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双面张坚的鄂皖仕途

来源:廉政瞭望 作者:兰崇仁 时间:2019-12-25

张坚年轻时是文学青年,身居高位后依然喜欢舞文弄墨。

 

近年来,高官落马的新闻已不罕见。不过今年8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后,却在这名副省级高官曾经的主政之地,引来一阵波澜。

 

无论在湖北或安徽,一些商人苦张坚久矣,认为他利用权力干预司法,知法玩法,执法犯法。如今贪官落马,实在大快人心。

 

但也有许多文化人与媒体记者,很难相信张坚最终会是这般结局。在他们印象中,身居高位的张坚不失文人本色,与众人诗词唱和,更常有礼贤下士之举,令人颇为感动。

 

两种反应或许都有道理,但又都不全面。真实的张坚亦有双面,既有文才也有贪欲。

 

文人高官

 

张坚生于1955年,祖籍河南,青少年时代便来到湖北。因此在湖北官场,张坚从未被当成外来户。

 

1972年,结束自己知青生涯的张坚回城参加工作。据一名当地人士介绍,张坚简历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机床厂任统计员,但这家工厂属于监狱系统。也就是说,从参加工作直到退休,张坚始终没有离开过政法系统。

 

在湖北监狱系统深耕25年之后,张坚成为湖北省监狱局一把手,同时兼任省司法厅党委委员。

 

此后,张坚的仕途一路顺遂。2003年,48岁的张坚出任湖北省司法厅长。2008年任湖北省高院副院长,2013年调任安徽省高院院长,跻身省部级高官行列,直至退休。

 

张坚年轻时是文学青年,身居高位后依然喜欢舞文弄墨,在他身边聚集着一个文人圈子,大家赋诗作词,一时风雅。张坚深夜填词,再将作品发给文友是常事,他调任安徽后,与湖北的文友也保持着密切联系。

 

一名湖北官场人士说,张坚在微信上几乎从不给下属、同僚点赞,不过文友有作品问世,或是一般的生活琐事发了朋友圈,张坚却经常点赞。

 

张坚还喜欢结交记者朋友,这也让他在媒体圈拥有了好人缘。张坚任安徽省高院院长时,一年进京出席两会,在高铁上专门点餐,让列车员送到后面车厢让记者用。在北京开会期间,他又专门吩咐下属,说记者跟着进京采访,北京物价高,媒体单位的餐补不够,让下属多组织记者聚餐,改善伙食。通常在两会闭幕后,他还推掉其它应酬,专门与记者餐聚。

 

湖北与安徽联系政法口的记者都表示,他们很少为审稿的事发愁,即便宣传处的人员说领导忙,稿子看不下来,他们也能直接给张坚打电话。张坚看过稿子并修改后,都会客气表示“一切以你们为主,我的意见仅供参考”。

 

正是因为多年的交情,在2018年初张坚退休后,湖北与安徽的许多文化人与媒体记者都在不同平台发表文章或诗词,回忆与张坚的相交往事。

 

对于这些文章或诗词,张坚都会予以回应,他还填了一首《喝火令》,其中“放任秋风爽,逍遥宇宙宽”“难得柴桑寂”“松鹤傲云闲”等句,表达出对于卸下重担的退休生活的向往。

 

一名湖北的文化人表示,张坚在书法、散文、旧体诗方面均有涉猎。客观来说,他的散文火候稍欠,书法中规中矩,旧体诗确有功力。

 

据一名与张坚有过交集的人士透露,张坚不仅喜欢舞文弄墨,更雅好收藏,他的藏品主要是字画。从武汉去合肥上任,以及退休后回武汉,均动用了货车专门运送收藏品。张坚曾说这些字画都是捡漏或是用自己的字交换来的。“但这话谁也不会信。假如这些字画都是真品,那就远远超出了张坚的合理收入。”

 

这大概就是文人张坚的一面。但他绝不仅是一个文人,更是手握重权的高官。遗憾的是,他在放纵才情之时,并未遏制住贪欲。

 

江城旧案

 

近一年来,湖北官场与文化圈的不少人,都对张坚表达过“忧心”。消息甚至传到了邻省安徽,一名安徽的作家专门赶来武汉,看望退休后的张坚,并委婉提及此事。张坚一脸轻松,说自己是“桃花源中人”。

 

近年湖北政法系统震荡不断,牵扯出的旧案不少发生在张坚任内。去年,武汉政法系统连续有多名高官落马,包括武汉市中院院长王晨、武汉市检察院检察长孙光骏、武汉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周滨等。今年5月,湖北省应急管理厅党组书记、厅长郭唐寅落马,郭曾长期任职于公安系统,担任过湖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

 

据一名知情人士介绍,湖北省与武汉市政法系统出现的震荡以及多名官员落马,主要由两件案子牵扯出来,其一是号称“武汉版孙小果”的林明学案,其二是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厅长石发亮案。

