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林欢:行驶在心湖的般若船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林欢 时间:2019-05-13

行驶在心湖的般若船(外四篇)

林 欢

 

读过蒋勋先生的《舍得,舍不得》这本书后,受益自是良多的。带着一部《金刚经》旅行,所谓“金刚”乃是钻石,钻石性刚硬,能断万物。然而唯心却能断金刚。

旅行途中,洪荒自然,给予人们无穷无尽的遐思,有些人眼中的旅行,就是匆忙到达目的地,在标志性建筑群那边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以告知世人他曾来过。那不能算是心的旅程。古人访古阅今,在敬畏的大自然面前舒展情怀,吸取松林险壑的雄姿,高山流水的温婉,波涛澎湃的壮阔。领略万事万物存在自是一种修行,以不同的方式存在。你我皆凡人,游走在情感、欲望、金钱的瓜葛中,内心不自在,感受到一切来自自身的“无明所系”,(选自《阿含经》里所言“无明所系,爱缘不断,又复受身)就是如此这般妄为,却又真实存在着。但其实,一切都是一种存在方式,分手的恋人,天隔一方,虽然肉身分离,但思念永存,不也是一种存在形式么?《金刚经》说到,如来有天眼。我们有肉眼,肉眼常有所蒙蔽,执着于水,认定是水,便不能认识云、雾、霜、雪。执着于视野的局限,站在此处,远眺不了高山远瞩的壮美。蒋勋先生的文字总让人醍醐,甚好。事实上,我们常被肉眼所蒙蔽,水,幻化为云,雾,冰,霜,本质亦为水,我们的肉眼常分辨不清。人,事,常如此,在迷茫中失去自我,在失去自我的时候呐喊,纠纠缠缠,几世几劫,泪满沾襟。

我喜欢蒋勋先生谈到摇曳春风,请风入梦,在花影中抄经文的静谧如斯。想象中,一位老者,在啜味人间无数沧桑后,终于放慢脚步,从现实中,迈进唐诗宋词里,迈进经文里,用它大半辈子积蓄的情感,解说了人们心中各式各样的谜团。行走的目的是为什么?于我,或许就是一点点的找到困住我内心的谜团,比如,为什么失去爱?为什么要离开?难以割舍的情感,就如一簇簇罂粟花,长着邪恶的果实。最后,经文告知人们,这是个婆娑世界,婆娑即是遗憾。这种“不死的欲望“就如一种枷锁,困住你前行,放下,最后你连肉身都要放下的时候,又何惧灵魂飘往何处?

蒋勋先生笔下的舞者,具有着天生柔软的外壳,我不禁想起有次在桥溪古韵游玩,好友在草地上跳起了民族舞蹈《梦江南》,肢体随着音乐旋律在扭转,纤细的手指捻成蓓蕾形状,在躯体周边打转,亦或幻化成水波荡漾般,流连于清莲之上。在蒋勋先生眼中,舞者的手指是那婀娜多姿的莲,绽放在人间,仿佛是对生命的告白,对美好的诉说,传递生命的领悟,对信仰的膜拜。我自幼就学舞,但未能在这条路上进修,舞曲在我内心深处仍然存在一片净土。好友说,从今天起,你重新练习手指和关节的柔软吧,身躯的柔软是舞者的历练。是的,柔软是一种智慧,能柔软就有包容,能包容就有慈悲,舞者心,不也是菩提心吗?能屈能伸,亦为大智慧。

书中言,所到之处,必有考究的意义。西湖,吴哥窟。西湖在烟波浩淼的迷离中,有个“虫二”碑石(原来是乾隆皇帝耍的小聪明,“虫二”就是风月无边的意思,“风月”去掉外面,就成了“虫二”)引发的风月无边,在别人哈哈大笑里浅谈文化的精髓与传承。在吴哥窟的废墟里寻找到佛像存在的一丝微笑,那是看过残酷杀戮后,用柔软力量去救赎的微笑。我此刻想到甘南地区的色达佛学院。我多么希望有一天,拜访一回色达,站在高处远眺那红色砖瓦建筑群,在观摩藏区人们一跪一拜的虔诚礼节,在肃穆的眼帘下,静慕内心一种柔软的力量。在色达,可以观看天葬,看着天葬台上一点点被雄鹰啄食的尸体,你的内心又将升腾起什么感受,色(佛经所言的目遇成色)亦是空,肉体的空洞,成了幻灭的痕迹。人世,不过来也匆匆,去了无痕。

