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口罩下的中国(纪实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卢小夫 时间:2020-03-01

 

口罩下的中国

 

——庚子大疫札记

 

口卢小夫

 

 

乙亥末,庚子春,荆楚大疫,染者数万。众惶恐,举国防,皆闭户,道无车舟,万巷空寂。然外狼异动,垂诞而候,华夏腹背芒刺,幸龙魂不死,风雨而立。医无私,警无畏,民齐心。政者、医者、兵者,扛鼎逆行勇战矣。商客、邻家、百姓、仁义者、邻邦献物捐资。叹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能者竭力,万民同心。月余,疫除,终胜。

——摘自网络

 

 

二0一九年农历大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悄然来袭,在长江上游一座九省通衢的城市——武汉疯狂传播。市内一片祥和喜悦,年味渐浓,人们正忙于过年奔波,病毒却暗地布兵排阵,肆虐寻找宿主。毫无警觉的人们在上演一场又一场的大集会、大迁移,南来北往,轰轰烈烈。

 

就这样,新型冠状病毒趁此过年氛围,攻城掠地,很快沦陷武汉一城,又乘迁徙之阴风,向全国蔓延。武汉告急!中国告急!武汉不得不封城,全国各地不得不封镇封村封街道。一觉醒来,人流、车流全消失了。人人禁足,户户闭门。万城空巷,万民焦虑。中国,所有的表情都装进了口罩……

 

起始

 

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首例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人。

 

12月26日上午,一位男子带着父母来到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看病。呼吸科主任张继先观察俩人胸部CT片,发现情况不对。

 

12月26日下午,一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就诊,病症与之前的三位相似,张医生赶紧将四位病人的情况向院领导报告。

 

12月27日-29日,该院又连续收治三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张继先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再次向院领导报告。

 

29日下午两点,该院向省、市、区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紧急报告,下午五点,省、武汉市卫健委疾控部门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来该院做流行病学调查。到29日止,该院将收治的七名病人中的六名,转移到武汉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12月30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完成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收集和标准化入库;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卫生部门启动相关调查和病例搜索工作。12月31日,武汉协和医院设立呼吸传染病隔离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大规模消毒;国家卫健委专家进入武汉。2020年1月1日,国家卫健委成立疫情领导小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关停。2020年1月2日,大批清洁工清洁华南海鲜市场;香港特区政府召开跨部门会议,检视针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预防措施。

 

2020年12月30日17时43分李文亮在武大医科同学群里“吹哨”——透露了这个人传人的肺炎病。他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后胡院区隔离”等。

 

2020年12月30日20时43分,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主治医师谢琳卡在“肿瘤中心”443人的微信群里称:各位老师好,我传染病院的师妹发在我们同门群里的消息: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

 

2020年1月1日,“平安武汉”当日发布微博称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处理。全国主流媒体均有报道,武汉市政府应当知道相关情况。

 

2020年1月3日,李文亮的行为被定性为“造谣”,需要接受“训戒”。

 

2020年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当日通报共发现44例“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

 

1月10日,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王广发曾就新冠病毒发展情况接受媒体访问,他代表疾控中心,发表了具有权威性的发言:整体疫情“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调查后不久,正是武汉和湖北两会期间。市政府连续12天发布“无新增确诊病例”。在这段时间,几个大型活动陆续举行,包括开万家宴、开年度会、广发旅游邀请函等。而事实是,1月20日之前陆续出现多例病人,也出现人传人的情况。

 

新年第一天,官方发布官微通告“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随后,通告又把这“8名散布谣言者”依次称为“一些网民”和“8名违法人员”。

 

李文亮就属于八名造谣者之一。他,一个眼科医生。他做的事情实在太过普通,普通到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去做,而绝不会去想这是在造谣。在这段时间,一边是网络不停发帖挺李文亮,一边是网警夜以继日地辛苦删帖。

 

1月28日流行病学的科学家、国家卫健委的高级专家曾光从专业角度评价,最高法院唐兴华先生从法理角度评价,都对李文亮的最初预警进行了辩护,给予了高度的赞扬。本人在一篇作品里也这样说过——在非洲的草原上如果见到羚羊在奔跑,那就是狮子来了;如果见到狮子在奔跑,那就是象群发怒了;如果见象群在奔跑,那一定是蚂蚁来了……自然万类尚且有团队精神,尚且有以吹哨来保护同类的意识,何况人乎?李文亮吹哨也是自然赋予他的本能,假如一只羚羊发现狮子来了,得先去报告狮王再决定大家跑与不跑,那等狮王决定再下通知,不知大伙还跑得了不?

