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衡水中学的一天

来源:教师家长之家 作者:唐驳虎 时间:2019-06-25

夜沉沉的凌晨,已经有很多学生提前醒了,但他们不能坐起来,不能穿衣服,不能下床,更不能说话,甚至也不能上厕所,不管内急不内急。否则都按违纪论处。

寝室里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一动不动地在黑暗中继续干躺着,等待着即将宣布开始的新一天。

5点30分,起床铃终于炸响。等待已久的、梦中惊醒的,所有的学生都像被压弯了的弹簧一样,迎着新开刺眼的灯光,从床上直接蹦了起来。很多人已经憋不住的冲向厕所。

按作息表上的指示,下一个节点是5点45的跑操。但你以为会有15分钟用来洗漱上厕所?错了。

2分钟内完成叠被子和内务整理,2分钟内穿衣洗漱或者免了。前2分钟可是省不了的,内务按军队标准,一定要叠成豆腐块、被面不能有褶皱、床单一定要铺平……

剩下4分钟时间,蜂拥通过拥挤的宿舍楼梯,带上书本,跑到指定地点集合。

LED显示的是《弟子规》:凡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同载。行高者,名自高

各班班主任已经站在寒风中掐表,看着学生是否在内定的5点38分,全员抵达固定的集合位置。然后,在等待整队的几分钟里,一个个方队诡秘地齐刷刷地举起课本,大声朗读。

5点45分,闻名遐迩的第一轮跑操正式开始。十行六列的集团跑了起来,前后排间距约十公分,胳膊贴着胳膊,腋下夹着书本,脚步哪怕有一个不对,就是成片的摔倒、受伤。

“信心百倍、斗志昂扬!”、“自强不息,志与天齐!”“今日疯狂,明日辉煌!”这里的一天,就是从操场上震天的口号声和广播里激昂的伴音中开始的。

 

 

近万名学生轰隆隆的吼声震颤着寒风和夜色。因为每个班级音量的大小,直接决定了这个班级的量化考核分数。

而量化裁决的权力,掌握在夹道盯梢的年级部老师以及“小红帽”(校学生会成员)、“小黄帽”(年级学生会成员)们手里。

他们有的盯着队伍中每一个人的嘴,看谁不喊。有的则负责看整个班跑得齐不齐,精神面貌如何。这些都有打分。扣分的一个可能后果是,下周每天早上加跑。

尽管这些年轻的嗓门,上一次喝水已经是八个小时之前了。但这和跑操没关系,喊得不响扣分重新喊,摔倒了没受伤就加跑,直到喊响了为止。

 

 

量化,是这里管理制度的核心。成绩、纪律、卫生、跑操,是量化考核的四大指标,一个人的违纪扣分会影响整个班的排名。事关班干部的荣誉、考核,更事关班主任的奖金。

而只要没有那些频繁的外出活动,那位身高近1.9米、年过六旬的统帅就会站在高处,检阅他缔造的这支荡平河北、威震全国的万人军团。

据说甚至有人会花200块钱买张票,进来观赏这“壮观的场景”。而完整的参观考察“会务费”,是600元起。

 

 

盛大的跑操结束后,简单的训话,所有班级立刻调头,不是回宿舍休整,而是集体跑步上教室,开始6点钟的第三项流程——真正的早读。

 

 

早读时间按一三五、二四六分配给语文和英语。而具体到每一个早读,老师都布置了明确的朗读资料,任务列在黑板上,或是提前印出相应的资料下发。

 

 

在这里,一切运转的细节都实施了“精细化管理”。不只是分分秒秒的事项,也包括通过何种动作、何种姿势来完成。所以,学生们都是站着早读的。

 

 

长达半小时的朗读,同样被安排得精确到每分钟读什么。和跑操一样,早读必须继续以最大声完成,不得喝水。哪个教室的读书声不够响亮,年级组巡查的干事,扣分。

6点30分,高三年级率先停止了朗诵,以最快的速度涌向食堂。单程5分钟,排队5分钟,吃早饭的时间只剩5分钟。

因为食堂窗口容量,高二、高一按规定依次拖延4分钟出发,以便错峰。但高三有的班规定返回教室的时间就是6点50。5+5+5+5,理论上刚好严丝合缝。

 

 

但因为到得晚就需要排队,很多时候饭吃到一半,抬手一看表,时间来不及了,就只能立刻倒掉饭菜回班。否则面临扣分的风险。

6点50分,班主任会准时站在讲台上,清点人数。然后进入早预备(早自习),主要任务预习上午上课的内容,一直到7点35分。

高一的返程也就宽限到7点10分,一共是32分钟。还得面临晚到的排大队。

有人会问,自备零食教室解决呢?看好了:

