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中国钾(纪实文学)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李春雷 时间:2019-03-31

中 国 钾
——“时代楷模”李守江纪事

李春雷


秋风涂金,五彩斑斓。
车出哈密城区,进入S235公路之后,景色陡变,绚丽多彩变成了灰褐一片。越向前行,色彩越单调。公路两侧,全是一望无际的灰褐色盐碱地,上面笼罩着一层硬梆梆、皱巴巴的盐壳,像是老农脊背上被烈日烤出的碱花。
一路疾驰四百多公里,汽车停歇在罗布泊深处。
突然发现,车窗之外,矗立着一片浩浩荡荡的现代化工厂。
“海市蜃楼?”我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走下车来,定睛细看,才确定这是真实的存在。
放眼望去,高层建筑拔地而起,现代化厂房错落有致,采卤渠在阳光下熠熠闪耀,采盐船在银蓝色的卤湖上悄然来往……
这里,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公司!《中国作家》:中国钾(纪实文学)
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缘的罗布泊,面积约三千多平方公里,历史上曾经是碧流清澈、绿树成荫、繁华辉煌之地。其中闻名中外的楼兰古城,更是“丝绸之路”的咽喉。
上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气候变化和诸多人为因素,致使罗布泊彻底干涸,只留下一片浩瀚无垠、随风起伏的波浪。只是,这些波浪,都是石化的凝滞,都是钢渣铁块般的盐碱壳,一片死寂。
死亡之海!
《中国作家》:中国钾(纪实文学) 钾是农作物生长所必需的营养元素之一。没有钾,庄稼就会身患“软骨病”,变成害虫的甜食,甚至颗粒无收。
然而,我国缺钾的耕地,达百分之五十六,近十亿亩。
上世纪末之前,我国探明的钾矿储量仅占世界总量的百分之一,钾肥百分之七十以上需要进口。
加拿大、美国等跨国巨头垄断钾肥市场,一直维持对我国出口高价。
缺少钾肥,严重威胁着我国的粮食安全。
找到钾矿,扩大钾肥产量,成为中国科学界和企业界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可是,到哪里去寻找“钾”呢?
科学家寻寻觅觅,踏破铁鞋,望眼欲穿。
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我国投人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勘探钾矿。然而,除了在柴达木盆地取得一些突破外,其它地区 “寻钾”成果甚微,以至于出现了“中国无钾论”。
能否再找到大型钾盐矿床,一直为中国高层和地质科学家们所焦灼关切。
寻找,再寻找……
科学的目光,扫瞄全国大地后,聚焦罗布泊。
经过几代科学家的努力,1995年,终于在罗布泊东北部凹地——“罗北凹地”,发现了特大钾盐矿:矿床分布一千三百多平方公里,资源量约二亿五千万吨,竟然为世界之最。
荒凉的罗布泊,顿时成为富“钾”一方的“聚宝盆”!
然而,找到钾盐矿,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距离生产出合格的钾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难关需要攻克!
美国专家就曾断定:罗布泊没有淡水,中国没有能力开采。
开发“罗北凹地”,生产出钾肥来,历史在呼唤。
胸怀报国之志的建设者们,心向罗布泊,走向罗布泊。
李守江,就是其中的一个先行者!
李守江,山东济南市人,1966年5月出生。
1987年,他在武汉工业大学选矿工程专业毕业后,面临着人生最重要的选择。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都是“香饽饽”。李守江选择去经济发展先进、生活条件优越的内地大城市就业,顺理成章。
但李守江却选择了地理位置偏远、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的新疆。
这,让身边的很多人感到意外和不解。
“当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李守江多次面对这样的提问。
他没什么豪言壮语,总是微微一笑,说:“这是自己的向往和喜欢吧。”
他向往天涯?他喜欢艰苦?还是心中有一份遥远的追求?