年轻,心燥,观景总是走马观花,读书亦是囫囵吞枣。待到人到中年萧瑟处,风起云涌已看遍,几度繁花几度秋凉,于是,滋生一种“贪看白鹭横秋浦,不觉清泥没晚潮”的落幕唯美感。历史终将时间淹没,东坡亦是,你我他亦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何故喜与怒?《舍得,舍不得》----带着《金刚经》旅行,此刻已成为我成长的一场礼遇。

 


禅 音

 

  惯看春花秋月,阅遍红尘琐屑,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只想安静地闭目养神,唤取来自天籁的声音。心跃琴弦,低吟百啭千回,愿在尘世觅得知音,花好月圆。有道是,文者,用字示爱。乐者,用音表白。

——春风掠过不惊扰,夏虫闻得低浅吟。

     秋雁横飞光不度,冬阳霍霍争朝夕。

当你品阙一曲《出水莲》,琴者手拈莲花,一指柔软,颤音袅绕,摇指拨人心扉,无言地诉说着琴者心事,像一个朴素无华的人,在感叹人世,我不愿委全于浊世,还有多少人如我一般,出淤泥而不染,焯清莲而不妖,中通外直,不曼不枝。能闻及知音者,为这“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而沉淀,欲望止于心间。

当你演奏一曲《浪淘沙》,静静地像一位老者在向世人诉说历史那遥远的兵戈铁马,雄浑有力的刮奏和大撮形成铿锵有力的音色,指尖轻盈地划过琴弦,仿佛内心掀起一层浪,那层浪带你走进《三国演义》的历史维命感中,滚滚长江东似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随着奏乐从轻巧的节奏到一波又一波走向高潮,最后,音尽,仿佛给世人道尽一个沧桑的现实,所有繁华盛世、英雄美人,市井布衣,一切都将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只是宇宙的一粒微尘,在人世间浮浮沉沉,何苦争得满树繁花,终究捻落成泥,归于平静。

禅音一哥,在山间寻找灵感,偶遇一师,皆为知音,于是,两人秉烛夜谈,磋琴共鸣,山间空灵,用琴释禅意,何为禅,万物皆为禅,禅深渊源,恰有一对联曰,“佛法无边犹如云挂山头,行至山头云又远。禅机浩荡犹如月浮水面,拨开水面月还深”,如此这般,意会之义深远,悟道之路漫漫。一哥曰,古琴,琴弦撩拨深沉,空灵中具有放空之意,空生静,静生定,定生慧。一哥习惯于在天、法、道之间寻求平衡,原本古琴的构造也融入了这种至高无上的自然法则——天,地,人。人世,空亦是灵,灵亦为空。于是,一哥和恩师喜于山间,寻木伐木取材,亲手铸一小室,广聚共赏天伦之乐之同盟者。

禅音,汇聚天地之灵气,海纳百川之无垠,于我,是一场生命洗礼后的沉淀与丰盈。岁月匆匆,指尖挡不住流水无情,琴弦奏不出荒诞滑稽,生命的真挚如同乾坤,天不变,道亦不变,人心总向善,善为阳,所有悲欢,离合,挫败,都将成就一段悠远的古曲,成为岁月的馈赠,揽怀入梦。

禅音,仿如行走在荒野里的清泉,潺潺,不息,不倦,带着时间的解药,缓缓注入你曾经受伤的心扉,随着跳动的音符悄悄潜入身心,不觉伤痕已渐愈,音乐的殇,值得温柔去诠释。

当筝遇到萧,就好像红尘的邂逅,唐僧的惜与女王的爱,问君几度夕阳红,莫忧王权富贵深。

——荡漾人心处,皆为深情时。

一品《女儿红》,问僧动心否?

