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水犯恩施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邢祖巧 时间:2020-07-28

一天之内,城市防洪应急响应“连升三级”。

17日12时,由Ⅳ级提升为Ⅲ级;13时30分,提升至Ⅱ级;16时30分,提升至Ⅰ级。

2020年7月17日,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首府恩施市遭遇50年一遇特大洪水,有史以来第一次因自然灾害拉响防空警报。

7月16日至17日,恩施州大部分地区出现暴雨、局部大暴雨到特大暴雨天气,351个加密站中,中雨及以上站点有329站,大雨及以上站点有304站。

17日16:30时,恩施水文站流量超过3800m³/s,水位超过418.9米,城市防洪应急响应由Ⅱ级提升为1级。

 

进入7月,长江流域洪水泛滥。

长江重庆段迎入汛以来最大洪水;武汉市江岸区、东西湖区、黄陂区相继启动防汛应急I级响应;太湖防汛应急响应升至Ⅰ级;鄱阳湖、洞庭湖等地区以及秦淮河、巢湖水系等支流的防汛形势十分严峻。

清江吃紧,汉水吃紧,长江中下游吃紧。

对于水患,最无奈的是江河下游地区。上游水滚滚而来,你没有理由不让它来。就像临盆的婴儿,他(她)要出来,其势不可挡;他(她)要不出来,后果很严重。

上游水库、河床容量有限,像人的胃,吃撑了,只有吐,别无他途。也像放屁,攒劲憋,也憋不了多长时间,而且憋久了一样会生病。讲究的人,也不死憋,在别人不注意时,轻轻呼、缓缓放,有分寸,不失控。不经意间,就完成了一次排毒过程。人轻松了,也不致影响别人嗅觉的舒畅。

这样的人,是高人。真希望排洪,亦如放屁那样美好。

7月4日17时,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大龙潭水电站大坝上看到,2号闸口稍微打开,清江河水奔涌而出,水文标尺指向454.84米,低于汛限水位。

调度室工作人员李双玲介绍说,“目前雨量较小,上游流量达147立方米每秒,发电和预泄总出库流量300立方米每秒。”如上游来水较大,水电站将继续加大泄洪量。

我觉得这个大龙潭水电站没有憋屁,也没有粗鲁地放屁,照顾了别人的感受,是个比较文雅的电站。

据网络资料,大龙潭水电站,是座中型综合型水利枢纽。位于清江大龙潭峡谷,下距湖北省恩施州首府恩施市11公里。发电、防洪、供水,三大功能,兼而有之。

工程由恩施清江大龙潭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兴建,主体工程利用日本国际协力基金贷款建设。坝顶高程462米,正常蓄水位461米,防洪限制水位450米。大坝比恩施主城区高出约60米。

对大部分人而言,那就是一道风景。

但细心的恩施人,则有了顶着一条天河过日子的感觉。

好的是,这是一座绿色、生态、环保、安全的电站。

2010年4月,大龙潭水电站被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收购,摇变央企。2015年3月,被评为湖北省第一批农村水电站安全生产标准化二级单位;2018年3月,被水利部评为湖北省第一个农村水电站安全生产标准化一级单位。

2013年水利部启动绿色小水电评价试点工作,大龙潭电站被选为全国首批试点电站。2014年6月,水利部组织专家对大龙潭水电站进行现场核查后,认为“该水电站在安全生产、生态保护方面做得很好,可作为全省典范”。

2017年6月,水利部在全国正式开展绿色小水电站创建工作。大龙潭水电站作为湖北首批绿色小水电站创建单位,经过申报、初验、审核和公示,最终被水利部确定为2018年度绿色小水电站。2019年1月23日,水利部以水电〔2019〕29号文公布了2018年度全国绿色小水电站名单,大龙潭水电站在鄂独享殊荣。

该电站装机容量3万千瓦,水库总库容5200万方。2003年8月开工建设,2006年5月投产。2008年10月,装机1600千瓦的生态流量电站投入运行,通过消能发电下泄6.95立方米每秒的生态流量,满足下游河道生态用水需求,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双丰收。