2016年11月10日,李守江在回到母校与师弟师妹们分享建功大西北的经历时,一再鼓励他们毕业后要“立志卓越,献身西北,创造无愧时代与青春的事业”。
从中,可以窥见当初他选择新疆的心迹。
1987年9月,李守江脚穿一双胶鞋,肩背一包简单行囊,来到了位于新疆最西部的布仑口铜矿。
这里大山耸立,沟壑纵横,环境极为艰苦。
他从普通技术员做起,凭着顽强的意志和出色的能力,几年之内便脱颖而出,升任选矿车间副主任;后来,成为高级工程师;再后来,担任新疆三维矿业公司投资部经理。
彼时,李守江已经结婚生子,在乌鲁木齐安了家。他,既是“高工”,又是“高管”,本可以安逸地工作和生活下去。
可是,李守江却再次做出了一个令人意外和不解的选择:到罗布泊去!
为什么要去这个荒凉之地?
李守江回忆说:“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地质工作者在罗布泊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硫酸盐型含钾卤水矿床。听到这个消息,对于我们这些长期从事资源开发的选矿人来说,感到非常兴奋,觉得这是一次干一番事业、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好机会。”
为了开发罗布泊钾盐矿,相关方面联合组建了新疆三维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李守江是领导成员之一。
当时,儿子李博远才六岁,上幼儿园,每天需要接送、做饭、辅导学习。妻子徐佳上班,十分繁忙。李守江这一走,生活的重担就全压在了妻子身上。
家虽小,事很多,难题一大堆,怎么办?
徐佳深爱丈夫,永恒地支持他。她说:“你只管走,家里有我。”
说走就走。1999年8月,李守江作为开发罗布泊钾盐项目负责人,带领几位同事毅然走向罗布泊深处。
车到哈密之后,前往罗布泊已没有道路可走,只有一望无际的茫茫盐碱戈壁。
李守江们要闯的第一关,就是要在哈密与罗布泊之间“劈”出一条路来。
我曾经想象:在平坦无垠的戈壁滩上,汽车加足马力使劲儿地开就是了,这有什么难的?
事实上,绝非如此。
罗布泊地表是一层翻翘皱褶的盐碱壳,极其坚硬粗砺。汽车行驶在上面,它会像鳄鱼的利齿一样,把轮胎的橡胶一块块咬碎,直到爆胎。
为在戈壁滩上“劈”出一条通道,李守江他们在车轮碾过的地方,要不断地插上“标记”。
然而,就是简单地插“标记”也不容易:茫茫戈壁,寸草不生,千处一面,没有参照物,没有方向感,本已走过去很远很远,回头一看,似乎还在原地;刚刚做好的“标记”,被狂风用它的“橡皮”轻轻一擦,瞬间消失得了无踪迹。
迷路、断油、车辆故障、陷进软沙、车毁人亡,这些危险随时都会发生。
八月的罗布泊,已是“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季节,李守江和同事们坐着温度的“过山车”前进。渴了,喝几口矿泉水;饿了,啃几口馕饼;夜里,把棉大衣铺在盐碱壳上,倒头就睡;半夜,被冻醒了,原地跑步取暖。
李守江们犹如匍匐前行的朝圣者,用磨出鲜血的双手和双脚,用生命的刻刀,历尽千辛万苦,硬是在戈壁滩上“劈”出了一条通向罗布泊深处的通道。
终于,他们在罗布泊腹地的一个点上停了下来:东经90.86度,北纬40.47度。
他们在这个坐标点上插下一根千年不朽的胡杨木桩,为“罗钾”进行了最庄严的奠基。
这个坐标点方圆三百多公里内,没有人,没有路,没有水,没有电,天上不见飞鸟,地上不长寸草。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来到罗布泊的感觉,就像到了月球一样,不论向哪个方向看,地平线都是弧形的,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李守江回忆说。
自从李守江和他的伙伴们在罗布泊大戈壁搭起第一顶帐篷,这里就成了罗钾人的“家”,这片死寂之地就有了生命和希望。
脚跟还未站稳,他们就遭遇了特大沙暴。
狂风像一个恶魔,卷起密集的砂砾向这几位不速之客愤怒地射击。
李守江和同事们赶紧躲到汽车后面,狂沙散弹般扫射在车身上,瞬间就把车漆全部打掉,露出白花花的铁皮,像是揭去皮肉的白骨。
死亡的恐惧,顿时在他们心里弥漫开来……
罗布泊拒绝生命。别说在这里建厂创业,能生存下来就是奇迹。
但是,李守江他们就像胡杨种子,在罗布泊落地生根,向死而生,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1999年冬天,李守江在帐篷外面竖起了一面五星红旗。
帐篷是家,红旗是国;家国拥围中,心头涌起暖流,眼里闪着泪光。
李守江提议:咱在国旗杆上安装一个灯吧!
