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网格”里的值守(纪实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李兴艳 时间:2020-04-18

 

“网格”里的值守

李兴艳

 

1

  2月3日晚,接到通知:明天,十堰市郧阳区区直单位所有党员干部,下沉到社区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谁也没想到,因为这场疫情,我们有了一个新岗位——楼栋长。

 就像遇到病人医生上,发生火灾消防员上,封锁和维稳时警察上,那社区疫情防控时我们基层干部不上,谁上?

    忽然要近身入户,心里有几分激动也有几分紧张。前几日看着疫情逼近,医生、警察、网格员都已经在一线战斗,心里很着急,不知道能为抗疫做点什么。现在终于可以参与其中了。但是居民区里情况复杂,看不见的危险随处潜藏,随时有被感染的可能。

 

 我们单位负责的第70网格共有一个东方丽都小区和6栋居民楼。常务副部长曹富成负责户数最多的东方丽都小区,我和毛萍、黄志永、张玉华、杨静、郝瑞雪,分别是其余6栋居民楼的“楼栋长”。

 首先要做的就是准确摸排情况,不漏一户,不漏一人。

 2月4日早晨,我们到网格挨家挨户发《给全区人民的一封信》,宣传防疫知识,收集基础信息,还要把每栋楼的微信群建起来。

 

 大多数居民很配合,也有居民非常紧张戒备。在一家住户门前,明明听见屋里有人,但敲了好久门,一位中年男子才把门开了一条缝。一看我递宣传页进去,扑通一声把门关上说:“你等会儿,我去戴手套!”

 过了好一会儿,他开门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住纸的一个小角说:“一会儿我填完把纸给你塞门外地上。”

怕他紧张,我赶紧后退一步说:“您慢慢填,我等您。”话未说完,他又扑通一声把门关上……

 

也有轻松到没有一点危险感的居民。排查一户大爷家里时,他说他儿子一家三口就是年前从武汉自驾车回来的,说一家人身体都好得很,没有发烧感冒任何不适的,还拉我到楼道边给我指楼下他儿子停的车。老大爷很热情,边说话边用手拍我的胳膊。我心里有点担心,但怕伤到老人家感情,就硬着头皮站着没动。

 一直到中午1点多,我们把70网格所有住户排查完。排查出414户,1380人。其中从武汉回郧60人,密切接触者131人。还有独居老人、留守儿童等特殊人群共27户42人。我们排查时,对他们做了重点标注,需要对他们做更多的体温监测和生活帮助。

 

 

 

 

 

 

 

 楼栋里的防疫工作是繁杂而琐碎的。所有下沉社区一线的干部,每人负责一个楼栋。主要任务是量体温、送物资、搞消杀、护安全、防疫情等10多项内容。

 在这个重新排兵布阵的序列里,不管你是科长、局长,还是校长、部长,此时只有一个身份——楼栋长。

 社区。网格。楼栋长。当我们遇到社会灾难和公共危机时,这种统一的身份,有种巨大的凝聚力和感召力,我们是一个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想起3月6日的央视新闻里,世界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  玛丽亚·范·科霍夫说:“在中国最让我感动的就是,每个人都很有决心,每个人都清楚自己在疫情防控中的角色,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和家人,知道需要采取哪些集体行动来遏制疫情蔓延。”

 

 我的同事黄志永担任解放路28号楼栋长。下午,他发现王奶奶和五六个居民在院子里聚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个还没戴口罩。他劝他们快回家,那几个居民一脸愁苦说宅家好些天了,太闷了。

 黄志永就笑着说:“在家确实闷地慌,但我们再坚持坚持,病毒吃不到人就被我们给饿死啦!到时候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行行行!我们也不给你们添麻烦。走,回家。”王奶奶说着站起身来,其他人也自觉地散了去。

 这样琐碎又重复的劝导每天要重复很多次。

 

 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张玉华突然接到楼栋居民徐先生的电话,说看到她负责的26号楼居民李大爷刚刚下楼,他自己打了120,被区中医院的救护车带走了。问李大爷什么情况,李大爷说只是感到呼吸有些憋闷,再三问他发烧咳嗽不,他说都不。

 她吓了一跳,生怕出什么意外,来不及多想立马往中医院赶。全区车辆禁行,她只有拼命跑步前进,一边跑一边打电话给社区和宣传部领导汇报。她汗流浃背地在医院CT室外找到了李大爷,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说:“李大爷,终于找到您了,您可把我吓坏了!”

 她陪李大爷做了CT,陪他等报告。一个小时后拿到报告,医生说双肺正常,可能是肋间炎,两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李大爷脸上也有了笑容。张玉华拿着医生开的药,把李大爷一路送回家。

 天气晴朗,中午的阳光很好。张玉华陪李大爷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阳光照在他们身上。

 很温暖。

 

 

 

 

 

 

 3月3日上午,24号楼居民群里一位家长@郝瑞雪:“小郝你好!有件事情麻烦你,孩子在家里上网课,今天老师在网上给孩子布置了很多作业,我想给孩子打印下来做,这样效果更好一些。但是现在街上的打印店都关门在,你能帮我们想想办法吗?”

