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一条迟复四年的短信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元夫 时间:2019-08-04

 

“八一建军节”在即,在这个属于军人的节日里,我似乎应该问候一下谁呢?

 

记忆闸门轰然打开。四年前闪动在汶川地震抗震救灾现场的迷彩身影,以及因他们而产生的那些刻骨铭心的感动,一瞬间涌上心头。

 

 

 

一位年轻的军官,在灿若星河的迷彩身影中突然转过身来,我看清了他被烈日晒得黝黑的脸。他叫徐同先,时任济南军区铁军直属营电子对抗营营长。四年前我曾欠他一条短信,四年后的今天,也许正是续发这条短信,弥补歉意的最佳时机。   

 

那是200863日,汶川地震后20天,我奉命去青川县营盘乡采访抗震救灾部队。

 

从广元抵达青川县城时已是中午,火辣辣的太阳一点也不同情帐篷县衙,还尽施暴力,用40度高温把人们烹蒸得像一个个落汤鸡,每个人肩上的汗巾都能拧出水来。

 

徐营长来县城为战士们装运军需物质,顺便捎上我们。

   

 

疮痍、凌乱、拥堵,龙门山内窄逼的地势窄逼的路,史无前例地承载着史无前例的大灾难和大救援,那是怎样的一种不堪重负啊。   

 

营盘乡是石牛道白水关所在地。时隔两千多年,昔日的交要道通衢今天却变成了交通死角,营盘乡因为修建宝珠寺电站变成了白龙湖腹心,三面环水,是四川省内唯一不通公路的“孤岛”。运送救灾物资要水陆转运好几次,因为交通问题,领导干部、记者很少到达。我们此去竟行走了四个多小时。

 

徐营长严肃缄默,稳重沉静,对于我的发问他也只拣关键词陈述,“现在好了,每天可以吃三餐,有水可以洗漱”,话无冗赘却透露出岛上的艰辛。宿营点营盘梁附近没有水源,没有供电,唯一通往社区的自来水管道,也在地震中毁坏。战士们做饭只能在距离营地一公里外的水井里抬水,这口水井是地震后乡政府组织人员临时开挖的一口井,以供新南社区居民和乡政府饮用,战士们哪里舍得用来洗漱呢?

 

 

 

在乡政府的配合下,6天后他们终于将这根水线抢通,可以满足当地百姓和部队饮用洗漱。

 

到达营队驻地,只见旌旗猎猎,军歌嘹亮。营盘乡因三国时期廖化安营扎寨而得名,营盘梁旁边的养马沟,是当年蜀汉大军放牧马群之地。无独有偶,如今铁军的电子对抗营又在此安营扎寨。透过战士们摆放整齐的武器:铁锹、铁镐等,我似乎看到当年蜀汉大军的长矛大刀。彼此都肩负重任,与官兵们一起共进晚餐时都难有机会触碰这段三国历史。

 

当晚了解到,部队出发前,决定留下8位川籍战士和一位有病的战士,谁知9名战士齐刷刷血书请战,那位有病的战士血书长达300字。匆忙出发,后勤准备不足,只带了少许洋葱和大米及4顶帐篷。来到营盘乡得知四个村受灾极为严重,他们来不及休整就餐迅疾兵分四路进入灾情严重的四个村抢救生命、诊治伤员、抢修道路、转移群众和粮食,安置百姓。为了抓紧普查全乡,没有时间搭建帐篷,跟当地老百姓一样,席地露营,在被子上盖上雨衣,早上起来时,雨衣上布满了露水。

 

 

 

营盘乡地理位置特殊,水陆转运频繁,采购极为不便,抗震救灾情势严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给后勤,为了节药大米,每天吃两吨干粮,晚上回来熬一顿稀粥。

 

一周后,便将4顶帐篷搭建于营盘梁,202名官兵挤在2顶帐篷里,每个人只能侧睡,如并红薯一般,不能翻身。

 

 

如今后勤补给充裕很多,军需站为他们增加了几顶帐篷,战士们从两顶帐篷中稀释后,至少夜里可以翻身。

 

 

第二天,战士们兵分几路行动。我全程跟踪两个小分队一整天。 第三天我水陆辗转赶回青川县城已是下午,各大媒体记者已经到齐,新闻中心更是拥挤,我好容易借到电脑发稿。

  

 

持续高温终于酝酿出一场暴雨,当晚雷电交加,狂风大作,我的帐篷仿佛要被掀翻。我牵挂营盘乡的战士们,202名官兵仍然几十个人挤一帐篷,后勤供给仍不充分。于是发给徐营长一则问候战士们的短信:雨大风急,战士们可好?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在帐篷已经熟睡,暴风雨最猛烈的势头已经过去,我悬吊在帐篷上的手机响起短信的声音,是徐营长的回复。显然,在这几个小时里,他们又经历了一番与风雨的搏斗。 

 

 

 

“四字一见,泪湿双面。死都不会害怕的电抗营战士,怎会被狂风暴雨所吓到!”读着短信,肺腑被轻轻掀动,两行热泪情不自禁滚落双颊。那是一股热血的涌动,是一种超乎个人情愫的暖流。对一个普通人的一句普通问候“泪湿双面”,这是多么强烈的褒奖。

 

我一遍又一遍写着回复的话语,写了又抹,抹了又写,反反复复,终究写不出一句合适的话语,生平第一次感到词汇的枯竭。 

  

 

有人说2008年注定是一个总被温暖感动的年头。我绑定青川的四年也如灾区的干部群众一样,从无节假日,面对潮水般的节日祝福短信,不但没时间回复,有时连阅读时间也没有。每年建军节,虽然也会想起抗震救灾部队官兵,但终因忙碌不曾向谁发送一条短信。  

 

四年过去了,肩上的担子轻了很多,面对即将来临的建军节,理应接续这条短信,以表达对军人的敬意,以纪念那份崇高的境界。可徐营长的电话也随手机的丢失而丢失。

 

 

(本图片由沈若飞提供)

地震后我采访有一个习惯,把当事人的电话写在稿子上方,即便发往报社也不会抹掉,当时青川乡下有很多地方没有信号,编辑在处理稿件如有不明白的地方如果不能拨通我的电话,但可以拨通当事人电话。我在邮箱的“已发送”里面未能找到当年的这篇稿件,原稿是在青川县电脑上所写。我记得曾经将我的文件夹全部下载到一个U盘,翻箱倒柜终于找到这个盘,谢天谢地,这篇原稿还在,稿件的上方还记着徐营长的电话。   

 

徐营长有没有更换手机号码呢?我试探性地编发一则短信:“可还记得营盘?还记得青川?”匆忙之中也忘记署名。马上收到回复:“荣耀之旅,梦中常回……”短信风格依然如故。还没来得及看后面,电话已经拨通。徐营长不但没换号还一直保存着我们的电话。这次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得知他和教导员梁庆岭已换单位,但仍在部队,并居同一城市,且都因为抗震救灾表现优秀而提升。

 

 

 

我告诉他青川经过四年重建,已涅槃重生。营盘乡的灾后重建跟他们当年抗震救灾一样艰辛,目前已经打通一条陆路出口,他们当年安营扎寨的营盘梁养马沟遍栽桃树,当年的孤岛目前成为美丽的桃花岛。不回青川看一看,不回营盘看一看,你不能想象她今天的美丽,你的梦境会缺少一份诗意……

 

2012年7月20日发表于四川日报《原上草》

 


 

(本图片由沈若飞提供)

【作者简介熊芙蓉,笔名,元夫,广元日报记者。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