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熊芙蓉:江油关纪事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熊芙蓉 时间:2019-06-16

 

造访江油关

 

2019年4月3日(农历二月二十八)晴

 

阴平道是汉晋时自阴平郡入蜀的陇蜀通道。本不在我的秦蜀古道寻访之列,但自邓艾偷渡阴平灭蜀以后,阴平道闻名于世。本报连载稿件已刊载至绵阳,阴平道在绵阳接金牛道之后的遗迹与邓艾息息相关,寻访势在必行。于是组团自绵阳沿涪江逆流而上,寻访当年邓艾灭蜀行踪。

广义阴平道以甘肃天水为起点,经甘肃礼县、宕昌、武都至文县(古阴平郡),从文县分出两条路:一条从文县循白龙江至碧口人川,在白水关接石牛道再进平武;另一条则从文县东南经丹堡、刘家坪翻越摩天岭入川直达平武,从平武经江油至绵阳,与石牛道合二为一。

前者称阴平正道,为当年诸葛绪投奔钟会所走之道;后者为阴平斜(邪)道,为当年邓艾灭蜀之道。

邓艾灭蜀所走线路显然为后者。大致为绵阳——中坝——江油武都——涪江六峡——平武响岩——江油关——高村——青川房石——马转关——靖军山——落衣沟——唐家河阴平古道——摩天岭——文县。具体路线如今已扑所迷离,且大多远离现代公路,于是锁定江油关——马转关——青溪——摩天岭等几个重要点位。第一站直抵蜀汉江油关。

涪江六峡(挖金峡、牛鼻子峡、藏王寨峡、喇叭峡、平驿峡、石门关峡)南起武都镇白石沟北至平武县响岩铁沟南泽坝,全长约20公里,武都水库被邓小平称为第二个都江堰,历时30年建成,此段很多地方被淹,且风景秀丽成为国家水利风景区,著名旅游景点。我们决定绕过六峡直奔响岩。

驱车沿205省道经绵阳、江油平原在江油、北川、平武三县交界处的桂溪镇(属北川)桂溪大桥进入105省道,沿涪江东岸蜿蜒北上,直接进入龙门山深处响岩镇境。

绵阳专家蒋志对阴平道进行实地考察后提出:邓艾占领江油关后,分兵两路到达涪城。一路沿涪江而下,经响岩,煽铁沟,平驿铺,倒马坎即二郎峡,白石铺,武都,青莲到涪城,其间涪江峡谷一段极其险峻,特别是二郎峡栈道,上万人马通过很难;而另一队人马则从马阁山分兵,经养马坝,进入潼江河谷,避开险路,到涪县会合。邓艾当年是父子领兵,兵分两路趋涪完全有可能。

自响岩镇南泽村开始,涪江再也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视线。也就是说这一段绝对就是当年邓艾父子所走线路,没有任何疑异。

春和景明,流水淙淙,一座座大山次第压来。

我用意识抹去这条公路,抹去涪江两岸现在居住的人家,想象着1756年前涪江两岸的模样:山势险峻,渺无人烟,没有路径,邓艾大军只有沿涪江两岸一路南下。冬十月,枯水季,涪江留给他们的极少极窄的泥沙沉积,就是他们的行军道路。

 

响岩镇古称鸣崖山,江边的老场镇是明清驿站。北出响岩三十里来到平武县南坝镇——江油古关所设之地。

江油关原名江由关、江由戍,因“(涪)江由此出”而名。西魏改为江油。刘备入川以后,于东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于刚氐道腹地建立的军事要塞。

设江油关的目的进可以取径阴平道北上越摩天岭与曹魏军事集团争夺武都、阴平、陇西等地,进而夺取关中和中原;退可以充分利用摩天岭天险以江油戍作为军事桥头堡,确保川蜀无虞。由此也可看出江油关如同剑门关同等重要的地理位置。剑门山系为龙门山系的前山带,如果把剑门关看做蜀门前门,那么江油关则为后门;陇蜀界山摩天岭如同大剑山七十二峰。

如此天堑本该挡住却没有挡住北面来敌,让人不胜唏嘘。

今天的江油关被两座汉阙拱卫,关楼巍峨,气势恢宏肃穆,但已经不是当年紧系蜀汉命运的江油关,而是在汶川地震后,由援建单位唐山市重建的南坝文化之魂,坐落于南坝中轴线上。南坝,新的龙州故地在河北唐山市的援建下涅槃重生。

登上关楼,但见涪江在此接纳石坎河,两水冲击出一个山间平地——半月似的南坝镇,三山合围,两水傍流。这块土地不大,却因涪江的滋养而诞生无数传奇——唐脉牛心山,古戍明月渡(涪江始航渡口)、清风渡、凤翅山尽收眼底,先后为县、郡、州的行政中心,古龙州代名词。阴平古道和松(潘)南(坝镇)古道、涪江水道在此交汇,现代公路S105、S205在此交汇,新的江油关一关锁五道。