蓬莱梵音处,如来笑招手。

莫说女儿美,化缘登极乐。

 


诗意的想象,缘于母亲的情怀

 

今天读到一首诗:松下问童子,言诗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首耳闻能详的古诗,在我儿时就是已经会读会背诵。如今,我仍然喜欢诗中的意境。一个光着屁股,穿着肚兜,扎着辫子的小牧童在松树下浇煮着一壶开水,旁边有一张桌,一茶壶,几盏茶杯,过客上前询问小牧童的师傅上哪去了,小牧童指着对面的那座雾气迷蒙的山,道,师傅去对面的山上采药了,云深深,雾蒙蒙,看不见师傅的踪迹。

儿时母亲教我念古诗,就是这般言说,让我想象诗中的场景,不过分去说教,只是蜻蜓点水般,浅浅掠过,给我幼小的心灵助长了无暇的想象空间。儿时的岁月,我不太记得我玩过什么刺激的游戏,更多的记忆是端坐在书桌前,看母亲一笔一划的写字,读那经典的古诗词给我听,告诉我,那是中华绝美的词句。那时我不懂,只静静伏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看着母亲那双慈爱的眼睛,听着母亲阅读那些美轮美奂的诗歌,我虽不理解那意思,但我却很沉醉母亲给予我的这般浪漫情怀,以致成年后的我,对古诗词和文学,多了一番无法言说的情愫,许是母亲的气质感染了我,成全了我骨子里的那份柔情似水。

我甚是怀念儿时的岁月,每个清水如月安详的夜晚,母亲总会给我讲诉《西游记》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三打白骨精的情节,母亲幽默的语调、冷静的神情,夸张的辞藻,让我走进了这个神话世界里,用稚嫩的心灵去感知故事里的波澜曲折,有时候随着故事情节的迭沓起伏而紧张不安、嬉笑怒骂、甚至讲到唐僧误会孙悟空滥杀无辜,将他逐出师门,永不相见后,我便是一声哇哇大哭,哭了好久,哭得好委屈,儿童的真情实感在瞬间被激发,母亲好好呵护着我的善良,把我揽在怀里,久久地久久地,我知道母亲的温柔情怀救赎了我儿时的伤感情绪和嫉恶如仇的正义。

依稀记得,母亲教我的古诗,那时候我可以倒背如流,一首《慈母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当年的母亲,在古诗中教会我一种德孝的品德,那时候我便知道一个慈母的用心良苦,她借助这首诗让我感受一种爱。每每看着母亲在寒冬腊月一针一线为我织毛衣,那纤细灵巧的双手,在毛线和针之间穿梭,将醇厚的母爱透过针线点点滴滴掺进每一件毛衣上,那时候虽不懂得感动,却万分享受这种来自母亲深沉的爱意。我特别爱穿母亲织的毛线衣,颜色鲜艳、柔软,温暖,带着爱意,比起任何高档名牌的衣服都来得珍贵。母亲是个勤劳、知书达理的女人,在她身上,我看到了无数美丽的情怀,我很庆幸身上流着她的血脉,内心沾染着她的灵气。

儿时的岁月,母亲的陪伴,多么简单,多么幸福,充满幻想,母亲经常给我讲《格林故事》、《一千零一夜》,我的记忆匣子里装满了那些真善美,承载了许多智慧,沉淀了许多优良的品质。一个故事一种情结,一首古诗一份憧憬,小时候的我,活在自己美丽的幻想中,想象西游记的孙悟空如何腾云驾雾,如何施展七十二变;想象仙人练的长生不老仙丹是金黄色的、类似玻璃球那样的吗?想象白雪公主的模样是怎样的?是否披着长长金黄的头发,带着金色的皇冠,穿着雪白的长裙和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参加王子的舞会?想象东郭先生和狼,那狼是怎么骗东郭先生的?这一切的想象,缘于母亲温柔情怀里的激发,感激儿时的如濡目染,乃至今天,我的世界充满真善美,我的天地呈现一派花好月圆。


诗中品禅话王维

 

读王维,在今天,多几分诗意,多几分禅意,这样的雨天甚好,来自诗词解说里的阵阵悸动,一遍遍牵扯并温暖着我的内心。渐渐发现,这些诗词分享堪比赤裸裸的心理书籍更能让人疗伤,它温和地,潜移默化地修复着你的内心,让你不知不觉在诗词中得到救赎。从前读王维,读着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味道,他的山水田园诗歌,语言朴实。寓情于景。他的贵游文学,写尽繁华璀璨,绽放生命的华丽,享受青春的热血澎湃,挥洒塞外风光的豪迈。诗于我,我于诗,在多年的互相沁润中,渐渐发生着变化。所有美满追求,浪漫的,辉煌的,禅定的,安宁的,激昂着,在生命的旅途中,不断地与之发生着碰撞与共鸣。

