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大别山出了个画家群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余英茂 时间:2019-07-18

 

河南罗山县,位于大别山北麓,淮河南岸,山川平原地形交错。灵山、龙池、何家冲、石山湖…造物主慷慨地将一个个奇迹赋予这片土地,鬼斧神工,瑰丽多姿。

罗山钟灵毓秀,人亦多灵气。近年来,罗山美术群体在画坛诸多格局中,异军突起,绘画风格清新纯朴,优秀作品层出不穷,与这片深远的大山相映成趣,引人关注。

何家安、桂行创、殷丽、沈峰、方强、李世银、喻刚、赵志新、冯璞、李化猛,一长串画家的名字后面,都缀着一个共同的籍贯——信阳罗山县。

作为罗山美术群体的领军人物和见证人,何家安先生最有发言权。宽敞的画室中,茶烟袅袅,翰墨飘香,伴随着何先生带有浓重乡音的讲述,罗山画家群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发轫,至九十年代初步形成,并成为令人瞩目的艺术现象的过程,如同一幅水墨氤氲的卷轴,在笔者面前级级铺陈开来……

 

大别山北麓的“特别画室

 

上世纪七十年代,豫南的美丽山川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工人日报》社的五名美术编辑被从北京下放到位于大别山北麓的罗山五七干校,其中包括著名的美术家王鸿、张步等人。面对秀丽的风景,画家们却无暇遍游博览,无法泼墨挥毫,只能日复一日地劳动。当时罗山县文化馆的馆长康明信看到这种现状,决定将画家们集中在一起办班为当地培养美术人才。

近水楼台先得月,北京画家的培训班首先惠及了罗山县。

1972年,全县的美术工作者和爱好者集结于此学习,在北京画家的系统指导下,从理论素养到绘画技巧,都有了显著提高,时为县剧团美工的何家安也是其中之一。

随后的几年间,这些画家又被周边的几个县请去办班培训,将美术的种子播撒在了大别山的重峦叠嶂间。

直至1975年画家们返回北京时,他们的课程已惠及周边数十个县区,大别山地美术实力因此有了长足的进步。

幸运的是,北京画家与这片土地的联系并没有因其返京而中断,反而更加密切。

因为大别山有美丽的风光,有这群热爱绘画的青年人。他们不仅与何家安等学生保持着频紫的书信往来,而且还经常重返大别山,进行理论指点,并带学生实地写生。除了王鸿、张步等,陆续又有郑叔方、王文芳、

张仁芝、杨达林等名家加入进来。

通过这种培训班,一些真心挚爱绘画的青年与画家们建立了真挚的友谊,直到画家返京后,师生间仍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当时,何家安已由县剧团调入了县文化馆,在馆长的大力促成下,何家安将一群刚从信阳师范学院和潢川师范学院毕业的小青年集结在一起,开办了美术辅导班,这批青年后来都成了罗山画家群的骨干力量,如桂行创、沈峰等。

在此期间,何家安在教学和创作的过程中,感受到了进一步学习的重要性,于是报名到西安美院进修,主修国画专业。在那里他系统学习了中国美术史和国画理论,并得遇名师指点,对艺术的理解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台阶。

何家安除了自己学习提高,还在假期中,将临摹到的古画,从美院带回来的各种教案、资料,各种收获,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大伙。

他还将前辈画家罗铭两度请到罗山,罗先生以79岁高龄跋山涉水,现场授课,用毛笔宣纸直接对景写生,让罗山的年轻画家们大开眼界。

何家安一人求学,受益的则是尚在萌芽阶段的罗山美术群体。学成归来的何家安原本有调动工作的机会,但是他选择回到了大山。他说:“理论是需要静下心来慢慢消化的,而故乡的大山,是最好的场所。”

就这样,回到大山中的何家安和罗山县的年轻美术群体一道,在故乡的秀丽山川中徜徉,用糅合了理论的全新目光,审视大别山的荒径乱石、击流轰浪、山村野趣,日渐锁定了该群体的创作方向一画信阳、画故乡,画大别山。

 

大别山写生画展,引发学界反思

 

