹,就像橡皮复弹一样,也非常危险。所以不吃药是完全对的。

不吃肉,好办!我对妻子和豆仔说:你们不准喊我吃肉!你们吃你们的!两人都答应。妻子给我榨苦瓜芹菜汁,加了一点蜂蜜。妻子看着我:“看你吃得下不?”不就苦一点涩一点吗?有什么吃不下的?何况还加了蜂蜜?一口喝下去,不但不觉难喝,反而觉得是种享受,跟喝果汁差不多,别有一种风味。

就剩下锻炼了。

以前老婆喜欢去珠山公园散步。大概半个月前,刚从广州回娄底的她无意中发现孙水河有条好的频道,沿河铺了数千米的塑胶。

我喜欢河,喜欢散步时有风吹来有小鸟鸣叫有杨柳摇摆。

于是,六点半我们准时起床,开车去孙水河边,两三分钟就到了孙水河边,停下车,开始散步。

孙水河边的早晨真美啊!远远望去,弱柳扶风,微风拂面,就像欢迎我来。步道两旁,栽种了一片片或疏或密,或叫得出名或说不出名的树,数年间俨然已成风景,耳畔小鸟啁啾。河里,一叶扁舟,一个老鱼民撑着竹竿在打鱼,两只巴掌大的官方机“船”在作业,打捞水草。他们真是占了最美的风水啊。

走吧,真是一步一风景。快步走,要出汗才有效果。塑胶步道或红或绿,一段一变,是风景也是计步器。甩开膀子,目视前方,微汗出来了。

更让人惊喜的是,很多长期不见面的人在这里遇到了,退了休的、还在职的,市一级的、处一级的、科一级的、没有级的,都穿着运动服在这条道上奔忙,于是,或拍个手,或点个头,或微笑一下,就擦身而过,这种感觉真好啊。

突然,从一片林中传来一群美女长长的“哦-嗬——”声,那么亮,那么美,那么动人!她们是歌手?在吊嗓子?还是在释放、在抒发?在“觉得痛快你就喊?反正是妙不可言。我情不自禁地用我的鸭公嗓回应了一声“哦——”,只听她们中一个喊:“再来一次,一、二、三,——”又是一阵长长的动听的“哦-嗬——”声,树林醉了,河水醉了,散步的人群醉了,孙水河的早晨都醉了!

原来早晨是如此之美,原来人家早就在锻炼,原来晨练有如此美好的回报!

坚持了一个星期之后,我买来一个测压仪。

清晨起床之后,我让妻子给我量一下血压。按下开始键,我们摒住呼吸,等待结果。一分钟后,测压仪报告:舒张压144,收缩压88,根据世界卫组织标准,您轻度高血压!

如一捧雪水沁入六月的心田。我感到颇为欣慰:我还有救!虽然这并不标准,白天或运动后的血压肯定会高很多。但至少说明我的最低时的血压达到了“轻度”。医生判断一个男人是否丧失性能力时有个标准:只要你曾经勃起过,就说明你性功能正常!根据这个道理,我相信,只要我曾经达到最低压“轻度”,那么,我就可以努力达到“轻度”,并通过多管齐下的努力后达到正常!

当然,即使恢复正常,我也深感时间的紧迫和宝贵。到七十,我也只有十三年了!到七十五,我还有十八年!那也是一晃而过啊!这一次的生命警报,至少提醒了我,要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努力达到自己想达到的目标,完成自己的使命,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死生天下事,夭折也并不鲜见。珍惜生命的意义,在于让有生的时间发挥其应有的价值。且行且努力!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