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龚道安与湖北警事

来源:伊本正经说 作者:伊耆 时间:2020-09-05

202057日,湖北省荆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了沙市“12·17”抢劫银行金库案劫匪被押解回荆的相关详情,一桩长达25年的特大恶性案件终于告破。
1995年12月17日凌晨,荆州市江津中路41号沙市农村信用联社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抢劫、纵火案,3名值班人员被杀死,存放于金库的230多万元现金被抢走。
1998年4月,作案人之一江运华落网(已执行死刑)。江运华交代出同伙刘焰勤和刘昂之后,荆州警方立即面向全国发出了通缉令。同年6月,刘焰勤畏罪自杀,另一同案犯刘昂潜逃。25年来,荆州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刘昂的追捕。
这起案件当年震惊全国,负责侦破的是时任荆州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刑侦队长的龚道安。
刘昂落网3个月后,龚道安在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任上被查。在他之前,已有多位出自湖北的高级警官落马,龚道安与他们有着微妙的交集。
龚道安身上笼罩着层层迷雾,连籍贯都有不同的说法,现有材料看来,他确实是谜一般的存在。
行过必留痕,即使再简约的资料,也能为我们提供解答谜题的线索,今日就尝试从草蛇灰线中,为你呈现一个相对立体的龚道安以及惊心动魄的荆楚警界往事。

公安县位于湖北省南部边缘,旧称孱陵。三国时期,因刘备领左将军衔,人称左公,屯兵油江口,取“左公安营扎寨”之意,改孱陵为公安。
公安地灵人杰,古往今来代有才人,佛教天台宗开山祖智者大师、囊萤苦读的车胤、晚明影响最大的散文家“三袁”,都是由公安走向全国的。
龚道安履职上海公安局长之初,简历中籍贯显示的是湖北公安,而落马时通报中说的是湖南澧县。公安和澧县虽地处两省,但领土相邻,龚道安的籍贯变化又有什么玄机呢?
就在龚道安被查前一个星期,湖北公安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其头目名叫:龚道鑫。
2015年以来,湖北鑫发典当有限公司老板龚道鑫坐镇幕后,以高利放贷,套路收贷方式大肆非法敛财,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干扰、破坏他人正常生产、经营、生活,具有涉黑嫌疑。
2019年10月,公安县警方将其立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予以立案侦查,专案组成员跨越6省,经过1年时间调查,抓获犯罪嫌疑人31人,其中黑社会组织成员15人,破获故意伤害案、寻衅滋事案、虚假诉讼案、套路贷诈骗案等刑事案件20起。
龚道鑫与龚道安到底什么关系,还有待案件审理的进一步公开,但龚道安改变籍贯的做法确实不得不让人对他的深层用意感到好奇。
在公安县二中的知名校友里,龚道安名列榜首,他的仕途人生也起步于此。
1979年初夏,中考成绩优异的龚道安正在预习高中课程,他要求自己三年后必须考取重点大学,为家庭更换门楣。
看着用功读书的儿子,龚道安的父亲惴惴不安地和他谈了一次话,这次谈话彻底改变了龚道安的人生轨迹。
龚道安生于农家,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子过得清苦,作为家中壮劳力,老父亲希望他早点帮家里赚钱,减轻父母的负担。
那是一个未眠之夜,龚道安躺在床上默然流泪,一面是理想,一面是现实,他无奈地向现实低了头,人间少了一个大学种子,多了一个预备警察,他的人生终于和家乡的名字重合了。
龚道安最终选择报考湖北省警察学校,两年的中专学业结束后,他回到故乡做了一名基层民警。
80年代,警察并不是一个好的就业选择,当年多少转业军人都选择企业,最怕分配到公安局,原因无他,待遇差。
公务员那时并不像如今的这般紧俏,在改革开放之初,奖金制度普遍实行后,企业迎来了又一个辉煌时期,最大的福利还是分房容易。
中国人千百年来被房屋捆绑,今天为房价高企发愁,当年的分房大战更加硝烟弥漫,每到分房时节,都是单位里的殊死斗争,而机关缺少自建房的条件,多少人坐了一辈子机关也分不上一间房,僧多粥少的公安局更是如此,但那时的龚道安没有选择命运的机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工作。
青年龚道安是个勤奋努力的好警察,作为基层刑警的他,每有案件总是冲锋在前,凭着一次次侦破立功,28岁时龚道安成为家乡的刑侦队长,这几乎就是一个基层民警的职业天花板。
运气,看不见摸不着,但对一个人的成功是最为重要的条件。所有成功人士大谈个人经验时,总是不肯承认自己胜出只是比别人运气好,但运气又是有定数的。伏久者,飞必高;先开者,独谢早。龚道安的好运就是来得太早了。
从县刑侦队长被提拔为荆州地区公安局刑侦队长已是一次飞跃,但龚道安没停留过久,又成为局长助理、副局长,在这个阶段,他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贵人。
“道安,省厅有大案子。”
时任主管刑侦的荆州公安局副局长龚道安,经常接到这样一通电话,打来的人是湖北警界炙手可热的明星:尚武。
当时作为最年轻的省厅副厅长、刑侦专家,尚武在工作会议上记住了龚道安,对他的刑侦能力非常欣赏,爱才的尚武想把龚道安招入麾下,龚道安也需要更广阔的舞台。
出任省厅重案侦查处处长后,时代机遇再一次垂青龚道安,世纪之交的荆楚大地,岂一个乱字了得?