只能将牛奶、饼干、苹果、梨、橘子、香蕉这六种副食带入学校。副食只能存放在宿舍,只能在宿舍非睡觉时间食用。不得带入教室,不得在教室食用,不准在食堂和宿舍以外的任何地方吃东西。违者都会被扣分。

 

从7点45开始到12点,上午安排五节课,每节课40分钟,小课间休息10分钟——在前面两个多小时、一连串喘不过气的急迫进程之后,这10分钟看似够长的了。

但众人将面临一个新的大问题——早起到现在还没出恭呢。而无论男女,不能在课间的第1分钟抵达大号位置,那就基本没戏了。在这里,肠道和菊花必须练出收放自如的本事、按计划运转的节奏。

除此之外,课间教室里要保持安静,不允许说笑打闹,状态要和上自习差不多,有问题的小声讨论,保证第三个人听不见。上课前两分钟,完全进入状态。

 

 

前四节课,教师将进行高效率、高强度的灌输。至于课堂纪律,也看好了:

上课和自习均不得发呆、转笔、靠墙、抖腿、看远、抬头看摄像头;不得喝水,也不允许上厕所。全神贯注,必须上课不能低头,自习课不能抬头。

稍微有一点点“出格”的行为,就会被记录违纪通报批评。

比如这个不能抬头的标准,自习课会有检查人员会突然推门进来,发出很大的声音,即使这样,谁抬头就扣谁分。

什么,你还在问趴桌子睡觉看小说扣不扣分?你搞清楚这里是哪里没?

 

当然,中间还有一个25分钟的大课间。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安排的是第二轮跑操,更是第二轮自我激励和灌输。

中午12点第五节课(一般是公共自习,用于复习消化)结束,终于迎来了补充能量的时刻。

由于中午时间紧张,午饭不设年级错峰出发。但为了延长学习时间,也为了错峰就餐,很多人特别是高三年级学生经常自学到12点20分,甚至30分,再去吃饭。

 

另一拨人则选择第一时间跑着去抢排队。但这又是学校明令禁止的,校园道路行进步速严格限制,可以快步,但不能跑起来。时不时会有严打,副校长等人带头抓“跑饭”的人。

集体可以跑,个人不能跑,就是这样。而即使是排队买饭的几分钟,也都必须把夹带的教辅书举到眼前,这不是行为艺术,是环境强制下的巨大魔性。

但吃饭的时候,又严禁学生边看书边吃,也不允许说话聊天,只允许专注而快速的吃饭——一般而言,一顿饭能容许的时间也就15分钟。吃饭慢的人,在这里只有悲惨的命运。

但不管做什么,重点在于40分必须进宿舍。如果有其他事要处理——比如洗澡、休憩、社交,那就必须压缩吃饭时间。

有的高人就是馒头蘸菜汁,咕噜咕噜下肚,或者几块卷饼填肚子。有的高人打了午饭,边走边吃,到食堂门口刚好吃完,扔掉盘子,回宿舍休息。

更极端的,高中三年的午餐基本都是肉卷饼,唯有如此,才能实现10分内完成出教室门,进食堂、打饭、吃饭、出食堂、进宿舍门的全过程(12点30出门,12点40进宿舍)。

甚至有时为了办事,必须一顿不吃,挤出可怜的30多分钟。但不吃饭也有不吃的麻烦。学校的网站上有一个家校互联系统,每个学生家长都有一个用户名和密码。

登录之后,家长可以查询孩子从生活到学习各方面的信息。比如每顿饭是在哪个餐厅吃的,花了多少钱,月消费额比同班级同性别学生的平均数差了多少,都有详细记录。

这些数据不仅可以让家长知道孩子在校内都花了多少钱,更能判断出孩子哪顿饭没吃,以及饭吃得好不好。

在家校互联系统里,也可以查询孩子的成绩。各种大小测试的成绩,家长都可以从网上查到。学生在学校的动态、成绩、违纪情况甚至心理状态,学校都会及时主动通报给家长。

另外,男女共同走一段路,在一张桌子上吃一顿饭,陪护去医务室、互相追逐打闹、互赠礼物,都有可能被视为“男女非正常接触”,予以处分。

不管中午安排干什么,12点40前必须进宿舍楼,12点43必须躺在床上, 12点45必须睡觉。

12:45-13:45是一小时的强制午休,由于要求非比寻常,包括不上厕所,这将是“违纪”的高发期。具体看图就知道了。

 

走廊里有老师专门检查,有时还会突击进入某个宿舍抽查,或是悄悄站在宿舍门口偷偷观察,发现情况会突然一推门而入。

懒得打开被子,和衣而眠的;扣分。睡姿身体收缩,双腿拱起来的;扣分。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扣分。当然还有过裸睡扣分的。

