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闽粤作家散文六人组之一

来源:原创 作者:刘少雄 时间:2019-04-11

 

绵绵汀江母亲河

 

刘少雄

 

一条古老而神秘的河,一个伟大而奇特的民系,留下多少如烟的梦幻和深沉的思索;

一道道山川沟壑,一层层田亩阡陌,刻下处处生息繁衍的印痕,勾勒出一部曲折而绵长的历史!

“盈盈江水向南流,铁铸艄公纸作舟,三百滩头风浪恶,鹧鸪声里到潮洲。”

这条叫汀江的河流,水面宽阔,水流澄碧,是福建省唯一出省的河流。旧图经云:“水际平沙曰汀。”又云:“南,丁位也。以水合丁,于文为汀。”(《临汀志》)

汀江从宁化与长汀交界的赖家山汩汩流出,穿过长汀龙门洞,沿着上游林木葳蕤的深山峡谷、田野村舍,潺潺而流。一路遇山绕山,逢埠过埠,不舍昼夜。

历史创造了一个绝妙的机遇,将汀江与客家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汀江,被誉为“客家母亲河”!

“群雄争中土,黎庶走南疆”。从东晋到清末的一千多个春秋里,客家历史上较大规模的南迁就有五次。几乎每当改朝换代之时,也就成了客家先民背井离乡、颠沛流离之时。

唐末以来,优越的地理条件,使江西宁都、于都等地的中原“流民”不断穿过狭长的山谷,涌向宁化石壁村,使这里一度成了中原“流民”百姓的汇集地。 当人口骤然膨胀、耕地严重不足,而导致粮食极度匮乏,客家的先民们又不得不另谋出路,继续南迁。

“天下水皆东,唯汀独南”。汀江成了连接客家人南迁的两个中转站福建宁化——广东梅州唯一的河流。从“流民”转变成“客家人”,客家历史中最辉煌的一页就在闽粤赣边的汀江流域揭开!

(一)

是一支跌宕起伏的歌?是一首激健磅礴的诗?六百里汀江,流淌的是一部客家人开拓进取的历史!

透过众多的珍贵史料和族谱资料,我们可以感受到,客家人在开发汀江流域的勇毅和艰辛;透过一页页书卷,我们仿佛看到,千百年来,无数客家先民沿着汀江的指向,穿越宋元明清的风雨,去探踪一片片陌生的领地……

正是由于祖祖辈辈所经历的苦难沧桑和流转迁徒的艰苦境遇,锤炼了客家人坚韧的意志和顽强的生命力;正是在与汀江无数险滩恶浪的一次又一次艰苦搏击中,铸就了客家人自强自信、开拓进取的奋斗拼搏精神,才使得客家人不仅没有沉沦于历史的大潮,反而以更加强健的步履崛起于世界的东方,成为最早冲出封闭锁国,走向世界的杰出民系之一。

七百多年前,当唐王后裔李火德由宁化石壁迁徒到上杭稔田时,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当年被人指背而谑的“老绝后”,日后竟然会获得如此顶膜礼拜的殊遇!今天,李氏宗族不仅因其繁衍迅速,遍及客家地区而闻名于世,更以其英才辈出而引起世人广泛关注。李氏后裔的雄风,震动世界!

“离祖地愈远,人才则愈杰愈众”。从历史的演进和地域的分布上,我们不难发现,李氏后裔的身上体现了一种不甘守旧、敢超前人的开拓进取精神。这也是客家人在近代以来备受西方人类学家关注和赞扬的关键所在。

李氏宗族,客家人开拓进取精神的典范。

李氏宗祠,深埋着子孙万代的根,紧连五湖四海!

客家人之所以能成为汉民族中一个举世瞩目的支系,不仅因为客家人形成和发展的历史,反映了汉族从中原向南方发展的历史轨迹,而且还因为客家无论在语言还是在经济生活方面;无论在风俗习惯,还是在自我意识方面,都具有浓郁的个性和历史的积淀。

(二)

文化是社会区别的标志。

客家民系的真正形成,虽然只有短短几百年历史,然而客家人所创造的绚丽多姿的文化都可以说是源远流长。从汀江流域发掘出来的众多古文物中,我们可以发现,早在三四千年前就有古越人在这里生息和繁衍。他们所创造的极其丰富的古代文明,为以后客家文化的形成,提供了丰富的养份。

特殊的历史和地域条件,磨砺出了特殊的客家文化。千百年来,客家人在由北向南的长途奔波迁徙中,不仅保持了古老汉民族固有的优秀文化传统,而且还吸收了闽越、畲等原住民族的优秀文化和民风良俗,从而使客家文化云蒸霞蔚独具特色,成为汉民族文化中光彩夺目的一页!