 

李文亮一直坚持在一线,他被人们称作英雄。在二月六日的深夜,李文亮因感染冠状病毒肺炎医治无效,不幸牺牲。是夜,全国人民无眠,社交媒体为他点烛,为医者李文亮送行。二月七日夜,全武汉市民向天空投出聚光、吹口哨五分钟,许多人为他点烛、献花,几乎全国的网络媒体都在为李文亮哀悼。

 

2020年1月20日,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中国人民,武汉人民等来了钟南山!八十四岁的钟南山院士以最高级别专家身份来到了武汉。是他正式公开说出了三个字——“人传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这个恶魔的名字才正式定格在十四亿人的脑海里,进入大江南北、千家万户。中国人一下子警惕起来了。全国开始行动,各村各镇封路,武汉九地封城。

 

之后,浙江、广东、湖南、河南先后启动紧急响应,级别为一级。湖北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1月23日零点,武汉市政府宣布封城,于十点执行。在这十个小时内,又有将近三十多万市民涌出武汉,带着病毒分散到了全国各地……

 

武汉市作为疫情的发源地和重灾区,但行动上相比其他省市确实都要慢上半拍。市长如是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未“获得授权”不能公布,他们认为一切工作是建立在专家判断的基础上。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湖北省一个辖区市级单位——潜江市。市委书记吴祖云和市长从武汉得到消息后,觉得这个事情太大了,所以先下手为强,哪怕是冒了一点点不是太合规的风险。潜江在1月17日上午,就及时收治和集中管理了32位确诊的肺炎发热病人,那时候钟南山院士还没有到达武汉。潜江是整个湖北省第一时间封城、第一时间终止所有娱乐活动、第一时间出台了很严格的禁足命令的市级单位。潜江市的两位领导顶着掉乌纱帽的风险,敢于承担责任,敢于有所作为,立足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才把疫灾对潜江市的影响降到最低,这是值得钦佩的。

 

沦陷

 

武汉!中国的武汉,从二十号开始,城门总算关起来了,而且紧闭至今。我真不敢想象,城内那几百万同胞,他们的日子是怎么熬到今天?在这个本应喜庆的春节,无数原本幸福安康的小家,原本是高高兴兴赶回去一家人团团圆圆。自从家里有一位感染了冠状病毒肺炎,陆陆续续全家人倒下了。亲人的团圆,成了亲人无声的哭泣。于是,身体状况还算好一点的家庭成员,开始在全城四处奔跑,奔跑在寻找抢救自己亲人的路上。这家医院满了,那家医院没了床位,这种焦虑是何等的不可想象!特别是有的年轻人,刚到武汉就业一年半载,没有社会资源,没有自己的私家车,这种人只能躺在家里苦等(有的人的父母,还是第一次到儿女工作的地方过年)都困于几层、十几层的楼房里。没有熟人,只能在网上不停地呼救,喊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这个事,我曾在一个帖名叫《武汉众患者微博求助,转发救人》里见过(可惜不久又删了),一串串的名字,一声声的呼救。我相信那都是真人真事,他们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并且是外籍滞留在武汉的上班族,或教师、或工人、或学生,这种人在武汉没有亲戚、没有社交,灾难突然降临,一人发病,全家发慌。他们唯一的资源和熟悉的就是网络,只有通过自媒体的平台,把自己的名字、电话、小区位置、几栋几号及家里病人的状况一一发在平台上,寻求好心人的帮助。夫要救妻,妻要救夫,父母救子女,子女救父母,好的救病的,轻的救重的……谁见了,谁能不动恻隐之心?记得我当时是噙着泪水转发的。但世上为何总有铁石心肠?没两天此帖也删了。

