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胡安拳打“蒋门神”(纪实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林德元 时间:2021-02-17

 

胡安拳打“蒋门神”

文/林德元

 

2018年10月的一天,永修县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接到一条密报,县城友谊新村有一对袁氏兄弟,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请求立案核查。

线索重大,接报民警立即向局扫黑办常务副主任胡安报告,胡安一听,不禁拍案而起:“怎么?又是友谊新村的案子?”

由于用力过猛,办公桌上的茶杯和烟灰缸都跟着跳了起来。

胡安为啥这么激动呢?原因是他们刚在那里打了一次“败”仗,心里还一直憋闷呢。那是半个月前的一天,他派扫黑办三个民警和五个辅警去友谊新村抓捕犯罪嫌疑人,遭到了几十个刁民的围攻谩骂,嫌犯被抢走时还戴着手铐,有四个民警被打伤。

这个友谊新村,可不简单,历史上是有名的树下袁家,自称鄱阳湖上的一霸。98年洪灾过后,该村由湖区整体迁来县城郊区重建,成为一个典型的城中村。全村现有4000多口人,是永修县第一大村庄。村里历来民风剽悍、匪气猖獗,经常有人在外面打打杀杀。就连该村一个老太太过马路,都敢大着胆子闯红灯,孙子对她说:“奶奶,等绿灯亮了再走吧。”她却说:“怕什么,我们是三角树下袁家人。”

听说又是这个村庄里的人涉黑,胡安的热血喷涌了。他是个喜欢硬碰硬的人,想看看树下袁家人到底有多硬。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在江西警察学院读书时当班长,毕业后当过四年辅警。考上公务员后,当过县局刑侦大队中队长,多个派出所所长,积累了丰富的刑侦经验。他的性格豪爽,平时一笑两酒窝,幽默乐观好玩得很。一旦出警,那就是武松路过景阳岗——三拳两脚打死白额虎的狠角色。

胡安大队长向陈兴国、陈迅下达线索核查的指令后,报经县局领导同意,从全局挑选了11位政治可靠、业务精干的民警,组成前期秘密侦查小组,从不同渠道收集袁和平、袁小石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犯罪的线索。11位民警乔装成小商小贩和房屋维修人员进入友谊新村,暗中侦查袁氏兄弟的活动轨迹,又到社会上暗中调查涉黑团伙的犯罪证据。

侦查员们反馈回来的信息,让胡安大队长吃惊不小,袁和平、袁小石俩兄弟竟然是杀猪的出身,他们创造过一天屠宰8头肥猪的记录,力气超人,天天杀猪刀不离手,在社会上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后来,兄弟俩秘密开设地下赌场,捞到了第一桶金。尝到挣钱的甜头后,他们急于扩大地盘,拿着杀猪刀和别人干过几次大架,强行霸占了别人的赌场,在黑吃黑中打开了码头,而且伤者迫于他们的淫威,还不敢报警,致使袁氏兄弟更加地有恃无恐。

袁氏兄弟还将地下赌场开到了邻近的几个县市插花地带,并大量招收社会闲散人员充当打手。他们还自制凶器,在每根三米长的钢管顶端,焊接一个U型或三齿钢叉,叉尖磨的锋利无比。这样的钢叉,有上百根之多,足可以装配一个连的规模。每次抢占别人的赌场地盘时,袁和平就指使打手们手握钢叉往前冲,阵势大得可怕,谁见了都会逃之夭夭。

有一次,某个赌场老板纠集一伙人想和袁氏兄弟火拼,用班车拉了上百人前来围攻,举着明晃晃的砍刀十分嚣张。早得到密报的袁和平并没有逃跑,而是将近百名打手埋伏在道路两边,等对方冲过来后,他们一声唿哨,所有人端着钢叉冲了上去,杀得对手落荒而逃。从此以后,袁和平、袁小石的黑社会组织恶名远扬,人人谈之色变。

袁氏兄弟由于凶狠,很多伤者都不敢报案,致使他们长期逍遥法外,气焰日渐嚣张。随着调查走访的不断深入,他们的犯罪线索越来越多,多到令人发指,胡安大队长给他们一一记录在案,到时候一并算总账。

2013年开始,袁和平发现永修县的砂石生意很挣钱,就和哥哥袁小石商量,将几个赌场转给侄子袁亮亮照管,转行去抢占砂石市场,手段当然还是用武力去征服别人。只要他们看见哪里有人采砂,他哥俩就会带着钢叉队伍前去抢占,谁敢反抗就把谁打伤打残,并且扬言报警就灭他全家。他们利用别人的采砂设备盗采砂子,高价卖给城乡各个建筑公司,一个晚上就能盈利几十万元。