所以最好是平躺,一动不动;即使没有午休习惯、睡不着,也要闭眼安静地僵直在床上。

下午1点45分起床,实际8分钟内要到达教室。开始课前的“每日一歌”,齐声高唱各种励志歌曲。除了让学生快速从睡眠中清醒,也是新一轮的的宣泄和激励。

2点05正式开始上课。下午有五节课,有正课也有自习。大课间做眼睛保健操、跑操。

大课间后面的两节课,一般安排的是考试式的作业,也就是每日测验。有主观题答卷子,还有答题卡,都是自己印刷的,这里从印刷机到读卡器的全套设备都一应俱全。

答题卡机读,主观题老师自己立刻动手改。一个,最多两个小时就能全部发下来。留着晚上改错,总结。

而每个星期都有一次更正式的周测,到了高三又多了个周中测。至于月考那更是必须严重正视的大型考试,一道道鬼门关了。

作业考试的题目都是教研组集体从大量市售教辅资料里,分类精选摘取出来的,汲取了10倍资料的精华。有时也会附带一两道自己琢磨的题目,学生吐槽水平差异很明显,一看就知道。

 

(一位2011年毕业的女生晒出高一到高三做过的卷子)

这里的老师大多毕业于本省师大,也有二类重点师范大学毕业的。其实没有那么聪明厉害和资深,靠的无非是组织的力量。

经过集体的筛选,学生做的所有题目,都是深度选编的精华,然后用学校的速印机印发给学生。这里的卷子和教学,把所有的考点拆分到极度细分的层次,再把所有的变化形式全部囊括,然后反复大量练习。

每天测验的,至少有七八张卷子;连同下发的资料、练习题,加起来一共二十来张。其实是做不完的,但真的漏得多,被查到又是扣分挨批。

而且这些这都要仔细整理好,不然一会儿就乱成一团了,第二天又是发下来一堆。

而且由于班级人数超多(6、70人),座椅间距窄小,这里也都不像其他高中,把课本教辅书竖排在桌前,因为实在是太挤了。

通过这些整合的大量学案、讲义、试卷,老师把二十多年来早已钻研透彻的考点,所有可能的变形花样,全部灌入这些十六七岁孩子的大脑里。

18:15,下午五节课结束,再次以4分钟间隔,释放各年级去吃晚饭。同样是高三优先。

也就是30分钟后,他们就要返回教室,统一组织看央视新闻。

对于这个封闭隔离的小宇宙,这是学生们获取外界新闻的唯一途径。但根本原因还是为了作文素材和政治科应试,必须让学生们了解最新时事和热点新闻。

有人会觉得奇怪,这才18:50,这还没到《新闻联播》的整点啊?

没错,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不做“精细化管理”,白白浪费掉?不是看电视,播放的是由校电视台专门剪辑过的昨天版本,再加其他一些当日有价值的内容。浓缩到20分钟的精华,这样就可以精简掉10分钟时间。

不过即使这20分钟,大部分人都是一边埋头看书赶作业,只剩一只耳朵在听。以求达成最高复用效率。

总会有几个好奇或无聊的家伙频频抬头,瞟两眼电视屏幕;班主任就会及时从楼上办公室冲下来,把这不安分的头颅狠狠按下去。

因为这里的教室,全部配有光学变焦的云台摄像机,可以360°无死角观看。

这些盘旋在书桌上空的实时侦察卫星,可以看清学生是在做受力分析、练英语书法,还是在草稿纸上划圈圈。

科任老师甚至可以在家看清,公共自习课上,有几个学生在学自己的科目。班主任更是可以随时看学生的表现。

另外,该摄像系统同时配备话筒,每间教室里的声音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所以校长主任可以用监控系统,随时实时旁听任何一位老师的课堂。

三节晚自习的前两节是学科自习,必须自习指定的科目,任课老师也会坐班个别讲解,但不许集体补课。

最后一节才是不指定科目的公共自习,忙完大量的卷子和整理错题本。

所有科目都配有专门的改错本,就连草稿纸也都是统一印制的,边上写着同样的鸡血口号。改错本和作业本一样,要定时上交老师检查。

21:50,晚自习结束,22:00,教室熄灯。22:10,宿舍熄灯。一共只有不到20分钟时间洗漱。

而且很多人基本上都是10点左右才会走,10点7分必须要进宿舍,10点10分必须要躺在床上,肃静下来。

晚休又将是一个“违纪”的高峰时段。因为除了各学校都一样的不允许说话、下床、坐在床上、拿东西、吃东西、喝水。这里的最初一个小时,以及最后的一个小时,都不许上厕所,不论原因。

