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嫁予鲁迅,无现世安稳,无岁月静好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郁林 时间:2019-07-06
 

 

写作中的鲁迅先生

 

近日上课文《祝福》时提起了鲁迅唯一的爱情小说《伤逝》,有同学问:

鲁迅也有爱情啊?

我笑了,鲁迅不止有爱情,还是惊世骇俗的爱情,集齐了狗血剧情的师生恋、婚外恋、隔代恋。

▼ 朱安:一生无安 

 

既然有婚外恋,就有“婚内恋”。可在婚内,鲁迅有婚无恋。鲁迅的合法妻子是朱安,一个裹小脚的旧社会女人。都知道,朱安是鲁迅的母亲为其包办的婚姻,二人的婚姻有名无实。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鲁迅对朱安就是妥妥的冷暴力。虽然没有明确提出离婚,但一年到头也跟她说不上几句话。骨子里,鲁迅是完全看不上这个小脚女人的。朱安就像一件物品,一只蜗牛,一生活在鲁迅的阴影里,诚惶诚恐,小心翼翼。

当年在日本留学的鲁迅,被母亲一封病危的书信召回,到家方知母病是假,成婚才是真。大孝子鲁迅没有足够的心理能量反抗这门包办婚姻,从那时起,朱安就成为了一个尴尬的人。

朱 安

 

 

当时,这样的事并不少见,我们熟知的胡适、闻一多、徐志摩等,都是包办婚姻。

胡适3岁丧父,由寡母含辛茹苦抚养长大。母亲为他订了娃娃亲,23岁,留学结束,已成为博士和北大教授的胡适回乡与江冬秀完婚。胡适一生多情,有数段绯闻,却始终没有抛弃结发妻,对江冬秀不只负起家庭的责任,还有精神上的关怀。还与妻子育有两个儿子。

闻一多更是堪称楷模。他与妻子高孝贞也是包办婚姻,他曾经满腹怨气,消极抵抗,但最终把包办婚姻经营成了夫妻比翼双飞的美满婚姻。有史为证:

闻一多虽然对婚姻极端不满,但仍然对妻子采取关心和负责的态度。蜜月过后,高孝贞按习俗回娘家,闻一多于回校途经武昌时,专门写信给父母,要求让她早日回来读书。信中说:“我此次归娶,纯以恐为两大人增忧。我自揣此举,诚为一大牺牲。然为我大人牺牲,是我应当并且心愿的。如今我所敢求于两大人者,只此让我妇早归求学一事耳!大人爱子心切,当不藐视此请也。……如两大人必固执俗见,我敢冒不孝之名,谓两大人为麻木不仁也。”

 

刚结婚,闻一多便强烈主张让妻子读书进步。赴美留学后,继续关心妻子的学习情况,写家信时经常询问和叮嘱,而且从精神上鼓励妻子要有志气,努力成为一个有学问、有本事的人。

在闻一多的鼓励和帮助下,高孝贞刻苦学习,不断进步,读书见解常与夫君不谋而合。

在青岛大学任教时,闻一多与女教师方令孺暗生情愫,一时闹出绯闻,但他当即回乡接来妻女同住,谣言不攻自破。闻一多能理智地处理婚姻之外的情感,发乎情止乎礼,始终考虑妻子的感受,实属难能可贵。

闻一多在清华大学任教时,生活宽裕,他每周六晚上常带上全家去礼堂看电影,春秋假日全家去逛颐和园,或游北海、故宫和动物园,家庭中充满了幸福温馨的气氛。

 

闻一多与高孝贞

 

被迫接受包办婚姻就一定不能幸福吗?闻一多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如果鲁迅对朱安能像闻一多对高孝贞,朱安一定会感激涕零,拼了命地学习。可鲁迅大概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他恨封建残余,恨包办婚姻,也恨母亲不理解他的心意,却又不忍母亲伤心,于是就把所有的怨恨一股脑地算在弱女子朱安身上。闻一多能理解,妻子和自己一样是包办婚姻的受害者,妻子是无辜的。这份深明大义,在鲁迅这里是看不到的。

今天我们能看到的朱安的照片都是一张面无表情的灰败的脸。有人说,朱安这张脸怎么可能讨得鲁迅喜欢呢?可是,长期处于丈夫的冷暴力之下,她只能是这样的一张脸啊!