伙伴们击掌雀跃!
当柴油发电机欢歌响起,国旗杆上的灯光就耀眼地亮了,照亮了罗布泊的黑夜,也点亮了李守江他们的希望。
2000年国庆节时,李守江和同事们又做了一面红旗,上面绣了两行金色大字:“学昔日大庆精神,创今朝罗钾辉煌。”
罗布泊一年四季全是土褐色,能看到一点绿色就成为眼睛最大的奢望。
吃饭时,如果碗里有一片绿菜叶,男人们就会兴奋地用筷子挑起来,当做礼物献给女工。
一位女工回家时,行到哈密郊区,突然让司机停车,随即扑到路边,紧紧搂住一棵绿树,“呜呜”大哭……
李守江知道这件事后,眼圈发红,坚定地说:“一定要让罗布泊长出绿色!”
他从遥远的地方挖来几株红柳苗,种在了厂区边上,用唇边节省下来的水浇灌着,直到红柳伸展出嫩绿的叶芽。
后来,李守江又带领大家在盐碱地上挖出一米深的树坑,铺上防渗塑料布,填上从哈密拉来的黄土,种上一丛丛红柳、沙棘、沙冬青等抗盐植物,建成了罗布泊的“绿地公园”。
“家”安好了,“钾盐矿点在哪里?”
李守江和同伴们像一队坚韧的骆驼,开始用脚步叩问硬梆梆的盐碱壳,苦苦寻觅着盐卤水的踪迹。
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嗅到一丝钾的气息。
李守江为此痛苦焦虑:找不到盐卤水,一切都无从谈起。
向前,向左,向右,找一程,再找一程……
就在李守江将要陷入绝望时,一处钾盐矿点突然出现了,惊得他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们决心大干一场,尽快生产出钾肥来。
为了弥补技术上的不足,他们请来了一位德国钾肥专家。
专家在了解情况后说:“你们这里卤水的成分,钾与硫的比例严重失衡,无法直接生产硫酸钾。若要生产,既要购买昂贵的辅料,更要使用大量淡水。”
李守江一阵心惊。不说购买辅料多么昂贵,仅就大量淡水一项,就无法解决。
当时在罗布泊,所有的饮用水,都要从四百多公里之外的哈密运来,一立方水成本高达四百元。
德国专家的话,等于把这个项目判了“死刑”。
但是,这并没有让李守江灰心。他想,只要卤水中有钾,总会有一种方法能够解决问题。
他横下一条心,一定要研发出适合罗布泊卤水特点的工艺技术,生产出属于罗布泊的名牌精品,让中国农民用上全世界最优质、最低价的钾肥。《中国作家》:中国钾(纪实文学)
罗布泊是核试验基地,很多地域已划为“军事禁区”。
李守江他们选定的“罗钾”建厂地点,正在“军事禁区”范围之内。要在这里建厂,必须得到特别许可。
这是一道巨大的难关!
