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揭阳散文四篇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许小鸣等 时间:2018-12-21

编者按:

广东揭阳是一片文学的沃土,作家有激情,作品有温度,本土作家群体创作旺盛。中国创新文学网驻揭阳市特派代表罗少杰组稿当地作家精短散文四篇,现一并刊发,并重点推荐品读。

 

1.钟堂村的英雄

 

许小鸣/揭阳

在潮汕,凡有点形状的村落,其来源似乎都和陈友谅的军师何野云有关。据说钟堂村创建于明永乐年间,为杨、郑两姓居民从福建来此创寨,他们最初三三两两聚集而居,过着耕种渔猎生活。要为村子命名时,因为发现陈友谅的军师何野云在地图上标注为钟堂,因而采用“钟堂”命名。

钟堂村是普宁市南溪镇的一个村庄,假若以普宁市区为圆心,钟堂村则在市区北边约22.5公里处。村南北两边为丘陵,中间一带为平川,盛产稻米、柑橘、荔枝、橄榄等水果作物。1938~1944年共产党地下组织在这里领导革命活动,其据点在仁厚里。

仁厚里位于钟堂村东北面,是一座别致的院落。整座建筑坐北向南,外围环境优美,面堂池塘宽阔,垂柳飘拂,绿烟低垂,四周红棉高耸,其和谐舒适让人见了十分舒服且脑子立即会跳出一个词语——钟灵毓秀。进入仁厚里的外门是一面通式门房,西边连着南面厢房。通式门并不见得气派,反倒有点精巧别致,门上面有木板铺成的阁楼,正面与左右两侧都筑有一道枪眼,沿着那枪眼往外望,就可以观察到整座房子右侧和正面来人的情况。

仁厚里是以一座“四点金”为主体的潮汕地方特色传统建筑风格的院落式民居。东西横24.2米,南北纵深49.8米,建筑面积1205平方米。墙体为三合土夯筑,屋顶为瓦木结构。“四点金” 主座大门向南,为“两进六间一天井”式。大门上题有“武略第”,字体圆润朴绰,与外面的“仁厚里”三字的气质有着十分吻合的一致。主座后面为一开东西两侧门“骑双虎”后座:主座连后座东侧有2米宽通巷,为一排东厢房,一直连延接至门房共有11间。武略第大门前为正方形庭院,庭院之南有三间式厢房与主座对向。这三间厢房连成一体,其面积不大,但结构十分精巧别致,内部呈苏州园林式建筑,有中堂,有小巧的庭院、天井,有玲珑的镂空花窗,有紧凑的卧室、书房。而且穿堂而过的小门顶上还有类似于兰芳桂馥等美好字样。这是主人家的私塾。整座仁厚里的格局可以读出主人家的家世、文化、甚至人生观。观过许多潮汕大屋,无不尽其所能显示主人的财势与权力,而少有人把照壁的位置建成书房、私塾,而且建得这么认真别具一格。华而不俗,贵而不奢。

仁厚里建于清朝光绪年间,主人叫杨汉三,房子为其父所建。因其父曾经任清朝基层武职,故名其“武略第”。杨汉三是一名正宗的读书人,其父虽为小武职出身,但杨汉三本人穷其一生践行读书人那种“成不了良相必成良医”的古训,忠厚贤良,一生始终从事中医和教育事业。

杨汉三有三个儿子,分别为杨石魂、杨慧生、杨昌明。杨汉三是一名十分开明的乡绅,他很早就把儿子们送到外面求学,接受新式教育。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风云激荡的时局召唤下,对未来充满向往与激情的年轻人,纷纷迎着希望的曙光前进,他的儿子杨石魂也不例外。杨石魂思想进步,在学校就参加了革命。在杨石魂的带动下,杨慧生、杨昌明也跟着兄长参加了革命。

