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古建筑群里的千年文化

来源:伊尹工作室 作者:尹红芳 时间:2019-08-18

 

 

郁郁夏日,满树的芬芳弥漫了华夏大地,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我从中部星城长沙出发,近四小时的飞机加近四小时的大巴,终在夜幕降临时,抵达“中国作家看沁源”大型采访采风活动的第一站:山西省沁源县王陶村。

我原以为,走进素有“煤海之乡”的山西,一路应是如丘陵般连绵起伏的黑黝黝的煤山吧,然而,想象终究是隔于现实的。当两脚踏入这王陶村的时候,一路的风景风情,却是让人唏嘘惊叹:除了两旁满眼绿的白杨,周边便是如峨冠之崇山,如纱巾之云霞,如衣袂之莽原,如缀线之溪流。浸润于心间,确是令人神清气爽。

 

沁源,因沁河之源而得名。《山海经·北山经》记载:“又北二百里,曰谒戾之山,其上多松柏,有金玉。沁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其东有林焉,名曰丹林。丹林之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婴侯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汜水。”一方水土孕育一方文化,在沁河水的滋养下,沁源这片神奇的土地,不仅呈现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是积淀了几千年的深厚的历史文化。王陶村,便如一颗古朴而温润的珍珠,镶嵌在沁源西北端,见证着沁源绵长的历史,氤氲着千百年古朴的中华文化。

同行的山西人张素明老师,是古建筑研究领域的专家。一踏进王陶村,便和我聊起了他所了解的“王陶”。他说,你现在看到的,是满眼绿的“生态王陶”,可深入其里,都不知藏了多少秘密呢!

他说的这些秘密,便是前方一片古朴而充满神秘感的,错落有致的古建筑群。

历史的久远,总给人一种挥之不去的神秘感。立于村头,放眼望去,麻石铺就的古老的街巷,雕饰华丽的门楼,高耸的青砖墙,以及青砖上印迹斑斑的凹凸不一的雕饰,无声诉说着时代的久远和历史的沧桑。

传说,春秋战国时期,王姓人在王陶村的堡则背、王家沟定居,烧制砖瓦陶器,起名为“王陶村”。从残存的寺庙、遗址、碑文、锅灶、瓦片考究,隋唐五代时期,这里便已有人类住居。王陶人在此生生繁衍不息,已然1800余载。

寺庙,是这个古村庄的重要景观。

据说在晚唐时期,黄巢发动起义战争,在堡则背杀二百余人,多年来阴森可怖,至唐贞观年间,官民修起三官庙,才镇住了这股邪恶。

唐宋时期,全村人还修建了玉帝庙、关帝庙、山神庙、华爷庙,明清时期扩建了玉帝庙,又增修了孔关岳庙、进士庙、佛东庙、观音庙、北门老爷楼、东门介神庙、南门春秋壁。众多的寺庙中,玉帝庙规模最大,品位最高,三进院落,有正殿、偏殿、山门两旁有钟鼓楼,门外有高大的旗杆石和雄狮一对,院中有两丈高的琉璃塔,塑像栩栩如生、碑林画廊,一步一景,整个院落井瓦插飞,琉璃荟萃,错落有致。每到初一、十五敬香上供的百姓络绎不绝,香烟缭绕钟鼓有声,一派仙风道鹤的气氛。

相传,至明清时期,还不足二百户的王陶,寺庙便有十座之多,这些寺庙星布全村,均依山傍水建在河畔路口,行驶着庇佑一村村民的“担当”。每年农历四月,十月庙会、进香会,不仅十里八乡的父老前来助兴,就连外州外县的不少游人都慕名面来,旅游观光。善男信女,纷纭沓至。村里还常常组织隆重的祭祀活动,辅以大戏秧歌、武术棍棒,热闹非凡。
每逢晨曦初露或夕阳西下,晨钟暮鼓,遥相呼应;咏经诵佛,此起彼伏;香云烛雾,缭绕笼罩;给秀美的山村,蒙上了一层神秘而温馨的色彩。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几个世纪过去,王陶村颇有名的老爷庙、佛东庙、进士庙、观音堂等寺庙道观已荡然无存,剩下的玉帝庙和孔关岳庙两栋建筑改成了学校,而周边,又多了一座座新庙宇,村民们说,一些善男信女,将那些存留于战后的残垣断壁又进行了翻新重建,将自己的虔诚和佛心,倾注于其中。

平地起炊烟,忽闻鸡犬声。不远处,炊烟袅袅中,一栋栋青砖木门雕花窗的古民居,映入眼中。

 

沿着一条青石砖铺就的小巷缓缓而入,一座座充满古朴气息的古民居坐落其间,错落有致。

从青砖印刻的字迹可辨,这些民居,大多为明清时代的建筑,古香古色的历史韵味镶嵌其中。

“民居”一词,最早来自《礼》:“辩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民宅,而知其得害,以阜人民,以蕃鸟兽,以毓草木,以任土事。”疏日:“既知十二之所宜,以相视民居,使之得所。”民居是相对于皇室以外庶民百姓的住宅,其中包括达官贵人的府第园宅。