“看地势,今天的江油关更像古代的江油关”,南坝镇副镇长谭海波与我同感,他说:“蜀汉江油古关原址在此地沿涪江而上一公里处”,根据古籍描述,江心有一块陆地,而蜀汉江油关就位于江心的陆地上,进可攻退可守。但是今天,此地经过两千年的地质变化,已经看不出任何当年迹象。平武地处龙门山地震断裂带,地震频发,对于这一点,我毫不质疑。

关楼、碑廊如同博物馆,本地专家胥兴和将我们带入古龙州历史长河遨游,如数家珍。他指着那幅邓艾灭蜀线路图把邓艾从白水流域斜插涪江流域,出奇制胜破关灭蜀的故事讲得绘声绘色。

夜宿平武县城。每一个街标,每一个装饰,尽显龙的故乡,就连火锅店前厅、火锅锅沿都镶嵌着龙头。

 

戏剧江油关(上)

 

2017年11月12日 (农历九月二十四)晴

 

溯涪江而上,在青莲镇参观李白纪念馆以后,我以为这些三国文化学者会继续北上造访三国蜀汉名关江油关,然而他们却转回绵阳市,在铁牛广场天青苑川剧团观看新编首演的历史川剧《红颜劫》,从川剧中感受感受江油关以及蜀汉灭亡的必然命运。

在关中没遇上秦腔(在手机上听了《三滴血》);在汉中没机会看汉剧;在四川若再不遇上川剧,该有多遗憾。幸好俺是昭化人,昭化最古老的倮戏——戏剧化石射箭提阳戏我到是常看。戏剧是蜀道上重要的文化元素,其艺术形式“以歌舞演故事也,得意而忘形”。作为中国传统戏曲剧种之一的川剧,起于唐成于清,变脸、顶灯、吐火等强烈的表现形式,总是让观众叹为观止。

在应该遇见的地方遇见,恰到好处,可遇而不可求啊!

绵州是涪江水道、阴平道、石牛道枢纽,三道共同承载、汇聚了许许多多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三国蜀汉的兴灭继绝都与涪县密切相关,颇具戏剧色彩。最不起眼又最为险峻的阴平道更具戏剧性,诸葛亮、姜维屡次北伐都未曾走过的羊肠小道,魏将邓艾居然偷渡成功,一举灭蜀;更为戏剧的是军事要塞江油关,本应重兵驻守,却形同虚设,守将马邈虽据天险,却不敌而降。

历史本身就是一台多幕剧大戏。蜀汉灭亡这件影响中国历史走向的历史事件,本身情景和激变就是戏剧,社会性冲突甚至超越了戏剧性冲突。蜀汉灭亡必然性中的偶然性、巧合、骤变,各类人群的内心冲突,集中在这一时空爆发性上演——历史本身就上演得声泪俱下,血肉横飞。

魏元帝景元四年(公元263年),魏分三路进攻蜀国:征西将军邓艾率兵3万,自狄道向沓中牵制姜维;雍州刺史诸葛绪率3万多人马,自祁山向武都、阴平桥头,断姜维回救归路。镇西将军钟会率主力10余万人,分别从斜谷、骆谷进军汉中,拿下汉中后再与邓艾、诸葛绪合围姜维。企图将蜀汉主力全歼于关城之外,剑门雄关将无兵可守,灭蜀顺理成章。

汉中因为姜维的战略调整,防守空虚,被钟会轻松拿下,但邓艾在沓中也没控制住姜维,诸葛绪中姜维之计,没有截住姜维。姜维摆脱邓艾,调动了诸葛绪,巧妙跳出了魏军包围圈,与北上来援的廖化、张翼、董厥等部队会合,退守剑门关。

魏与姜维的第一个回合,赢了汉中,输了沓中。邓艾欲与诸葛绪合兵南下,诸葛绪却执意领军渡白水向钟会靠拢。钟会诬告诸葛绪畏敌不前,将其押回治罪,收其三万大军,被姜维阻于剑门关。姜维凭险据守,钟会久攻不下,无计可施,眼看军粮不继,钟会只得考虑退兵……

这边,邓艾担心自己是诸葛绪第二,急了。于是偷渡阴平的冒险之策出炉——显然是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步险棋。邓艾上书钟会:如今贼寇大受挫折,应乘胜追击。请允许我从阴平沿小路、经汉德阳亭,奔赴涪县。涪县距剑阁百余里,距成都三百余里,派精悍的部队直接攻击敌人的心脏。如此,姜维一定得引兵救援涪县。你正好乘虚而入。如果姜维死守剑阁而不救涪县,那么,涪县兵力极少,我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攻其空虚,一定能胜。