1990年,前辈画家王鸿重返罗山。

看到北京画家们当年所播撒的美术种子已经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他怎能不倍感欣慰呢?面对大别山的无限风光,面对年轻人充满了灵气的作品,老画家感慨万

千,他决定联合北京的画家朋友,促成一次联合展览。

于是,在北京市美协和罗山县人民政府的共同主办下,来自首都和罗山当地的画家,在革命老区大别山一起登山临水,写生作画,并于1992年10月在中国革命

军事博物馆展出其中的优秀作品,即“大别山革命老区写生画展”。

这次画展当时产生的影响,可谓强烈而持久。

当时的国画界正因“85新潮”的冲击而倍感迷茫,“落后”论、“改造”论,“中西结合为唯一前途”论等种种文化自卑心态严重束缚了国画的健康发展。

此时,这次民族的、传统的、革命的画展,使人顿觉耳目一新。不仅业内人士十分认可,而且一些来自大别山的老将军,看了画展也很激动。

时任《美术》杂志主编的华夏对罗山画家们感慨地说:“年轻人,不是你们画的不好,是你们的命运不好,但是,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好好画,你们一点也不比

北京的画家差。”

出现这样一批回归传统,沉潜于生活,脱验于自然的山水写生作品,无疑为当时刻意求新的国画界吹来了一股清新的风,让浮躁的心态得以平息和回归。

《美术》杂志在当年与随后的时间里,特地为这次画展连续发表了三期专题,对这一特殊美术群体及其作品的审美趋向,做了深入分析。

与此同时,国画界也拉开了回归传统,回归生活的序幕,多年的成长,沉潜、积累后,罗山画家群体一鸣惊人。

难能可贵的是,年轻的罗山画家们在成功面前,依然保持着沉着安静的态度,所以能不断推出好的作品,保持持续发展的势头。这与故乡大别山的熏陶,和其师何家安一直以来的教诲密不可分。这个群体的成长,每一步都是脚实地。

1987年,何家安负责组建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信阳分校,继续在首都画家与罗山画家间穿针引线,提升这一群体的艺术品位。

1990年,何家安与恩师王鸿在郑州举办师生联合画展,获得关注及好评。

1992年,因大别山革命老区写生画展的成功举办,何家安被调往郑州参与河南省国画院的组建。这一年,《美术》杂志发表了何家安的文章《大别山下画家群》,“罗山美术群体”作为一种美术现象开始引起业界普遍关注

1996年,北京市美协组织的“大京九”写生团活动,特地邀请了何家安和罗山画家群中崭露头角的年轻画家桂行创,从河南潢川出发,沿京九铁路直抵深圳,一

路写生,历时二十余天。随后,两人都有多幅优秀作品入选“大京九写生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获得善遍好评。

1999年,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举办“跨世纪中国山水画展”,评委们希望籍此次评选克服和纠正20世纪80年代以来山水画界流行的特技制作,这种趋向刻意追求表面视觉效果,除了细笔堆彻等所谓“流行”样式外,更衔生出撒盐末,加牛奶等匪夷所思的怪招,淡忘笔墨的同时,丢掉的是国画本身的优秀精神。

在这次画展的参评作品中,评委们发现了一幅名为《积翠重苍》的水墨山水,重重叠叠,丘壑纵深,有笔有墨,连皴带擦,取材自豫南奇而不险的大别山。

这幅作品纯朴拙重,沉稳踏实,脱胎于生活,取材于自然,回归传统中又有着全新的精神内核,令评委们感觉耳目一新。《积翠重苍》获得了这次全国画展的金奖,这意味着罗山美术群体所坚持的回归传统,取材生活的艺术走向,获得了认可和肯定。

 

独具特色的“罗山画家群”现象

 

目前,何家安已成为国内闻名的山水画家,在国画界享有极高的声誉,而桂行创、李世银、方强、沈峰、殷丽、赵志新、冯璞、李化猛等人也都续走出大别山,在年轻一代的画家中脱颖而出,格外引人关注。

罗山之所以能够形成独具特色的画家群现象,在何家安看来,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是特殊的历史机缘,上世纪70年代,北京的画家在当地举办美术培训班,播下的种子生根开花,影响深远。