 

这段时间,我在各种帖里见多了生离死别,一幕一幕的,怎一个“惨”字了得——染病的拖着本已沉疴的身躯,远远地目送着亲人的尸体运走。有的人因病重不能下床,只能接到一句通知——名字、出生年月、男女性别,确认是自己的亲人后,隔墙泪目,任凭工作人员用一个专用的装尸袋子装了,运出医院,最后搬到救护车的后座。拉走了,泪水翻过疼痛的胸口,一次又一次……

 

网上有一个截屏,是武汉市内一条求助床位的微博,在询问武汉市内的网友,有谁知道哪家医院有床位。微博下有一人留言:我的家人今天下午已故了,不知是否多出一个床位,妹妹打医院的电话试试。

 

短短的几句话,多戮人心啊。这是生命的对话,是生死的替换。

 

还有一个女孩讲述(此帖也已经删了)她经历的伤痛,看过一遍,就已经深深保存到了我的脑海里。他们一家除了自己及已怀孕的嫂子、小侄儿没有被感染外,父母、哥哥全都染上了冠状病毒肺炎。嫂子要在家照看小孩,哥哥正在另一家医院排队等待确诊……她,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只能无畏地站出来,用弱弱的肩扛起摇摇欲破的家。病得最严重的是母亲,父亲为了不让儿女感染,坚持不要他们兄妹接近,而独自一人去服侍病中的母亲。后来,父亲也染上了病毒,医院按规定把父母强制隔开治疗。她每每等到送饭送药的时候,好想进病房去看一眼自己的父母,但父亲总是隔着玻璃门不停地做着手势,打着哑语,叫她赶快离开……直到一天,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走了。走了,就是一句话的事;走了,也无能为力啊。近在咫尺,作为儿女的她们,连看一眼的奢望都不能实现,兄妹只能远远地跪在救护车的后面……后来,父亲也走了,还是一样的无能为力。养老送终,是中国人的传统,但在灾难面前,是何其不堪一击!为了保住哥哥一家,她不能久哭,还得回家,还得坚强,坚强地活着,因为家里的活人还靠她去外面找食,去买菜买米买生活之类的用品。

 

湖北作协主席李修文在他的口述作品中也讲到过一件伤心的事情——一个大学老师,她的老公和父母都已经感染了,好像父亲已经去世了,她自己也高度疑似。在封城的情况下,她半岁的孩子谁来带?她发出了求救之声。她的求救,已经不是在求救自己的性命,而是求有人来救救她不谙世事的孩子……

 

这还有个故事:她妈妈病了,情况危急,却怎么都住不上院。120、社区、医院,朋友……她把所有该求助的途径都求助了,还是不行。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只好拿了脸盆,在阳台上边敲边喊:“大家谁能来帮我下,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在这里敲锣,想救我母亲……”,哭喊声夹杂着响亮的锣鼓声,催人泪下。

 

她后来对记者说:“58岁的母亲快要撑不下去了,就在这关键的一两天。我也有体面的工作,但为了给母亲求床位,我不要脸了,只希望母亲能活命。”她敲碎了两层脸盆,换来了母亲的一个床位,终于把母亲从死神那拉回来了。

 

一个武汉女孩在这个新春的夜里,一路追赶拖运母亲遗体的救护车,痛不欲生地哭喊:“妈妈,妈妈,妈妈等我……”,这声音,萦绕于我的耳畔好多天,可就在二十天后,她又以同样的方式,送别了父亲。家,只剩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照了……

 

武汉市民张弛,家就离华南海鲜市场一公里,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做CT。每日三点钟去,十点钟回。后来的几天,症状反反复复,去了好几家医院也没能得到确诊。他怕万一确定了名字,是冠状病毒,回去害了自己的家人。于是准备去找酒店入住,但酒店也要测量体温,一律不收发烧的人。就这样,他在街上一整天,逛来逛去。最后只得请求工作人员把自己关了起来。

 