论及王维这位山水田园诗人,笔下的田园风光无限,诗里徜徉山水,诗意盎然,与山水共舞,在泉水的激荡中,领悟人生许多时刻充满着危机,冲击、被污蔑,被浅踏,被对坑,一句“跳波自相溅,白鹭惊复下”,将内心之冲撞与溪流之潺涧相交融,白鹭惊起飞翔后依旧会安静停留,一种浅显比喻,了却许多混沌迷茫中度日的人,多了几分禅定,生命状态如此多变,是一种自然存在,无须过分惊喜与悲伤。

从他的血气方刚到“老来惟安静”,经历着书写贵游文学的历程,这个写尽繁华盛世、绫罗绸缎、钟鼎玉食的贵游文学,奠定了浪漫主义的基础,在边塞时,看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唯美画面,大漠气势磅礴,年轻的他血气方刚,身上充斥着游侠精神,甚至写出“纵死犹闻侠骨香”的英雄情怀。年轻,就是身负着一种使命,对自我生命的构建和完成,有着很沉重的意义。

看电影的时候,常常会有些浪漫的画面,在树林里,一缕柔和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斜照在树下一块岩石上,周围是叽叽喳喳的鸟语~~这样的画面在王维的诗中,是常见的,那首《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他的诗看起来很简单,语言也平淡朴实,却是一种极为安静的画面,甚至是禅定的状态。有过生命体验深刻的人,都喜欢与山水,鸟鸣,溪流,大自然对话,也只有这种能寓情于景的人,才能更深刻思考生命的哲理。

王国维先生谈到的人生的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读了王维的诗后,似乎也从山水奇缘间领略人生三层人生境界:一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单纯,不谙世事,未经历过风浪。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人生经历波折,磨难,进入自我否定,自我冲突,自我排遣阶段,根据《红楼梦》的说法,叫“入世”阶段。三是,看山依旧是山,看水依旧是水。世事无常,我心安然。从佛教的因果规律里自我安慰,自我救赎,叫“出世”阶段。

王维,后世人也把他封为“诗佛”,因为他的诗中有了禅机浩荡。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画里有禅,禅意无边,对后来的山水画也有了些影响。简约,幽远,留白的诗,让人遐想万千,就如有句“湖上一回首,山青卷白云”,人至远,青山依旧,白云悠悠,一幅唯美山水画,不繁琐,简约,后世的中国山水墨画,都以这种简约悠远的方式,传递一种心之宽大,境之悠远的博大情怀。从禅境来说,更是一种道不尽的情愫在里面,留白中似乎道尽“禅机浩荡犹如月浮水面,拨开水面月还深”的哲理。

邂逅美好的诗篇,犹如邂逅一些美好的人儿。“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在人生一些灰暗无华的时期,倘若多读几句这种淡然处事的诗句,或许,能有些许的轻松。云和水,看似没有关联的两种自然,你懂得规律,于是能领悟云能化为水,然后水经过循环后又变为云,这是一种循环,万事万物其实都在循环,只是我们没有安静的灵魂,未能领略一二。

没错,我们需要安静的灵魂,安静的心,静候细水长流。安静,其实是更大的热情,更饱满的精神状态。这段阅读的光阴让我受益匪浅,读一个诗人年轻的辉煌到“老来惟安静”的状态,开拓一种对待人生的哲理态度,正如他所言,“问君穷通理,渔歌入浦深”,真理不是在哲理或者禅宗里,在捕鱼的渔人口中。真理源于生命,源于生活。这是读王维诗中得到最大的启迪。

 

向项山甑前行

端午,利用一个短假的时间,我决定向位于平远差干镇和江西福建边界的项山甑攀越。

我们经过迢迢山路,途经五指石,仁居镇,差干镇,在没有导航的情况下,一路问村民,终于来到《梅州日报》上刊登的一个景点,叫“高山草甸”。

在咨询村民的过程中,我也了解了不少关于这个“高山草甸”的情况,其实它的名字叫“项山甑”,当地的村民叫它“黄草山”、“神山“,位于福建、江西和平远差干镇相邻的一座壮美的山丘,特点是高山上一望无垠的草甸,颇为壮观。为了这个理由,我更加希望亲眼目睹一番这种景观。