翻开闽西各县的历史,客家人所创造的五彩缤纷的优秀文化给人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在这块一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勤劳智慧的客家人用自己的双手谱写了辉煌的篇章,使闽西各县赢得了“文化之乡”“书画之乡”的美誉:“扬州八怪”之一的黄慎、华喦,布衣画家上官周,书法大师伊秉绶,画家李灿、宋省予,诗人刘鳌石、童能灵、马庭芳、李世熊、黎士弘、邱嘉穗、雷鋐、伊朝栋、林宝树、邹圣脉等,他们如璀璨群星,各领风骚,彪炳史册!

汀水南流,作为中国河流史上的一大奇观,在清代汀州诗歌中多有描述。熊为霖的“黄姑织女河西东,转向南流座之字”(《登龙山北极楼放歌即画留壁》),刘坊的“为语南流水,憑君识上杭”(《阻舟汀水呈黎媿曾》),丁潍的“汀水南流开觉岸,莲花上品印诸天”(《游南山憩文殊古刹》),朱石君的“鄞江抱郭向南流,江上园林夹路幽”……在这些诗歌中,南流汀水显然已经成为汀州的象征。

“一川远汇三溪水,千嶂深围四面城”“十万人家溪两岸,绿杨烟锁济川桥”——长汀,这座被誉为中国南方最美丽小城的山城,自唐代以来,一直是州、郡、路、府的所在地和闽西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史称“阛阓繁阜,不减江浙中州” ,被誉为“客家首府”。唐代的张九龄、韩晔、蒋防、元自虚,宋代的陆游、宋慈、陈轩、郭祥正,明代的宋臣、徐中行,清代的周亮工、纪晓岚……历代名人名宦留下的踪迹数不胜数。佳山丽水从来都是文人墨客的密友,汀州八县历史悠久的人文景观和奇绝独特的山水景观赋予他们灵感和激情,他们每至汀州,必会用平平仄仄、脍炙人口的诗文,赞美这里的水光山色和民俗风情。这些名篇佳句构成了客家文化中光彩照人的一部分;这些文集诗篇,给汀州的山水增添了无限风光,进而流传千载,名播四海!

“东南山豁大河通,汀水南来更向东。四面青山三面水,一城如画夕阳中。”汀江全长600里,有一半是在上杭境内流过的。也许是因为灵秀的汀江给予了这里更多的智慧和聪明,上杭向来地灵人杰,文物荟萃。《福建通志》和《汀州府志》上称:“上杭衣冠文物,颇类大邦,礼乐诗书,实多济类。”客家文化的繁荣景象,由此可见一斑。

从文学、艺术、医学到其他多个领域,上杭在短短的几百年里产生了众多的杰出人物,留下了卷帙浩繁的珍贵文献和史料。丘嘉穗的著述全部被列入了《四库全书》的存目,李颖编著的《杭川风雅集》被誉为“客家的诗经”,包识生的《包氏医宗》被《中国丛书综录》所收录。

好山好水有好画,万水千山一纸中。上杭被收录进《中国画家大辞典》或《福建省历代画家简介》的画家多达15人,华喦、宋赉臣、宋省予、罗晓帆、丘沺等绘画大师,以高超的技艺,享誉海内外。发达的文化,使上杭赢得了“文化之乡”和“书画之乡”的美誉。直到今天,上杭的国画创作仍然方兴未艾,新人辈出,呈现出百花齐放、群芳争艳的繁荣景象。

(三)

在众多的文化构成中,建筑是最能反映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情况的活标本。

长汀的双阴塔、云骧阁,上杭的孔庙、蛟洋文昌阁、云霄阁,武平的成德桥、连城的云龙桥、永隆桥、玉沙桥……这些风格各异的古建筑,无不为客家文化谱写一曲曲悠扬而动人的乐章!诚然,客家文化中最精彩的一页,要算永定的客家土楼了。

是一串古远而寂静的梦,凝固于苍茫的山野?是一个浑圆而深遂的谜,披挂着历史的尘烟?巍巍土楼,客家人智慧与力量的结晶,神奇而伟大的杰作!有人称它是“一曲自然而舒展的交响曲”,有人称它是“中国民居园中的奇葩”“世界奇迹”,而土楼所蕴藏着的深层次的客家文化内涵,更是令无数专家学者孜孜以求的课题!