李守江向哈密打报告,向库尔勒打报告,向乌鲁木齐打报告,但得到的回答都是:“这事不归我们管,要找军方。”
李守江心底焦急如火。他调动自己广泛的人脉,千方百计前往军方,反复介绍钾肥对中国农业的极端重要性。虽然极力恳求,但接连碰了几个钉子。
他明白,要获得特别许可,必须向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陈情。
于是,李守江住在北京,开始八方奔走,向政府部门、科学专家和新闻媒体呼吁。
为了节省时间,提高办事效率,他前一天晚上对着北京地图设计最佳行进路线:易堵路段下车、进胡同、换地铁、半道堵车、小跑一段、改坐公交车……
深冬的上午,李守江应约去见一位专家。距目的地还有五站远,前方严重堵车,李守江急得抓耳挠腮。
“赴约不能迟到!”李守江跳下车就奔跑起来,引得路人侧目。
当他满头大汗跑到专家办公室,却被告知专家临时有急事,一个小时后才能回来。
他呆在楼道里,热汗很快就变得冰冷,冻得浑身发抖,喷嚏连连。
当天夜里,李守江高烧超过39度,但他还是熬夜又写了一份报告。他知道,多递交一份报告,就多一份盼头。
那段时间,他成了国家发改委、中国科学院等单位的常客。早上,他一次次兴致勃勃地出发;晚上,又一次次心事重重地回来。闭门羹,冷板凳,都是家常便饭。
曾经为了与一位权威领导面谈,他连续十七次登门求见……
李守江在北京跑项目,一直向往天安门的儿子在暑假时恳求爸爸让他到北京看看,李守江“破例”答应了。
然而,儿子在北京待了七天,因发高烧输了三天液,还“留守”看了四天大门。李守江天天进一些大楼去办“急事”,就让儿子在门口等。
儿子要回乌鲁木齐了,李守江下决心带儿子去逛逛十三陵。不料车行半路,突然来了电话:去国家环保局有事!李守江立刻掉头返回……
回到家里,儿子泪眼汪汪地对妈妈说:“再也不跟爸爸出门了!”
一天中午,李守江接到电话。一位专家告诉他:好几位高层领导有了一致意见,近日就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看来“罗钾”上马的可能性很大。
李守江兴奋得泪光闪闪,马上打电话向公司汇报。
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就在李守江翘首以待“好消息”时,却等来了“大麻烦”——一位美籍华人给中央领导写信,把将要上马的“罗钾”公司告了一状!
原来,这位美籍华人非常关心罗布泊的野生动物保护,曾向国家野骆驼保护中心捐赠了八十万美金。当听说罗布泊即将进行钾盐开发的消息后,觉得这样会破坏野骆驼生存环境。于是在信中提出,必须禁止开发罗布泊。
李守江说:“这位美籍华人也是好意。但罗布泊地区太大太大了,而野骆驼是活动在罗布泊南缘阿尔金山麓一带,那里距“罗钾”厂址有好几百公里之遥呢。”
事实虽是这样,但这封“告状信”对“罗钾”项目还是非常不利。
如果不能获批,“罗钾”将胎死腹中,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在决定“罗钾”命运的紧要关头,经过李守江持久的陈情呼吁,终于有人挺身而出了:六位院士联名向国务院上书,请求尽快批准“罗钾”上马!
一位新华社记者也秉笔直书,把一篇为“罗钾”呼吁的文章登在了内参上,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在这些“正能量”的全力推动下,“罗钾”项目终于获得特别许可!
如今忆及那时情景,李守江深情地说:“六院士的上书信和记者的呼吁文章,为‘罗钾’获得许可起了关键性作用。我们‘罗钾’人都深深地感谢,深深地感恩!”
李守江,还需要感谢妻子徐佳。
在李守江坚守罗布泊的十几年里,儿子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一直都是徐佳又当妈又当爸。
有一段时间,儿子要练摔跤,徐佳就充当起爸爸的角色:“来,妈妈陪你摔!”
星期天外出,别的孩子都是爸爸妈妈陪着,只有徐佳单独领着儿子。
十几年里,影集装了好几册,但全是徐佳和儿子的合影,竟然找不到“全家福”。
学校老师疑惑:“李博远不会是单亲家庭吧?从没见过他爸爸来开家长会呀!”
有邻居问徐佳的父母:“这多年没见女婿上过门,你家姑娘是不是离婚了?”
有同学问李博远:“每次去你家,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爸爸?”
有一次,得知丈夫要回来,徐佳上班前把钥匙放在了门卫室。李守江来拿钥匙,保安不给他,说:“我从来没见过你,你说是徐佳丈夫,我就信啊?让徐佳打电话吧!”
但徐佳不言艰辛,反而心存感恩:“遇到难事的时候,邻居、领导、同事、老师、同学、学生家长,他们都帮过我很多很多……身边有这么多好人,生活不是很美好吗?”《中国作家》:中国钾(纪实文学)
“罗钾”项目获准之后,如何用罗布泊特殊的盐卤水生产钾肥,又成了一道难关。
到国外去考察,外方拒绝参观工艺设备;请国内专家来“会诊”,也都提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怎么办?