这座山没有路标指引,我们是顺着一条非常难走的石头路往前走,在路上碰见一位身穿军色行装,带着一顶帽子,一手捧着一架专业的数码相机,另一个手持着雨伞作为拐杖的男驴友,我向他挥挥手,问他是否一起前行?他说,我去过项山甑顶已经不止一次了,我可以带你们一起上去呀。

听到这话,我太高兴了,有了前行的同伴,我们更加有勇气向上攀岩了,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山脚下已经很壮观了,因为话说“山脚”,其实我们已经坐车盘旋了山路好多圈,已经达到了海拔几百米的“高空山村”了。这里眺望下去,可爱的小山村变得好像孩子玩的积木块,乡间小道,县道,河流,都变成了渺小的小物体。世界之大,我们的眼睛更大,可以看清万物。和驴友一起前行,说说笑笑,忘却了攀登的疲倦。山麓的另一端,烟雾缭绕,看不清那边究竟有什么,我最爱看烟雾迷蒙的景观,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风挺大,呼啸的声音在耳边,好像神仙在唱歌。吹在身上的润润水汽,让人感到无比清心。我们头顶上是湛蓝的天空,行云流转,伸手仿佛可以触碰到那云彩,多想揽一片白云回家,装点内心的云淡风轻。

远眺山间,镶嵌着一些石头,形状各异,给山丘装点了一点神奇色彩,碧绿的山陵绵延起伏,像绿色的热浪一层层在天地间翻滚,大山的神奇魅力就在此,崇山峻岭间让我心生崇拜,巍峨的山丘就如一位神,让我们尊重,我们是渺小的,在天与地之间,在人世所有的不公平遭遇,大山都以最温柔的方式,接纳和安抚我们所有的痛苦和委屈。所以,我一直喜欢走户外的原因之一,大自然有灵且美。在大自然怀抱里,你可以和它说说悄悄话。

山路崎岖,有些湿滑,掉落的树叶铺满了我们前进的路,踩过去,发出吱吱的声音。大山里有着最美妙的奏乐,各种鸟鸣声唧唧喳喳,一群驴友嘻嘻哈哈的笑声,给大山增添了无限的乐趣。你静静地坐着休息,和鹧鸪鸟对对话,它在呼喊“啊哦,啊哦”,你也回应它几句“啊哦,啊哦”,和鸟对话,说的都是鸟语。

沿着山路继续前行,又是“四脚攀爬”,又是摔跤,又是踉跄,但是我们仍然是乐此不彼,踏歌前行,因为有一种信念已经根植在心中。经过一段特别难行的山路,石头台阶高且陡峭,长满了绿绿的苔藓,又湿又滑,脚跟很难扎稳地,我们得向周围的树干求助了,这回必须使劲拽拉旁边的树干借力,为了礼貌和感恩,我是悄悄地对着树干说,谢谢你们的帮助。有句话叫“一个好汉三个帮”。

海拔越来越高,雾气越来越大,能见度在十多米,烟雾缭绕的感觉让我真的感觉置身于仙境中,风很大,云层很厚,每块石头另一边都仿佛是悬崖峭壁,让人心生好奇想过去瞧瞧。我端坐在石头尖上,朋友帮我拍摄几张看似很惊险的照片,让人看起来以为我身后就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其实,这就是摄影的有趣之处,把惊险通过技巧拍摄得淋漓尽致。这景色可真美呀,感觉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不是人间,是天堂,感觉这里与世隔绝,感觉这里离纷繁很遥远,我只想静静待在这里发呆,好好享受一段静谧的悠闲时光。我又想高声呼喊,把内心的压力全盘释放。人生如一场登山,你要看到美景,享受美好的东西,你得不怕艰辛勇于攀登,还要排除万难忠于自己的信念,每一次在大自然面前,我可以痛哭,我可以欢笑,但我不可以退缩,这就是大自然反馈给我的信念。

 

作者简介:

 

 

林欢,广东省梅州市人,笔名幽幽草,人民警察,文学爱好者。平素爱好旅行,热爱古筝,系梅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梅江区作家协会会员、梅县区作家协会会员、梅州文学网特约编辑。

 

 

责任编辑:张育梅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