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闽粤作家散文六人组之四

来源:原创 作者:周 草 时间:2019-04-14

 

芒果树之恋

 

周 草

 

年刚过,马路两边的芒果树就纷纷开花生子了。南方的冬天几乎很短,今年又遇上暖冬,整个冬天气温都在15-25度之间,温暖如春,据我所感,有几天的中午甚至有点温热如夏。

我的办公室在一楼,推开窗就能看到两棵茂盛的芒果树,高约2米多,繁花绿叶遮挡了不少光线,也给我带一片养眼的风景。

说到芒果树,还真有故事。

1

记得是2013年7月的一天,一位种植水果的果农老板来办公室谈点事,看到我所工作的办公大楼的园子里,虽然种了一些花花草草,摆了一些盆景石雕,还有好多地方存在绿化死角,特别是我办公的窗外,是一片空旷的草地,提议种上几棵芒果树,既可以欣赏,又可以美化。并说他在乡下的果园里有一大批种了几年的芒果树要砍掉,改为池塘,养鱼、养虾。并说芒果树很容易种活,今年种植,明年就可以结果。而且是好品种“台农一号”,果大核小肉甜,不妨拿几棵来种植。我赞同这个建议,就这样,二棵“台农一号”的芒果树就落户到了我的窗外。转眼6年过去,芒果树,从小碗口粗,长成洗脸盆口那么粗了,年年开花,年年结果。头几年,那位果农老板,每到春天都会来给芒果树施肥、修剪,也会进来办公室与我聊一聊他的农场情况,鱼虾收入。近几年,没有了他的音讯。后来听说他身体状况出了问题,回家休养了,他的儿子来接班,与某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了那片果园、鱼塘,几十幢欧美风情的高档商住楼拔地而起,鹤立鸡群,成了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2

推开窗户,芒果花的芬芳马上扑鼻而来。春天,在春姑娘的温情抚摸下,芒果树吮吸着春天的甘露,慢慢绽出了新芽,伸展着修长的枝叶,开出了鲜艳美丽的花朵。细小、稠密的花儿,密密匝匝地挤在一起,布满了整个枝头,轻风徐来,随风摇曳,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那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某机关秘书科工作,科长是位慈祥而又严肃的大姐,年纪应该与我妈差不多大。初来乍到,经常会在工作中出乱子,不是文件送错地方,就是文字内容不够精练。科长总会轻轻一笑:“没关系 !慢慢就熟悉了。”然后,很认真的修改我的资料。说真的,我当时特别怕她。虽然她从没批评过我,但看到她修改过的资料上出现的“?”号,我就会心惊胆战。最后来,我在她的指导下,工作渐渐熟练起来,进步也非常快。有一天,科长叫我去她办公室,给了我一张火车票,让我到南方出差,并告诉我,那边有人接站。

南方,一直是我想去玩的地方。出差南方,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当晚就乘上了去南方的火车。二天一夜的路程,在我憧憬中匆匆而过。出站处,一位年青的军人高举着写着我名字的纸牌,我朝他挥了挥手,他跑过来接过我的行李与我握了握手说:“我姓刘,李科的外甥,叫我小刘同志吧。”然后领着我走到停车场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开了近二个小时到了一个驻军营地。下车时,好多战士围上来热情的打招呼:“周秘书好!”,热闹中,我好像听到一个战士叫了一声“嫂子好!”,小刘同志的脸刹时红了,我也刹时醒悟过来,原来,科长安排我来南方出差是与她的外甥相亲。一下子有点被愚弄的感觉,心情也变得沮丧起来。小刘同志马上调和场面:“周秘书来南方出差,今天先到咱驻军营地指导工作,大家鼓掌欢迎!”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消除了我的顾虑,尴尬的气氛也云开雾散。

我从小生长在军人家庭,对部队环境不陌生。但我在大西北的部队营地长大,第一次到南方驻军部队,还是感觉有相当大的区别。

五月的南方,阳光明媚和蔼,不经意地透过薄薄的云层,化作缕缕金光,洒遍大地,留下了款款热情。黄绿、青绿、葱绿、幽绿、深绿、碧绿,各种深浅不同的绿色,如美术大师巧手调制,恰到好处,不分伯仲。让我心旷神怡!

第二天,小刘同志带我逛街,我看到了马路两边一排排整齐的芒果树,芒果树上挂满了一个个青青的芒果。我一直以为芒果树是种在田园地,要不是我亲眼目睹,也许一辈子有这个盲区。好奇心让我有了灵感,我说回去一定要写一篇“马路边的芒果树。”好奇心又让我发问:“马路边栽芒果树作用是什么?”

小刘同志是个军校生,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高个儿,国字脸,板刷头,给我的印象刚毅、朝气、阳光,嘴巴不是很能说,但说起来句句有板有眼,有条有理。我的这个问题一下子难住了他。他有点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知道马路边栽芒果树作用是什么。不过我可以请教一下园林公司的专家。”后来我在他的来信中知悉了芒果树栽马路边的作用与知识。  

芒果树,属热带常绿大乔木,一般高 9 到 27 米,叶为披针形,油绿而发亮,花小而多,棕红色或青铜色,呈顶生圆锥花序,树的寿命 长的可达几百年。原产印度及马来西亚。印度栽培历史最久,产量最多,占世界产量的80%。芒果的名字来源于印度南部的泰米乐语。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各自喜爱的芒果品种。泰国人常常爱说自己的芒果是世界上最好的,泰国人喜爱一种叫“婆罗门米亚”的芒果,意思是“卖老婆的婆罗门”,传说有个酷爱芒果的婆罗门竟把老婆卖了,买芒果吃,因此得名。

