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论坛 > > 正文

作家要有正常人温度和态度的话

来源:现代快报读品周刊 作者:陈曦 时间:2020-02-27

腊月二十九,作家邵丽乘上开往北京的高铁,想趁着春节假期躲到北京女儿家中安静写点东西。女儿去婆婆家团圆了,家里养了两条狗,她说她受命去做狗保姆。在郑州上高铁时还尚无意识,下高铁时,看到穿防护服的人严阵以待,出站不验票、只测体温,她才意识问题严重。巧合的是,十七年前她去北京出差,也正赶上披露非典疫情。邵丽说:“对这次疫情,或者类似的灾难,我们的作家要多说人话,有正常人的温度和态度的话。别总是说鬼话,不能企图在灾难里开出花朵来。

 

邵丽,作家,河南省文联主席、河南省作协主席。曾获《人民文学》年度中篇小说奖、第十五、十六届百花奖中篇小说奖、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等。
 
 
口述 | 邵丽
实录 | 陈曦

 

 

 

读品:疫情暴发后,说说您和您所在城市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况吧。

邵丽:我觉得郑州跟全国大面上的情况差不多,开始还真没怎么当回事儿,年前的一段时间省里会议密集,一直到腊月二十八省里还在开团拜会。那时朋友圈中有人隐讳地发一些穿防护服的图片,大家完全不明就里,无人深究其根由。后来说是武汉有疫情出现,仍然觉得离我们很远。再后来病例数字上来了,中间有一段时间确实很恐慌,因为不清楚真实情况。后来随着信息的披露,心里算是有个底儿,也具备了一定的防护常识,算是走入正轨了。

说起来也很是巧合。SARS爆发的时候我在北京,这次新冠肺炎也是,我正在北京。我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反应有点迟钝。腊月二十九从郑州出发的时候还没感觉出紧张气氛,我甚至口罩都没有好好戴,一路上吃饭喝水没有顾虑。到了西客站发现有穿防护服的人严阵以待,出站不再验票,只测体温,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才知道疫情是如此严重。但是仍然不知道害怕,朋友去车站接我,我们两家人还一起吃了个饭。

十七年里的两场疫情,好像是一个剧本演了两次,还是那些套路,还是那些话语——真的,几乎连台词都没怎么变。这事儿认真想想,确实让人心惊。

 

读品:写作了吗?

邵丽:正月初九说要上班,初八就从北京回了郑州,在家隔离了一周,这段时间一直是值守状态吧,虽然没有正式八小时工作制,但因为我是省文联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的组长,所以不曾离开文联大楼。

倒真是没有特别恐慌,就是想着趁着春节有个整块时间,抓紧时间写点东西,把欠下的稿债抓紧时间还完。自己感觉还很满意,是一部中篇小说,我个人觉得比我此前的几部反响不错的作品完成度都要好。我在这一个月里写了六万多字。一直想写,就是没有时间,这次竟然在疫情中完成了。 

《明惠的圣诞》

邵丽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6-5

  

读品:作为作家,疫情中您最关注的是什么?

邵丽:信息,准确的信息。这既是发现问题的基础,也是解决问题的基础。舍此谈别的都无济于事。所以每天睡之前最后一件事,或者是醒来第一件事,都是刷手机看信息。我看疫情实时动态,我腊月二十九从郑州出发时,河南才五例确诊病例。正月初二再看,已经激增到三百多例,平均每天新增一百多例。我截图发了个微信朋友圈,河南将近一亿的人口大省,距湖北最近,信阳南阳几个地市,每个县从湖北返乡的经商务工人员都有几万人。河南若是不把控好,后果不堪设想。

 

读品:有接到采访疫情的工作任务吗?在采访过程中,最让您难忘的是哪些?