李守江决定:招贤纳士,组建自己的团队,攻克技术难关。
偏远荒寂的罗布泊,谁愿意来啊?
那段时间里,李守江走访了很多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和相关企业。他每个月都要出差十五天以上,磨破了嘴皮,跑细了双腿。
一次,李守江得知长沙有几名钾盐开发专家,立刻星夜奔赴。
李守江首先盯上了时任化工部长沙设计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浩。他拿出了 “三顾茅庐”和“月下追韩信”的诚心与执着,终于将李浩“挖”到了手。
精诚所至,骐骥齐来。
此后,化工部长沙设计研究院的唐中凡、尹新斌、雷光元来了,青海教授级高工谭昌晶来了,国营石油公司的老总郭兴寿来了,刚刚从海外学成回国的高级教师张麟来了,朝气蓬勃的大学毕业生姚莫白来了……
李守江指着罗布泊戈壁滩对大家说:“在这里,我们要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硫酸钾航母!”
在罗布泊盐碱壳上搭起简易板房,他们开始百折不挠地技术攻关。
没有操作台,他们就用铁板自己焊,然后在上面铺上胶垫,权以使用。
简易板房里,冬天像冰窖,夏天似蒸笼。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每天要做十几个小时的实验。
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
李守江团队终于找到了解决罗布泊卤水钾、硫比例严重失衡的方法,不仅回收率提高了百分之三十,而且每吨硫酸钾用水量仅为国外的三分之一。
历经一千多个日夜奋战,他们成功产出了两万吨优质硫酸钾肥。
“罗钾”人仅用三年时间,就走完了美国大盐湖十五年、国内同行三十年走过的建设历程,创造了世界钾盐开发史上的奇迹。
李守江团队并未止步。
他们清楚,两万吨硫酸钾还不到全国总需求量的百分之一,钾肥的进口定价权仍然掌握在外国人手里。要满足我国农业需求,并打破外国的垄断,必须尽最大努力扩大产量。
不料,由于特殊原因,2004年“罗钾”的资金濒临断绝。
“罗钾”又面临生死存亡关口。
当务之急,就是融资。
李守江把自己关在屋里,挖空心思撰写融资报告。他要求自己:必须让每句话都有理有据,并且打动人心。
困了,冷水洗脸;累了,浓茶提神。昼夜不停,几易其稿。
融资报告装订好了,他发动相关人员,天女散花般地把希望播撒出去。
半年时间里,李守江和他的团队先后接触了三十多家企业,但一无所获。
李守江坚信,“中国经济在发展,企业家在成长,总会遇到‘知音’的。”
“罗钾”团队下定决心,在困难的痛击下,即使头破血流,也绝不言弃。
终于,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将战略目光聚焦在了罗布泊,毅然注入两千万元资金,帮助“罗钾”度过了难关。
谈起此事,李守江至今感慨万千:“说句实话,那时候两千万对公司来说比现在的两个亿、二十个亿还重要。”
随后,“国投”注资三亿四千万元,成为“罗钾”第一大股东。公司名称,也变更为“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
2006年4月,“罗钾航母”——年产一百二十万吨硫酸钾项目正式开工建造。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硫酸钾生产装置。
项目宏大,技术复杂,从工艺、设备到电力供应都有很大难度。
施工期在酷暑季节,尤其是李守江负责的电厂,室温高达五十度以上,成了谁都不愿进的地方,甚至施工单位的工人直接就走人不干了。
但电力供应是整个项目的“心脏”,不能有丝毫闪失。
为了确保工期,李守江每天都经受着高温的蒸煮。一年下来,他原本挺拔的腰身渐渐弓了,乌黑的头发渐渐花白,这年他才四十岁。
他们自主研发了“钾盐镁矾矿两栖式采盐机船”,与进口采盐船比,费用节省一半以上,而采矿量却增大了一倍。
他们与国内厂家合作研制出了“上推下扬式结晶器”,彻底解决了物料混合反应容易分层的难题,产品纯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七以上,钾离子总回收率达到百分之五十,带动国内厂家成为了行业龙头。
2008年11月18日下午6点整,一百二十万吨“罗钾航母”正式试车!