 

大雨、暴雨、大暴雨、特大暴雨……

7月16日至17日,清江上游流域大部分水文站点累计降雨达200毫米以上,清江恩施水文站流量超过3670立方米/秒,洪峰水位超出警戒水位(413.33米)5米多。

截至17日11时,恩施州G318、G351、S232等10多条国省干线交通中断;恩施火车站多趟列车晚点;多个景区暂停接待游客。

恩施州市紧急通知,清江干流及龙洞河淹没线以下居民迅速转移。截至下午5时,当地已转移群众28793人,近千辆轿车、摩托车被移至安全地带。

7月17日12时,大龙潭水电站遭遇建站以来最大洪水,上游洪水上涨到2570立方米/秒,出库流量1904立方米/秒,水库水位达到459.21米高程。大龙潭电站全力奋战特大洪峰,宣布进入防汛警戒状态。

清江上游来水量剧增,河床不堪重负,大龙潭水电站库容,就像一个憋了很久的屁,压力太大,再不放就要“爆肛”。

水库不得不张开看不见獠牙的大嘴,开闸泄洪。据当地媒体报道,最大下泄流量超过2000立方米每秒。

大龙潭电站日常消能发电下泄生态流量仅为6.95立方米每秒,两周前发电和预泄总出库流量也不过300立方米每秒,而这次最大泄洪流量超过2000立方米每秒,形成近几十年来最大洪水。天塌地陷、天崩地裂。唯有李太白那句“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可以描摹其形。那场景,伴着防空警报嘶声裂肺的哀嚎,惊心动魄。

不停攀升的清江水,自六角亭南门片区低洼处开始,一路淹没而上。洪水像一头肆虐的猛兽,越过堤岸,直扑大街小巷。最终在下午漫过亲水走廓,倒灌入施州大道机场路段、北门河坝胜利街一线,造成恩施城区多处主干道被淹,积水深达数米,恩施中心城区几乎泡在水中。大量人员、车辆被困,财产损失严重。

恩施州市组织力量封锁重点桥梁、道路,组织群众紧急撤离,全力抗洪抢险。

恩施市城区已成泽国,一派典型的水城风光。如果不是水色浑黄,完全可与意大利威尼斯媲美。

恩施警方发布通告:因防汛形势非常严峻,城区多处道路中断,非抢险救援车辆不得上路行驶,居民不要到清江两岸围观。

恩施高警支队紧急通知:因遭遇特大暴雨,恩施州城防汛形势非常严峻,前往恩施城区的车辆就近下站,暂时不要前往恩施城区!

以恩施老机场为基础,花十多年时间发展起来的机场路,是恩施州城最具现代气息的街区。而今街道成河,楼宇成岛。停在硒都广场的公交车惨遭灭顶,漂浮在体育馆一带的小汽车,仿佛游乐场的碰碰船,飘来荡去。

恩施州中心医院所在的舞阳大道栖凤桥路段,更是面目全非。屋舍相连,十字交叉的一街一河,已经成为十字形航道,分不清哪是街道哪是河。

胜利街是恩施市历史最悠久的一条商业街。一楼的门店全部淹没,各种衣物、商品几无幸存。满街漂浮着各种商品和办公桌椅,未改造的老木房更是惨不忍睹。

东风大道官坡桥路段, 200米外便是清江主河道,那是恩施城区最先被淹没的地方之一。银行宿舍,烟草宿舍,人保财产公司宿舍,州政协停车场,无一幸免。

施州大桥桥下,激流中飘着的轿车,像儿童水上玩具,随漩涡打转,翩翩起舞;被洪水顶托的清江侗族风雨桥,仿佛一道雄伟的拦河坝,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建在河床边的亲水走廊,已为洪水吞噬,成为鱼龙大道;平街的大部分休闲步道,也已被洪水抢占,常有鲤鱼蹦起。

