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闽粤作家散文六人组之五

来源:原创 作者:白 雪 时间:2019-04-14

 

接地气 有乾坤

 

口白 雪

                                           

我从事文学创作始于散文,后来也尝试写了几年小说。接触报告文学还缘于我工作性质的改变。这需要把时间切换到二十多年前。

1996年,我和丈夫告别雪域高原,调到广东省惠州市从事戒毒工作,无论戒毒民警还是戒毒学员,崭新的人和事,以及他们背后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强烈震撼了我,为我提供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虚构,远没有生活的真实精彩,它已不能及时快捷地反映身边的生活,我索性投入到典型案例的纪实创作之中。作为“对时代风云及其中千姿百态的人物、形象和意思形态的最佳文学表现形式的报告文学”,从那时起就吸引了我,吸引我一步步走进它充满无限魅力的广阔天地,赋予我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创作灵感。

报告文学因为接地气,让我从中获益不浅,它不仅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也让自己跳出小我的狭隘圈子,胸怀社会,直面现实,笔下从此有了人间烟火味。当第一篇纪实作品于1997年头版头条发表在《广东法制报》上时,给了我莫大的鞭策和鼓励。

因为接地气,有了与现实触碰后带来的内心震荡,笔下便有了乾坤。我的视野渐渐飞出远离闹市的高墙大院,脚步也随着笔下的人物遍及惠州各县区,进而又扩大到广东不少地区。在芸芸众生的纷杂世界,我不断走进人生大舞台上形形色色的角色,又不断在他们各自的人生轨迹、在他们历经风雨、终见彩虹的理想信念中获得鼓舞和感动。我十分欣慰能用“报告文学”体裁,写下他们的故事,反映和传递出他们的不幸与悲凉、温暖和光明,为我们的时代抑制黑暗、传播正能量。自己的人生也因之丰富多彩、充满生机。我的作品慢慢从惠州走出去,走进司法部内刊、走进省刊和有影响力的《报告文学》杂志。

为了提高创作水平,我开始订阅《报告文学》杂志,研读在报纸上难得一见的报告文学名篇佳作。我认真地琢磨名家的谋篇布局以及大小标题的制作等等,创作有了进步。2008年我撰写的《惠民之州》在《中国作家》发表,《惠州日报》每天用半个版面连载,一周载完。之后创作的《法制惠州》又在此全文连载,这在《惠州日报》的办报史上还无先例。这篇报告文学作品给了我更多的机遇,此后,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的约稿不断。起先省戒毒局经常抽调我去写稿,后来省司法厅、省委宣传部也抽调我去采写稿件。我靠着手中的一支笔、靠着接地气文体的写作,认识了各行各业的许多人,了解了自己生活范围以外的世界,视野扩展到更广阔的天地里。我与报告文学的关系,就像一株秧苗扎在了沃土里,吸天地之灵气、沐日月之精华。当我真正沉在生活的泥土里,才开始明白一个作家的责任和使命到底意味着什么?

过去的十余年里,我把目光和笔触聚焦在各行各业的平凡群体,写下了100多万字的纪实文学作品。笔下人物有环卫、林业工人、侨民、医生、农民、刑警、法医、法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企业家和戒断毒瘾回归社会的平凡人,他们的人生百态温暖了别人,也美丽了人生。一如群星般散发着光亮,璀璨了整个天空。他们的人生经历又反过来不断影响着我、激励着我做好本职工作,催发我的人生始终充满蓬勃向上的力量。因工作性质的缘故,作品里自然少不了吸毒、复吸人员和正在戒除毒瘾的人物个案及其家庭的悲欢离合,这些作品为社会和青少年提供了鲜活的反面教材,起到了良好的警示作用。作为一个报告文学作家,我为自己能用手中之笔为社会尽一点绵薄之力倍感荣幸。