更加不能容忍的是,袁氏兄弟还私自成立护砂队,几十个队员每晚扛着钢叉在砂场执“法”,并且统一制式,像警察一样在砂石码头巡逻。见到有人偷砂,护法队员便没收运输车辆,打伤偷砂者,而且叫嚣谁报警谁就死。因此,所有被打者都只能忍气吞声。为了培养这支护砂队,袁氏兄弟还给队员们发高工资,发夜宵补贴,让护砂队常抓不懈,成为一支亡命的鹰犬队。

有一次,袁氏兄弟为了强占三角乡一个砂石大市场,不惜花重金从南昌市新建区黑势力团伙那里搬来援兵,在半途中将运砂的司机打成重伤,迫使其他司机放弃拉运砂石。被阻断了运输线的砂石老板,见袁氏兄弟势力太大,只好认怂。

在搜集证据时,一位老者含泪告诉民警,袁氏兄弟不但对别人凶狠,就连自家亲戚也不放过。有一天,袁和平、袁小石来到他家,看中了他家新买的一块宅基地,就要分一半给他们做屋。老者看在亲戚的份上,就让了一半给他们。哪知道他们建好楼房之后,就不准老者建房子,说是怕拦住他们家的天门,会破坏风水,搞得老者欲哭无泪。

所有犯罪证据都汇总到了县局扫黑办,胡安大队长请来市局的专家进行研判,从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特征四个方面,证实了袁和平、袁小石犯罪团伙就是涉黑组织,必须采取雷霆行动一网打尽。在案情分析会上,胡安调侃道:这回袁氏兄弟撞到了枪口上,也算他们的恶行走到头了。百姓怕他们,公安局可不怕,他们有瓷器活,我们有金刚钻,不把他们送进大牢,扫黑除恶斗争就白干了!

胡安说这话可不是吹牛。他2004年参加公安工作,历任县局刑侦大队三中队中队长,大坝派出所所长、梅棠派出所所长等职,多次立功受奖,荣获过“全省刑侦先进个人”、“全国百名追逃先进个人”。任刑警大队长期间,刑警大队连续三年获县局年终考评先进单位。2018年2月,胡安任县局扫黑除恶专业队负责人,两年间,他带领一批年轻的民警,成功打掉了8个涉黑恶势力团伙,破获个案85起,抓获嫌疑人164名,有力震慑了黑恶犯罪,群众拍手称快!

胡安觉得抓捕的时机已经成熟,决定收网捕大“鱼”!

为了不走漏消息,胡安大队长悄悄地做了一件事,他买了十多米棕黑色的布料,来到远离县城的梅棠乡一村干部家,请她秘密缝制一批头套,这可是给犯罪嫌疑人戴的工具,可不能外传到了社会上。公安局缝这么多头套,肯定有人会猜测有抓捕行动的,绝不能让鼻子灵敏的袁氏兄弟嗅到气味。

首批要抓的是15个人,得准备15副手铐,胡安大队长考虑到深夜抓捕,手铐不好使,还叮呤铛啷响,便买了15根约束带,这东西轻便,民警在奔跑时没有响声,对深夜抓捕有利。

一向办事谨慎的胡安大队长,为此次深入虎穴抓捕准备了15个特别的档案袋,袋里分别放了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家庭详细地址、联系方式、家庭成员、重要联系人、头套、约束带、一部大功率对讲机等。就像诸葛孔明的锦囊,里面藏有作战的妙计,谁也不能提前打开这个神秘的袋子,那可是最高机密!要在堡垒村抓捕15个犯罪嫌疑人,要面对屠户蒋门神一样凶残的袁氏兄弟,绝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在实施抓捕的前两天,胡安大队长派出精干民警,以县政府要拆迁城中村为名进入友谊新村,一对一的进行战前踩点,确保每一名犯罪嫌疑人的信息都准确无误。

友谊新村村庄特大,上百栋民房黑压压一片,而且一排排的房屋是屋靠屋连成一线的,每一排的屋顶都平坦,互相贯通,人可以在上面“跑马”,如果犯罪嫌疑人听到风声逃跑,从屋顶跑是非常难抓的。作为一个堡垒村,全村除一条进出村的公路外,还有三条人行小路通往山里,只要犯罪嫌疑人逃脱,躲进山里就麻烦了。

永修县扫黑办将此次抓捕定为“袁和平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又称294专案,是根据《刑法》294条规定“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以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而得名。

2018年11月21日,是对袁氏兄弟实施抓捕的日子。局长彭坚、政委龚浙江和胡安大队长坐镇指挥部,全局300多位民警全部参加抓捕,并请市局调来了一批特警协助,大战即将打响。

但是所有参战的民警和特警,并不知道今晚要执行什么任务,这种最高规格的保密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的,尽管大家在心里猜测,却不敢互相打听,只有一点可以肯定,今晚的任务一定刀光剑影!

