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电影《建军伟业》严重歪曲历史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袁杰伟 时间:2018-10-10

我平时很少看电影,今年暑假,小孩给我申请了一个VIP号,拿着遥控操作就可以看所有的VIP电影了。于是,有时间也偶尔看看电影。我认为电影还是够得上艺术的,没有电视剧那样粗制滥造。而且,中华上下五千年,所有文化都经自己去阅读也不太靠谱,看看电影也是一种接触文化的方法。尽管通过这种方式接受的文化与“原版”有些差异,但应该还不至差到“气得吐血”的地步。

但网上的电影,可看的还真不多。挑来挑去,我觉得还只有传统的、正经的、正能量的可以看看。许多的电影对我这个老家伙来说,完全是一种视觉扰乱,视觉神经会受不了,心情更会受不了。我不得不叹息:果然老了。

挑到最后,我选了一部《建军伟业》。我犹豫着要不要打开这部电影,因为之前我已看过好几部南昌起义题材的电影了。就一个南昌起义,时间很短,容易说清,一部电影就够了。既然有好几部,那也可以理解,毕竟南昌起义太重要了。

于是就打开了《建军伟业》的视频,心想这部大片是向建党九十周年献礼的,应该好看。

                  南昌起义

 

果然拍得不错,但看着看着,就感到有些细节与原来看过的电影说的不一样。比如汪寿华,在另一部电影里看到的是被杜月笙的打手现场打氏后,装入麻袋活埋。而在这部电影里看到的是:杜月笙拿着一杯酒敬汪寿华,说:“一敬你的为人,二敬你的信仰……”汪不喝,接着就有人拿着匕首当场将汪寿华刺死,血流一地,杜月笙将酒泼洒到地上……

事实是怎样的呢?汪寿华是被打昏装入麻袋后,活埋至死。

 

百度汪寿华,就可以看到这样一段材料:

 

1927年4月11日,杜月笙邀汪寿华晚上去其府上赴宴,汪寿华即向组织上作了汇报。中共上海区委书记罗亦农等人劝汪寿华不要去,时任工人纠察队总队长的顾顺章提议即使去也至少要带一个排的人去。为了摸清敌人的底细,揭露敌人的阴谋,更好地团结工友们与敌人进行斗争,汪寿华泰然表示:我过去常和青洪帮流氓打交道,为了党和工人阶级的利益,宁愿牺牲一切。为安全起见,组织上决定由李泊之陪同前往。但就在两人即将到达杜宅时,汪寿华要李泊之在华格臬路杜月笙住处附近等他,如果两小时他还不出来,即有意外,要李泊之立即报告组织。进入杜宅后,汪寿华即被杜月笙指使手下流氓芮庆荣、高鑫宝、马祥生和叶焯山等人打昏后装入麻袋,残忍活埋于沪西枫林桥。汪寿华牺牲时年仅26岁。

时隔22年,终于有人为这桩血案付出了代价,遭到了报应。上海解放前夕,参与杀害汪寿华的凶手芮庆荣和高鑫宝已于此前相继离世,杜月笙逃往香港,而另两名凶手马祥生和叶焯山因没有及时逃出上海,于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被逮捕,在枫林桥汪寿华的遇害地点举行万人公审大会,马祥生和叶焯山二人被执行枪决。远在香港的杜月笙在报纸上看到马祥生和叶焯山被处决的消息后,一病不起,在1951年病死于香港。

 

打昏装入麻袋,活埋!多么残忍的流氓手段!又具有多么真实的力量!!为何电影要改成用匕首刺死呢?不但歪曲历史,而且削弱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汪寿华

 

严重离谱的是南昌起义前的前委会上,我最早看过的电影《南昌起义》是这样表述的:张国焘以共产国际和中央领导的名义阻挠起义,谭平山十分气愤,要将张国焘绑起来。张国焘这才倒在椅子上不作声了。

据我掌握的历史资料,这个细节是有真实来源的:

 

在当时同中共中央、共产国际没有直接联系的情况下,张国焘以共产国际指示为名提出极力拉拢张发奎、否则不能起义的主张。然而,以周恩来为首的前委并没有买张国焘的账。

李立三脾气急躁,在九江时就想行动,现在张国焘又这样说,他十分恼火。因此,张国焘话音还未落地,他就站起来,冲着张国焘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哈哈!为什么我们现在还需要重新讨论?”周恩来明确表示:“我们最好行动起来。”前委其他成员也都指出:“暴动断不能迁移,更不可停止,张已受汪之包围,决不会同意我们的计划。在客观应当是我党站在领导地位,再不能依赖张。”

在10天前,先期到达九江的同志已发现张发奎已经走向反动,决定不依赖张进行南昌起义,并在中央得到支持。现在张国焘主张必须得到张发奎同意才能起义,否则就不能起义,受到大家的强烈反对是必然的。