1927年革命低潮时,杨汉三被国民党当局以“纵子参加共产党”为由,抓捕入狱。幸而家人变卖了田产,花了2000大洋才把杨汉三保释出狱。其三个儿子杨石魂、杨慧生、杨昌明全部在革命中牺牲,堪称满门忠烈。1949年后,杨汉三任普宁一中教师兼校医,因为是一名旧乡绅,曾经受到清算,在邓颖超的帮助下,得到平反。1959年逝世,享年78岁。

杨石魂是杨汉三的大儿子,1902年出生,1923年1月在广州参加社会主义青年团,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先后任青年团广东区执委会执行委员,负责宣传工作。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从事地下党组织工作。1925年2月,广东国民革命政府举行第一次东征。杨石魂受党组织委派,回潮汕开展青年和工农运动,建立党组织,任青年团汕头特别支部书记、汕头市总工会等委员会主席,领导青年学生和工人群众开展革命斗争。同年3月,中共汕头特别支部成立,杨石魂为第一任支部书记。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杨石魂任汕头国民外交后援会会长,领导汕头工人援助上海人民反帝爱国斗争。同年12月,中共潮梅特委成立,杨石魂遂任特委委员,负责工人运动。1926年,先后任汕头总工会执行委员兼宣传部主任、执行委员长,中共潮梅特委改称中共汕头地委,他任地委委员兼工委书记。

大革命失败后,在严峻形势下,他与地委领导一起,组织普宁和各地农民举行武装暴动,建立普宁县临时人民政府。后率工农武装与海陆丰农军汇合,组建东江工农自卫军,彭湃为总指挥,杨石魂先后任副总指挥、党代表。

1927年7月,杨石魂按党中央的要求重回潮汕,秘密任中共汕头市委书记,他大刀阔斧部署革命工作,重组工农武装,恢复农会。9月,南昌起义部队先后撤退到潮州、汕头,杨石魂率汕头农军策应起义部队,释放被关押的革命同志,并亲自护送起义领导人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人安全转移到香港。期间,身染重病的周恩来曾在仁厚里栖身,接受杨汉三的庇护医治养病。

1928年2月,中共广东省委派杨石魂以省委巡视员身份到湛江地区检查工作,担任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兼湛江特委书记,12月6日,杨石魂当选中共广东省委常委,负责宣传工作,并兼省委农委书记。同年度,被党中央调往上海工作。1929年2月,受党中央派遣,杨石魂到武汉,重建湖北省委,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兼秘书长。同年5月,省委机关遭破坏,杨石魂不幸被捕。在监狱中,他坚贞不屈,壮烈牺牲,年仅27岁。杨石魂被秘密处决,至今,他牺牲的地点尚无法考证。因为现有资料有5个版本出现了5个地点。2006年3月18日《人民日报》刊发了其革命生涯事迹。

2006年,当地政府对仁厚里进行修缮,布置了杨石魂旧居、生平事迹图片展览,并列为普宁市文物保护单位,揭阳市、普宁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走进仁厚里,感受浓郁的潮汕建筑文化,领略潮汕人大户人家的气派,但主人身后的故事却叫人唏嘘且喟然长叹。

 

2.冬夜听雨

 

李倩仪/揭阳

南方的冬天总是来得那么慢,让人容易就忘记了四季中还有它的存在,秋过后,雨时不时地下着,天也渐渐凉起来了。而今夜的雨却出奇的大,哗啦啦地,伴随着丝丝冷风,直吹入骨。窗前,书桌,灯下,一杯茶,一本书,出奇的安静,无比的温暖,若是选择躺进被窝,那也是令人十分惬意的事。今夜,我在揭邑听雨,在雨的夜里,读一本书。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窗台被打湿了,玻璃上罩着一层雾气,我的心情倍感舒畅,仿佛置身在古韵的江南山村里,屋檐下雨滴滑落,落入池塘,落入草丛,落入那梦中,捧着一杯香茗,屋内焚香缭绕,手里边还有一卷宋词,万物都沉睡了,唯有那江南的烟雨在陪着我,远处的山脉,仿佛成为了诗行中的平仄。

