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张萍 时间:2019-07-08

 

  

文 | 张萍  图 | 卢全厚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在(武汉市)黄陂区生活已经十年了。每当黄陂人问我,你一外地人定居在这儿习惯吗?我非常自信地说:我无论在哪儿生活,都没觉得自己是外地人;每当老家的人问我,你还喜欢黄陂这个地方吗?我很豪气地回答:我把他乡当故乡!

 

听这语气,有点“江湖女侠”的味道吧?但说句实在话,我在这儿生活十年,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个中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

 

当初在黄陂买房,可以说是在很冲动的情况下购买的。2006年,我因为怀孕而辞掉了在厦门的外企工作,回老家蕲春生孩子。我一直不开心,因为在厦门我买不起房子,想到孩子马上要出生了,还没有自己的小窝,心里真是无比茫然。在武汉工作的姐姐回来对我说,要不你就来武汉买房吧,郊区黄陂的房价不贵,还可以贷款按揭。姐姐还说黄陂很多小区(商品房)的售楼部设在她住的汉口竹叶山附近,广告打得非常响,有很多武汉人也在黄陂买房。姐姐的话让我非常心动,于是我把看房这一任务交给她来完成。当姐姐一脸兴奋地告知某小区的位置及周边配套环境很不错时,我当即就让她为我定购一套。后来姐姐告诉我,她当时定购房子时的爽快,比人家在菜市场买菜还干脆,惊得售楼处的接待人员以为她是江浙一带炒房团的老板。我们的房子就这样定下来了,当我的宝宝降临时,买房的各种手续也办妥了,这时我的心情如同美丽的人间四月天,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无限憧憬。

 

但是,第二年当我和老公以满心的欢喜来到黄陂时,这个地方并没有以热情的笑脸迎接我们。首先,我们装修房子时,就遭遇到各种“敲诈勒索”,当地几个流氓地痞成天在我们小区晃悠,对新来装修房子的业主想着法子索要所谓的“管理费”,如果不交会有怎样的后果。这嚣张的气焰把我们刚拿到新房钥匙时的喜悦破坏得一干二净。对于初来乍到的我们来说,面对这种倒霉的事情真是茫然失措。我虽然是湖北人,却对黄陂这个地方很陌生。老公是福建人,并且是一介书生,他以为我是湖北人,在这儿应该无所畏惧,天真的他让我用本地话与这些“痞子”沟通,我无奈地苦笑,因为我根本听不懂黄陂话,面对那些恶霸,我有点害怕。同时我也不想和这些“垃圾”多费口舌,最后我把“500”元扔过去堵住他们的嘴,只为图个平安。然而好戏还在后头,在装修的过程中,又遭遇了“沙霸”、“水泥霸”的天价敲诈,最终我忍无可忍,我的火爆脾气被他们逼得当场爆发,于是抛下昔日的斯文面具,气势汹汹冲过去,扯开大嗓门和他们争得面红耳赤。这些臭气熏天的男人一下子愣住了,随即被我这个小个头、怒目圆睁地叉着腰、说一口普通话、叽叽喳喳的小女人逗乐了,他们相互取笑一番,然后摇着头说不和一个小女人计较,最后“手下留情”,只是象征性地“宰”了一点,这事也就算过去了。好不容易挨过那两三个月(装修)的非常时期,当房子装好时,我和老公都累成了一滩泥。但是望着彼此用心装饰好的温馨小家,我们还是非常开心。我俩漫步在小区的广场,看着四周陌生的面孔,还有家家温馨的灯光,又兴奋极了。对于我们来说,那何尝不是一盏盏希望的灯在向我俩招手呢?

 

本文作者:张萍

 

安定了下来,接着我们就开始忙着找工作。老公是建筑系的高材生,又在厦门工作几年,有着丰富的设计经验,他很快找到了工作,但所拿的薪水不及他在厦门的三分之一,这让他无比失落。更过份的是,他们公司的老板亦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总在发工资的时候找出各种理由克扣他应得的工资,气得他回来后不住地发牢骚,说湖北这地方到处是骗子。而我找工作更是处处碰壁,不是觉得薪水太低,就是嫌工作环境太差,总之高不成低不就,好几份工作做了几天就不做了,最后灰溜溜地跑回家。

 

黄陂三街夜景     刘中 摄

 