应急救援人员划着皮划艇,在漂浮着的各种商品和大小包裹中,四处寻找需要施救的人。

恩施市义工协会的义工向波发朋友圈,忍泪紧急求助:舞阳中学200多名备战中考的学生紧急转移至舞阳小学后,因洪水围困无法回家,食宿没有着落。

根据恩施州政府网站发布消息,恩施州中考时间为7月20日至22日。遭此惨状,学生及其家长忧心如焚。

还有那些家被淹,路被淹,车被淹的人,有家回不了,有家不能回。他们去哪里吃饭,他们到哪里投宿?

“洪水无情,我们有爱。”网友袁雅琴在朋友圈留言:恩施女儿城六月酒店,免费为受灾群众提供住宿。她留下了联系方式,并请广为转发。

恩施火车站逸旅阳光酒店愿意奉献40个床位,供受灾群众住宿;凤玺天酒店提供80个床位,奥山世纪城贝锦卡酒店提供120个床位。在网友发布的一张单子上,一口气可以数到703张床位。

 

恩施州下发紧急通知:州直单位所有党员取消节假日。按照“街道吹哨、部门报到”“社区吹哨、党员报到”的要求到社区参加防汛抗洪救灾工作,服从社区统一安排。

恩施市公安局立即组建300人的抢险突击队,投入到转移群众、抢救财物中。

恩施州委办公室60余名党员干部,火速下沉社区,开展抗洪救灾工作。

恩施州消防救援支队出动警力1020余人次、舟艇350余艇次,营救疏散被困群众1900余人。

恩施市城管局出动400余人次,疏通堵塞排水管道130余处,排除内涝点20余处;安全转移、疏散500余人次;在亲水走廊下河口设置警戒区33处;排除倒伏景观行道树险情4处。同时,该局调集水泵8台、发电机4台、工程车5台,随时做好雨后排涝准备。

截至17日下午5时,恩施市转移群众28793人,近千辆轿车、摩托车被移至安全地带。

恩施市政府共产党员刘本云,让受困群众骑在肩上,将其驮到安全区。刘本云说,这样做,给群众以信心,也让群众更安全。当天,他与同事连续奋战10小时,搜救被困群众近200人。

当天,官坡一带近100位居民被困。民进会员、恩施市汽摩协会会长牟来奎勇敢逆行,7小时将被困人员全部救出。

7月17日的清江是蛟龙,引颈啸天,巨浪腾空;7月18日的清江是猛虎,奔腾咆哮,浪头如扑;7月19日的清江已经落床,但依然是悍妇,时闻狮吼,不敢近身。

7月20日,清江已经变得温柔文静起来,慢慢恢复“清”的本色。当天,恩施州市直单位推迟半小时上班,为历经风雨、备尝艰险的中考学生让路。

近两天,恩施城区除了奔命自救的干部群众,最为繁忙的还有汽车修理厂。每一家汽修厂“抢生意”的施救车辆24小时不间断作业,一分钟都舍不得耽搁。走在大街边,一抬头,就有一辆拖车拉着洪水泡过的小车呼啸而过。

施州大道机场路段,东风大道官坡路段,舞阳大街栖凤桥路段,北门胜利街,后山湾南门等等,凡地势低洼或有地下车库的所在,都在抽水或等待抽水。网上、朋友圈,都是求购或租用水泵的广告。

结束了破坏,停止了毁灭,平复了疯狂,止住了残忍,清江老实了。经过千军万马抢险救灾,街道也冲洗干净了,这时,很多街区居民接到通知,将停水停电半个月左右。一场洪灾,又回到点蜡烛、担水吃的年代。

洪水总算过去了。但每个惊魂未定的恩施人仍在担心,还会不会有下一轮?