武汉市一位九十岁的老人,为了给儿子找到一个床位,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当找到床位后,他给六十五岁的儿子留下一句话,“要活下来”。老人在这五天里,就是靠吃方便面坚持在医院里等。树高千尺,骨肉连根啊,耄耋之翁,还在挂怀儿子的生死,这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常凯,湖北电影制片“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父母是武汉同济医院教授,这样的家庭,无论社交人脉,还是体制内地位都不一般,属于生活裕足的中产家庭,只有儿子仍在英国留学没回。但病毒无情,不会因人而染。首先是父亲于1月25日发病,送往医院,但因多家医院都没有床位,只得返回家中治疗。自己、妻子、母亲、姐姐因照顾父亲,也被感染了。父亲于2月3日在家中辞世,母亲于2月8日在武昌医院撒手,之后姐姐也离去了。他本人在2月14日清晨,于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一家四口就这么快灭门了。他去世前几日,留下一封遗书给远在英国学习的儿子——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触。

 

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

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也是很多武汉家庭的缩影。

 

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于2月18日上午去世。这是一院之长啊,武昌医院是这次新冠肺炎武汉市首批定点医院之一。此前该院59岁护士柳帆也因感染新冠肺炎医治无效去世了。病毒无情!嗨,这种事太多,太多。我不想说了。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在这场灾难里,尽是人间凄惨,尽是各种各样的悲惨场面。正如成都七中一位语文老师在网上开课致词如是说:已经立春了,但今年的冬天却似乎长得没有尽头。新冠状肺炎还在肆虐,不知还有多少人正面临着生离死别,还有多少家庭从此没有 明天。“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对现在还挣扎在痛苦中的人们谈生活太奢侈了,有些时候,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又有诗云: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宋.欧阳修

 

 

传播

 

截至2月10日0一24时,全国确诊病例已达42638例。新增病例数,持续上升。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一般潜伏期为14天,有时长达20天,表现症状一般是发热、头昏,但有的人症状又不太明显,所以在这十几天内很难确认谁是感染者,谁不是感染者。有的人去药店买药,在吧台和感染者近距离停留50秒就被传染。有的人排队的时候,无缘无故被感染了。有的人是在开会时被感染。有的人在公共浴室洗澡后被感染。

 

宁波有一位男性患者,从没去过武汉,也没吃过野生动物,更没接触过病毒患者,但他事实被感染了。后经调查,他1月23日早晨去菜市场买菜,和一位老太太在一个摊位前,近距离停留15秒。这位老太太就是病毒的携带者,于是他就被感染了。

 

还有的人明明从重灾区武汉过来,因一时身体正常,总是瞒着所有接触的人,造成无数的悲剧,下面列举一些事例。

 

福建晋江的一家子,明明从武汉回乡,还撒谎称从菲律宾回来。不仅参加当地婚宴,还频繁外出活动。一句谎言让四千人陪他隔离。

 

山东潍坊患者隐瞒情况,致68名医务人员被隔离。一个人的隐瞒,可能让所有人的努力前功尽弃。

 

河北一瞒报病情者,因错过最佳治疗时期去世。77名密切接触者已隔离,一个人的隐瞒,不仅害了自己更危害了别人。

 

湖北一副校长夫妇隐瞒病情,违规为父亲举办寿宴,致医护人员等近百人被隔离。一个人的隐瞒,会让大家承担恶果。

 

一名男子在武汉封城后偷偷开车出来,返回家乡南京过年,父母不仅不上报,还经常在小区散步,几天后全家都感染了,于1月29日被送往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杭州市副市长陈卫强在介绍杭州市疫情防控工作最新进展情况时,曾曝光说:当前形势严峻,疫情的发展有规律,不需要恐慌,我们杭州有一家企业,开了个会,30个人里面有11个人感染上了。

 

1月21日,6名同学在肥东聚会,22日起相继发病并确诊。截至通报当日,六名患者的病情均较轻且稳定。

 

1月27日,居住闸航路的一位老汉听说牌友组织了牌局,便偷偷溜出家门过牌瘾。儿子发现老爸苗头不对,立即予以劝阻,可老爸怎么都不听,心急如焚的儿子于是拨打了12345热线,接到举报后,浦江镇立即行动,陆续“端掉”了多个棋牌室。

 