 郝瑞雪很快回复:“好的,你把孩子的作业传给我。我马上到办公室打印好了给你们送来。”

 当小郝把打印好的作业送到时,那位家长很感动,连声致谢,一定要留郝瑞雪吃午饭。郝瑞雪笑着朝他们挥挥手,边下楼边说:“不用客气,孩子学习要紧,以后有需要你就再联系我,我再去办公室帮你们打印!”

 那家长看着她匆匆下楼的背影感叹:“这小姑娘真是好!真是帮了大忙了!”

 

 下晚班回家。大街上静寥空寂,只听见我自己嚓嚓的脚步声。走到电信局旁的那个红绿灯路口,只听见电子提示音在寂静的夜里自言自语:

 行人红灯,请耐心等待。行人红灯,请耐心等待。

 行人绿灯,请快速通过。绿灯闪烁,请下次通过。

 ……

 但是,除了我。没人,也没车……

 以往,这里是小城很热闹的一个路口,车水马龙,人流攒动。甚至会常常堵车。每一个绿灯开启时,过马路的人也是一大群一大群的。

 此刻,是这么的安静。安静的让我产生了一种梦幻般的错觉。

 这种反常的安静让人心疼。

 忽然发现我们平时觉得平淡无聊的日子,其实就是幸福和幸运。

 希望疫情快过,山河如旧,光阴如初。经此疫情,我们将来再经过红绿灯路口时,即使车辆再堵,人流再挤。我们是不是会觉得爱死了那拥挤热闹、活色生香?是不是不会再焦躁的盯着红绿灯,而是内心安宁等待绿灯亮起?

 你看,幸福原来是这么简单……

 

2

 以前只知道有网格员,但对她们的工作了解并不多,在这次网格战疫中我才真正走近她们。

 2月18日晚上,接到我们“第70网格”网格员王蕊的电话。我一看时间,已经21:52了。王蕊说我负责的30号楼二单元王先生一家五口从西安回来了。

 她已经汇报社区,并在社区等着和他们一家对接。又说已经查看了他们在西安居住地开的健康证明、车辆通行证手续,给他们一家人量了体温,都正常。又送给他们家了体温计,要求他们在家隔离14天,还把王先生拉入了我们30号居民群里。

 最后她叮嘱我,以后每天要特别关注一下他们家的体温情况。我连声道谢,催她快点回家。挂掉电话再看时间,22:25。心想,待她走回家休息,估计又是快凌晨了吧。

 

 

 

 

 

 

 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这种情况对网格员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她们每天早出晚归,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手机就是热线电话,通常每天行走近三万步。她们是宣传员、劝导员、体温监测员,还是代购员、保洁员、巡逻员和侦查员。

 第一次入户时,王蕊就一路关照我们,我们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给她打电话,她忙的恨不得脚上装个风火轮。

 我发现她有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帐本儿”,经年的翻写,已经很破旧了,里面记着每家每户的信息。本子里的内容添添减减,圈圈画画,密密麻麻,很是凌乱,估计只有她自己才能看懂。这可是她平时辛辛苦苦攒的“私货”……在我们入户排查的前一天晚上,她加班把每栋楼住户的基本信息用表格给我们整理打印了一份,我们只需要在那个基础上进一步的核实增减,这真是帮我们了大忙。

 

 那天排查28号楼,经过五楼时我看她正蹲在一户居民门口,楼道里有点黑,只见她借着屋里的灯光,在那个小本子上做记录。我喊她走,她头也不抬边记边说:“等会儿,这家是新来的租户,我需要记一下他们全家的信息,越详细越好。”看着昏暗的楼道里,王蕊蹲身记录的样子,我的心中对她更添几分敬意。

 

 

 

 

 

 

 在这段时间的郧阳新闻里,我看到还有很多优秀的网格员,她们都是社会基层管理中离百姓最近的“神经末梢”,是村和社区的“手”和“脚”,每天奔跑在网格里的角角落落,做着非常琐碎艰辛又实在具体的工作。

 她们的工作非常辛苦,她们的存在非常重要。

 疫情袭来,紧张和焦虑笼罩之时,我们看到很多人站了出来,比如医生、警察,还有网格员、售货员、清洁工。看到她们的身影,我们的心会顿时安宁下来,不再那么慌乱。

3

 一晃在网格里已经值守一月有余。我们和楼上的居民也渐渐熟络起来。至三月中旬,眼见着春光渐盛,天气晴好,城市重新启动,虽没有完全开放,大街上也顿时热闹不少。

 我站在值勤点的路边,看着恢复生机的城市,心里热热的正在发呆,有两个小伙子从我身边走过,和我打招呼:“李姐,快下班啦!”

 我回过神来。是在我们刚下沉到网格时就主动要求来当志愿者的岳凌和刘辉辉。

 

 记得是2月19日的上午。解放路30号楼三单元的岳凌来找我:“李姐,我想到你们的执勤点当志愿者,可以吗?”