 

有人调侃,头顶一条天河,夜里做着美梦,管它天塌地陷。恩施人真的不一般。

恩施淹城,大龙潭电站再次成为焦点。微信群里,议论如潮。

“洪峰来前不放水空库,舍不得库水,想存到发电,洪峰来了就狂放水,淹了大半个恩施城。恩施城头上顶的一座水库,永远是一棵(颗)不确定何时引爆的炸弹!”

“科学预测研判,有统筹规划,应该不会这么惨。”

“大龙潭电站给国家交了多少税,咋(昨)天的损失是(能)相抵吗?尽做一些挑柴卖,卖(买)柴烧的事。”

“泄洪是罪魁祸首(江水本已进城,泄洪雪上加霜)。”

“其实气象预报已经很准确了,提前(泄洪)完全是没问题的,都是为了一己私利。”

“修一座防洪水库却不能防洪,要这遭万民咒的水库干什么呢?那年修的时候,也是不提前放水,导至围堰垮塌,死了那么多人,教训还不吸取,应该追究(此处省略若干字)”

“我的许多经商的朋友,店铺被淹,车辆被泡,商品器械损失无法计算,几尽破产!很多人无家可归,这罪魁祸首不光是天灾,还有人祸!”

“大龙潭水库还不是侵犯百姓利益这么简单,而是关系到全城百万(数十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问题。”

其实,大龙潭电站也已经努力了。

一向热心参政议政的民营企业家张昌宪认为,此次洪灾损失惨重,有五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深思。

一是项目选址问题。大龙潭选址离城太近绝对是个错误,但已成事实基本无法改变,希望以后重视项目选址;

二是精准泄洪问题。泄洪时间、流量等要精准;

三是信息公开问题。相关信息应准确及时公开,便于老百姓做好防洪准备;

四是地灾防治问题。项目建设应同步进行地灾防治;

五是应急处置问题。汛期已经一个多月了,洪灾发生时差这差那,一天提了几次响应,应急会议未能及时开等。一句话,应急能力亟待提升。

如果上述问题处理得当,不至于造成这么惨重的损失。

民盟恩施州直一支部主委傅浩也在思考。他提出的建议颇有创建性:利用清江古河道建立分洪水库。

基本设想是“变害为利”,即:打通清江古河道,建分水堰,利用清江古河床建设分洪水库,将洪水管控好利用好。洪水来时分洪到清江古河床水库储存、利用。这样做有四大好处,一是增加库容,提高调峰能力;二是蓄水发电;三是可增加城市备用水源;四是可以增加清江河日常流量,维护生态。

其实,关于大龙潭水电站的热议,并非今日始,它早已名动全国。

据新华网记者杨希伟、施勇峰2004年5月28日报道:5月27日下午5时49分,清江大龙潭水电枢纽大坝上游围堰因洪水漫顶,堰体受强大水流冲刷而出现缺口,并逐渐扩大,导致大坝基坑过水,基坑的回水又将引水隧明管段的子围堰冲塌而进入引水洞,当时在洞中作业的7名工人在接到通知后迅速撤出,但其中已撤出的4名工人又返回洞中取衣物时不幸失踪。

溃坝的洪水,掀起滔天巨澜,如钱塘大潮一般,铺天盖地而下。当天下午6时,大龙潭下游对岸河边便道上,一辆面包车被狂涌而来的洪水冲走。经核实,面包车系恩施市旺旺幼儿园(位于红庙街上)接送儿童车辆,车内有12名幼儿、1名教师、1名司机,14人全部失踪。

这起灾难共失踪18人,其中,12名幼儿,最小的1岁半,最大的6岁。

文后附有失踪的18人名单,不忍卒读。

……

 

说明:1.文中括号内文字系作者补正或说明。2.部分内容引用了恩施新闻网、恩施发布等主流媒体相关报道,恕未一 一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

邢祖巧,湖北咸丰人,土家族。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供职于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著有长篇报告文学《深山大搜捕》《难忘星斗山》《清江之子》等5部,报告文学集《明月照清江》等3部。策划、编辑、出版《山区领导的发展思路》《窥破管理的奥秘》等各类图书12部。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