1月28日、29日,安徽省卫健委先后发布疫情通报显示,黄山市歙县一家6口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其中一名患者为8个月婴儿,属于家庭聚集性病例。

 

1月29日,安徽省合肥市卫健委公布了1月29日合肥市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其中6名男性患者因参加同学聚会确诊,平均年龄22岁。根据所披露的具体情况,这6名男性患者有5名为22岁、1名26岁,均居合肥,其中1人19日自武汉回合肥,其余5人均未到过武汉。

 

山东潍坊张姓女子从武汉回来感染肺炎明知会传染的情况下,刻意隐瞒,拒不配合,即使到了医院也是满嘴谎话,结果不仅害了家人朋友,连医护人员都深受其害。因一句谎言致117名密切接触者被隔离。

 

浙江金华,1人感染7人,隔离560人.

 

北京密云首次出现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据了解,这是一起接触确诊患者瞒报,导致全家被感染的情况。

 

一家人接触病患瞒报,致全家感染,46人隔离!

 

抗疫

 

2020年,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华夏大地紧促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我们每个人的心都与祖国紧紧地贴在一起。疫情中,无数人选择“逆行”,也有无数人选择与“逆行者”同行。

 

旅居海外的华侨华人,纷纷在所居住的外国城市购买口罩、手套,通过各种渠道寄回国内。有的飞国内的飞机没有装几个人,尽是物资。据说,在美国的一个城市,有一段日子,口罩被我们华夏的优秀儿女买到缺货——这是血脉相连的同胞,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钟南山院士临危受命。84岁高龄的老人第一时间冲向防疫一线,在前往疫区的列车上,累得闭上双眼,享受难得的片刻休息——这个镜头曾留在了亿万人民的心中。

 

ICU病房,一位老医生拄着拐杖,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备走在医院里,那感人的背影,也曾让无数人泪目。

 

有很多医生在强度的抗疫中,通宵达旦,累了、困了,就躺在地上休息一会,那一身白大褂绻缩于医院一隅,看了让人多么心疼。

 

有的医生因长时间戴着手套,取下手套后,双手像浸泡了的鸡爪一样。有的取下防护镜,满脸通红,因戴镜时间过长,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伤痕。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蒋小娟,为了不影响自己继续工作,特意在鼻梁和两侧苹果肌处贴上创可贴,目的就是为了缓解护目镜的压伤力。那布满方格的双手是一幅美丽的中国地图。那红红的脸颊,是新年春天里最美的印记。

 

白衣天使,一个多么美丽的名字。她是上帝的信使,也是科学的执行者。其实她们就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有的护士只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跟着前辈和死神在抢人。她们践行着“救死抚伤”的誓言,做着拯救生命的工作。一幕幕熟悉的镜头总让人时时想起……

 

他身患重病,妻子又被感染。他依旧在抗击疫情最前线奋战。隐瞒身患渐冻症的病情,顾不上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妻子。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坚守在抗击疫情的最前沿,用渐冻的生命托起信心与希望——这是白衣天使!

 

坐在电脑前,屏呼息气,眼晴紧盯着屏幕,时刻关注着病人显示的各项检测数据——这是白衣天使!

 

病人的安危刻不容缓,时刻与病人共进退。为了方便工作,能更好地奋战在第一线,一些漂亮的女人甘愿剪去缕缕的青丝,留着光头。自己嘲讽自己笑着说,这个发型可能是这辈子最美的样子——这是白衣天使!

 

只愿健康安全地服务病人,连续的高强度工作,已经忘了吃饭的时间,打开工作盒饭,饭菜却已早凉,即使这样,他们依然吃得很开心——这是白衣天使!

 

他们始终在奋战,突然接到急诊电话,医护人员扔下筷子,冲到抢救室救治病人——这是白衣天使!

 

12个小时不喝水不上厕所,想上厕所只能憋着。不少医生都穿上了成人纸尿裤,最长的一天12个小时没喝过水了,因为吃多了、喝多了,就会增加上厕所的次数,从病区出来,他们的防护服就得浪费,又要重新再穿一回——这是白衣天使!

