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底层的意义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彼岸花海 时间:2019-08-04

我于90年代初,出生在西南山区的一个贫穷的家庭里,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全部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全部都是为了吃穿用度而忧愁的荒芜。

 

记忆中,有米饭吃,就是幸福的,有新衣服穿,就是快乐的。小学时期,因为不懂事不记事,所以我是在“隐性饥荒”中度过的。

 

初中,我们要步行去十多公里以外的镇上读。

 

初一开学那天,我穿上了一双崭新的“回力”牌的胶鞋,鸟枪换炮的感觉让我一下子适应不了。其实也就是十多块不足二十块钱一双而已。

 

穿上新鞋子,就要去读书了,妈妈告诉我说,我爸跟着干活的那个包工头没有给工钱,还没有学费。初一第一个学期,交470元学费,伙食费自己带米去交,我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我爸没有钱。在我开学之前,我爸已经跟那个包工头干了一年多了,那是我记忆中,我爸第一次去打长工,以前都是给别人挖一下蚕豆田之类的,只能干几天而已。他没有什么技术和手艺,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个年月,我爸跟那个包工头辛辛苦苦、踏踏实实、任劳任怨的干了一年,合计工资两千多元,至今都没有给。

 

我初二的时候,我弟才读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其实,就是因为没有钱、因为贫困。所以父母忙着干农活、打小工,疏于管教,也不太重视甚至是放弃了对孩子的家庭教育,所以我弟成绩不好、贪玩,从而导致了辍学。

 

回到家里,我弟和我妈一起种地、种田。那时候,我弟只有犁高。我妈把犁和耙抬到田里,我弟就下田犁田、耙田,准备插秧了。有时候,还会去帮其他人家犁田、耙田,虽然很辛苦,却也能挣几块钱,补贴家用、供我读书。

 

中考的时候,我本来可以考得更好,但是看看那个奄奄一息的家庭、看看那年迈的父母,想想未来读书要花费的那么多钱、想想妈妈在家里把买化肥的钱拿给我读书之后看着别人家田里的水稻已经抽穗了而自己家里的秧苗却越长越的小时候的那种绝望……

 

我犹豫了!

 

那时候,教室后面的黑板上,都写着中考倒计时,别人看着那个倒计时都很紧张、很着急,都在说为什么只有多少天多少天了,而我看着那个倒计时,基本上没什么感觉,好像这似乎可以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倒计时与我无关,好像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反而在抱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天。

 

早点尘埃落定,对我而言便是最好的结局。

 

我犹豫了很久、徘徊了很久,在精神接近分裂的情况下,度过了初中三年级,后来我辍学了一段时间,其实,不是不想读,而是不能读了。

 

拿着中考成绩单回到家里,我妈只问了我一句:“能不能上高中?”我说还差70分。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坐在凳子上,就从下午五点多,哭到了天黑。她,没有责怪我。而我,至今也没有责怪自己,中考的时候,故意没有尽力,甚至是放弃了中考。

 

后来读了两年技校,我就去深圳打工了。

 

去深圳打工之前,我去昆明我父母那里,他们租住在一个很小的盒子里,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小地方甚至是那条街道叫什么。但是我知道那里很小,我只进去过一次,小得似乎连一张折叠床放进去,都显得那么为难。

 

那时候,我父母在跟一个老板做绿化,每天浇水、栽花之类的,我也没去看过,只是听说。但是后来,他们也没有拿到那一年的工钱。据说,是一个熟人介绍了给那个老板打工的,但是算工资的时候,老板说,工资给了那个介绍人,叫我父母去找介绍人领工钱,而介绍人,也不承认拿过工钱。此事在我那朴实到不可理喻、单纯到天理难容的父母眼前,不了了之。

 

在深圳打工四年多之后,我就回家发展了。

 

回家后,我打过深水井、养过鸡、种过食用菌。最后,我在别人用心教导、教育下做了两年多土建,后来做涂料和精装修,至今有六年了。

 

现在,我在工地上,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建筑装修工人,从土建,到装修,从放线、支模、做钢筋,到粉刷、涂料、精装修,从一线劳动,到讲价、谈判、讨债,我基本上都经历过都熟悉了。

 

记得刚去做涂料学徒的时候,跟每一个人都不熟,为了跟那些人尽快熟络起来,本来不抽烟的我,都每天两包十块钱的烟买来,散给那些师傅级别的人抽。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抽烟,只是散给他们抽,后来他们看我不抽烟还买烟,就不好意思接我的烟了。

 

那时候刚去,胆子比较小,比较谨慎。无论老板在还是不在,我都尽量让自己忙起来,不让自己有空隙。但是那样的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是难熬的,很想休息却不敢休息。那些休息的人,都在抽烟。为了有一点点短暂的休息时间,所以我也掏出烟来,散散给那些师傅,自己也装模作样的抽两口。

 

那段时间,是比较难熬的。做学徒的我,70块钱一天,每天九小时的在工地上扛75kg一桶的真石漆,没有提升机或者是提升机不方便的时候,我还得扛着或者背着那么一桶真石漆去爬楼梯。下班了,双手痛得手连碗都端不住,往往都是随便吃点,就睡了,甚至,不吃,像个死人一样直接躺下!