眼前这些错落有致的民居,从布局上看,主要为四合院和楼阁式住房。从建筑材料来看,有土体民居、木架结构体系民居、砖木混合结构民居等。

毋庸置疑,作为中华文化的发祥地之一的山西,其民居建筑无不带有传统文化的烙印。最典型的是商业与儒学的双重影响下的四合院。这些宅院,无一例外地在中轴线上最为显要的地方就建为堂,堂前建一片空地,空地的上面便是天空,形成了天与地的完美结合。

这些四合院,一般由大门、倒座、过厅、垂花门、正房以及厢房组成。院子的入口与倒座相结合,将门设在中间,与官署建筑相似。而一些大规模的院落,则融合了官府的气势与富商的奢华,由好几个院落共同组成一个大院落。住宅平面布局,有明显的轴线,左右对称,主次分明,沿中轴方向由几套院组成。

其中一些民居还建有外墙,均用砖砌,做成清水砖墙,高达七八米,对外不开窗户,外观坚实雄壮。院子内地面,则是用砖铺满,内门有木雕精细的垂花门,还有讲究风水的宅门。

周边更多的则是阁楼式住房。

古建筑研究专家张素明老师解释说,王陶村境内属土石山区,地势高寒群山环绕,境内生物资源丰富,林地宽广,以杨树、槐树、柳树为主。当地居民常常就地取材,以木构架结构为主,即以木架梁来作为承重的构件,再用土块、土砖或者砖墙来做围护结构。一些民居,正房的房檐特别突出,除了防雨与遮阳的功能,还可以作为通道。房屋多为阁楼式两层结构,一般一楼的楼层都高于二楼,人一般住在一楼,二楼一般是做仓库,另一个作用便是隔热。这些地方的建筑,一般都是三间两层,通常采用一明两暗的方式,既有利于采光,又有利于空间的充分利用。 

四梁八柱”,是人们对沁源“阁楼式住房”建筑特色约定俗成的一种说法。只有三间房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四根梁八根柱子。“四梁八柱”很像是古庙的建筑风格,房屋窗户一面的柱子,叫明柱;窗户直接隼接与明柱上,以一种名曰“灯笼心”的图案,用细木条勾连而成。随着房子间数的增多,梁和柱子的根数也随之增加。根据人们的需求,可在“四梁八柱”的基础上改变为“三梁六柱”、“五梁十柱”、“六梁十二柱”。在建筑的过程中,先搭结构、后砌墙,也叫先立木、后垒墙,八十年代前这样的建筑,十分盛兴,八十年代后,由于森林的禁伐,混凝土代替了土木结构,人们很少再建这种“四梁八柱”结构建筑,与此同时,这种建筑技术也将面临失传。

除了四合院和“四梁八柱”的结构特色,这些建筑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建筑中的雕刻了。抬头望,各种砖雕、木雕和绘画,琳琅满目。

据悉,这些异彩纷呈的雕刻和绘画,均出自清末民国时期的几位民间雕刻家之手。

相传,王陶村郝治家的先祖,其泥、木、石、画匠,样样齐全:郝桂明为泥木匠,郝桂亮为石匠,郝守图为画师。其次是郭龙家的先祖,从潞城县微子镇东义村来王陶长年累月搞修建,到其曾祖父在清朝同治年间定居王陶村,他的祖父郭永富就是远近闻名的木工画师,子承父业,祖辈相传。

民国时期,汾阳画师周师前来王陶为戏台、寺庙彩绘梁栋,绘壁画,将庙宇塑神仙着色,其功底深厚,以国画、工笔画见长,后收郝守图为徒,郝守图为人忠厚、心灵手巧,很受周师赏识,所学绘画技法,无不悉心传授。郝守图不仅继承了周师技艺,而且有所创造,画花草、山水、树木建筑等静物绘画,既符合透视原理,又逼真自然;画人物、动物、各部比例无不符合解剖原理,喜怒哀乐神态各异,性格鲜明。

清宣统年间,一位名郭有金的木匠,从潞城迁居王陶。据说,郭氏乃木活世家,尤其擅长修建寺庙,郭有金之子郭永富,有一本家传《鲁班经》,其深得经中奥妙,飞檐挑角、升斗插飞、龙头像鼻,乃至飞禽走兽、花草山水人物的雕刻无所不能,雕出的样子,栩栩如生。

这样的大院落,其砖雕、木雕等各种装饰细部比比皆是,令人眼花缭乱。而据说,这每一个雕刻,每一幅画面,都有其民俗的说法,一件艺术品,便是一个故事,令人观之,回味无穷。