 

95后护士偷偷上前线。她们对前辈说,非典时,我们还小,全世界在保护我们90后,今天换上我们90后保护全世界——这是白衣天使!一句简单的话,透露出一颗赤子之心。

 

武汉科技大学天佑医院肿瘤科的护士李慧在医院征集志愿者的时候,给护理部发过一段话:我要求到任务较重的呼吸二病区参与一线工作,并要求不要告知家人——多么可爱的白衣天使呀。

 

从除夕到初一,这个内心有些怕的95后护士仍然坚守在一线。她在和朋友聊天时说,今天家里人说接我回家吃顿年饭,我说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医院,到现在家里人还不知道我在干嘛,万一有不幸,就捐我的遗体做研究攻克病毒,请大家不要告诉我的父母,唯一的要求请妥善安排我的家人——泪目!泪目!可爱的孩子。致敬!致敬!美丽的白衣天使!

 

逆行者!是二0二0年最响亮的词语。一个个红手印,一个个红印章,都饱含着视死如归的爱国奉献!彰显了使命职责的忠诚坚守!

 

明明坐在了回家的车上,接到命令后,她第一时间重返工作岗位。一位有25年工作经验的主任医师,写申请书自愿参与治疗——这是白衣天使!

 

勇敢穿上防护服,踏上工作岗位。眼见好兄弟倒下了,他泣不成声,“同事倒下了,病人还要继续救”——这是白衣天使!

 

大年除夕夜,她与140多名战友闻令出征。在阻击新型冠状病毒的非常时刻,无数医疗工作者冲锋向前,“宝贝,你不要哭,妈妈很快回来!” ——这是白衣天使!这一幕曾感动了无数人。我们常看到病房外的走廊里,是一阵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白色的人影来来回回,没有人知道谁是谁,只看到大家都是朝着同一个目标奔去。

 

河北护士肖思孟,为了便于防护,剃光自己留了多年的长发,她光秃秃的脑袋让人感动落泪——这是白衣天使!这肖护士剃光头是自愿的,但也有不自愿的。兰州甘肃省妇幼保健院阻击新冠肺炎援鄂医疗队出征之前,15名女医护人员被强行剃光头,官方将整个事件录下并配上“最美逆行者”等高大上的褒奖词,把视频发到网上。这又唱的是哪一曲?强行让人伟大,不知是想伟大谁?女人的生理不同于男人,她们战斗在第一线,很多援派单位只记得注重光头形象,却不闻不问女孩生理上需要的物资。网上有一流传,有的女医护找医院要安心裤、卫生巾都没有得到补给。这虽是一个反面的例子,但也彰显了我们的白衣天使是“艰难逆行”!

 

大年初三,安徽省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100余人从合肥站登上高铁,驶向武汉。

 

2月7日,由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100余名专业骨干组成的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武汉,车窗内外的两只手久久挥舞,虽然隔着玻璃,但传递着同样的温度。

 

大年初四,天津市第二批医护人员驰援湖北。前前后后,天津市共有六批共600多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

 

作为江西省都昌县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90后的都昌县第二人民医院呼吸科护士长曾焱英在得知疫情严重性后,第一时间申请前往武汉一线支援。2月10日,她启程奔赴武汉,出发前接受提高免疫力的药物注射。

 

2月4日,重庆双福国际农贸城内,装载着新鲜蔬菜的货车源源不断驶入市场。疫情发生以来,双福国际农贸城进入“紧急保供”状态,第一时间担负起“保供+防疫”双重责任。

 

2月2日,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搬运北京东城区捐赠的首批价值30万元的“抗疫”物资。北京市东城区动员辖区企业及社会爱心人士为十堰市郧阳区捐赠了价值116.8万元的物资,助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四川美术学院退休教授李来源,为了避免人员聚集交叉感染,离世前反复叮嘱儿子,不要办追悼会。每月只有600多元收入的环卫工人袁兆文,把自己多年存下来的一万多元钱放在派出所,然后默默离开……无论是用手刨出10万斤大葱送给湖北疫区的河南嵩县村民,还是为医护人员24小时送餐的武汉餐饮店老板娘邱贝文;无论是购买机票而把飞机座位用来给国内同胞运载防疫物资的海外游子,还是免费派发5万多只口罩的广州从化父子……他们平凡的身影,却干着不平凡的事,彰显了不平的人生!

