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有一种情怀叫担当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创新文学网 时间:2018-11-28

——杜鹃草堂堂主杨少波印象

 

与杨少波初识是在2015年5月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成立大会之际,散会后我们凑到一起闲聊,我对这个与我年龄相仿、个头相似、同样憨厚的汉子颇有亲近感。我自报家门后打听他的名址年庚等“隐私”,当听到“杨少波”三个字时,我不自觉地从嘴里冒出一句话:“这名字好熟啊!”这话算是我们相识的开场白,马上我们就聊开了。他介绍我加入他当群主的武陵文艺群,说这个群虽取名武陵,却并不限地域,全国许多名家都在群里。显然,这是他抬举我了。我便马上加入,但加入不了。他告诉我,微信要绑定一张银行卡,卡里哪怕有十元钱也行的,这才能加入。当时我玩微信不久,对此还颇不理解。过了一段时间绑好银行卡后才正式入群。现在想来,少波能耐心地给我讲这样的细节,还要冒着被质疑的风险,真是厚道到了家。

我一有时间就爱写点杂文随笔之类的,写好了就发在我自己主理的《杂文日报》公众号上,是个群就发。少波从来不烦,每次发了文章,他都在群里带头送鲜花或举起大拇指点赞,有时还真金白银地赞赏,到目前为止,他给我的赞赏金额应该已有数百元。有时也留个言,作些私聊。我感到很亲切。

我也经常看到少波在群里发的各路文艺家作客杜鹃草堂的新闻,看得多了,便对杜鹃草堂心向往之,心想有时间一定去看看,少波一定会欢迎的。杜鹃草堂长什么样呢?是不是跟杜甫草堂差不多?或者是打着草堂的名义,实际上是一个装饰富于特色的文艺家聚会的茶馆?那里,一定有既富涵养又美丽丰韵的文艺女青年?还有温柔美丽的茶艺师?每每我的想像长了翅膀,在进入梦乡的时候就往那里飞。

可是,各在各的道上忙,人与人的轨道要交叉到一起并非易事,很容易交叉到一起的,又往往并非同路人。便只能在网上默默地关注着这位与我年龄相仿的汉子。

 

 

全国第十次文代会的时候,与会的少波在群里大出“风头”,他将与宋祖英等众多明星在会场的合影发到群里,群里一片叫好声,有鼓掌的,有献花的,有尖叫的,有吹口哨的。这倒让少波觉得不好意思了,好像自己年纪一大把,却成了追星一族。于是又在群里自称“老夫”聊以解嘲。其实,我对少波的这种“追星”是非常认可的,换了我也会“献丑”,我觉得“老夫”追星是对明星的肯定与喜爱,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感情,并不会因此而失去什么,而自贬什么。这是一种非常健康的感情。我第一次到北京参加《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创作会的时候,见到的都是名流大腕,我是久仰的文学名家。当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是在散会休息时与他们合影留念。但我看到整个会场没这个气氛,他们可能都是名气差不多,经常相见的文友,只有我是一只飞进凤凰窝的小麻雀,在这样的气场下,我这只小麻雀也便不敢造次了。现在想来非常后悔,那时主持会议的何西来老师给我一种翩翩欲仙的仙风道骨之感,但三年后他就仙逝了,再也没有了合影的机会。我认为,有追捧明星的冲动,说明自己心态还年轻。明星受到追捧,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三年不见,今年年初,与少波在毛泽东文学院相遇时,我们俱然不能相识,需别人重新介绍才“相识”。但有了这“第二次握手”,相信今后就不会再陌生了。

 

 

今年11月下旬,少波任主席的怀化市文联承办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第三次理事会,我报名参加。此次去怀化,我还有一个私愿,就是去少波经常宣传的杜鹃草堂。

理事会在报到的当天晚上就开完了。第二天我们开始参观学习,由于是白天参观,我就把杜鹃草堂的事忘到了脑后。因为在潜意识里,我认为杜鹃草堂肯在在怀化城里。

这天我们参观了通道转兵纪念馆、兵书阁、兵书阁村等红色旅游景点、名胜古迹和新农村面貌。在路上我看到一个“杜鹃草堂”的路标,才想起我们应该去看看这个这么有名的地方。我便悄悄地问:“少波主席,下午的行程有没有杜鹃草堂?”少波笑着说:“有的”。只是我纳闷:杜鹃草堂怎么在通道。