站于古建筑群的某一房顶,眼前高低错落的起伏变化,一种起承转合、抑扬顿挫的韵律感和神秘感,油然而生。恍惚间,又增一种渺茫的点缀感。悠悠历史,沧海一粟,人置身其中,亦如长河中一朵浪花。

走下阁楼,一条小道蜿蜒开来,王陶村村支书史远良介绍说,这是一条古老的马道。放眼前方,又一别具风格的建筑群延展开来。走近一看,若干块青砖上依稀可见“清乾隆XX年”等字样。史远良支书领着我们朝前走去。眼前,是一个个商铺,票号、茶庄、烟店、当铺……凝视间,恍若时空穿越,走进那繁华鼎盛的风云历史之中。

史远良支书介绍说,这些建筑,与多年前盛行的经商之风是息息相关的。

 

千百年来,王陶村地处沁源的交通要道,是方圆几十个村庄的经济文化中心。由于受晋商的影响,王陶村在晚清民国时期商业贸易非常发达,店铺林立,生意兴隆,再加上一年两次的古庙会(农历四月初一、十月初一各五天),更是南来北往,人声鼎沸。

1996年正月初四,八十二岁高龄的颜月华曾回忆起那些过去,向村民们诉说着这些建筑的过往历史,王陶村修史的民间专家们将其记录于册。史远良支书带着我们,沿着记录中的那些久远的古迹脉络,漫步一圈。

王陶村旧街上,从南到北的千米大街上字号连连,经营项目五花八门,南门西,从王陶村民王来元的那个宅院起——它原来的字号叫“东升义”,是平遥樊丑日开的炉食铺和留人小店;刘晋平的老院过去的字号“德承永”,是介休任九令开的面铺和杂货店;旧公社现在郝保中住的院,过去的字号“万生恒”,先是当铺后来是面铺,后来安了两盘磨,用的足踏罗,一天能磨200斤小麦。如今针姓住的院,过去叫“兴盛店”,是襄垣人丑牛、丑孩弟兄两个开的驴马店;胡建明的木工铺过去叫“泰山泉”,前院开的药铺,后院酿酒,年产白酒3万来斤,除供市场饮用外,五区地带的莜麦种籽基本都用泰山泉的白酒拌种。

再过来的旧供销社二楼地址,原来是骆驼场,往返内蒙、武汉之间的搞贸易的驼队要在这里息脚打尖。韩天胜旧院,原来字号是“协生泰”,为平遥人裴景和阴布雨开的杂货布匹店;韩金珠之院,是其父韩三则开的驴马店和炉食铺,字号是“元和店”;师玉米来的院叫“本立店”,是师玉米来祖父师广林(平遥人)开的驿马店,后来又改为“七仙聚”炸油店;张永亮院叫“永盛全”,是张永亮父子开的染房,后来又经营皮货、鞔具;常天虎院原来是“复盛店”,先是王德远开的药铺,后来出租娶媳妇用的花轿和织卖袜子、裤带。李春院原来是“增盛店”,平遥人李玉日、李拉则开了驴马店。北头桥老爷楼东,原来叫“东台底”,后来有个马师在那儿搞钉鞋生意。郭景明现在住的院子叫“通裕昌”,是平遥人胡二小开的屠幸场也兼留人小店。王丽生院叫“久盛店”,是平遥林泉人赵三狗开的驴马大店。旧医院叫“永茂源”,酿酒店,由古寨人孙登海、孙学海弟兄俩合伙经营。惠明则住的院以前是炉食麻花,小饭店。张锁生旧院是其父张丙生开的炉食铺,字号叫“永盛义”。郝天云住的院原来叫“万庆店”,是平遥九日开的留人小店,20世纪20年代住过防共保卫团。史建伟院叫“天义永”,任民开了绸缎布匹杂货店。崔岫家的旧房叫“昌盛义”,是崔宏亮、崔宏都弟兄三人开的炉食店,崔记麻花酥饼飘向十里,远近闻名……

悠悠此景,真是一幅生动饱满的“清明上河图”!这一个个画面,像是有了气息,有了声响,有了故事。

逝者如斯夫。千百年来,山河巨变,一段遥远的历史,尘封在逝去的岁月中,可她的故事,却依旧凝结在这些饱经风霜雨雪浸透的古建筑里。

这一座座古庙宇,一栋栋古民居,风蚀了的雕刻,斑驳了的墙壁,褪色了的青砖,凝聚了遥远的时光,凝结了久远的故事,凝合了人生的沧桑。

我想,古老的中华文化,便是积淀在如此般厚重的古建筑中,在这风霜雨雪的洗礼中,生生不息,而源远流长吧!

 

       附:“中国作家看沁源”采访采风活动花絮

 

 

 

 

作者简介:

尹红芳,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已在全国多家报刊发表、出版文学作品一百余万字,著有长篇报告文学《凤舞寿岳》《城道》《执着的力量》等。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