那一两年,我真不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我的生活状态。2008年汶川遭遇大地震,武汉经历百年难遇的暴雪,而我的新家也在某夜遭到小偷的光顾,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洗空,望着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我默默地流着眼泪,感觉人生像一场残酷的梦。想着我在厦门外企工作时,品着咖啡、吃着小点心的office生活,我不知道自己和老公是哪根筋不对,为什么要放弃厦门优越的工作环境,而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受罪,付出那么多,我们得到了什么?难道就因为这套不足百平米的房子吗?而且,那一年我福建的婆婆为了带宝宝也来这儿和我们一起生活,她老人家受不了武汉大热大冷的气候,天天骂这个鬼地方不是人待的地方,她看不惯我的无所事事,更埋怨我把她的儿子带到这个地方受苦,经常用我听不懂的福建方言与老公对峙着,那声音听得我无比烦躁、无比刺耳。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了,最终,她气冲冲地回福建了。

 

那一两年,我的性格完全变了,我一改往日的开朗与活泼,变得无比阴郁,极不爱说话,与老公的交流也越来越少了。我日夜焦虑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经常整夜睡不着觉。白天则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木然地发呆,经常一动不动几个小时,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因为没有工作,我变得异常自卑,也没有勇气出门。在这个地方,我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兴趣认识别人,我把自己关闭在家里,孤单无助地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本文作者:张萍

 

老公看着我越来越憔悴,他怕我忧郁成疾。于是帮我在新浪开通了博客,他说你以前不是爱写点文字吗?你现在也可以再在网上写些小文章,与你以前的文友多多交流啊!他的话让我眼前一亮,我想也对啊,我怎么不能用文字来表达心中所想的一切呢?我一激动起来,马上在键盘上敲打起来。但让我惊讶的是,敲打了好半天,我怎么也表达不出自己要说的话。原来长时间没练笔,我所有的灵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纵使现在心中有万语千言,但写起来却是无从下手。那一刻我沮丧极了。于是,我把多年前在厦门发表的文章找出来重新阅读,想与往事、与过去的自己重逢。接着又在电脑前写写停停。有时候写了两三个小时,也只能写出两三百字,想想从前的下笔如有神,我悲哀现在的自己脑子怎么像生了铁锈一般,开不了窍呢?我突然明白文字这东西一旦停笔,再捡起来真是太吃力了。但好在有以前的功底,于是我用“愚公移山”的精神耕耘曾经的一亩三分地,慢慢地,我能简单地写出自己想说的话了,再后来能完成一篇篇小文章了。那个时候,我每天坚持写一篇文章,都是回忆在厦门六年的生活,把那些琐碎的小事一件件记录下来,如同盲人摸象一般。不管写得好与不好,总之青菜萝卜一起抓。我把那些信马由缰的文字发表在新浪博客里,没想到还引来了不少博友的围观。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博友,经常为我的博文点赞,写下很多激励人心的点评,他们夸奖我是个才女,并且是位高产作家。那些善意的谎言给我很大的震撼,也点燃了我的写作激情。因此,我的话越写越多,文章也越写越顺了……那是一段激情飞扬的日子,写博客成为我最大的快乐,也是唯一的精神寄托。

 

然而,没有上班的困惑缠绕着我,让我深深体会到没有钱的悲哀。老公的工资除了每个月交房贷,加上我们的生活费,已没有一分多余的钱了。我对这份越来越贫困的生活,感到十分恐慌。于是,又外出找工作。有一次面试运气不错,与家门口附近一家幼儿园的老板交流得很投缘,得知我的处境,她说如果我愿意可以来她园里上班。这是我来黄陂真正接触人的一份工作,老板名字叫君,非常的善良,和她在一起工作,和孩子们一起,我感到无比的放松。尽管我的工资很低,可是我过得很开心。

 

一次在新浪博客上与一位博友聊天,当他得知我在幼儿园上班,并且工资不足千元时,他非常吃惊。他说你这么好的才华,怎么可以这么委屈自己?为什么不试着自己创业,开个写作培训班呢?你完全可以自己当老板啊!博友的话在我心中激起串串涟漪,当我怀疑自己的能力时,他坚定地说:相信自己,你一定行!

 

现在想起来,真是这位博友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考虑再三,听从了他的建议,在家里办起了小学生写作培训班。刚开始只是为几个学生辅导家庭作业,当小区的人知道我做这个时,就有人帮我介绍学生了。这让我无比兴奋。有了学生,我便把在幼儿园工作时的同事琴请过来帮忙。提起这个比我还小几岁的善良女孩,我到现在都深深的感激。她真可以说是我的知心朋友。为了让我尽快融入黄陂的生活,她把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介绍与我认识,并且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四处招生。她说,你没有与黄陂建立感情,怎么能生存下去呢?对于我这个外地来的人,她没有半点排斥,想起自己初来黄陂时的种种遭遇,心中戚戚焉。那刻,她的笑容让我感到无比温暖。最难得的是,她还以一种欣赏的目光看我,她说我能在电脑上写文章,就是有真本事。我的培优班在她的帮助下,慢慢做到十几个孩子了。除去发给她的工资,我还能小赚一笔,比起上班时,真是强多了。慢慢地,我的荷包也逐渐暖和了起来,也能买得起一件像样的衣服了,终于可以用自信的笑容与本地人交朋友了。