就算无法像闻一多那样,退而求其次,彻底抛弃,像徐志摩对张幼仪那样,一刀砍下去,痛是会痛的,痛过之后自会有新生,短期徒刑总比终身监禁要好。那么也是不太坏的解决方法。

情感专家涂磊曾说:

 

若爱,请深爱;若弃,请彻底。

既然无法爱她,彻底抛弃,大概也能让她彻底死心后开始新的生活。最难受的莫过于朱安的处境,爱不能,退不甘。如同钝刀子杀人,在漫长的一生中一点点消磨一个人的心性,委实残忍。那感觉颇像离婚前的张幼仪。但张幼仪有孩子为寄托,离婚后不久开始新的生活,成为彼时为数极少的女实业家。而朱安却没有这样的新生。

但鲁迅终究不是徐志摩,他无法像徐志摩那样抛开一切,随心而行。换个角度想想,如果鲁迅能狠心和朱安离婚,或许,朱安也有可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对待朱安的问题上,鲁迅采取的是最坏的做法。尤其是许广平出现后,朱安的一生何等恓惶!这个一世卑微的女人要的不过是平常安稳的日子,不过希望鲁迅能对自己稍微好点,或者能生一个孩子。可是,嫁给鲁迅的那天起,这些就都成了镜花水月。

少女许广平

 

 

▼ 许广平:遇见他,再无静好岁月 

 

真正让鲁迅集婚外恋、师生恋、隔代恋于一身的是许广平。二人的爱情在《两地书》中有明证。中学生透过语文教材上鲁迅义正词严的文字,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鲁迅先生会用“小坏蛋”这样甜腻的称呼。

鲁迅再伟大,终究也是一副血肉之躯,也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面对内心最真挚的情感,无法逃避,无法割舍。最后,许广平做了牺牲,在鲁迅和朱安没有离婚的情况下,和鲁迅一起生活。这样一开始便是一辈子。用世俗的眼光看,是做了一辈子的小三。

虽有深挚的爱情为前提,许广平婚后过得也说不上幸福。她似乎成了鲁迅的保姆,终日家务俗事缠身,爱情一日日消耗在其中。鲁迅死后,年轻的许广平独自一人照顾周海鹰,还兼照顾朱安,受尽艰难苦楚。

作为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身后的女人,许广平贡献了自己的全部。鲁迅纪念馆里陈列的生活用品极为细致,大到床、书桌、衣柜,小到账本、指甲钳、织毛衣用的针和线。可见许广平是把和鲁迅相关的一切悉数献出,毫无保留。

其实朱安也好,许广平也好,作为鲁迅身后的女人,都过得孤独且辛苦。

 

鲁迅一家三口

 

  鲁迅:文化巨人不是好夫君  

 

其实,鲁迅原本就不是一个好的结婚对象。

首先父亲早逝,寡母抚孤,鲁迅又是家中长子,与母亲的感情是超越一切的,极具妈宝男潜质。鲁迅的妻子必须要接受这一无法改变的事实。

其次,鲁迅家境一般,要赡养母亲,还有母亲的礼物朱安,有时还要接济弟弟。鲁迅曾经为了尽快给母亲买房,带病奔波,四处举债。后来,还要接济文学青年(比如作家萧红等)。

当然,成名后的鲁迅收入颇丰,可这些收入要应付如此繁多的开销,估计也所剩无几了。鲁迅的钱,能用在枕边人身上的并不多。

许广平曾提议请个保姆,月入200大洋的鲁迅嫌贵,而当时支付保姆月薪只需15大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鲁迅是公众人物,他身上肩负着众人的希望和寄托。民族大义、国家前途充溢在鲁迅的脑中,每天有写不完的文章,忙不完的聚会,接见不尽的文学青年。

对文学青年,鲁迅常常不遗余力地帮助。比如曾经自费帮萧红出版《生死场》。

上文提及的15元,如果文学青年需要,鲁迅会毫不犹豫地拿出来。可是,放到枕边人身上就不行。

这样的人,属于国家,属于民族,属于集体,属于读者,却不可能属于那个他身后的女人。他有太多高大上的事要做,委实没有多少精力儿女情长。

 

 

电影《梅兰芳》中,福芝芳对孟小冬说:

他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他是属于座儿(观众)的!

鲁迅更是如此。在他的生命安排中,能给爱情的时间和心力,原本就只有一丢丢,还要万般无奈地分出一点给朱安,剩在许广平眼前的,就只有这一点点了。这般无私的人,对大家是幸运;对小家,却是灾难。

有的人,可以做老师,做兄长,做朋友,却不可以做老公。鲁迅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嫁予鲁迅,现世安稳,岁月静好,都成了奢望。

 

写这篇文章,对鲁迅先生并无半点不敬,只是从婚姻爱情的角度发表一点自己的愚见。鲁迅再伟大,终究也是人,很难事事周全。而这恰恰也是生活和历史最迷人的地方。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