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我的乡下婆家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简洁 时间:2019-01-02

 

那年,我已二十有六,仍单着。

对此,父母从未说过什么,可还是能从母亲的眼中,读出几分焦虑。

一日,父亲说,表哥要为我介绍一位男朋友,称对方是他的同事,又是老乡,颇为了解,此人家在农村,兄妹3人, 有些才气,人很不错。

按照约定,见面,相亲。

交谈中,他主动说起,家中兄妹7人,只他自己考学离开了农村,其余,均在原籍务农。

回到家,迎来的,是母亲忐忑不安和询问的目光。

“根本不是表哥说的那样,他不光是家在农村,他爸妈有7个孩子!五男二女!这么多人,想想都让人发怵”。

“先不要考虑是不是农村的家,姊妹多少,关键是人(品)怎么样?这个,得经过交往才能了解呀。”母亲轻声劝说道。

“农村人怎么啦?我们的上一辈子不都是农村人嘛?高不成低不就的。”父亲的声音,瞬间高了几个分贝,脸色有些不悦。

为了应付父母,便口头上答应与其交往,做进一步了解,可心里,却想好了主意:过段时间,找个理由,再表明不同意,那时,父母亲也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后来,终被他为人的坦诚,学习上的刻苦努力,和绘画书法等方面的小才气所俘获。

八十年代初期,他在一无所有的境况下,被我“娶”回了家。

那时婆家的生活现状,远超出我的想象。

记得,婚后第一次随他回乡下过春节。傍晚的年夜饭,有满满一大盘炖鸡块,这是婆母将一只舍不得扔掉死后的病鸡,细致清理干净后用心炖煮的,一家老小你推我让,吃得很香。

午夜时分,燃放过鞭炮,十几口人围在一起吃饺子,桌子中间,一个磁碟,里面是蘸饺子的食醋,这碟醋,是大家共用的。

那晚,婆母用她骨节粗大的双手,将我的一只手捂在其间,轻轻地拍打着说,唉,一辈子结回婚,可啥也没给你买,更没摆上一桌半席的,真是委屈你了。可你看这一大家子,平时能吃饱饭,都是个事。还听婆母讲,在最艰难的60年代初期,她曾怀里抱着吃奶的,领着会走路的几个孩子,徒步100多里,到大都市乞讨。
我的乡下婆家

新世纪初年。婆家的生活如芝麻开花,一天天好起来。

一次,又与爱人去乡下探望公婆。进门,与满脸盈笑的婆母聊了不长时间,就见大字不识的她老人家,从口袋里掏出个手机,用变形的手指按了几下,接通后对着手机说道,老三呐,你二哥二嫂回来了,你们别做晌午饭了,都到我这来吃。时间不长,除嫁到他村的大姐外,其他兄妹及家人,都被婆母用手机唤了来。饭菜虽不十分丰盛讲究,可一大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2009年。女儿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录取,要去攻读硕士学位,可对学校提出需提供60万元保证金的要求,却让我犯了难,到哪里去弄这么多的钱?

没想到几天后,爱人将一张60万元的支票,放在我面前。

“哪来的”?我问。

“在老家他们哥几个的厂里开的”,他答。

不多时,我便接到了爱人大哥打来的电话:“她二婶,孩子考上国外这么好的大学不容易,你别着急,钱不是个事,用多少尽管说。”曾听说,生活在老家的兄弟四人,开办了个钢管加工厂,经营得还可以,没想到后来产品竟走出了国门,随着外贸订单的不断增加,生意竟越来越红火。

再后来,象公婆患病医治,一大家人在酒店聚会用餐,给老人祝寿等等,所需费用,都是一票了之。这还不算,但凡去稍有些路途的地方,家家驾驶车辆,加上已经结婚的几个侄儿,汽车一溜排开,还真称得上有些浩荡。

本来婚后的一些年间,我和爱人的小家庭,是为婆家众人所艳羡的,而此时,在这个大家庭中,我们却成了相对“困难户”。
生活水准已经相当不错的嫂子弟妹等人,始终没有放下耕种的农具,不是她们舍不得花钱购买蔬菜,而是在村里给各户留出的几分土地上,精心地植种着家人吃用的放心食材。

爱人极其孝顺,随着公婆年事已高,近些年,他几乎每个公休日都要开车到乡下看望父母,于是乎,每每都会带来不同季节各家给予的大袋小兜绿色果蔬:甜脆的冬枣,可口的桃李,翡翠般的青椒,绛紫色的茄子,顶花带刺的黄瓜,粉红透亮的西红柿,乃至过冬的白菜土豆红薯,萝卜大葱大蒜等等应有尽有,多是水灵灵湿漉漉带着泥土的清香。有时,还会遵婆母的嘱咐,精心地为我们采摘些鲜嫩的马齿笕和苜蓿之类的野菜。一句话,皆是未喷洒农药吃着绝对放心的绿色食品,且都是小时候的味道。

我们小家的经济状况,与生活在农村几个兄弟姐妹相比,虽有些逊色,可也有令自己欣然自得之处,如嫂子弟妹们购买衣服、装修房屋诸类事情,都愿意听听我的意见;侄儿辈们高考后填报志愿,一定要请我做参谋,拿主意;婆母在儿女们为其购买的众多衣物中,无论是衣帽首饰还是鞋袜披肩,单单偏爱我为她添置的,用老人家的话说,你二嫂子呀,那是大城市读书人的眼光,你们谁都比不上。

岁月悠悠。与爱人相识牵手后,在与其乡村一大家人相处近40年的光阴中,品味着浓浓的亲情,也深切地感受着改革开放给农村带来的深刻变迁。

作者:简洁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卖书记

下一篇:送书者说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