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散文

  • 于菊花:又是一年麦飘香

    于菊花:又是一年麦飘香

    又是一年麦飘香 于菊花 离开家乡已经十几年,对于地上的那些农活,早已经生疏。但每到麦黄的季节,依然会想起满村子一望无际的麦田,在金灿灿的阳光下闪耀着,欢唱着,喜滋滋地笑着。每一株麦穗儿,都圆润饱满,麦芒上带着湿润的晨露,有些刺眼。风儿一吹,...

    2019-06-25 09:34:55
  • 贾平凹:夏河的早晨

    贾平凹:夏河的早晨

    这是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早上七点或者八点,从未有过的巨大的安静,使我醒来感到了一种恐慌,我想制造些声音,但还在睡着,不该惊扰,悄然地去淋室洗脸,水凉得淋不到脸上去,裹了毛毡便立在了窗口的玻璃这边。想,夏河这么个县城,真活该有拉卜楞寺,是...

    2019-06-18 18:36:02
  • 仇秀莉:爸爸的眼泪

    仇秀莉:爸爸的眼泪

    最后一滴泪 仇秀莉 我随北京作协一行人从西藏回家的那些天,一直处于醉氧中,我仍沉浸在给拉萨小学生讲课时的兴奋里,那一张张天真可爱的笑脸在我脑海里不断闪现着。三天后的深夜,沉睡中的我突然被手机的响声惊醒,这么晚了,谁会给我打电话呢?看到来电号...

    2019-06-17 09:32:04
  •  贾平凹:父亲的往事

    贾平凹:父亲的往事

    我的父亲一辈子教书,没有什么学术建树,也没当过什么领导,为了养家而工作着,兢兢业业,小心谨慎,平日喜欢喝口酒,唱几句戏,还有点脾气急躁,是一个很普通的乡村教师。但有三件事,谁也料想不到,使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了灭顶之灾。 一件是,我父亲兄弟...

    2019-06-17 08:41:31
  • 王安忆:父亲从哪里来

    王安忆:父亲从哪里来

    人们都知道我的母亲茹志鹃,而我的父亲王啸平却极少有人知道,包括我自己,从来对父亲是不了解的。小时候,我常常为父亲感到难为情,觉得他缺乏常识,且不合时宜。比如有邻家的男孩送我两条蝌蚪,我很珍贵地放在一个瓶子里,父亲看见却惊恐地叫道:脏死了!...

    2019-06-17 08:38:38
  • <b>爱,凝固在“老花布衣”里</b>

    爱,凝固在“老花布衣”里

    爱,凝固在老花布衣里 尹红芳 拾级而入,这满眼的,印着大朵大朵或红花或绿花或蓝花的布匹,那一件件手感舒适、散发着自然气息的布衣麻衣,好像将时间的印记凝固于这一针一线里,悠悠诉说着那遥远的故事,静静凝结着古老的艺术传奇。 老花布衣,一脉钟情 长沙...

    2019-06-15 08:17:36
  • 读文以清心(随笔)

    读文以清心(随笔)

    次偶然的机缘,得以收藏这篇《最美的散文》(中国卷现当代文学)。封面设计较为独特:沉沉的暗黄底色,右下是一副工笔花鸟,暗红的莲花,墨绿的荷叶,灰白的野鹤扬着慵懒的颈脖,把人的思绪一下子拉到了极远极古,心也开始沉寂。读这样的书,宜于冬日的静夜...

    2019-06-14 08:17:24
  • <b>驻村第一书记的真实感悟</b>

    驻村第一书记的真实感悟

    每天适应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涯,周一周五有条不紊的两点一线,下班了练练瑜伽,写写文章,偶尔三五朋友聚会,倒也自得其乐。 年底的一天接到接到组织通知,说派我到农村做驻村第一书记,有点惶惶然,更有压力和责任沉甸甸压在心头。 能为老百姓做些什么呢?...

    2019-06-12 19:20:28
  • 李佩甫:千层底

    李佩甫:千层底

    见他娘有男人,却过的是没有男人的日子。 男人当年推着独轮车去禹县送草药,说是七日方回。走时还捎了土坯,俗称娘娘土,路上喝茶时捻一块土沫放在碗里,消灾。可他一去没回来,后来有人说他被劫路的劫了,也有的说他被当兵的抓了,再后就有人说他去了台湾。...

    2019-06-06 09:16:46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