红安特大凶杀案、武汉彩票案、咸宁发廊凶杀案、襄阳丝巾杀人案、宜昌宾馆系列抢劫杀人案、孝感和尚杀人案、江城炸弹案......
“荆襄九郡,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人打仗,女人送饭。”古老的湖广大地,历来民风彪悍,血性霸蛮。21世纪的前十年,经济不够发达的湖北靠刑事案一次次占据新闻头条。对于老百姓,社会治安混乱是灾难,但对于有作为的刑警,则是建功立业的不二选择。
每件大案都由尚武挂帅,龚道安充当执行官,他们配合的异常默契,龚道安闷头做事、不居功、不自傲,让尚武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这个小老弟很上路。
连破大案的龚道安被提拔为省公安厅技术总队队长,不到40岁已官至副厅级。技术侦查是公安业务的核心之一,龚道安的从警生涯,技侦成为他的分水岭,成也于此,败也于此。
顶头上司原地踏步利弊参半,好处是短期内可以让你获得最快的进步,弊端是上司不升迁,你也就失去了鱼化龙的可能。
龚道安驶入职业快车道后,尚武开始时乖运蹇,尽管在警界名声大噪,但仕途再没有任何起色,从最年轻的副厅长干成了最资深的副厅长,临近退休的年纪转任省政协常委。
2014年起,针对尚武的实名举报不时出现,最终在20161月,湖北省政协做出对尚武免职的决定。据湖北“路边社”称,尚武没有受到进一步追责,得益于旧部龚道安的援助,彼时,龚道安已经可以保护老领导了。
2010年,龚道安奉调入京,出任公安部技术侦查局副局长。当时的局长张健,犯了不可言说的错误被处理,第一副局长曾欣接任,仅仅一年,湖北省公安厅长吴永文因经济犯罪被查,曾欣下江城接任,留出的位子给了龚道安。
当年那个为家庭放弃学业的基层刑警,已经成为正厅级警界高官,而且是身居公安部核心部门,那一刻,龚道安想必是感谢父亲的一番劝谏。
2012年,国家进入新时代,政法系统一些人表演着最后的疯狂,另一些人则在摩拳擦掌,等待新一轮红日照耀到自己头上。
正如有的长者所说:一个人的命运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拐子(武汉话‘哥’),北京好不好去呦?”
2014年的盛夏,龚道安接到一通咨询电话,已身在京城的他,俨然有了给后进指点人生的资格,电话那头说话的是时任宜昌市公安局长的邓恢林。
龚道安在省公安厅任职时,就认识了邓恢林,那时邓恢林还是经济条线的一名官员,转战政法系统后,他主动和龚道安加强联络,两个人意气相投,作为先入京的前辈,龚道安告诉邓恢林,来北京必须解决正厅级职位,否则不利发展。
邓恢林听取劝告,向赏识他的伯乐提出了要求,贵人满足了邓恢林,让他先任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解决正厅级,再调来北京。
头顶副厅长帽子的邓恢林并没有去武汉上班,他待在宜昌家中,每天锻炼身体,喝茶养生,等待着新的任命。
龚道安离开家乡后,湖北政法界迎来了一次历史机遇,这让湖北警界几年内出现人才爆发,也为日后的悲剧埋下暗礁。