从圆到方,从封闭到半封闭,土楼,一部形象生动的客家变迁史!

中都云霄阁。这是一座奇特的阁,总共七层,却供奉了六七个神位,可谓客家人革新宗教的典范了!“禅林寺义合寺总是共个菩萨求福有种”,这种遍及客家社会的众神并存的奇特景象,折射出了客家人在颠沛流离的过程中,生命寻求蔽护的特殊心态!生活在偏远山区的客家人,居然也供奉起了海边渔民的保护神妈祖——客家文化,多么奇妙的融合!

如果说客家人在宗教方面体现的是一种融合的话,那么作为“衣冠士族”的后裔,客家人在教育方面所体现的则是一种继承。在汀江流域,到处都可以看到祭祀祖先的祠堂与学校合二为一的现象。把祖先与教育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除了客家地区,别处恐怕也是罕有的了。

丘逢甲——这位被梁启超推许为“诗界革命一巨子”的客家人,也是位“教育救国论”者。二十世纪初,他横渡台湾海峡,在祖籍地上杭以及汕头、武平等地极力倡导兴办新学。1905年,他与上杭宗亲好友丘复共同创办的“上杭师范传习所”,成为福建省第一所民立师范。

由于客家人素有重视教育的优良传统,汀江流域所属的长汀、上杭、武平、永定、连城等县域,历代都是人文称盛、名流辈出。从推行科举制度以来到明朝永乐元年的短短几百年里,单单长汀、上杭两县获得进士功名的就达三十多人,任过县令以上的官员多达数百,被称为名宦的有数十人。福建历代出状元计三十多人,而其中上杭就占了三位。

(四)

客家人依偎在汀江温暖的怀抱,地理的屏障、丰饶的物产、适宜的气候,使客家文化得以绵延不绝,并保持着自己的传统和特色;而拥抱着南海碧波的汀江,又使外来文化得以在这里进行着有声有色的交融。

汀江,美丽的江,作为文明的摇篮,她给客家人带来了光辉灿烂的文化;作为慈祥的母亲,她为客家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生命。

丰腴、富饶的丘陵平原,为客家人的繁衍生息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千百年来,滔滔汀江水灌溉着两岸肥沃的土地,茁壮着丰富的农产品。“不是春台民物阜,焉能载酒得频过?”——这是明代诗人唐世洪对汀江水滋润沃土的热情咏叹,这里物产丰富:豆腐干、猪胆干、萝卜干、菜干等久负盛名,号称“闽西八大干”;这里出产的河田鸡、象洞鸡、杭梅、宣纸、茶饼、松香、汀菇等誉满全球;这里生产的烤烟,色泽金黄,气味芳醇,成为全国最大的烤烟出口生产基地……

汀江航道,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延伸,有人形容它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飘带”。

明朝政治家、思想家,东林党领袖高攀龙在“谪揭阳典史”时撰写的《纪行》一文中写到:“十三日过大姑,险绝处不可屈指。前所经九龙滩,以上水最艰而稳…”这里的大姑即指汀江难度最大的险滩——大沽滩。

作为福建省唯一通向外省入海的河流,自南宋汀州知县宋慈下令开通汀江航线之后,汀江一直是沟通闽粤赣三省之间的大动脉,素有“上河三千,下河八百”之说。舟辑的往来、货物的畅运,为赣南、闽西、粤东地区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便利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汀江流域出产的木材、毛竹、土纸、茶叶、条丝烟、靛青、薯莨、水果、乌梅、药材以及造船必需的桐油等土特产品,源源不断地经汀江进入潮汕地区续而销往海内外;而一些洋货,如煤油、火柴、铁钉、布匹、海味、西药、香料等则通过汀江这条大动脉进入广阔的客家地区。

