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宅家抗“疫”记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袁杰伟 时间:2020-02-13

 

宅家抗“疫”记

 

袁杰伟

 

 

正月初八,春节前囤积的菜已显示余额不足。

惭愧,过年才几天,就这副窘相。

我怪妻子:“都怪你,我说了买个双门冰箱,多买点蔬菜,到奉家买点腊肉腊鱼腊鸡腊鸭的收着,吃半年也不要出去的啦。你看,才过初八,就要买菜了。”

小时候我家过年,餐屋的梁上要吊一只全猪的腊肉,还有各种自产的腊货,吃到双抢都是吃不完的。生产队搞双抢时要打牙祭,就从我家买腊肉。

我小时候过惯了丰盛的年,所以过年总喜欢丰盛。但妻子与我的生活习惯不一样,喜欢吃新鲜的,特别不喜欢吃腊东西。所以我家过年,只从超市买一块小小的腊肉,在大年三十晚上敬菩萨的时候用一下,其它时间都吃新鲜菜。我是一点年味都感觉不到了。但入“妻”随俗,也只好跟着舞了。

这次虽然春节前就感觉到了疫情的来势凶猛,然而对形势的估计严重不足,以为疫情不过是一阵风,过几天就来无影去无踪了。按照以往的验,初三就菜市场周边就有人卖肉卖蔬菜,囤积十来天的菜也就万够了。

没想宅到初八,新闻里说还只到爆发期。我们的心都凉了半截。这时候外出买菜,不但有危险,而且遭人耻笑:没想你家过年的菜就吃完了。

然而,离家出去买菜是有风险,但不出去买菜,则肯定会饿死在家里。不能就这么被瘟神吓死在家里吧?

于是,决定出去买菜。

我是一家之主,当然是我去。

妻子给我戴上口罩,边戴边说,有铁丝的那一边戴上面,有毛毛的这一边放里面。没想到戴个口罩也这么多讲究。然后,给我找一双平时不怎么穿的鞋子,说等下回来时鞋子就脱到外面。

就这样,我全副武装地到外面买菜去了。

菜市场的门面都关着,只开东、西两个小门,买菜的人果然门可罗雀。有人卖就好!我想。我杂七杂八地买了两大包,应该有六七十斤重。不到一公里的路,走得我汗流夹背,途中歇了好几次才把菜提回家。

到家门口,妻一手开门,一手拿着一瓶酒精,说“且慢!”把我从上到下喷了一遍酒精,然后命令:“转过去!”又把我背面从上至下喷了一身的酒精,又重点喷了手和鞋子,让我搓了搓手,把鞋子脱在门外,这才“放”我进屋。

我自己也感到像一个“疑似温神”,直到洗完澡,把衣服丢进洗衣机,才又重新进入宅的氛围。

我想,把这些菜吃完,瘟神它老人家应该走远了吧。当然估摸着瘟神会“一路顺风,快快失踪”的时候,又传来新的消息:已报到上班的,继续回家宅着;原通知学校开学不得早于2月17日的,又通知3月2日前不准进校。两大学生因擅自提前返校还受了处分。

风声一阵紧似一阵,心也收得紧紧的。看来,与瘟神的“躲猫猫”游戏,将玩一个较为持久的时间。

只过了区区十天,冰箱里再次显示余额不足。风声却比以前更紧,娄底又一批医务人员奔赴湖北,钟南山预测可能在四月下旬达到峰值,疫情“有望”四月前结束!

天啦,现在连“峰值”都没达到,很明显处于“上升”阶段。“可望”四月前结束,四月前结束还是“可望”啊!

心,不是凉了半截,而是贴到了背脊骨。

又得出去买菜了。

老婆小孩给我戴口罩、找帽子、找护目镜,颇有一种“妻子送郎上战场”的况味。

我麻着胆子再次来到菜市场,由于紧张,不足千米的路已走得我额头上沁出细密的小汗珠。

菜市场还是开着东西两扇小门,买菜的人依然寥寥无几。有限的几个菜摊子上,卖干菜的多,卖新鲜菜的少。我顾不得妻子的爱好了,在卖干菜的摊上“抢购”了一通:腊肉、腊鱼、腊肠,干笋、烟笋、干黄花、干萝卜条、干莴笋等,胡乱买了一气。提回家,妻子一看,笑了:又可以过个年了!我说:去,一个月也吃不完呢!妻子点了点头。

看我买菜辛苦,妻子也不反感吃干菜了。

其实,我除了为买菜犯过难之外,其它都还好。去年因高血压中了风的我,现在每天的血压都正常。我每天都在写作,从新闻中寻找采访线索,再通过电话采访“深挖”,写出了报告文学《最美抗疫者》,在本人主理的公众号《杂文日报》发表后,先后被新湖南客户端、中国创新文学网、湖南作家网转载。并被收入湖南省文联“抗疫文学作品专辑”中,且排在头条。《中国报告文学》杂志也来了拟用通知。我的长篇报告文学《毛板船》也终于“喜封金顶”,进入“装修”阶段。我每天都更新《杂文日报》,先后编了5期《娄底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抗疫文艺》、更新杂文随笔十多篇,可谓“收获满满”。

有人说,“比病毒更坏的是心情”。我相信这话是对的。

广东作作家焦人转发给我一位被关在家里15天的武汉作家写的话:

这段时间,在外地的朋友,经常发信息说:“我们一样,也困在家里啊。”可是,我真的想告诉你们:你们的困,和我们的困,不一样;你们的封,和我们也不一样。我们每个小区,甚至每个楼栋,都有确诊的患者。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是谁。你们困在家里,可以打牌可以轻松地看电视;而我们每个困在家里的武汉人,在不停地担心和害怕,不停地刷新闻,希望岀现一点好转,希望疫情早一点拐头。

我和好朋友,打了个比喻,有一笼鸡,餐馆的老板每天都要抓2只出去杀,剩下的那些鸡是什么心情,我们武汉人就是什么心情!

致不在重疫区的人们:不要嫌关在家里的日子不好过,也不要抱怨没工作的日子没收入,不要抱怨店门关闭要亏本!

想想那些武汉感染病毒的人,如果可以换一下,他们宁愿到外地关14个月也不愿意被感染!

焦人感概地说:所以我们要珍惜,要知足!说的真好!也希望在家宅着人的你共勉!

在作家群里看到一篇对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的采访,李修文说,我现在没法写作,心情很乱。春节前囤积的菜一直吃到今天,很多朋友说要给我寄,可我说不要。我家楼下就有感染的,万一快递小哥也被感染了呢?

李修文的想法和作法都是对的。我比他心情好,是因为我的环境没有他那么糟。

春天已经来了,瘟神终究会离开,愿你在家安好!愿所有的人在家安好!

 

作者简介:

袁杰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娄底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著有《随园流韵——袁枚传》《第三只眼》《漂泊在羊城》《尘埃落不定》。主编《感动娄底的90个故事》等。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