 

作者和闺蜜  中间站立者为作者

 

如果说重拾文学,让我找到了精神寄托。那么开培优班,则是让我找到了久违的自信。随着学生的逐渐增多,我也在努力学习提升自己。因为没有专业教学经验,面对学生我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很多次,我冒充学生的家长跑到本地一些大型培训机构听课,只为学习他们先进的教学模式,学习他们如何与学生沟通相处。让我高兴的是,经过多次的学习,我也悟出一套自己的教学方法。我结合那些专业老师的优势,又利用自己的特色,认真在和孩子们现场演示,果然吸引了孩子们。如教他们写作时,我则拿出实物让孩子们看图说话,然后让他们以讲故事的方式分享给大家听,接着让他们把所讲的一切写下来。这样他们写起来就感觉不吃力了,他们感慨原来写作文so easy!而付出必有收获,孩子们在我的悉心教导下,写作文很快上手了,一年后很多孩子的作文在我的辅导下登上了报纸,有的还获得了大奖。这让我和孩子们欣喜若狂,那些孩子的家长搂着我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一直说张老师太牛了!而且好戏连台,我在外企工作多年的英语也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有家长看我会教孩子做英语作业时,都干脆让我帮他们的孩子补习英语。这下又刺激了我的教学欲望,为了培育孩子们学英语的兴趣,我为每个人取了个英文名字,还教他们唱英语歌,这种方式让他们感觉很新颖,孩子们回家后都在家长面前背着单词进行表演,弄得很多家长让我也给他们取英文名,真是乐得我笑得弯不起腰。在带学生的过程中,我慢慢悟出教学生并不难,只要摸清他们的性格,多鼓励他们,并用新颖的方式进行教学,让他们有一边玩一边学的感觉,他们才愿意听你的课,才觉得轻松自在。果然,孩子们在我的认真辅导下,英语也都有很大进步,考出的成绩让家长们雀跃欢喜。他们都说张老师你真有几下子,我们的孩子不光喜欢听你讲作文课,更喜欢你教英语,他们都很喜欢你!一吃完饭就要来你家……这些话听得我捧腹大笑。内心真是幸福极了!作为辅导老师,还有什么比得到家长和学生的认可更让人高兴呢?我第一次觉得这个小城的阳光是如此灿烂。行走在蔚蓝的天空下,我心里暖意洋洋,觉得路边的花儿都在对着我微笑,我终于融入黄陂人的生活了。

 

因为工作的忙碌,我每天的生活都过得无比充实。培训班因为家长们的大力支持,已逐渐走向稳定。在开班的两三年里,我和孩子们的家长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们积极地为我作宣传,把自己同事、同学的孩子都介绍给我,所以我几乎没有为生源而操心。他们说,永远支持我,因为我是值得让他们信任的人,把孩子交给我,他们十分放心。这些话像灿烂的阳光照亮我前行的路,我暗自庆幸自己走对了路,也庆幸在这儿买了房,更悟出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只要你心地善良充满正能量,走到哪儿都会受人欢迎。从前那个爱说爱笑的我又回来了,亲朋好友都为我感到高兴。而我本人亦非常满足,因为我不求赚取多少的钱,只要够自己生活就行,最主要是让孩子们学到知识,这就是最大的收获。在这一点,我像极了当教师的父亲,总以一种淡然的态度面对生活。因为知足而常乐,我在黄陂也渐渐站稳了脚,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 。就是遇到困难,只要打几个电话,总有朋友为我轻松搞定。我的忘年交莲姐对我说,一个外地人凭自己的努力在黄陂买房,并在自己的家创业,真是太了不起了!她为我取了个名字:张校长。祝愿我把自己的“学校”发展得更加繁荣、美好。

 

