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熊芙蓉:绵远河畔寻诸葛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熊芙蓉 时间:2019-08-18
 

    2017年8月3日(农历六月十二)晴

 

出庞统祠驱车向西南10公里直达汉晋绵竹城遗址。

汉晋绵竹城遗址在绵远河西岸,今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的龙安、江林两村交界处。旌阳区文管所所长邓丽为我们导向。

绵竹故城已融于乡村田园,我只有凭地势来感知历史烟云,当年诸葛瞻与邓艾对峙的大概情形。

城址北面紧靠绵远河,地势明显比周围高,经过两千年岁月的洗礼,中心区域仍然高出河面10米左右,名曰土将台,南面非常宽阔。

这就对了,古人选择高处建城,一为方便瞭望,二为方便据敌。显然,土将台就是当年绵竹城的中心城楼。

跟绵竹故城有关的记载很多,广为熟知的是214年,刘备据绵竹攻雒;263年,邓艾破诸葛瞻于绵竹,筑台以为京观(把尸体聚集一处堆很高,外面封土,以此炫耀战功),即平蜀台。

一想到这场面,我浑身发紧,心情又回到了武休关那里,在翠云廊里得到修养和疗愈的心灵,又被冷不丁重刺一刀,疼!

我在土将台的树林里来回穿梭,仿佛看到刘备在城楼紧蹙眉头,庞统中箭之后他大惊失色的面孔;四十年后诸葛瞻父子打败了邓忠与师纂的第一轮冲锋,第二轮冲锋时,不听众人劝阻,非要冲入敌阵。

当年诸葛瞻37岁,诸葛尚19岁,血气方刚,父子有些急躁了。

你爷俩在急什么呢?你们已经打败了邓忠、师纂的左右包抄,粉碎了邓艾的第一轮进攻,说明你们有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只要坚守不出,邓艾的疲惫之师又岂能奈何?先帝刘备当年攻打雒城,刘循死守,不也耗了将近一年吗?你们也死守啊,耐心等待姜维从剑阁回援,形成对邓艾的夹击合围之势,蜀国或许尚保啊?

可是,可是历史没有也许。

邓艾还在城下给魏军士兵演戏,做出要杀败阵而归的邓忠和师纂,主要矛头对准自己的儿子邓忠:“生死存亡,在此一举,有什么不可以的!”此时邓艾势在必得的气场太强大了。

姜维回援短时基本不可能,钟会的十五万大军压境,姜维怎敢轻易离开剑门关?

而成都这边,更无一兵一卒。邓艾兵临江油关,刘禅慌乱之中召集群臣议事,居然面临无人领兵出征的尴尬,无奈之下才请出诸葛瞻。诸葛瞻临危出征,统领的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全部的御林军!均无实战经验,连打前锋的将士也挑不出一个。也许自那一刻起,诸葛瞻已经报定死的信念。哪料马邈降得如此之快,诸葛瞻才赶至涪城,前锋已破,匆忙退守绵竹城(我眼前的土将台)列阵以待。有专家说说诸葛瞻不听黄崇占领险峰据敌,阻止邓艾大军进入平原的建议,错失战机。这样的部队占领了险峰能挡得住邓艾吗?

也许从江油关丢失的那一刻起,诸葛瞻从心里已败给了邓艾。

面临邓艾发起的第二轮强势攻击,他再也难以如父亲般沉着冷静,撂下这样的话:“吾内不除黄皓,外不制姜维,进不守江油,吾有三罪,何面而反?”(《元和郡县志》)于是冲入敌阵。

血气方刚的诸葛尚见父亲战死,叹曰:“父子荷国重恩,不早斩黄皓,以致倾败,用生何为!”(《华阳国志》)冲入敌阵更是义无反顾。张遵(张飞之孙)、黄崇(黄权之子)、李球(李恢之侄)也各率一队人马杀入敌阵,奋力拼杀。

这些被记录下来的遗言,内藏蜀汉晚期政治、军事的无穷密码,留给后人无尽猜想和各种各样的解读。

老壮派与少壮派、土著人与荆州帮、宦官与大臣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勾心斗角?剑阁、江油、涪城、绵竹为什么不能首尾相顾?