钟会同意并配合实施这一计策,派田章西出剑阁秘密接应。

十月,邓艾率军自阴平沿景谷道东向南转进,翻越摩天岭。邓艾大军出其不意直抵江油关,守将马邈不战而降。蜀将诸葛瞻(诸葛亮子)在涪县贻误战机撤回绵竹关,列阵以待。双方交战,邓艾大军击败汉军,直逼成都,后主刘禅接受投降派建议,出城投降,蜀汉灭亡。

 

戏剧江油关(下)

 

2017年11月12日(农历九月二十四)晴

 

偷渡阴平是魏灭蜀之战中的一次决定性的军事行动,是中国再次走向统一的重要脚印。邓艾也因此比肩白起、韩信,名扬千古。

邓艾进入成都能够约束部下不烧杀抢掠,却不能约束自己的居功骄傲之心;能放眼未来优待刘禅以便日后收复东吴;却看不清魏国眼前诡谲的政治风云以及包藏祸心的钟会;落下口实被钟会诬为谋反。九死一生偷渡阴平,立下奇功,却被朝廷装上了槛车押回洛阳。邓艾父子的囚车刚出成都就被田续追杀。

一代灭蜀英豪,怎么也不该落得如此结局。

钟会算计了诸葛瞻,又算计了邓艾,军权重握,欲凭借剑门天险据蜀自立为王,图谋反叛。与姜维共谋,矫诏起兵,以郭太后遗命之名讨伐司马昭。姜维被刘禅传旨投降,本就窝火,不得已假意投降,于是便顺水推舟,想趁机恢复蜀汉。谁知魏兵哗变,起兵造反,钟会葬送四十岁美好年华,姜维一家也被乱兵所杀。

真是螳螂搏蝉,黄雀在后。叹一代英豪,全落得如此下场。

蜀汉灭亡后,有人提出诘问,如果汉中防御如初,如果阴平有重病驻守,如果摩天岭上中下三屯不撤,如果江油关马邈誓死抵抗,如果诸葛瞻在涪县占据险要位置,在绵竹关如父亲般沉着冷静……

可历史没有彩排和预演的机会,历史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邓艾大军如神兵天降,一切都触不及防……

所有的诘问都指向一个人,蜀汉第二代最高统治者刘禅。

川剧《红颜劫》虽是文学艺术作品,但却忠于正史,从本质上回答了一系列诘问。剧中的两个男人刘禅和马邈,两个女人丽妃和李氏,两对夫妻之间的矛盾冲突,字字血声声泪地控诉了蜀汉腐朽没落的政治气象。

蜀宫只有声色逸乐,没有国事,一切军国大事由内宠黄皓把持。姜维在得知司马昭要进攻蜀汉时,意识到了阴平的重要性,上报刘禅要求阴平驻兵,如此重要的奏折居然被黄皓压下,导致阴平在关键时刻竟然无兵马驻守。阴平如此重要尚无兵驻守,何况三屯以及最后要塞江油关,零碎兵马早被田章消灭得干干净净,邓艾行军还要边走边修栈道,如此大的动静,蜀国居然不知。马邈的投降纵然有千个不得已,万个无可奈何,但是却没有勇气(很大程度上是不愿意)像诸葛瞻一样做最后抵抗,天时地利可人不和啊?

人心向背,蜀汉统治集团腐朽堕落到如此地步,灭亡还等哪一天?邓艾成功偷渡阴平,不过是压垮蜀汉政权的一根稻草而已。

自罗贯中《三国演义》起,江油关就被文学和戏剧拿来说事,被文学化的“江油关”经川剧、秦腔、汉剧、京剧等历代各种戏剧愈演越烈的演绎,马邈贪生怕死,开关投降,马邈夫人李氏晓以大义,苦口劝谏不成,愤而自尽的戏剧情节早已代替历史真相,深植人心。 

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进入北京之际,川剧《江油关》就开始鞭策投降卖国者。曾在清朝为官的川剧剧作大师黄吉安把剧情设计为邓艾入关后斩马邈以祭奠李夫人。有人问及何以与史实不符时,他愤慨地说:“马邈投降变节,不忠不义,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起,邓艾不杀他,罗贯中不杀他,我要杀他,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辨忠奸!”该剧后来经多次修改,成为川剧中的经典剧目。

抗日战争时期,川剧《江油关》成为鼓舞全国抗战的“活报剧”,是“打倒卖国贼!严惩汉奸!”的有力武器。1935年,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改编《江油关》为《亡蜀鉴》,一句“愿国人齐努力共保神州!”成为直面现实的呐喊。

《江油关》已然是蜀汉灭亡的代名词,以史为鉴的《红颜劫》,是一曲荡气回肠的《蜀汉悲歌》,是一场经久不衰的《亡蜀鉴》。经过历代艺术家的演绎,《江油关》俨然成为一首国歌,总是在在民族存亡的当口粉墨登场,唤起人们保家卫国,抵御外侮的坚强信心。

今天的中国,仍然四面楚歌,海关、领空依然是关口。《江油关》的警报声不应该只在“九一八”响起。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