这些年,我在辅导孩子们学习的同时,依然让文学充实自己的生活,把写作当成最大的快乐。我从来不外出打牌,也不参加无谓的应酬与社交,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爬格子。由于一直坚持练笔,我的文字也有了很大的进步,越来越多的文章见诸报纸与杂志了。在网络里,我认识了很多的良师益友,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平时,无论去哪个地方旅行,总受到全国各地文友的热情接待。这些人素质都非常高,有的是编辑,有的是记者,有的是作家,有的是企业家和诗人,他们可以说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总用欣赏的目光看待我,凭着我写的那些稚嫩却显真诚的文字,而选择无私地鼓励我、帮助我,甚至在我最落魄、经济极为拮据时,还有文友敢寄钱帮我度过难关。每当想起那些激动人心的场面,我总忍不住热泪盈眶。文字的力量让我拥有了世上最珍贵的情谊,也经历了一次次别人眼中的“传奇”。这些人让我心中永远充满感恩,而且,我很多的文章是因为有这些师长的鼓励与点拨,才达到一定的水平。当我很多写人物纪实的文章发表在报纸的头版头条后,引起了外界很多人的关注。慢慢地,有企业家与个人单位请我写文章、写传记了。这对于一个爱好文学的人来说,是一次重要的蜕变,或者说是一种质的飞跃。我终于微笑着,一步步迈入文学的大门……去年,还出版了属于自己的作品集。

 

可以说,在黄陂这些年的生活,让我遇见了最好的自己。

 

终于,我不再为了生存而忙碌奔波了,终于我可以和这里的人一样,享受阳光明媚的生活了。而黄陂这些年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容也越来越美了,整个城区发展得已经和大都市没有什么区别,武汉市区拥有的东西,黄陂都能买到也能享受得到。而我,又找回少女时代当小资的感觉。时常和闺蜜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去广场四楼的咖啡厅,听悠扬的情歌,品着飘香的咖啡,说属于我们的小心事。还时常骑着车子去一些偏远的城郊游玩、拍照,体念一种乡愁。还常去那个叫三街的菜市场闲逛,因为那儿非常有坊间烟火气,我的很多闺蜜说她们的童年都在这度过。这里总有一种亲切的味道,像我的老家蕲春一样,总有市井人家语扑面而来。总有婆婆妈妈们坐在那儿话家常聊天,以及卖青菜和新鲜汉江鱼虾的人纷纷发抑扬顿挫的吆喝声……整个街道就像一个露天的大市场,阳光永远灿烂着,蔬菜上总是洒满水珠,那是一些最富有生活气息的时刻。我融入进去,还时常用半撇子的黄陂话和他们交流,并且讨价还价。那些小商贩一点也不着急,非常耐心地配合着我。偶尔我忘记带零钱,他们也大度地带过,让我下次再来照顾生意就行,顺便还接过他们免费递来的一把小葱。我还时常去杜鹃、丽丽、兰儿(我的闺蜜们)提到的那家炸臭豆腐的小店去品尝各种美味小吃,她们说自己与三街有着说不完理不断的情结。我顺着她们曾经走过的路,像回味她们的童年一般,融入其中若一滴水归于江河一般,平静而心生喜悦。

 

再也没有当年在厦门漂泊时的心境了,尽管黄陂并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故乡,然而都属于湖北,也算是同乡了,而且黄陂离我的老家蕲春也非常近,只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最关键的是,我的兄弟姐妹都在黄陂买了房,和我住得很近,只一个电话就可以约在一起欢快的聚会。和家人一起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把这儿真的当成我的第二故乡了。去年秋季和今年春天,我厦门的两位好朋友来武汉出差,都特地约我出来见面,一见到我,她们大声惊叹我这些年没怎么变,还说气色比做姑娘时候还要好,并且说我的样子看起来非常自信,她们搂着我一直不停地说,我在故乡遇到最好的自己,这种感觉真好!朋友的话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起在厦门时的打工岁月,有艰辛有充实也有美好,但此刻我更愿意享受在家乡的慢时光。厦门再好,也是别人的城市。而我在黄陂,有一种心灵的回归,有一种当主人的感觉。我想:所谓家乡的涵义,其实就是说它是你生命依存之地,是你放不下的温柔之乡吧?

 

十年一梦,岁月流金。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已在黄陂度过了整整十年时光。回首来时艰难的历程,到如今的舒适安稳,我走过了一段奋斗的人生。每当有人问我在这儿过得好不好时,我总是很自信地回答,当然好!因为有自己的事业与爱好,身边有积极上进的朋友,还有亲如亲人的近邻,想不高兴都难!

 

此心安处是吾乡!祝愿黄陂及自己的未来更加美好!

 

作者简介:

张萍,“70”后生人,生长于李时珍故里,落户于木兰山麓,滠水河畔。幼承家学,爱好文学,读中学即有短文见诸于报端。成年后,以文为乐,以文会友,常将有感而发,见贤思齐,跃然纸上。文字散见于《莫愁 智慧女人》《星星诗刊》《厦门日报》《幸福悦读》《黄冈日报》副刊等。参与编纂《无陂不成镇》《天南海北黄陂人》,出版散文集《与你同行》,人物纪实传记《一直朝东》完稿,准备出版中。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