深夜的永修县公安局大院里,队列严整、等待出发的数百名警察,一个个身穿防弹衣,弹匣里压满了子弹,枪支斜挎在腰间,威武雄壮得很。齐刷刷的一片钢盔,在农历十月十四日的圆月辉映之下,泛着蓝幽幽的光亮。此时的永修县城已经酣然入睡,初冬之夜的祥和气氛给人一种安全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月亮都走累了,正向西天慢慢落了下去,只有全副武装的民警们精神抖擞地列着队,静静地等待出发的命令。

这个时候,主办袁氏兄弟涉黑案的民警陈兴国和范远征,手里抱着一大包东西走了过来,那是胡安大队长让他俩买的火腿肠和肉包子,经过烧烤,香味随风飘扬在凌晨的空气中。他们可不是准备夜宵,而是为友谊新村守夜的狗准备的美食。他们白天侦察发现,那个村里的狗很多,要是抓捕犯罪嫌疑人时狂叫起来,那岂不是坏了大事?!为了对付狗叫,胡安大手一挥说:“那就给它们弄些好吃的招待一下。”因此他给狗们安排了一顿丰盛的夜宵,让它们不要助纣为虐。

胡安大队长和局长彭坚、政委龚浙江、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副支队长四人一同来到了队伍面前,对警容整齐的参战民警做战前动员:

“同志们,今天我们要去执行一项特殊的抓捕任务,行动代号294。你们知道《水浒传》里武松醉打蒋门神的故事吗?知道!好,今晚你们也要去会会蒋门神。大家记住,你们今天要会的两个蒋门神,也是杀猪的出身,和《水浒传》里的蒋门神一样凶残手狠,他们手不离杀猪刀,抓他们可不容易,会有危险,有可能牺牲,我们要子弹上膛,时刻保持警惕!”

队伍里有人疑问:“这两个蒋门神是谁啊?永修县也有蒋门神吗?”

胡安大队长继续说:“由于我们扫黑办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所以没有走漏风声,现在蒋门神还在家里睡大觉呢。”

队伍立刻安静了下来。

“现在我宣布:为了保密起见,所有民警的手机上交,对外联络中断,三点钟整时行动!”胡安大队长说完,见所有人的手机都交给了保管的同志,这才拿出15个档案袋,分别交给了15个抓捕小组的组长。

“我特别强调,行动开始后,每个抓捕小组仅有一部对讲机和指挥部联络,这是出于保密的要求,谁也不准违反纪律!294号行动开始,行动方案全部封存在档案袋里,各组在路上打开看。”

“现在出发!”

彭坚局长手一挥,300多名警察快速乘坐民用车辆,在陈兴国、范远征、陈迅等行动小组长的带领下,秘密向友谊新村集结。各个小组的民警在车里拆开了胡安大队长的锦囊妙计,各自明确了要抓捕的犯罪嫌疑人名单,按照预案悄悄包围了整个村庄。

为了这次抓捕行动,胡安特别准备了三台破门锤,他从县消防大队调来一台,又从邻近的德安、共青消防大队借来两台,行动时只要犯罪嫌疑人拒绝开门,就用破门锤伺候。

按照总指挥的部署,全部进入友谊新村的民警,由特警严守出村的公路和三条人行小道,其余人员按照15人抓捕一名嫌犯的配置分组,各组潜到要抓捕的嫌犯家后,将房屋四周团团围住,等待3点整的统一行动。

非常富有戏剧性的是,一向为村里守夜的狗,见到几百名警察悄无声息地到来,它们也不敢狂吠了,只顾着去争抢那些撒在地上的火腿肠和肉包子,深夜的美餐让它们忘记了守夜的职责。

手表的时针刚刚指向三点钟,拿着对讲机的彭坚局长果断下达作战命令:“各小组注意:行动开始!务必决战决胜!”