雨,时小时大,忽远忽近,像是从远处的山麓,从门前的池塘,从山野,从芳草萋萋的林苑传来,如同从小巷里走来的姑娘,桃红满面,柳如眉,低吟浅笑,舞姿翩跹,这时,轻轻抿着一口清茶,在茶香和墨香中,思绪飘飞,随着那一阙宋词,沉醉,沉醉,在这个雨夜里,古典诗词的美,越过粼粼的江南,穿过依依的垂柳,揉碎在烟雾缭绕的夜色中去。

从雨夜里不自觉地入睡,又被这雨夜的轻灵所唤醒,醒来又睡去,睡去再醒来,试问那卷帘人,雨否?雨还是一如既往地下,昆虫草木也在雨夜里醒来,虫鸣声开始摇曳在暮色里,多情的湖畔,变得热闹起来。我撑开一把油纸伞,走在青色台阶上,穿过朱红的门,走过布满灰尘的老屋,斑驳的陈迹,静静地诉说着历史的尘埃,我一直想着,想着邂逅雨巷里那个姑娘,那个有着丁香一样的姑娘,也许,她曾经也是跟我一样在这里慢慢走过。

雨声中夹杂着声声竹笛的悠扬,似远又近,雨打落在石板的声响,笛声飘荡在烟雨上,江南的雨夜,此刻,宁静悠远,再多的文字也无法描述出这种独特的美,这是大自然馈赠的美,是江南独特的韵味,在一缕缕墨香中,我无比向往这种生活,于静穆的时光里,和另一个自己静静凝视。

恍若间,肩头一点抖动,转头一看,一片叶子垂下,透着泥土的气息,和着雨水的清香,在这里,时光静止了,我抚摸这多情的落叶,被风吹散的它,却刚好遇见了我,我们便邂逅了,尔后,慢慢消瘦,慢慢消逝,我们的故事便只留在了这个雨夜里。

深院里,海棠不见了,卷帘人也离开了,屋内的茶又续上,我静静地捧着那卷昏黄的宋词,在诗词的唯美意境里,守住一个雨夜的山村。

 

3.风月西湖

 

陈跃芝/揭阳

2018年12月7日,大雪节气,杭州大雪。一夜之间,天仙狂醉,错把白云揉碎,散落至西湖白头,银装素裹,天荒地老。

苏轼有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短短四句极尽赞美,仿佛西湖的晴姿雨态倾国倾城:晴天的西湖,阳光灿烂照耀,水波荡漾,波光闪闪;雨天的西湖,烟雨渺渺,群山迷茫,若有若无。亦有人盛赞最美不过“雪西湖”:白雪纷飞,踏碎琼乱玉,着天地一色。晴方好,雨亦奇,雪愈美。四季轮回,花朝月夕,西湖的美不间断,也不相同,偏偏这些美天然去雕饰,不借外物,不靠人为,万千宠爱于一身,实在叫人嫉妒。

江南小镇多柔美,最数西湖甚风流,不仅因为她的美,更因它她的传说,她的由情至美。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说,西湖成名太早,遗迹过密。西湖十景,每一景几乎都是历代中国文化人格的集合体,她的每一处都刻着深情,每一片细长的柳叶都写着故事。与她的建构设计相比,最重要的还是她的风花雪月、花前月下。

西湖的风月,在白、苏两堤,堆砌着白居易与苏东坡的丰功伟绩和人格魅力。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白堤不是白居易所修筑,却是为了纪念他为杭州的付出而命名。白堤宽阔而敞亮,靠湖边密植垂柳,外层是各色的桃花,回望群山含翠,湖水涂碧,如在画中游。白堤的风景,四季分明:春桃夏柳,秋桂冬雪。垂柳与湖水时刻扬着大自然和谐与浓情。