常回头审视写过的作品,因其中一些还称不上是报告文学,曾一度陷入困惑和苦恼之中。面对文学圈里圈外常有人把报告文学称作拍马屁、歌功颂德文章的非议,又无力回击时更是沮丧。但经过反思,透过这些非议也意识到是我们这些基层作者的作品没有产生震撼力,不足以服人的客观现实。由此暗中较着劲更加努力地写作,更加丰满自己的作品。许多有所成就的报告文学作家,始终站在时代最前沿,写出了大量有强烈感染力和震撼力的优秀报告文学作品,正是他们,在我彷徨时一直鼓舞着我坚守在这块阵地并艰难前行。

2014年金秋十月,翩翩枫叶红满山时,我有幸参加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在河南平顶山举办的年会。这是全国报告文学界的盛会,报告文学领域有许多名流精英出席。我见到了很多优秀作品的作者本人,聆听了报告文学名家、专家、评论家的讲座,顿觉自己的作品是多么稚嫩。以至于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不会写作,不知该怎么写。此时,关注了一年多的中国式养老选题,写了一部分就全部推翻,再写,再推翻,一遍遍重写都无法成文,陷入了空前的困惑和迷茫之中。

2015年,我又参加了在济南举办的全国报告文学年会,渐渐从名家创作谈中受到一些启发,了解它与新闻通讯之间存在的区别,还知晓了“报告文学是行走的文学”的个中道理。开始脚踏实地的走访,将根深深扎在脚下的土壤。几年中,足迹到达十余个省份,从城市到农村,用眼看、用耳听、用手记、用心悟和思考;还从报纸、电视及多种媒体中获取最新资讯,再步步筛选求证,终于完成了近五万字的中篇报告文学《当你老了》,相比自己之前的作品终于有了一点点突破,从中品尝到报告文学这一文体带来的无限快乐和慰藉。

《当你老了》涉足的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社会问题。养老关乎到中国社会的稳定、经济的发展和社会文明。我从中国老龄化程度的严峻形势和未来走向,现行的养老制度和政府对养老问题的态度极其老年人的生存境况、心理状态等进行了较细致地探访、调查,用大量触目惊心的实例和数据描写佐证。对中国官办、民营的养老机构、方式、现状等进行了全景式扫描,让国民了解我国养老事业的形式、业态、走向和问题的严重性,产生必要的担忧和危机感,从而更多地关注养老问题。我边观察、边写、边思考、边反复质疑和求证,于今年4月完稿并载于《中国报告文学——时代报告》杂志,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反响。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白居易这句话也是对报告文学创作的最好诠释。一个作家,要呼吸时代的空气、倾听时代的足音、为时代的伟大目标服务,把自己的良知合着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写出的东西才有生命力。报告文学恰恰是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及时奏响时代最强音,创造出其他任何文体都无法替代的、最接地气的文体。如今当再有人对报告文学说三道四时,我可以有理有据地奋起反击:那是你把新闻通讯、甚至先进材料与报告文学混为一体;那是你少读或没读到有震撼力的报告文学作品而已;我还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时代需要正气引领,崇尚英模应成为时代的风尚。“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很是庆幸,无论别人如何说长论短,都没有改变我对报告文学的痴迷,我已在心悦诚服中与报告文学牢牢拴在了一起。

非常欣赏著名作家蒋巍的一段话:“作家作为历史的写手和时代的推手,要为祖国和人民发出真实的声音,输送奋进的激情。”我愿做一名歌者,为我们生活的时代而歌,为那些可敬、可爱、又平凡如星的小人物而歌,为我们和平年代的英模人物而歌,为我们蒸蒸日上的伟大祖国大唱颂歌!这,也是报告文学赋予我的责任、使命和担当。

   

作者简介

吴红霞(笔名白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员、惠州市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惠州市小小说学会副会长。曾任两届广东司法行政文联委员和广东省作协司法分会副会长。

至今发表文学作品近300万字,著有散文集《红霞.白雪.蓝天》、小说集《飞越红尘》、作品集《深谷幽兰》、报告文学集《南粤惠风》、长篇报告文学《两代人的文化情缘》、中篇报告文学《当你老了》。 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报告文学》、《中国报告文学》、《散文选刊》、《长江丛刊》、《作品》、《青海湖视野》、《南方日报》、《青海日报》、《南方法制报》等多家报刊。多篇报告文学和散文在全国、省级征文大赛中获奖。

 
责任编辑:周 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