15个抓捕小组同一时间破门而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将一个个睡得正香的犯罪嫌疑人拎了出来,他们还来不及去拿藏在暗处的杀猪刀和钢叉,就被民警的一把把手枪顶在了脑门上。

凌晨的冷风,将一个个被拎出温暖被窝的犯罪嫌疑人吹醒了,身高六尺的袁和平在警察威严的枪口下,一改往日的嚣张气焰,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

坐在总指挥部里的胡安大队长,手里拿着笔,眼睛久久地盯着局长彭坚,等待着激动的时刻,只要对讲机里传来胜利的消息,他便会在被抓嫌疑人的名单下打一个勾。正在大家焦急地等待着前方的消息时,刑侦副大队长徐锋首先在对讲机中喊起来:“报告指挥部,1号袁和平抓到!”

胡安和彭坚几乎异口同声地喊:“赶紧报告伤亡情况!”

“报告指挥部,我们零伤亡!我们零伤亡!”徐锋的声音非常激动。

“好!”胡安一拳头砸在会议桌上,震得茶杯和烟灰缸都跳了起来,他精心准备了两个多月的大战役,首开得胜,高兴啊!

紧接着,对讲机里热闹了,一个个抓捕小组传来捷报,2号抓到,3号抓到,7号抓到、8号抓到……

胡安大队长根据报告的名单,兴奋地在一个个犯罪嫌疑人名单后面打着勾,前线抓住一个,他就打一个勾,一直打了14个勾。最后他的笔停在了空中,久久不能将5号的勾打出来。

“怎么回事?5号,5号,赶快回答,5号抓到没有?”胡安急得连声喊。

“5号报告,嫌犯未抓到,我们正在追踪,请放心,他跑不了!”小组长熊涛的语气里充满了自信。

袁氏黑恶势力团伙的5号头目叫袁涛艳,30多岁,十分狡猾,这天晚上,他在经营的音乐餐吧里鬼混,到三点钟才从店里出来,远远地见到许多民警冲进来,便一闪身从昏暗的深巷里逃脱了,搞得5号抓捕小组的民警一直搜索到早上6点多钟,才将他从一辆小车里拎了出来,如果等到天亮,他就可能驾车逃跑了。民警们在给他带头套和约束带时,他还不服气呢,口口声声说树下袁家人怕过谁?过几天老子就出来了。

“报告指挥部,5号袁涛艳终于抓到了,5号袁涛艳已抓到!”当梅棠派出所副所长熊涛在对讲机里大声报告时,胡安大队长终于在最后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名单上打了重重的一个勾,一场深夜抓捕终于圆满结束了,公安民警以零伤亡的战绩,捣毁了永修县一个最猖獗的黑社会团伙,其骨干成员无一漏网,蒋门神终于败在了武松的铁拳之下。

袁氏兄弟落网之后,他们的小弟扬言要报复胡安,并派车多次在胡安上下班的途中进行尾随跟踪,想置胡安于死地。为了安全,胡安在办公室安了张行军床,晚上就在办公室过夜,他正好可以夜以继日地工作了。

一个月后,胡安又指挥民警将袁氏兄弟的另外9名涉黑组织成员抓捕归案,其中就包括准备暗害他和民警的袁氏兄弟的三弟袁某生。

袁氏兄弟的杀猪刀和钢叉,终于被胡安的铁拳头打得稀巴烂,因为那是执法的铁拳!这次的294专案,共抓获94人(含关联此案的人员),其中抓获友谊新村25人,被认定为黑社会组织成员24人。冻结袁氏兄弟涉黑资金5000多万元,其中理财基金2000多万元。

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胡安将永修两个“蒋门神”送上了法庭接受审判,为害乡里的黑恶势力被连根拔掉,为首的袁和平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2号人物袁小石获刑16年,其余的团伙成员分别获刑1年半到10年不等。

 

作者简介

林德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江西公安特邀作家,创新文学网全媒体驻江西省首席作家。

先后在《报告文学》《散文》《散文选刊》《啄木鸟》《神剑》《百花洲》《光明日报》《法制日报》《江西日报》等报刊发表报告文学、散文、小说、诗歌作品百余篇(部)。著有散文集《年轻的梧桐》、中篇小说集《白手帕》、诗歌集《日子茫茫》、长篇纪实文学《南京大审判》《无愧炎黄》(上、中、下)、长篇报告文学《军歌唱凯》《凌空飞架》《平凡至伟》《不辱使命》《抱团养老》、长篇传记《沉默的英雄》、长篇小说《鄱阳湖科考记》、电影文学剧本《国门前哨》等。荣获江西省首届谷雨文学奖、江西省首届金盾文学奖等。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贡茶情怀(纪实文学)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