更重要的是,在这几十年间,画家们与罗山的联系一直都没有中断,而是频繁往来,经常走动,并且带动了一批名家到大别山亲临指导。

这其中,有师生情谊,有王鸿、何家安等人的穿针引线,更多的则是名家们固这片大山的热爱,对这群优秀晚辈的提携之情。

其二,罗山画家群体始终坚持面对生活的艺术态度,这是群体形成之初,就达成的艺术共识—即艺术作品的力量,最终还是要回溯到生活中。

大别山,居于南北山水之间,既具北方的力量,又不乏南方的温润,大别以又是属人的山,奇而不险,时见炊烟。

罗山画家群体成员多出生成长于大别山之中,宏丽深秀的山景,和贴近自然的山居生活成了画家们取之不尽的天然素材库,再加上自幼成长在群山中的体验,体现在画作里,更多了一份别样的圆融贴切,朴实清新。

其三,是由于这个群体一直坚守着国画的优秀传统,且避开了“85美术新潮”对国画界的冲击。

无论是北京画家的开源,还是中间名家们的光临指点,罗山美术群体自始至终受到的都是正统的熏陶,深得国画艺术的传统精髓。从未因针对国画的“不科学论”和“改造论”等论调而困惑过,也从未走过用写实观察、三维空间观念、焦点透视以及色彩观念来“改造”国画的弯路,而是一直注重传统的格调意蕴、章法图式、笔墨技法等诸方面。在认真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深入生活,发现自然风光的深刻内蕴。当追逐时尚的“新潮”者们将国画“改造”进死胡同时,罗山的面家们则在传统中寻找方向,在生活中发现激情,从而树立起一系列既不拘意泥古,也不刻意求新的当代优秀国画文本。

其四,在整个美术界日益功利化的今天,总会有心浮气躁的人,为了商业利益而漠视艺术追求,而罗山画家群体在这方面则出奇地一致,都是超脱功利,将浮名喧嚣关在画室之外,与自然、与古人沟通性灵。

这除了与故乡的大山所赋予他们的沉静气质有关,也与其师何家安的教诲相关。

何家安深知,中国画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它更像是一种文化的积淀,如果没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单凭技法出众,不可能成为优秀的国画家。因此,超脱功利、滤掉浮躁,在一个画家成长过程中显得尤其重要。

在何家安与年轻画家的相处过程中,他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把淡定、纯朴的艺术态度都过传授给了年轻的画家们,所以这个群体能不为外界的喧嚣所动,一直坚守着自身的艺术追求,脱胎于传统,取材自生活,用古人的方法来印证当下的生活,画故乡,画信阳,画大别山。

其五,罗山美术群体的诞生及发展,离不开当地历届政府及文化部门的大力扶持。

当时的文化馆馆长康明信促成的北京画家培训班,无疑是最初发轫之力,随后,何家安与县文化馆的同仁吴其祯等,又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开办辅导班,将艺术的火种传承下来。而正是因为罗山县人民政府的慷概出资,使罗山画家群体一举成名的“大别山革命老区写生画展”才得以顺利举办。

如今,罗山画家群已成为罗山县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在政府的支持下,在北京,西安、郑州、武汉、深圳等地陆续举办罗山画家群美术作品展10余次,使罗山画家群逐步成为省内美术界的知名“品牌”。

当前,中国画已复归到符合自身艺米规律的道路上,在书间市场力量的推动下,其创作呈现出多元化的现象,迥异的方向追求,多样的技法风格,画坛真正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状态。而罗山美术群体能在其中独树一帜,并陆续涌现出一批在业内享有极高声誉的优秀画家,其中的原因值得人们回顾和深思。

连绵的大别山,孕育了别具特色的罗山美术群体。那些秀美多姿的层峦叠嶂,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

对于罗山美术群体而言,山水与家园、造化与心源、自然与体验,原本就氤氲一气,不曾被割裂过,就如同水云长措别、山水总相。画家们用充满乡情的笔墨

描绘着故乡的山峦,而山也多情,用无尽的美滋润着他们的笔墨、他们的心灵。

 

作者简介:

余英茂,潢川人,原河南法制报资深记者,报告文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现在河南省政法委工作。

责任编辑:易 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