永定峰市,曾经是汀江航道上最大的水运码头,当年的许多货物(如盐巴、布匹等)就是从这里启运到内地的。一条江演绎了山海协作的交响;一条江谱写了畲汉融合的传奇。

“汀山青碧欲浮光,近水楼台傍绿杨。风送一帆才子快,月留三径美人香。丝垂翠柳情偏系,花映红云乐未央。漫把瑶琴通尺素,七弦声里凤求凰。”清末的上杭诗人黄敦仁在《鄞江道上》一诗中对汀江的咏赞,为我们描画了一幅海晏河清的美好图景。

(五)

如同汀江的潮水有起有落,人间的世事也总会历经沧海桑田。在时光的变迁中饱经磨难的汀江,在历史的机遇中又重新焕发青春。

清末以来的百年间,由于连年的兵燹战火、乱砍滥伐、山洪暴发等诸多变故,汀江流域的生态环境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土质疏松、水土流失、崩岗红壤……特别是地处汀江上游的长汀河田、策武、三洲等地,水土流失不断加剧……1941年,当时的“河田土壤保肥试验区”研究人员对长汀河田水土流失景象的描述可谓怵目惊心:四周山岭尽是一片红色,闪耀着可怕的血光。树木,很少看到!偶然也杂生着几株马尾松或木荷,正像红滑的癞秃头上长着几根黑发,萎绝而凌乱……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项南担任福建省委书记时,才把治理长汀水土流失真正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并亲自创作了72字的《水土保持三字经》。“八十里河今胜昔,风流岭上土变金。”1986年初夏,刚卸任福建省委书记的项南赴京任职前夕,又一次来到河田,在这里察看了罗地人工草场、八十里河小流域示范治理区和风流岭稀土示范生产矿点后,欣然留下题词。十多年的筚路蓝缕、艰难探索,作为全省试点的长汀水土流失治理终于初见成效。从1985年至1999年,长汀县治理水土流失面积45万亩,减少水土流失面积35.55万亩,有效减轻了洪涝灾害。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长汀水土流失治理最辉煌的篇章,则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抒写的。面对长汀仍有100多万亩的水土流失区亟待治理,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曾五次到长汀调研,并就水土流失治理提出要求,作出重要批示,推动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向纵深推进。1998年元旦,习近平为长汀水土流失治理题词“治理水土流失,建设生态农业”。

1999年11月27日,更是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划时代的日子。这天上午11时许,前来闽西老区调研的习近平健步来到石灰岭上的项公亭。他语重心长地对当地陪同调研的同志说:“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工作在项南老书记的关怀下,取得了很大成绩。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要锲而不舍、统筹规划,用8到10年时间,争取国家、省、市支持,完成国土整治,造福百姓。”他要求长汀县尽快起草一份详细材料,报送省政府。

2000年1月,习近平在《长汀县百万亩水土流失治理报告》上批示:“同意将长汀县百万亩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列入为民办实事项目和上报长汀县为国家水土保持重点县。为加大对老区建设的扶持力度,可以考虑今明两年由省财政拨出专项经费用于治理长汀县水土流失。”

当年2月,“开展以长汀严重水土流失区为重点的水土流失综合治理”被列为全省15件为民办实事项目之一,确定每年由省级有关部门扶持1000万元资金。

长汀大规模治山治水的大幕,就此拉开。此后连续10年,长汀水土流失治理都列入省为民办实事项目。

2000年5月29日,习近平得知长汀正在建设生态园,专程托人送去1000元,捐种一棵香樟树。

2001年10月13日,习近平再次到长汀调研水土流失治理工作。来到河田世纪生态园,并亲自为2000年春他捐种的香樟树培土、浇水。六天后,习近平再次作出批示:再干8年,解决长汀水土流失问题。