而即使是那些“厕所解禁”时间,也会有宿管人员通宵夜查,检查厕所有没有人在这里聊天、看书。

近17个小时令人窒息的时间终于结束了,而这只是这里稀松平常的一天。第二天,依然是5:30的早起,一天一天的循环往复。

 

每个段落都有规定的内容,一段连着一段,犹如齿轮一样机械前行。这种密不透风的时间控制弥漫在整个空间,在此驱动下,学习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而校长也可以得意的对外宣传,我们每天保证7个半小时的晚睡和1小时的午休,每天至少2次的运动,符合国家规定。但却绝口不提,在剩下的16个小时里,人被驱动到了何种程度!

校方的时间表精准到了5分钟、2分钟,学生的行动就需要精确到1分钟,甚至很多动作的要精确到秒。

像短短8分钟的早起、叠被子、洗漱、上厕所、下楼、集合,必须磨炼很多次,才能完成内务质量、个人内急和速度之间的平衡。很多孩子,包括女生,干脆就连漱口刷牙洗脸也经常免了。

另外,这近17个小时的无间断高速超饱和运转中,你找到片刻的喘息时间了么?连洗澡的时间都要仔细规划,用省掉一顿饭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来解决。

而这样已经很“进步”了。早年间只有集体澡堂的时候,即使夏天也只能一周洗一次澡。据前去参观的人回来讲述,一进教室,一股很大的酸臭味……

维系这套高速运转体系的,是学校的“无死角管理”,早年是靠人力巡视,包括专职干事、音体美老师、宿管和学生会成员。

现在早已实现摄像头的全校园无缝覆盖。违纪扣分,几乎没人能逃脱。

一天24小时全天候被人监视、互相监视,完全没有私密空间。成绩、德行、内务全部纳入“量化考核”,周测名次退步的学生,一样要写检查。

前面说了很多扣分扣分,很多人说,不就是扣班级的分么,关我鸟事?

扣一次分就得交一次检讨。一分1000字,扣得多的,还得离校,回家反省,时间一周到几个月不等,脱离这个高强度节奏,回来就再难跟上。

最可怖的还在于,惩罚的大棒往往砸在一些不可思议的小事上,很小的事情就会被赶回家,接受羞辱。

最后,为了完成这些1000字起步的检查,宇宙逻辑就变成了自习喝口牛奶,会重创父母的晚年幸福;睡觉翻几个身,更会毁灭室友的璀璨人生。

 

父母恩情做道德约束,是这里的重要手段

这里的纪律,就是对人体的运作加以精心的控制,不断征服这些青春期躁动活力的生命,让他们绝对驯顺,遵守纪律、乖巧服从,这样学生们就能够做到心无旁骛、专注高效、乃至绝对疯狂。

能够片刻偷闲的,是高一高二两周放风一天,高三是三周放风一天,正月初五开学。而短暂的寒暑假,各科老师布置的试卷量也达到了每天20张以上。

有人说,这里是监狱。——可那家监狱也没有这般严苛的制度,全日高强度的工作要求?

有人说,这里是军队。——可军队哪怕打仗,也没这么高度紧张啊?更何况是日复一日,往复三年。

即使是到了高考那两天也依然如此。早上一样要跑操(只是起的没那么早),考前上自习,直到统一去考场(一般理科在本校,文科在二中),考后依然继续上自习。这就是“高考平时化”。

 

背后的LED屏幕显示的是《弟子规》: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

终于跃进到梦寐以求的大学第一夜。断电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新舍友们还在热络地聊天。

洗脚的室友推门回来。他的肌肉反应就是一哆嗦,马上闭嘴,缩进被子。

当意识到生命里再也没有查夜老师之后,从极度紧张过缓过来的他,无助地拉上被子,扼住抽泣,终于可以放纵大片大片的泪花,一齐流淌——

自由了,黑暗无边的记忆过去了。

可当看到戴小红帽小黄帽的学生,他还是会忽然惊慌;还是会忍不住看教室里摄像头的朝向;自习时听到教室门打开的声音,还是会强意识,忍住不抬头。

对于很多人,这样的噩梦,还会在他们的人生继续闪回,五年,十年……

所有的透支,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

以上说的是哪里,读到这里的读者自然心知肚明。

对于如潮的批评,这里始终倔强的对抗着,一名副校长更是直接回应:“没在这上过学,就没资格谈论。”

不好意思,你们自家关起门折磨自己,倒也罢了;上下出击,遍撒剧毒,荼害了大半个中国的高中教育生态,全国民众凭啥不能议论你们?凭啥想让大家闭嘴?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