邓恢林和龚道安有着相似的命运,初中毕业为了早点挣钱养家,邓恢林考入武昌师范学校。毕业时,邓恢林没有被分去做人之患,而是进入湖北乡镇企业供销公司,在国家开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年代,这是一次幸运。
机构改革后,供销公司并入经委,聪明能干的邓恢林被提拔为最年轻的省经委副主任,几年后,转任主管经济的宜昌市副市长。
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邓恢林也会有不错的前途,毕竟分管经济的副市长是出干部的黄金岗位,但此时出现的一个人彻底改变了邓恢林的生命轨迹。
上文提到的吴永文是湖北曾经名副其实的“政法王”,时任湖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的吴永文到宜昌视察,和邓恢林一见如故。
吴永文同样是师范生,且在农村做过多年中学教师,也许是相同的背景带来了天然亲近感,吴永文对邓恢林印象极佳。在不久后的省委常委会上,讨论干部任用时,吴永文极力推荐邓恢林,很快,邓恢林跻身宜昌市委常委,转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
此时,命运又和邓恢林开了个小玩笑,伯乐吴永文因情人丈夫的实名举报被拉下马,但邓恢林没被算作遗毒,而是开始清理遗毒。
2013年康师傅案发,其妻贾晓烨、子周滨、侄周峰的犯罪问题查办,均交由宜昌政法系统主办,邓恢林强烈感到他脱胎换骨的机会来了。
最终,邓恢林出色完成了任务,赢得了组织肯定,更赢得了大领导的赏识,大领导主动抛出橄榄枝,让邓恢林进京任职。
在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邓恢林和龚道安实现了胜利会师,他们联手又干了一件大事。
2017年,孙政才因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负责起草调查报告的是邓恢林,而此前对孙政才案相关人员的侦查、监控,就是由龚道安完成,很快他们的回报就来了。
同一年,龚道安和邓恢林纷纷外放,一个出任上海公安局长,一个出任重庆公安局长,加之此前接手肃清天津警界遗毒的武汉市公安局原局长赵飞,四大直辖市,三个公安局长都来自湖北,这种巧合让人咋舌。
正是:天下都头出荆门。
邓恢林赴任山城前,他和龚道安在北京喝了一顿离别酒。此前,朱明国、王立军、何挺,接连三任重庆公安局长被查,对这个职位坊间有着各种各样的解读,邓恢林完全不理会这种蜚短流长。
“让他们去说撒,老子就是不信这个邪!”
彼时,邓恢林意气风发,他有十足的自信打破重庆公安局长的魔咒,龚道安也相信兄弟,警界属于他们的时代来了。两个人碰杯相庆,约着再次会师,一醉方休。
会师真是会师了,只是不知道,秦城让不让喝酒?
2020614日,邓恢林宣布被查,成为接连四任落马的重庆公安局长中任期最短的一位。又过了64天,龚道安步邓恢林后尘,而关于湖北政法的动荡尚在持续发酵中。
 