在各级领导的关心重视和国家、省、市各部门的大力支持帮助下,长汀县通过封山育林、改良植被、补贴烧煤、发展绿色产业等一系列举措,展开了水土流失治理攻坚战。

第一个8年过去了,至2009年,长汀县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07万亩。

2010年,省委和省政府再次作出决定:继续实行扶持政策,再干一个8年,水土不治、山河不绿,决不收兵。斗转星移,岁月荏苒。2011年12月10日,长汀水土流失治理迎来了新的机遇: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对《人民日报》有关长汀水土流失治理的报道作出重要批示,要求中央政策研究室牵头组成联合调研组深入长汀实地调研。时隔一月之后,他在中央调研组报送的《关于支持福建长汀推进水土流失治理工作的意见和建议》上作出重要批示,指出“长汀县水土流失治理正处在一个十分重要的节点上,进则全胜,不进则退,应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要总结长汀经验,推动全国水土流失治理工作”。

进则全胜,不进则退。习近平同志对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工作的高度重视和殷切嘱咐,对长汀水土流失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也为福建推进生态省建设迈向新阶段吹响了新的冲锋号角。

举全市之力,保一江清流。2016年3月闽粤两省签订汀江-韩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使汀江成为继新安江之后又一个全国性生态补偿试点。近年来,龙岩市投入百亿巨资,实施汀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在养殖业污染整治、矿山生态恢复、城乡污水垃圾治理等方面成效卓著,汀江出境水质得到明显改善,汀江干流9个国省控断面水质达标率为100%,Ⅰ-Ⅲ类水质比例为100%。客家母亲河汀江,在新的时代重新展现出迷人的魅力。

让绿色赶走贫困,绿色才永不褪色。良好的生态正成为闽西经济发展的金山银山。

(六)

 “青山清我目,流水静我耳”“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而今,走进汀江多情编织的锦绣仙境,迷迷离离恍若进入“大观园”:这曲曲折折、贯通南北的清清玉带,这渔舟轻荡、霞鹭齐飞的清丽晨景;这弥漫着层层嫩绿的碧野田畴,这秀美的村镇、古老的村寨、崭新的民居,这年代不同、风格各异的桥梁……无不传递着客家人奋发前进的节奏,无不展示着客家人开拓进取的风采!

绿如蓝清如梦的汀江,流光溢彩,潇洒而风流!乳汁般甘甜的河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优秀的客家人。客家人爱唱山歌,于是清纯的嗓音一年四季在汀江两岸回旋缭绕。一位外国学者在《中国的客家》一书中赞不绝口地说:这种特殊风格的山歌,在东方民俗学中已占重要的地位。客家人最热爱生活,最懂得生活,逢年过节,舞龙耍狮、汉剧鼓乐、木偶船灯,狂欢的人们用多种方式表达丰收的喜悦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簇簇人群看出神,登台傀儡似活人,长笛锣鼓紧又密,抬头东方天已明。”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洋溢着令人心醉的美!

汀江,美丽的江。无论是谁,只要一踏上这片土地,都会为她神奇美妙的造化惊叹不已,都会为她灼热丰厚的文化而心醉神迷;你看:山,奇得千娇百媚;水,绿得万紫千红!这里荟萃了三峡之奇、漓江之秀、九曲之纯,难怪从古至今,会有那么多人文人骚客为她燃一腔热血,倾一胸痴情。

汀江,客家人生命与智慧的源泉。你流一路富足与醇香,淌一江新奇与火红!汀江,一条充满希望和灵光的河,一条令世世代代客家人折腰感恩的母亲河,你 必将以更美的风姿展现在时代的风景线上,你必将以更深沉的回音萦绕在异方远地的游子梦中,正可谓:

几百里河谷几十道弯

几百里水路几十道滩

携一路中原的雄风中原的情思

驾一舱开拓的坚韧开拓的辛酸

向南 向南

去展示山的风采

去拥抱海的蔚蓝

 

几千年历史几多烽烟

几千里征程几多梦幻

有多少神奇的故事美丽的传说

有多少风流人物动人的诗篇

扬帆 扬帆

去放眼世界的辽阔

去创造美好的明天

 

作者简介:

刘少雄,笔名南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福建省音乐家协会会员。现任龙岩市文联副主席、龙岩市作家协会主席、闽西日报副刋部主任、福建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主任、福建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理事。主要从事诗歌(含音乐文学)、报告文学、影视创作和旅游策划等,迄今已发表文学作品近300万字。2004年,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工人日报社、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策划大会”上被评为“中国杰出策划人”。

 

责任编辑:周 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