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个中详情已无从得知,后人的猜测与解读不一定是历史真相。但绝对的真相是:诸葛瞻父子以及英二代、英三代们在绵竹关全部光荣,捍卫成都平原的最后关隘失守,刘禅彻底崩溃,蜀汉王朝的历史,以刘禅投降正式宣告终结。绵竹之战成为蜀汉灭亡的最后一战。

诸葛瞻自小聪明,擅长书画,记忆力好。在五丈原时,瞻才八岁,17岁成为刘禅的驸马,官至军师。瞻的成长一直笼罩在父亲的光环之下。据说蜀地一有德政仁政施行,百姓都要说是诸葛瞻建议的,想必诸葛亮《诫子书》中的道德能量也营养着广大百姓,瞻压力山大啊!

“瞻今已八岁,聪慧可爱,嫌其早成,恐不为重器耳”,亮在给兄诸葛瑾的信中既欣慰又担忧,恐其早熟,难成大器。在蜀汉晚期如此不堪的局面下,面对强敌压境,诸葛瞻严词拒绝邓艾的招降,无一丝畏惧,凛然迎敌,还有比如此大义更“大器”的么?

 “国破难将一战收,致使疆场壮千秋,相门父子全忠孝,不愧先贤忠武侯”(成都武侯祠诗碑)。亮祖孙三代虽未能帮刘备父子完成复兴汉室宏愿,但为了蜀汉江山前赴后继驰骋疆场,沙场战死,留下诸葛满门忠烈的美名。亮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可是,黄许镇包括旌阳区却没有相关的纪念设施,我很不解。邓所长说专祀诸葛瞻父子的“双忠祠”在绵竹市。

文献记载,诸葛瞻父子在此战死后“并葬于城西”,怎么就西出二十多公里之外的绵竹市去了呢?

 

 2017年4月10日(农历三月十四)晴

 

一直以来,绵竹关、绵竹城、绵竹县、绵竹市,像一团乱麻缠绕心头,理不出头绪。刚在鹿头山把白马关、绵竹关的来龙去脉刨弄清楚,这绵竹故城与今绵竹市又缠绕一起了。直到拜谒了双忠祠、考察了玉妃故里,找到绵竹县志,才从这困局中走出。

县志记载,绵竹县因地滨绵水、沿途多竹而名。绵水即绵远河,沱江正源,发源于绵竹九顶山。汉高祖六年置绵竹县,“故城在今德阳县之黄浒镇,鹿头关内绵水西岸”,即“土将台”之处。当时辖境为整个绵水流域,即今德阳、绵竹两县地。东晋隆安二年,绵竹城移治今绵竹市所在地。1984年经国务院批准,绵竹县由绵阳地区划归德阳市管辖;1996年国务院批准撤销绵竹县,设立绵竹市(县级)。

总算把古今绵竹城、关、县、市的概念搞清楚了。

“北赴成都必先经此”,《县志》这里的“此”指绵竹故城、绵竹关,即黄许镇土将台,“成都恒籍此城与绵水鹿头为屏以卫大平原,故历世为军事重镇。”也就是说,绵竹故城与绵竹关(白马关)在历史上一直依山凭水共同为关,为秦蜀古道上拱卫成都平原的最后一道关隘。

此次,我的主要任务是造访绵竹市“双忠祠”,顺带考察绵竹市遵道镇玉妃故里。

蜀王玉妃故里,在现在的绵竹市遵道镇,古代的武都县,九顶山下,绵远河上游,这里有个古龙洞玉妃泉,清澈甘冽,剑南春酒据说为此泉酿造,这里先按下不表,等到了市武担山再与各位看官细说。

这里确实多竹,街上到处都有人在卖新鲜肥美的竹笋,宾馆、农家乐餐桌上至少有两个以上竹笋配菜:鲜竹笋热炒或凉拌,干竹笋炖鸡,竹笋好像是绵竹人的主菜。在这人间极致的四月天,吉祥的绵竹年画氛围里氤氲着一个玉泉仙女的美丽传说,升腾着剑南春酒香,我们被熏得不知天上人间。

第二天中午时分,阳光正明媚,我们赶往绵竹市城西拜谒“双忠祠”。路上我猜想,“双忠祠”不过是后人缅怀诸葛满门忠贞而建立的纪念性设施吧,毕竟诸葛瞻父子的大义凛然和精忠报国是绵竹的精魂所在。