春日之晨,六桥烟柳笼纱,几声莺啼,报道苏堤春早——这就是位居西湖十景之首的苏堤春晓之景。苏堤为风流倜傥的苏东坡所主持修建,后人为纪念苏大学士的丰功伟绩遂命名为此。苏东坡一生坎坷漂泊,却也没有磨灭他的达观浪漫,万千不幸心酸出落其锦心绣口,皆成其笔下的字字珠玑;万千困难挫折转化为雄心壮志,皆成其为民为国的无私抱负,共同营造了苏东坡的独特的人格魅力,对后世影响至深。

西湖的风月,在孤山,在长桥,在断桥,千年咏唱百转千回的传说。

孤山不孤,君心孤。孤山不因宋代诗人林逋隐居在此而闻名,“梅妻鹤子”一词却是因他而成,并引申为众多隐士隐逸生活和恬然自适的清高情态。传说林逋在隐居孤山时,植梅咏梅,养鹤伴鹤,清高自适,终身不娶,方有“梅妻鹤子”之说。但也是这么一个终身只爱草木禽羽的人,却写出极致深情的《长相思》——“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争忍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难平。”想来,泪是林逋的泪,情是林逋的情。小词一阕,深藏着的是那人的几多惆怅。林逋逝后,陪葬品只有一只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砚之珍品,是林逋自用之物,而那只玉簪代表的是他怎样的情愫?终身不娶的林逋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往事,才让他这么一个有才情有能力的人在青年时就灰心于仕途,甘心归隐终老此生?我们也已无从可考。

长桥不长,情谊长。长桥之上,十八相送——这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留给我们的佳话。长桥九曲十八盘,梁祝十八相送到此饯别,在桥上来来回回走了十八里路,祝英台以物喻情打了十八个比喻,桥虽不长,绵绵情意无尽,绵延至墓前一跃,共葬一穴。巧合的是,每逢春暖花开,长桥边上会闪动着许多美丽的蝴蝶,徜徉其中,美不胜收,难免让人遐想为梁祝双飞至此。长桥的另一个爱情传说为南宋布衣王宣教与陶师儿自由恋爱,却被陶师儿的后母诸多阻挠,在长桥荷花池头双双殉情。

总是不由自主地艳羡那刻骨铭心的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是“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相比之下,现在的速食爱情总是玩笑得像过家家般,速战速决、速分速合,甚至谈不上悲欢哀喜,又何谈天长地久?于是,所有的不放弃、不将就成为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东西,坚守的原则仿佛病毒一样不被当今社会所接纳。难怪老一辈会说:那时候的感情坏了,我们想到的是“修”。这时候的感情坏了,你们想到的都是“换”。

断桥不断,肝肠断。“只要官人福寿全,姐姐宁愿不成仙”。白娘子的故事虽不同于前两者真实,却是西湖最为出名的传颂。在这个故事中,我并不喜欢许仙,甚至反感于他的懦弱无能。奈何世间万物,一物降一物,亦妖亦仙的白素贞之于许仙,是前世恩情的姻缘,一根千年的红线,竟要她以自己一千八百年的修行作为代价。有人说,天使跟魔鬼的区别是什么?天使会为了全世界负了你,魔鬼会为了你负了全世界。所以在这段不对等的爱情里,懦弱无能的许仙因为外界唆使、所谓的“大义”不只一次负了白素贞,白素贞却不管不顾,偷了灵芝淹了金山,最终被压雷峰塔。深情总是被辜负,世间万千美好女子,无怨无悔、奋不顾身,最终下场竟为不得好死。

西湖还有一名真实存在的奇女子,是洁身自好的才女苏小小。苏小小玲珑秀美,气韵非常,且十分喜爱西湖山水,自制了一辆油壁车,遍游湖畔山间,超脱世俗与文人雅士们来往,以诗会友。后邂逅少年阮郁,一见钟情,结成良缘。可惜阮郁后来一别竟毫无音讯。苏小小情意难忘,时时思念。后遇穷书生鲍仁,慷慨解囊助他上京赴试,助其得功名。红颜多薄命。苏小小有诗“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一语成谶,如此美好的女子后受人陷害入狱,身染重病,死后埋骨西泠。苏小小的意义在于,她是名妓,是弱女子,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对立面,她构成了与正统人格、鸿儒高士之间的奇特对峙,却丝毫不逊色,活成了无数仁人志士追求的梦之本体。