 

孩子还小,她妈妈在家带她,没有上班,奶粉、纸尿裤以及一些零散的药,对我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然而,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时候我还借了高利贷,(孩子她妈妈生病,做手术,情急之下借的。)高利贷利滚利,每月20%的利息让我们节衣缩食的整整还了一年。

 

虽然如此,但是在这一片片我倾注了青春和热血的工地上,我仍然看不到任何希望。近一年的时间,我都在努力转行,跑了几个省市、换了几份工作,最后,又回到了工地上。

 

一方面沿海地区的工资待遇跟我们本地的工资待遇比起来,已没有什么优势了,一方面,家里还有父母孩子,孩子不会无缘无故变好和变坏,家庭教育很重要,虽然我自己这一生基本上算是废了,但是我不会放弃对自己孩子的教育。

 

在工地上,最头痛的事情依旧是工资没有保障、这似乎已经成了每一个在工地上劳作的人的心病了。这个话题我不想多说,说多了都是泪。

 

最近装修没活,所以我来做一段时间钢筋。工地上,来了几个老人。

 

工地上四五十岁的人要多一点,最年幼的,只有十四五岁。最年长的,有67岁了,儿子已经三十多岁,还没有结婚;另外一个年长的是65岁,已经做了爷爷。这两位头发都已白了很多,还在工地上做钢筋。一天到晚下着蒙蒙细雨,他们穿得有点厚,比不上我的年轻气盛,一件衬衫就够暖了。

 

年长的大爷,看着下雨了,就穿上了一件破旧的马甲褥子,在蒙蒙细雨中劳作,任劳任怨却逢人又经常面带微笑。

 

我想起了旧社会的奴隶,这样的劳作画面让人不得不想起奴隶。我一直在想,我们这群农民工,跟古时候的奴隶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我想就是我们这群民工,比起古时候的那些奴隶,相对而言要稍微自由一点点。我们可以自由选择干什么、在哪干、干不干,旧社会的奴隶是没有这个选择的权利的。但是我们比起那些奴隶,更悲哀的就是为了生活、生存,我们不得不踏踏实实的干,不得不被那些压力深深的约束和禁锢着自己。

 

来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我一小学时候的女同学,也在这里做钢筋。小学时候,一男性教师因为学习上的问题打了她,打得很重很凶,然后她爸爸去学校里打了那个男老师。

 

最后,她辍学了,而那个男老师,也调到了其他学校。这久在工地上遇到小学同学,很惊喜,也很惊讶。空暇时间,我总会忍不住盯着她看,我真的很好奇,一个身材娇小柔弱、皮肤白皙稚嫩的女孩子,能够每天跟一群老男人一起在工地上劳作,干着很多男人都干不了的活,我真的很佩服。空暇时间,我问她为什么那么能吃苦,她说,以后要养四个老人和两个孩子,那么大的压力,不苦不行。

虽然那个打人的男老师,被打以后还调离了学校,但是这个女孩子,付出的,却是自己一生的在学校学习的机会,换来的,却是自己一生的卑微和底层。

 

今天,下着小雨,我们在泥泞的工地上顶着风雨干了一天。下班她笑着问我,能不能吃得下这个苦,我说,你一个女孩子都能干,比我大五十岁的人都能干,年龄比我小一半的人都能干,我为什么不能干?

 

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还是未成年,用我的话说,就是刚刚长成人形。就跟我们一起在工地上干活。今天,他跟我一起抬钢筋,年轻气盛,总想跟我一决高下,我于心不忍。看到他因为自己在风雨和钢筋堆上还要跑那么快,一次次摔倒在钢筋上,又一次次艰难的爬起来,我很担心他的安全,看到他出的那么多洋相,我真的笑不出来。

 

这个孩子没读多少书,刚出来社会,根本不懂得尊重别人和怎么与别人相处。看着现在的他,我似乎都能够看到他这一生的样子。

 

我一直在想,我们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的希望在哪里?在工地上,我们最多只能维持温饱。我也曾尝试过很多,要逃离这个圈子,但是没有那么高的文化水平没有深厚的背景的我们,逃离,变得可望而不可及。

 

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孩子,不管再难再艰辛,我们也要供好自己的孩子读书。在当今社会,对底层而言,唯一相对而言要公平和实际一点的竞争机会,唯有高考了。

 

然而,现实中很多农民工,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奔波在外,疏于对孩子的管教,很多留守儿童和半留守儿童,都没有很好的学习成绩,甚至是早早的就辍学了,来到社会上无所事事的闲逛一两年之后,就走上了父母的老路。然而,因为当前社会的浮躁和网络对年轻一代的影响。热衷于网络游戏、网络不良信息、网恋和早恋的辍学的孩子的未来,往往会跟他们的父母一样,甚至是比他们的父母还要更差一些。

我们真的不想,自己的后代未来也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在底层挣扎着,为了那些个卑微的梦想而不得不在工地上任劳任怨的、像牛马一样的去工作。

 

有那么些时刻,我真的想过要放弃一切,撒手人寰。不是因为无法生存无法养活自己,不是因为失恋啥的,也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生活的压力对从小就吃苦受罪的我而言简直不屑一顾,我就是单纯的不想活了。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这样平凡到平庸的一生、这样无聊到乏味的一生,真的不是我想要的一生。

 

想要的不多,却不一定全是那么多的物质。我想,我想要的,无非是活得有尊严而又有意义的一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是,这那么难。在工地上暗无天日的干,哪里有什么意义?尊严又何在?

 

我知道,我不能死的原因,只有两个,首先,为人之父为人之子,我应尽到赡养父母、扶养孩子的义务。其次,人生于天地之间,我无所畏惧一切,包括法律和刀枪,我唯一敬畏的,只有因果。

 

我坚信,未来的某一天,会云开雾散,阳光会照进我们这漆黑而阴冷的工棚……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