张国焘没有想到大家的情绪这么激烈,就拿共产国际代表作挡箭牌,说是共产国际代表的意见。对于张国焘的狡辩,周恩来愤怒地说:“国际代表及中央给我的任务是叫我来主持这个运动,现在给你的命令又如此,我不能负责了,我即刻回汉口去。”由于生气,周恩来还拍了桌子。这是周恩来第一次对人拍桌子。

张国焘还十分有理地说,南昌暴动,事关我们几千同志的生命,我们应当慎重。谭平山见张国焘还是这么固执,甚至骂他“混蛋”。

争论了几个小时,张国焘还是坚持他的意见。因为他有中央代表的身份,是代表中央传达指示的,不能用多数来决定。所以这次会议无果而终。谭平山会后十分气愤地向周恩来建议,要将张国焘绑起来。周恩来没有同意,说张国焘是中央代表,不能绑。

(摘自王新生《南昌起义前前委与张国焘的斗争》) 

参考资料:

1.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3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年版。

2.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译:《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国民革命运动·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1926—1927)》(第4册),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年版。

3.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编《李立三百年诞辰纪念集》,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版。

4.吴玉章:《八一革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5.徐向前:《徐向前元帅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2005年版。

6.聂荣臻:《聂荣臻元帅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版。

7.李维汉:《回忆与研究》,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版。

8.张国焘:《我的回忆》(第二册),现代史料编刊社1981年印刷。

 

从上述资料可以看出,对张国焘的阻挠,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谭平山都有激烈反映。这些细节,到电影里来表现,是可以集中到一起的。并不违反真实性的原则。谭平山要绑张国焘,是真实的历史存在。

但电影《建党伟业》的表现却是这样的:

周恩来正在主持召开前委会议,贺龙并没有在座,因为贺龙当时还没有入党。贺龙听到里面的争论,大概听到张国焘要阻挠,推开门就闯了进来,张国焘讶然,大呼:这是我们党的前委会议。意思是:贺龙不是党员,应该出去。

从电影镜头来看,反而让人觉得张国焘这个话并没有错,是符合党的原则的。给人感觉是贺龙凭勇猛或凭私交私闯党内会议。

 可是,更离谱的细节出来了,当张国焘一再以共产国际和中央的名义阻挠时,贺龙拿着手枪抵着张国焘的脑壳,爆粗口说:“妈的!老子现在还不是共产党员,……老子一枪崩了你!”而在场的周恩来等与会者都没有进行制止。

历史事实果真如此吗?

贺龙是周恩来争取过来参加南昌起义的,并且提出了入党请求,这样才特事特办,参加了前委会议。

 

                 张国焘与毛泽东

 

 7月31日早晨,贺龙、叶挺接到张发奎的电报,称他本人将于8月1日到南昌。前委当即于上午在贺龙的第二十军军部再次开会。经过数小时的争论,到会者以张发奎已和汪精卫、孙科等人在庐山举行会议,商议解决叶挺、贺龙部队的事实,终于说服了张国焘。张国焘表示服从多数。会议决定在次日凌晨四时举行暴动。(资料来源同上)

可见,贺龙并非私闯会议,而是正式参加了会议,并且就在他的军部开的会。

这次会议上,贺龙是否用抢抵住张国焘的头?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导演为了表现贺龙对起义的勇猛和执着,居然虚构这样离谱的情节出来,不能不说给这部严肃的电影抹了黑,这本应该是严肃地解读历史的电影,却增加了如此不可信的“戏说”情节,真的是太遗憾了。

贺龙虽然勇猛,两把菜刀闹革命,但贺龙元帅并非导演所理解的“粗人”,把贺龙塑造成一个张飞似的猛将显然是不合适的。并且,给人的感觉,在特殊时期,“粗人”可以践踏党的组织原则,这就更不对了。事实上,贺龙元帅是非常关心知识分子的人,与知识分子交往很多,为文化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并非“粗人”。如此“戏说”,倒是显得编剧过于肤浅,而且审片者把关也不太严谨。

张国焘阻阻挠南昌起义,受到前委们一致的激烈的抵制,这是符合组织原则的。因为周恩来是中央决定的前委书记,全权负责,有权组织起义。前委委员们对张国焘的激烈反对,表现了前委们敢于担当,能够实事求是、独立自主领导武装斗争。

而张国焘是打着共产国际和中央的幌子,但并不能代表中央的意见,掺杂了很多个人的观点在里面。这是他受到大家抵制的根本原因。所以南昌起义之后,张国焘被开除出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和中央委会员执行委员职务。

一部向建党九十年献礼的大片,在重要细节上居然如此严重歪曲历史,以至于像我这种只是“略有常识”者都能看出破绽,不能不令人遗憾!

如果让真正的党史专家来看,岂不能看出更多的破绽?但这样的电影为何能够得以通过?为何能够得以向建党九十周年“献礼”?着实令人费解!

不禁想到很多现代史题材的电影,从前的镜头里都有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的感人镜头,可是近期的一些作品在反映这类历史题材时,却只高呼“共产党万岁!”而没有高呼“毛主席万岁!”电影里有如此不尊重历史的镜头,恐怕整部电影的真实性都要让人质疑!!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