 我笑着问他:“你是大学生还是已经上班了?值守很辛苦的,也有危险,你们家大人同意吗?”

 “我是在十堰上班的,这些天看你们天天在这里为我们值勤很辛苦,我想天天在家无聊的闷着,还不如和你们一起值勤。你放心,我父母也很支持的!”小伙子很诚挚的答道,我赶紧从帐篷里给他拿出一件志愿者背心和袖章。他成为了我们网格里的第一个志愿者。

 此后没两天,岳凌又带了他家楼下的刘辉辉来当志愿者,从些这两个年纪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就负责第70网格的另一个卡口,每次去看他们,都会看到他俩在很认真地值守,热心地为居民们服务。

 

 

 

 

 

 

 还有同在30号楼的李琴也是个非常热心的居民。在2月中旬的时候,湖北省迎来大范围雨雪,大风和强降温。部里担心同志们感冒,给每人订了医院熬好的袋装中药。李琴看医院每次把中药送来时多半都已经凉了,就跟我们说:“这凉的中药咋喝得成?你们在这里为我们值勤,我来帮你们熬中药吧。”

 第二天上午,我们正在值勤,看着李琴从30号楼栋大门里出来,手里提了一个红色的大电饭煲朝我们走来。边走边笑着说:“快来!快来!给你们熬的中药,快趁热喝!”

 我们满心的温暖,一脸的惊喜,赶紧迎上去接过那个沉甸甸的电饭煲说:“呀!这太麻烦您了!感动死啦!”

 她麻利地给我们分着药说:“麻烦啥子,你们天天在这里为我们值勤不麻烦?为你们做点小事,我乐意!”

 从此,她每天上午下午都把熬好的中药送到我们值勤点。有时怕我们喝中药太苦,还贴心的给我们带一些糖块来。后来不熬中药了,她就每天给我们送热水。楼栋里有什么需要物资发放、上门服务的事情,她也总是抢着去帮忙做。她从没跟我们说她要当志愿者,但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成了一名为防疫服务的志愿者。

 

 

 

 

 

 

 温暖的善良和青春的热血是可以感染和传递的。在这次疫情防控工作中,郧阳区共有382支志愿服务小分队、3200余名志愿者,奔赴郧阳城乡“战疫”一线。他们有基层干部、教师、司机、大学生、个体经营者,甚至还有滞留郧阳的外地人员。无论来自何方,是何职业,在国家危难时刻,他们都义无反顾的选择主动请战,着一身“志愿红”,成为战“疫”中一束温暖的光。

 中国老百姓自古以来都有着共赴国难的家国情怀。

 

 值夜班时,又遇到那辆经常夜晚停在我们卡口封闭隔栏边的箱式货车。司机叫唐飞,是给郧阳寿康连锁超市配货的货车司机。

 初次见他时,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长街静寂,昏黄的路灯下,他姐姐从封锁隔栏这边把饭递给他,面条和菜什么的都混在一起盛在一个大钵子里。小伙子接过来,蹲在隔栏边呼呼噜噜吃起来。姐姐在隔栏这边心疼的说:“慢慢吃,别烫着,吃完我再上楼给你添。”

 小伙子边吃边点头:“嗯,嗯……”。

 经常姐姐的话还没说完,他就风卷残云地吃完了。

 看到这对姐弟夜幕下送饭,吃饭,我们心里半是辛酸,半是温暖。

 

 后来,他再来时,我们就从值班帐篷里给他搬个小桌椅,让他坐那里慢慢吃,也会跟他闲聊几句。

 “你们给超市送货的司机多不多啊,可以换休吗?”

 “不多,我们车队里有部分司机滞留外地,人手紧张的很。我从过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休息过。我家在十堰市区,我天天在外面跑,为了家里人安全,这段时间就在郧阳这边,天天睡车上,吃饭一般就是用面包啥的对付一下。我姐怕我身体拖垮了,要我每天晚上来这里吃口热饭。”

 

 “你天天在外面跑,家里人也很担心吧?”

 “嗯,我媳妇看着网上那些疫情的新闻很害怕,有时就劝我别干了,反正有这个技术,疫情过了再找工作。我说那咋行,我们要是都这样不干了,那老百姓吃啥喝啥?我们自己也是老百姓啊,将心比心。”

 这就是中国的老百姓。国家一声令下,让宅家就宅家。让什么时候出门,才什么时候出门。让坚守岗位,就勇敢逆行坚守岗位。

 民心所向,胜之所往。这场抗疫的人民战争,中国必然会向世界交上一份优秀的答卷。

 

 

 

 

 

 

 前些日子,中国最美乡村·郧阳樱桃沟村的八零院儿小李传来了樱花盛开的视频。这几日区融媒体中心又拍了五峰乡的油菜花海,汉江边柳陂镇的“十里桃花”。大家身不能至,心向往之。

 春风轻拂,阳光清浅,今年这春天里的花儿们开的热闹又寂寞。

 春天到了,长夜已尽,日光将来,愿所有美好都如期而至。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