 

人民解放军来了!

 

武汉人民惶恐的心瞬间放松了许多!

 

火神山医院为2020年1月23日开始动工,2020年2月2日这个对称日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给军方。雷神山医院为2020年1月25日开始动工……2月3日晚武汉连夜建3家方舱医院,提供约4250张床位,方舱医院将扩至15所,专收轻症病人。

 

2月5日,四川省遂宁市经开区一辆“自走式植保机”沿路喷洒消毒液。为了防控疫情,遂宁市经开区已在火车站、玉龙路等重要路段进行无死角、无盲区的“全域消毒”,严控病毒传播。

 

2月5日,山东省汇强重工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调试清洁消毒车上的喷淋设备。当日,该公司向青州市红十字会捐赠了10辆价值200余万元的清洁消毒车,助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

 

2月11日,江西省上高县蒙山镇小下村的村干部正在检修“大喇叭”。连日来,该县各地“大喇叭”纷纷响起,以顺口溜、快板等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将“防疫须知”通俗易懂地广播到千家万户、大街小巷。

 

2月6日国务院孙副总理来了!

 

武汉,有了定海神针!

 

2月6日上午,武汉召开肺炎疫情全面排查动员会。孙副总理要求不落一户、不漏一人。他指出,要全力抓好源头防控,武汉市要举全市之力入户上门排查“四类”人员,测体温、询问密切接触者,全面落实辖区、行业部门、单位、个人“四方”责任,强化网格化管理,要不落一户、不漏一人,要第一时间将“四类”人员送往隔离点和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实行首诊负责制、首访负责制。总理强调,要以战时状态落实落细各项防控措施,各级领导干部要把疫情防控作为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来抓,坚决履行好属地责任,坚决杜绝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设立24小时值班制度,战时状态决不能当逃兵,否则就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大家要心无旁骛、争分夺秒,全力以赴解决措施不精确、落实不到位的问题,全力以赴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2月9日,近6000人组成的多支医疗队,乘坐41架次包机陆续抵达武汉。新建的火神山医院大批收治病人,雷神山医院也已开始接收名确诊患者。

 

2月9日,武汉全市开展了一个大行动:整合市直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职工及高校教师,共16739人,下沉到疫情较重的社区,统一编入街道社区工作队,全天候全覆盖排查“四类人员”。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彻底打赢疫情阻击战!

 

医疗界四大天团医院纷纷挥旗率兵会师武汉!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中国医疗界四大王牌军,这一次,共同会师武汉。不仅仅只这四大医院,可以说,全中国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士,这几天都去了武汉,都去了湖北。全国资源正在不断向武汉集中,医护人员,更是全国向武汉紧急集结。医生、护士、解放军战士、爱心企业家、建筑工人、志愿者纷纷出动,从公路、水路、铁路、空中,向灾区集结,向生命最需要的地方集结。“全国一盘棋”“一省包一市”“对口支援”……整个中国都在攥紧拳头,为冰冷的江城注入澎湃的动力,为濒危的生命夺回呼吸的力量。

 

后记

 

至今天一个多月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还在全国蔓延,人们还宅家禁足,特别是重灾区武汉,还在封城,抗疫还在进行中。

 

很多痛苦的、感人的人事,每天都在发生,我无法一一列举详尽。今把我看到的、听到的,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一些。许多年后,好让人们仍然记得这场灾难,愿后人不忘这段痛苦的记忆!万语难言,还是把我近期所写的一首词作为结束吧。

 

临江仙•病疫庚子春

 

风到柳边梢渐软,春光不问灾情。

 

花开最好月亏盈。

 

无心花事,望尽汉江城。

 

疫压心头连细雨,禁足半月无成。

 

江山如画鹤零丁。

 

还需多久?户外放歌声。

 

作于二0二0年二月十日(庚子正月十七日)

 

作者简介:

卢小夫,笔名黑老晓夫,湖南平江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副主席、中国现代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南国文学社社长兼总编、中华卢氏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