试车之前,李浩、李守江、尹新斌、唐中凡、刘传福、雷光元、谭昌晶、郭兴寿等“指战员”齐聚罗布泊,兴奋而又紧张地期待着。
李守江抬腕看看手表,离试车时间还有十分钟。
这十分钟,比十天都长,比十天都揪心。
李守江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一是为了转移一下紧张心情,二是要把这个重要时刻分享给她。
听筒里,徐佳兴奋地说:“祝你们试车圆满成功!”
北京时间18点整,操作工人用微微抖动的手,按下了按钮!
“咣!”设备跳闸了!
心脏在剧烈跳动,空气紧张得快要爆炸!
一连四次,仍然跳闸!
由于所有的大型设备都是“世界首例”,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都是“罗钾”边研发边设计,然后外委承制的。现在“突发故障”,只有马上组织技术人员查找原因。
经过一番紧急“会诊”,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机器转速太高,负荷太重,导致跳闸。
紧急加装上两台变频机之后,再一次按下按钮!
设备顺利启动,优质大颗粒硫酸钾产品欢快地喷涌而出……
李守江和同事们紧紧相拥,喜极而泣!
“罗钾航母”盛大起航,创造了新的“罗钾速度”和“罗钾质量”,标志着我国已迈入世界硫酸钾生产大国行列,彻底改变了世界硫酸钾生产格局。
从此,国内钾肥的市场价格从每吨六千多元降至两千多元,不仅让中国农民用上了世界最便宜的钾肥,而且“罗钾”产品还占据了欧美、东南亚主要市场。《中国作家》:中国钾(纪实文学)
2014年1月10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当李守江登台领奖,高举起奖杯和证书时,台下两位满头白发的老院士轻声耳语:“又是‘罗钾’公司!”另一位老院士钦佩地点了点头,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罗钾”继2004 年获奖之后,再一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6年7月15日,“时代楷模”发布会在中央电视台举行。
主持人宣读对“时代楷模李守江”的表彰词:“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李守江同志,十六年守望在茫茫戈壁,带领国投罗钾人,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建成了世界最大的硫酸钾肥生产基地,创造了‘罗钾速度’和‘罗钾质量’,在‘死亡之海’谱写了辉煌篇章。”
2018年11月18日,随着一批硫酸钾成品袋从车间顺利下线,“罗钾航母”已驶过十年征程。
十年来,“罗钾”形成了年产一百六十万吨硫酸钾产能,累计生产硫酸钾一千三百六十万吨,硫酸钾国内市场占有率达百分之四十五,助推中国钾肥自给率从十年前的百分之三十提高到了百分之六十,实现了“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
李守江虽已荣誉满身,但他仍像三十年前初到边疆的那个大学毕业生,青葱纯情,志存高远,对崭新的未来满怀憧憬。
他虽已两鬓染霜,但仍像十八年前第一次奔向“死亡之海”的那个拓荒者,一身朝气,奋力前行,开拓追求的步履依然坚定铿锵。
他虽已位高权重,但仍像十年前日夜坚守在五十度高温工房的那个创业者,克勤克俭,亲力亲为,犹如刚刚上足发条的闹钟一样蓄满了前进的力量。
在办公室,你很少能找见李守江。
但在盐田现场、在硫酸钾厂车间、在车站货场、在戈壁滩输卤渠边、在采卤泵站里,你准能看到他的身影……
那一天,在虬枝金叶的胡杨树下,李守江对我谈到了“罗钾”的未来。
他说:“未来,在满足国内需要的同时,我们的产品和品牌要走出国门;我们国际一流的开发技术,也要走向世界。我们要把‘罗钾’打造成世界级的硫酸钾航母!让中国钾,成为世界钾!”
是的,我也坚信,将来在世界某一个遥远的地方,当你看到一座宏大的硫酸钾工厂时,你会听到那里的人们在说:这些钾是中国的,这些人是从中国来的……
(原载《中国作家》杂志2019年第1期)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棉花地里安个家(纪实文学)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