 

林明学是武汉黄陂人,早年经商,上世纪90年代便以经营福尔摩莎夜总会闻名江城。赚到第一桶金后,林明学结交了不少权贵。后来,林明学转战地产与金融,成为湖北有名的富豪。

 

2000年左右,林明学在广西遭遇危机。他早年取得了广西一个县信用社的实际控制权,并以各种手段吸揽存款。后来资金链断裂,该信用社出现挤兑风波,桂林等多地人心惶惶。此事惊动中央,广西方面逮捕了林明学。2001年5月,林明学因涉非法集资诈骗、信用证诈骗等罪名被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然而林明学并没有死,他在广西被判刑,然后回湖北服刑,之后屡屡被减刑。近来有法界人士质疑,林明学在广西被判刑,理应在广西服刑,转回湖北较为蹊跷。此时张坚正担任湖北省监狱局一把手,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令人生疑。

 

2011年,原本被判死刑的林明学获得假释。这一时期,张坚正担任湖北省高院常务副院长。而假释的正常程序是由主管监狱提出建议,报法院裁定。林明学重新活跃在武汉商界,大手笔投资地产,建设了多个楼盘,还拥有多家体育俱乐部。

 

在林明学被假释的过程中,张坚究竟发挥了哪些作用,还有待进一步披露,但据一名知情人士介绍,张坚与林明学是认识的,而且还有交情。张坚调任安徽高院院长后,有时回武汉度周末,就会来到林明学建在黄陂的私人山庄。而且在对林明学一案进行调查,不断有政法系统官员落马的过程中,张坚也被多次叫去谈话。

 

石发亮的经历与林明学类似。这名被判无期的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厅长,本该在湖北的监狱中服刑,但他早些年就因为各种原因被监外执行。到了2017年,石发亮又因立功表现被假释。

 

如今,这两起案件均引发外界强烈质疑。据湖北官场一名人士介绍,这两起案件牵扯出湖北政法系统许多官员。张坚落马的导火索之一,应该也是林明学案。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除了林明学一案,近期大批湖北政法系统官员落马,这些人都是张坚的同僚或老部下,也势必牵扯出很多张坚的事情。

 

官场手腕

 

一名湖北政法系统人士介绍,张坚的两面不仅体现在才情与贪欲,也体现在他的儒雅与霸道。张坚算得上是个文人,笔耕不辍,著作等身,对待文友彬彬有礼,但在官场他又以霸道揽权与颇有手腕著称。张坚刚上任司法厅长时,整个司法系统士气低迷,有时司法厅召集行业会议,那些有点名望的大律师居然请假不来。张坚去财政厅要经费,被副厅长推给下面一个处长,处长又说自己无权处理,令张坚十分恼怒。

 

据知情人士介绍,后来,张坚连续搞了多个湖北律师建设年,称要整顿律师队伍,吊销了多人执照。张坚还利用召开听证会、行政复议等权力,扭转了司法厅比较弱势的形象,让主要领导很看重司法厅的工作,其它单位也不敢对司法厅怠慢。张坚曾在一次会议上得意地说:“以前我找人家要钱,现在我们需要经费的时候,人家还上门服务。”

 

一名媒体记者介绍,张坚喜欢与文人打交道,工作中也善于利用媒体。在湖北时,张坚推出了几名司法系统的典型人物,他亲手撰写文章,并刊发在主流媒体的显要位置。通过树立典型人物,对于扭转司法系统的整体形象,起到巨大作用。

 

通过媒体的报道,张坚有时还把坏事变成好事。2015年9月7日,安徽高院在亳州市委机关报《亳州晚报》上刊登一则公告,为“亳州兴邦公司集资诈骗案”中原判有罪的邱超等19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向他们赔礼道歉。

 

法院做出错误判决,历来为人指摘,张坚却开全国先河,让一个省高院公开在媒体登报道歉。此后,他又接受采访,称“不存在丢脸的问题。以后还会根据案情情况,考虑向蒙冤者登报致歉”。安徽省高院的这一做法经过媒体不断报道,获得不少好评。

 

在收获舆论赞扬的同时,近年来有关张坚的负面信息也不少。除了湖北监狱旧案,也一直有武汉与合肥的商人在实名举报,认为张坚介入司法审判,为特定人士谋取利益。安徽一名商人近来一直举报,说张坚收了一家企业的钱,执意在审判中判自己败诉。就在张坚落马前后,合肥有多名企业主被带走协助调查,这似乎在某种程度证实了传言。

 

张坚的文章中确有佳作,他的官场手腕也一度迷惑了许多人,但两面人终究是从政者大忌,他46年的鄂皖仕途,最终只能令人扼腕而叹。

 
责任编辑:碧 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