邵丽:有啊。说起来还应该感谢约稿和上级下达这个任务,让我有机会写了一篇文章,反响相当大。这篇文章的题目是《2020,让我如何停止对生命的热爱》,《当代作家评论》公众号发布后,一天多时间阅读将近两万人,很多公众号仍在不停地转发。

至于采访疫情,我们是紧靠湖北、全国排名第三的重灾区,几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被控制在家中,交通阻断,去一线采访的半点可能性都没有。电话采访难度太大了,还好我还算是个公众人物,与地市的一些领导干部都是朋友关系,否则几乎摸不到任何真实状况。我打了三四个形势对严峻的地市领导的电话,只有一个对我坦然作答,为此我特别感激他。别的地市,情况略微复杂,他们都不愿透露实情,唯恐我写出什么不利的状况。现在基层官员很难做,正面宣传都怕,怕谈话被断章取义,怕上级不高兴。说来好笑,我的许多朋友们都怕我,偶尔在一起聚,我在场,他们说话就特别小心,怕我写到作品里。

 

读品:此前网上一直有河南防控过当的争议。对此您怎么看?

邵丽:河南是湖北的近邻,尤其是信阳、驻马店、南阳等南部几个地市,从武汉返乡过节的各类人员,每个县都有上万人。武汉封城后,还有不少人从湖北下面的地市县自驾车通过各种途径返乡。若不是地方政府一级警戒严防死守,对返乡人员彻查隔离,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我觉得,宁可过当,也不能不到位,不能拿生命当儿戏,这种试错成本太高了。

 

读品:这次疫情防控的主要工作需要基层一线人员来做,您曾在下面县市挂职,就您所知,基层情况如何?

邵丽:在河南,十七个地市,每一个地市都在防守——严防死守。基层的同志确实很苦,毕竟我们的严防死守,大部分还是靠人海战术,而不是靠技术手段。武汉距郑州乘高铁不足两个小时,封城前,两省的流动量每天可装满无数列高铁。封城后,通过各种手段、各种方式“逃”回来的故事可以拍一部加长版电影。武汉封城数日后,新冠肺炎感染者骑摩托车与自行车一路跑回来的现象,仍时时在发生。

 

读品:目前各地新增案例正在减少,形势向好,不过拐点尚未到来。在此次疫情应对中,您觉得需要最反思的是什么?有何建议?

邵丽:其实我在上面说到的文章里已经讲过,那些被疫情夺去生命的病患,那些为抗击疫情而奋不顾身的医生护士,那些为控制疫情蔓延而不舍昼夜奋战在一线的干部群众……所有这些人,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白白地奉献和牺牲,毕竟就我们个人而言,这次侥幸逃脱了,不会永远可以逃脱。所以,我们要努力推动社会一点点的进步,比如信息公开问题,比如责任政府问题,比如公共卫生事件的管理和社会监督问题。哪怕完全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也要尽个人能力鼔与呼。

 

读品:面对灾难,作家可以做些什么?文学可以做些什么?

邵丽:作家不同于公共知识分子,不必对所有公共事务指手画脚。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灾难面前文学无所作为;恰恰相反,我觉得作家也好,文学也好,更应该看见别人看不到的,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就以汶川地震为例,让后世明白这次灾难的,可能文学比历史记录发挥的作用更大。当然,文学并不仅仅记录或者反映灾难,还应该有预知灾难的能力。

 

读品:我们需要怎样的“抗疫文学”?

邵丽:我觉得没有专门的“抗疫文学”,对这次疫情,或者类似的灾难,我们的作家要多说人话,有正常人的温度和态度的话。别总是说鬼话,不能企图在灾难里开出花朵来。

 

读品:您如何看待灾难写作?

邵丽:其一,灾难文学既要表现灾难,也要表现灾难背面的东西,它既可以是灾难的原因,也可以是灾难带来的后果。其二,文学性不能被灾难所淹没,更不能用文学再制造一次灾难。

 

读品:请给大家推荐几本书。

邵丽:我最近在看威尔逊写的《论人的本性》,也有人把他翻译成《论人的天性》。此书讨论了人的本性对人类和人类行为的影响,我觉得逻辑性很强,论证清晰有力,很值得一读。

再一个就是任晓雯的《浮生二十一章任晓雯是个很另类的作家,像一个高超的雕塑家,三五刀下去,活脱脱出来一个人物。她写这21个人,我觉得可以作为灾难文学的标本,也就是人性在时代和灾难面前的呈现。正像多伦多大学的张军教授所评论的那样:感觉每个短句都像个小棒槌掷地有声,组合起来势大力沉,且信息量惊人,读起来非常过瘾。 

《论人的本性》
[美] 爱德华•奥斯本•威尔逊
新华出版社
2015-9

 

《浮生二十一章》
任晓雯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9-5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