芒果树四季常青,是一种很有观赏价值树种。南方城市的大街小巷的人行道两旁随处可见。它枝繁叶茂,树叶婆娑,像一把巨大的伞。它夏天可以为行人遮阴挡阳,冬天 可以为行人遮风挡雨,还可以吸去尘土,放出氧气,降低噪音,净化空气,美化了环境也美化了城市。炎热的夏天,当你行走在街道,欣赏它那绿叶丛中挂满的一串串丰收的果实,欣赏那随风摇曳泛起层层的绿色的涟漪,是多么的惬意,心中的燥热心烦也顿时消失。它可以使你赏心悦目,令你心静如水,让你油然而生一种愉悦、平和的心情。

街道人行道两旁的芒果树是一道特别的绿色风景。由于芒果树很适合在南方居住的城市种植,在街道人行道两旁种植芒果树,这也是对土地资源的充分利用,既绿化城市,又丰收芒果。更主要的是芒果树是耐贫瘠、耐旱、不生害虫的极好林荫树种。

原来芒果树栽在马路边有那么多优点啊,真是受益匪浅。灵感来了,“马路边的芒果树”诞生,稿子也在几天后投递到了内地一家有名望的报社。不久接到报社编辑的电话,电话里向我提了二个疑问:“马路边有芒果树是真的吗?是你亲眼看到吗?”我隔着电话笑得很大声,告诉他,有机会去南方走走,这二个就不是问题了。又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在报纸上看到了那篇“马路边的芒果树”。最后来,马路边的芒果树就成了我与小刘同志走向婚姻殿堂的见证者。转眼事过境迁,我从内地迁居到南方城市好多年了,芒果树,常常唤起我很多美丽的记忆,成为我激扬文字的动力。

4

不知不觉中,芒果花谢了,枝头长满了米粒大的小芒果,树叶也由浅绿变成了深绿。时光在悄悄的流逝,岁月在偷偷的奔跑,日复一日,才几个月功夫,米粒似的小芒果长到了拳头般大小,硕果累累,压弯了枝条,垂了下来,害羞似地把头露出一点点,在绿叶间若隐若现。

夏天,天高云淡,在雨水浇灌及阳光的照射下,树上的芒果渐渐变黄,煞是诱人喜爱。由于采摘的人很少,熟透的芒果掉到地上摔烂或被车子辗压,马路上,经常是黄澄澄的皮肉贱得满地一片,惋惜中有点不是味道。

我居住的小区里,人行道两边也都是芒果树,一到芒果成熟期,小区里一些喜欢吃芒果的住户们就会不动声色的采摘。邻居青姐是位中医,挺喜欢吃芒果的。我经常向她咨询一些养生保健方面的知识。她告诉我:“外面马路边的芒果不能吃,车来车往,汽车尾气污染严重,芒果有毒。小区里面的污染少,芒果就可以吃。”当然这个理由有点不科学,我与她争论过,但没有拿去检测过,到底外面的芒果有没有毒,无法认证。

去年芒果成熟期,我与青姐去采摘芒果的情形还犹然在目。

那晚,青姐呼我下楼,让我与她到小区的别墅处摘芒果。她不知从那儿弄来一根长长的竹竿、用大铁丝、蛇皮袋,制作了一个简易的套芒果工具。别墅处的芒果树,品种多,芒果大,一排排芒果树,结满了芒果,我俩喜出望外,马上行动。我拿起竹竿从芒果树的下面伸上去,套住芒果,用力一拉,芒果就掉进了袋中,然后拿下来让青姐取出,放进备用的纸箱里,采摘中也有对不准芒果,或用力不当掉到地上的,青姐总会马上跑过去拣起来查看,如果损伤不大,就放入纸箱里,实在摔伤严重,青姐就会来一句:“好可惜”然后,忍痛把芒果扔进路边的垃圾桶。一会儿功夫,我俩就采摘了满满的二大箱芒果。

青姐建议休息一下,我俩坐在路边石椅子上。刚摘的芒果散发出一种自然纯朴的芳香。青姐顺手从纸箱里拿起一个摔伤的芒果,放在鼻子边闻了闻:“真香!超市,这款芒果要卖6.8元一斤,今晚我俩赚了。”她说话的时候,满脸的得意劲,把我逗得笑她是财迷。

新摘的芒果有点硬,有点涩,还欠时辰。将它放在纸箱中,上面盖一层面巾纸,慢慢捂熟。几天后打开一看,黄澄澄、油亮亮的,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仿佛隔着皮儿,都能嗅到它深处的甘甜。切开一看,金黄色、多汁的果肉让人馋涎欲滴,轻轻咬上一口,软糯弹牙,味道极佳,那酸酸甜甜的汁水顺着喉咙沁入心脾,好像初恋的感觉,让人无法自拔。它真是世上最迷人的东西,感谢大自然馈赠给我们如此的美味。

很多时候,伫立窗前,看着芒果树,静静地沉思:人生能像芒果一样,用那么短暂的时光,活出令人最心动的精彩么?芒果之不同,犹如人之迥异。每一个芒果看起来很相似,但仍然有大小,酸甜之分。就如人们,成长的经历、思想不一样,对生活的感受都不一样。芒果由懵懂的种子开始萌芽,到硕果累累的璀璨,其间见证了多少的风吹雨打。花开花落,由繁华到落寞的轮回,何尝不是演绎着人生的变化。

2019-3-18写于喜来登工作室

 

作者简介:

周草,笔名:墨雅诗轩,硕士,中共党员,政工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3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特约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访网粤东总监、高级记者等。出版的小说、散文集有:“妖娆的时光、墨雅花开、紫雨芳菲、紫雨心路”等,近年来在国内外正规报刊杂志、新媒体网络发表的人物专访、时势新闻稿件上千篇。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