西湖的盛大,并不像余秋雨所说的给了我们强烈的疏离感、遥不可及。相反,西湖的风花雪月如此丰盈、触手可及。白居易、苏东坡、林逋、苏小小的人格化身,衍化成了关于西湖的诗文和长堤,长桥情长、断桥残雪的美,也承载着梁祝、白娘子的浪漫传说。人、情、景、物在西湖得到了如此浑然天成的交集,我们轻易就能触摸、感知。白、苏两堤的柳叶飘絮在年年月月里婀娜,透过它们,我们看到了白居易和苏东坡的丰功伟绩,它们是他们闪光点的凝聚;最喜苏小小和白娘子,这两个被西湖接纳的美丽女子,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西湖,给她的诗情画意增添温柔的想象和浪漫。一碧见底的湖水,凄美的断桥,还有那雷峰塔里的坚守,连同千年等一回的凄美故事,西湖一并慷慨接纳,美景深情,如梦如幻,总是难以阻挡地触动人心最柔软的地方。

 

4.生命如荷

 

罗少杰/揭阳

许多年以前,我便想可以用自己的文字描述一个属于个人的世界;可以捕捉心灵的信息,可以写下感情的脉络,可以记录我,至少是我的每一个瞬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越来越难以把握自己;比如心动的温度,孤独的状态,激情的条件,或者落寞的感觉;我在我的世界里,渐渐模糊了思想的方向,是非的界限。纷繁复杂的人间不断沉积,珍珠与泥沙混杂,我似乎看不到一个明朗的天空,找不到一溪纯清的泉水,更没有任何一条可以走到天黑的路。我终于迷失了,在行走的人间。

我发现过去我十分讨厌的人,现在没有继续讨厌;以前很喜欢的事,现在也不甚喜欢。有的人陌生了,有的人熟悉了,有的人离开了,有的喜欢了;我的内心不再单纯,我的情感无法唯一,我似乎不能断定我的所爱,也没能分辨我的所恨。我就像一叶浮萍,浮沉在自己别无选择的水域,接受阳光、雨露,吸收灰尘、污浊;久而久之,竟也适应了生态,同了流并合着污。终于,我用自己的方式存活于大同的世界,失去了许多年以前渴望的那种明净,那份纯真。我常常对别人指指点点,以为有的人虚伪,有的人幼稚,有的人阴险,有的人堕落,有的人不要脸,有的人没有教养等等;并以为自己在以上各方面有道德的优越感;其实,别人也是这样来看我的。如果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观看生活环境,生活着的人群,也许就会发现其实彼此都在相互虚伪,故弄玄虚,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谁也没有比谁有任何优越感。各人对生活需求不同,理解不同;因此,活着的姿态也不同罢了。

我已经无法准确描绘内心的情感,不能陈述淳朴的爱,也无法表达自己的信念;我已经被潜移默化了,我总是见异思迁,并且我一直喜新厌旧。那些以往我所无法接受,甚至无法承受的心灵动向和情感状态;如今,我却在为此寻找一个个合理的依据,为它们的存在建立一套冠冕堂皇的理论;并为此而不顾一切。

此时此刻,正义、是非,真、善、美;爱情、永恒、忠贞等美丽的花朵都将盛开在言语的表面,就像一个荷花池:碧绿、芬芳,满池的荷香;但是谁都知道这美丽的下面便是污泥和垃圾,便是各种肮脏汇集的池塘。人生就是如此,只是个人怎样去表现生活的表象与本质而已。我们活着,无法只在污泥中,否则臭不可闻;也无法只在水面上,否则根烂叶枯;我们藏污纳垢,偶尔也化腐朽为神奇,在污泥上开出粉红的鲜花。

其实,我的生命,我的生活,以及我的全部思想和情感,就是一个荷花池!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上 海

下一篇:揭阳散文三篇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