到了才发现双忠祠刚被修葺一新,一些地方还被线绳围着不让进。前祠后墓,红墙黛瓦、雕梁画栋、飞檐斗角、蔚为壮观。双忠祠主要祭祀诸葛瞻父子,但“诸葛一门,三代忠贞”,故启圣殿专祀诸葛亮、黄月英夫妇。历代书法题韵布满各殿,均为鼎鼎名人,有张爱萍将军题写的“汉室忠烈”,有曹禺先生题写的“魂壮绵竹关”牌匾,还有军艺创始人魏传统的题词题书……

据说清代双忠祠占地五十亩,建有乐楼、牌坊、钟鼓楼,碑刻琳琅,花竹摇曳,比如今的双忠祠更盛一筹。

几重大殿之后便是诸葛瞻父子墓,比勉县诸葛亮墓气派多了。

 前刻“后汉行都护卫将军平尚书事诸葛瞻子尚之墓”,边款刻“康熙六十一年绵竹邑令陆箕勇立”,后刻“光绪七年重立”。可见历代修葺,呵护有加。

许多市民在此品茶、下棋。陪伴着诸葛瞻父子。我走向一老者问这是诸葛瞻父子真坟吗?他很肯定地点头说是。

我不信,把所有的疑问抛向他,他一一反驳、对答,阐述严密。他说这墓是绵竹城迁来这里后,诸葛瞻的次子诸葛京(晋统一中国后,曾为眉县令,后为江州刺史)从绵竹故城西迁移过来。他肯定的语气和态度让我不容置疑。此时,如果我还要继续辩论下去,就是我的无知了。我想,真假已经不重要了,绵竹人心中的这份坚定的认定,这份对诸葛一门的真心爱戴比什么都重要!

 “十日绵竹县,九日诸葛祠”,旁边另一位随口背出了李调元的诗。绵竹人民对诸葛一门的崇拜,对三国历史的熟悉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颇感欣慰。

后来,我在《绵竹县志》中发现,诸葛双忠祠始建于清乾隆三年(1738)年,为时任知县安洪德据墓立祠。破土修建时,发现有古屋基,据此分析可能为祠宇基建,因史料缺乏不可深考。在网上冲浪发现有专家说,诸葛父子真坟石碑湮灭于历史烟尘,难以查考。全国其他地方尚未发现诸葛瞻父子墓,推测此墓为真坟,估计为诸葛京收葬。

不管是真坟还是纪念标志,毋容置疑的是诸葛瞻父子舍生取义的凛然气概,为绵竹这一方水土注入了无穷的精神营养。从晋代就开始,绵竹就有“忠臣孝子纲常地”的美誉。南宋以后绵竹又出现了抗金名将张浚及其子理学家张栻。诸葛一门忠孝的文化基因对这片土地的滋养,得到了最有力的见证。

今天绵竹对外的宣传语是“忠臣孝子纲常地,大将真儒父母邦”,诸葛+张氏,忠、孝、儒共同组成了绵竹文化的DNA,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绵竹的文化基因根深叶茂,绵竹的未来无可限量。

三国历史在我国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不过是一波小浪,力量最为弱小的蜀汉则是更为微小的一朵浪花,然而在群雄争霸的战乱岁月中颇具特色,加上历史小说《三国演义》对历史的演绎,对中国人价值观的形成影响极其深刻,在蜀道上的印迹更是可歌可泣——从诸葛亮的策划开始,以其祖孙三代付出生命代价结束;从仁爱开始,以忠勇结束;善始善终,虽败犹荣。

 我的蜀道行走,尽管还要经广汉雒城、成都武侯祠跟三国有关的遗迹,但有关三国故事的讲述,我决定在双忠祠画上句号,以此表达对诸葛一门的敬仰。

 

作者简介:

 

 

熊芙蓉,女,笔名元夫,曾为教师,现为报社记者、编辑,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元市第八届科技拔尖人才。创新文学网全媒体驻四川省首席代表。

行走,考察,思考,记录。目前从事非虚构创作,有《东河口绝恋》《青川涅槃》《木牍之光》等纪实著作出版;散文、诗歌、中短篇纪实作品屡见全国各地报刊。历时4年问道秦蜀,30万字作品在元夫公众号和广元日报连载,在山东、陕西、四川等报刊选发。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