下午将近五点钟的时候,在经过了一段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地方之后,来到了一个柳暗花明、溪水潺潺、空气清新的所在,有人指着右手边一栋红砖青瓦的“大厦”说:那里就是少波主席的“家”,我们就住在少波主席“家”里。

全场哄然。当然是高兴。

但我却有些疑惑,悄悄地问少波:“这是你的家?”少波说:“不是的,这是杜鹃草堂,只是我在牵头做这个事。”

我心里猛然一惊:这就是杜鹃草堂?一根草都没有啊?也没有杜鹃啊?也不像个喝茶的地方啊?莫非是少波崇拜杜甫,把自己家里取了这个名?就像文人们将自己的房子命名为什么阁、什么园、什么楼一样?

我远远地打量着“杜鹃草堂”,只听到那里传来一阵阵歌颂红军的歌声,乍一听,还以为是真人在排练呢!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许多人在欢呼:我们要重走长征路了!

到这时我才如梦方醒:原来“杜鹃草堂”并非我梦想中的文人茶楼,而是一个弘扬红军精神的阵地。

大家兴奋地穿起了红军装,排着整齐的队伍重走长征路、重温入党誓词,活动搞得认认真真、严严肃肃、像模像样,真可谓“扎扎实实走过场,轰轰烈烈搞形式”!

走完“过场”之后,我以为赚到了晚餐的饭票,可以开餐了。很多人也已开始脱下红军服。却被告知不能脱,少波主席还要上党课。

于是大家重新整好红军装,端端正正地坐在会议室里,雅雀无声地等着少波主席来上党课。

 

 四

少波讲课,非常自然,非常平和,非常真诚,没有半点的娇柔糙作。

 

原来,少波就出生在这个村里,由于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少波就成了村里的第一代“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带大。读书懂事之后,少波听老师说:我们这个地方,毛主席都来过呢!

怎么?毛主席来过我们通道?

少波感到万分惊喜!也感到万分荣耀!这是通道光荣的历史啊!可是,当少波想问更多的东西时,老师也答不上来了。少波感到非常遗憾。但要了解毛主席来过通道这段历史的愿望,却在心里埋下了种子。

少波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他不断地搜集资料,了解这段历史。他终于完全掌握了通道转兵这一段历史的来龙去脉!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三大奇迹之一,而长征的重要转折点是通道转兵。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被迫长征,在左倾路钱的错误指挥下,红军在湘江战役损失惨重,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而年轻的总书记博古一度想要自杀。毛泽东清醒地看到,必须转兵西进才能挽救红军。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被剥夺了军权的毛泽东不计个人得失,主动开展“担架上的阳谋”,争取了周恩来等的大力支持。在通道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毛泽东列席会议,会议以绝大多数同意通过了毛泽东的提议,李德中途离场,从此淡出中国革命的历史舞台。通道转兵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通道转兵是遵义会议的前奏,没有通道转兵就没有遵议会议,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通道紧急会议也充分实践的党的组织原则: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

通道转兵如此重要,用一辈子去研究、去宣传都是值得的!

 

少波担任通道县常务副县长后,便以宣传通道转兵为己任。这过程是非常艰辛的,个中苦楚,一言难尽,可以写一篇长篇报告文学。少波把通道转兵的历史意义宣传好了,出了书、拍了电影(他自己亲自饰演任弼时)。应该说,从中央到地方,人们都认识到了通道转兵的重要意义。

但少波认为,这还不够,还要弘扬红军精神。来这时的客人,睡通铺、自己叠被子整理内务,吃红米饭、南瓜汤、重走长征路、重温入党誓词,传承红军精神。

是什么力量让少波对通道转兵倾注了和继续倾注如此大量的心血?

少波说,这是一种情怀,对毛主席和革命先辈的一种至爱的朴素的情怀;也是一份热爱,是对生他养他的这块黑土地的一种热爱;更是一种责任,自己作为一个通道人,作为这方水土养育的汉子,有责任有义务把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光荣历史宣传好。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

少波,我为你点个赞!

作者:中国创新文学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西湖邂逅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