 

20195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对湖北进行了“回头看”,在反馈意见中,督导组指出,要“充分认识湖北专项斗争特有的政治性、长期性、艰巨性、严重性、复杂性和隐蔽性”
这个定性有多么严重?单说“湖北特有”这几个字,就让人不寒而栗。
打铁还要自身硬”不是说说而已,就在中央督导组发出严重警告不久,郭唐寅、董国祥两位湖北警界高官纷纷中箭落马,他们都是龚道安的继任者。
2007年,龚道安由湖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队长,调任咸宁市政法委书记时,是郭唐寅接过了他经侦总队长的职务。2010年11月,龚道安从咸宁选拔到公安部任职时,接过他职务的,则是董国祥。
在湖北省纪委公布的黑恶势力“保护伞”中,董国祥、郭唐寅赫然在列,他们的垮台也让世人记住了湖北黑老大林明学的名字。
林明学生于湖北黄陂,与龚道安同龄,初中毕业就开始混社会,干过底层各种活计,90年代初,在武汉开设福尔摩莎夜总会,江城当年的名场子。
开娱乐场所,首先要和公安局打交道,过去20年的娱乐场所生存方式不是秘密,也不是某一地特色,这里就是培植黑恶势力与“保护伞”的厚土,利用一家夜总会,林明学结识了湖北大批政法干部。
利用夜总会攫取第一桶金后,林明学进军地产和金融领域,不数年成为“全国十大优秀企业家”
90年代末,林明学控制了桂林一个县级城市信用社之后,一方面高息揽存,另一方面把存款转移到自己名下的企业里、据为己有,由此造成储户高达4亿元的损失。2001年,林明学被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
蹊跷的事情出现了,林明学不但没被执行死刑,还被转回老家湖北监狱服刑,而在十年后,通过一些列操作完成“假释”,死刑犯逃出生天,摇身又成了大老板。
假释之后的林明学开始以“侠商”自居,雇佣无耻文人为他吹嘘:“他购豪车、买游艇,在风景如画的山湖间构建别墅群,在烧钱的体育竞技市场中组建俱乐部,高价引进世界冠军。”是的,林明学不仅照样经商,还享受穷奢极侈的生活,经常出现在他身边的,不仅有艺术家,还有官员的身影。
扫黑除恶的洪流席卷而至的时候,林明学正在享受他人生的高光时刻。只是,吹落花千树,空余香满路,耀眼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短暂。他的劳斯莱斯房车刚刚入手,本人却又被收进去了。
出狱后的林明学先后犯下故意伤害、容留他人吸毒、聚众淫乱、行贿等多种犯罪行为,他的假释牵连出一大批湖北政法系统干部,堪称“湖北版孙小果”。
违规假释、减刑在湖北不是个案,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也通过这种办法跳出高墙。2020年8月30日,湖北恩施州公安局原副局长范荣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其中一项罪责就是帮助犯人减刑,他让一名当街杀人的重案犯仅服刑6个月就重获自由身。
刀刃向内、刮骨疗毒......中央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用了如此重词,实在是现实让人胆战心惊,如果守护公正的人都是坏人,这个世界又怎敢想象?

在一班旧交接连出事后,龚道安还是没能独善其身,成为十九大后的上海“首虎”。
上海滩是个讲究腔调、平衡的地方,上海人不喜欢太出风头,闷声大发财是申江的处世之道。上海也是一个不易于融入的城市,海派文化自成一格,具有一定排他性,对外来的干部,环境不算太友好,但龚道安很快就适应了上海腔调。
虽然“大老虎”不多,但上海政法界近年的震荡也并不小,从法官集体嫖娼到原检察长陈旭被查,再到杨浦区“红楼”案件,一批政法系统的害群之马也纷纷被揪出,作为分管政法的副市长,龚道安这个外来户和这些事扯不上瓜葛,他低调的行事风格让上海人对他没有过深印象,独生女也只是嫁给了宝山区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
来上海任职,龚道安当初是抱着不作为的心态而来,他认为这个职务也只是过度,静待更大的机会降临。
时势比人强,一群起于湖北的警官在清理遗毒中实现了人生飞跃,一颗颗政治新星瞬间升空,只是流星的生命实在过短,上一轮遗毒没有清理完,他们又成了新的遗毒。
董国祥被查后,他的雅痞被公布。这位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79级刑侦班的高材生,酷爱收藏奇石,组织批其“玩物丧志”。
近日,上海的街头巷尾也在流传着龚道安雅贿的消息。称其家中搜出的近代名家书画多达千余幅,还有价值连城的明版孤本古籍,或许位高权重后,龚道安还没有放弃少年时的读书梦!
有媒体称龚道安的落马,凑齐了一桌武汉麻将,但麻将会是终点吗?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指出: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是党中央提出的新要求,是政法战线全面从严管党治警的新举措,是人民群众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后的又一新期待,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巧合的是,陈一新曾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年初疫情爆发之际,又回武汉督阵。这场由老湖北主抓的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绝不可能流于形式,麻将或许只是暖场,后面保不齐就是百家乐。
龚道安、邓恢林、董国祥、郭唐寅......他们走得太急,升得太快了,快的来不及多看一眼故乡风景,多想一想人间什么才是值得?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