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勿需扬鞭自奋蹄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高振龙 时间:2018-10-18

——记著名书画收藏鉴赏家刘新岗与他的中国书画博物馆

 

引 子

“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金秋十月,碧空如洗,秋色宜人,在“冀中明珠”衡水市,人们纷纷来到同一个地方——花团锦簇滏阳河畔,不是去赏花,也不是去游玩,而是到座落在这里的衡水中国民营博物馆参加一次文化盛宴。

说来难以令人置信,在人们慨叹而今读书的人太少,手机屏幕将成块的时间和知识揪得七零八乱、阅读碎片化,“死记硬背”如同嚼蜡的时候,一家民营书画博物馆引爆了中国书画和中国文化的浓烈兴趣。2012年10月20日是中国书画博物馆“开张”的日子,晚秋凉风盖不住“艺术热士”的气浪,人流浪涌,古老的中国书画蓬勃绽放如花盛开,一座民营的中国书画博物馆开始成为衡水新的文化地标。

刚会说话的孩子们来了!

年轻的母亲们来了!

白发苍苍的老人们来了!

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来了!

港澳台侨胞来了!

五大洲的蓝眼睛来了!

不分男女老少,莫问来自何方,不管从事什么事业,中国书画让人们如此着迷。向中国书画致敬!感叹、震惊、钦佩——中国书画创造了独一无二的魅力书画和博大精神的中国文化!

对于外国人而言,不是盲目地喜欢,而是被深深地吸引。

对于中国人而言,不是附庸风雅,而是鱼儿寻找水,根儿寻找土,游子寻找宗亲……

一个汉字就是一幅图画。

一幅图画就是一段历史。

一个个汉字,一幅幅图画就是一座琳琅满目的博物馆……

当人们兴奋地在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里徜徉、感官中弥漫着“中国书画的芳菲”,兴奋之余,都会不约而同地寻找同一个“谜底”;这里的藏品太丰盛了,这里的创意和文化内涵太棒了。是谁开办了这家博物馆?是谁这样深入浅出,举重若轻地翻开了普及和传承中国书画文化的“秘笈”?

是他,一掷千金,在拍卖会上咬定珍品不放松,曾一举拿下任伯年的《孔雀迎春》、张大千的《朵云呈祥》、傅抱石的《西风吹下红雨来》、齐白石的《森森寿柏》、李可染的《看山图》、徐悲鸿的《天马行空》以及徐悲鸿与范曾极富传奇的合作《六朝诗意图——知足常乐》等巨匠佳作;

是他,慧眼识珠,发现了宋代陈皋唯一传世之作《蕃骑弄箫图》、北宋易元吉的精谨力作《子母猴》、元代缪佚的传世孤本《云山雾霭图》、成化皇帝朱见深的《长眉罗汉祈福图》、明代浙派领军人物戴进的《耄耋图》与吴伟的《独钓寒江雪》等传世珍品;

是他,斗胆“以卵击石”,历时四年针对分藏中美的两件《夏山图》缜密论证分析,真赝明晰!终见“石破天惊”!真本留我华夏,而赝品却流到了美国,令国人因几遭外寇侵略致使诸多国宝级文物流失海外而痛惜的心情得到了些许安慰;

是他,“自以为是”,在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历史文物》月刊发表论文,论证牛石慧与八大山人实为一人,剖析之深刻,论证之缜密,推翻了流传近百年来的“兄弟说”、“亦僧亦道说”和“法门兄弟说”,引起文博界高度关注与认可;

是他,不破不立,毅然卖掉六家企业甚至不惧举债搞书画收藏与鉴赏,并语出惊人:办企业只是手段,搞鉴藏才是目的!传承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时不我待,矢志不移!

又是他,倾尽家资,在风景秀丽的滏阳河畔,为古今书画建家,并每月定期专题免费向社会开放,无私奉献大众,弘扬传统,传播文化;

他,由仕转商,由商入藏,由藏近儒,2011年被中国收藏家协会授予“书画收藏鉴赏家”称号,成为全国首批十一位被授予称号的专家中最年轻的一位;蝉联2012、2013年新华网“中国收藏年度人物”,为目前全国唯一蝉联这一殊荣者;2014年,被省委省政府授予“燕赵文化之星”。

他,就是当今中国著名的书画收藏鉴赏家、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长、衡水学院特聘二级教授刘新岗先生。

缘分天成,故入“藏途”

沿三十三级台阶拾级而上,在“天圆地方”的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内,笔者见到了刘新岗先生。热情爽朗的应声中,堆满了书籍的宽大写字台后面站出来了刘新岗,浓眉环眼,透着衡水人的质朴与实在,倒更似一位企业家。

他的办公桌上高高低低,除了书还是书;几个书橱都塞满了书,墙边柜角,垒起来几垛一米多高的,也是各式各样的书籍。东面墙上悬一幅神韵十足的《云龙图》,滚滚漫卷的乌云中,突现一龙首,栩栩如生,云蒸雾蔚,神龙见首不见尾,极尽磅礴神武之势,赫然南宋陈容之作。

说起如何走上书画鉴藏之途,刘新岗感慨不已!缘分不同,选择不一,与其说他选择了书画鉴藏,莫若说书画选择了刘新岗,或者说这种双向选择,让他们都互为知己。

1965年6月生于衡水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刘新岗,正如他书中后记所言:“感恩邓公,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得以求学公费、学成分配,曾效力于央企,旋又跟风商海弄潮,承蒙友朋关爱,加之自身不怠,经风历雨,实业总算小有所成,亦得以初偿昔年之夙愿”,他十年寒窗换得一所石油大学(江汉石油学院,现长江大学)求学,与现在的书画收藏可谓风马牛不相及;1987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中海油渤海石油公司基层工作,翌年,因一片报告文学《十年,改革之中的试油队》获奖被识文采而调到机关做文秘工作,亦是与书画不太沾边儿。只是期间的些许书画联谊活动,让书画走入他的视野,并渐渐产生了兴趣,手里也慢慢积存了一些书画作品。1993年下海创业,对书画的兴趣却有增无减,有点闲钱后,就开始买。到了2003年相关知识与实践的储备促使其大规模地收藏,先是用企业利润买,岂不知随着由喜爱到热爱再到痴爱,企业的利润已远远不能满足,后来干脆卖掉属下三家企业,之后又将筹建博物馆的资金投了进去,甚至又多添了一倍。这种貌似癫狂的举动,被人视作“疯子”,家人对他的疯狂和执着无奈之后,仍只能一如既往的理解和支持。

“这些书画,历经千百年,有过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经过多少战乱浩劫、包含多少辛酸,它们能到我手里,是个缘分,冥冥中感到是一种责任,在这种历史的传承中,我只是一个过客,怎么保护好它们,研究透它们,再精心传下去,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正是这种认知与感召,刘新岗才做出许多常人不能理解举动和行为。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刘新岗的收藏最早是先从熟知的当代画家作品起步,几年后涉足近现代书画,进而涉足古代书画。说到选择以古书画收藏为主导,刘新岗有自己的理解:一是它的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中国书画是中华民族文明史产生的艺术结晶之一,古书画历经朝代更迭、各种坎坷磨难,存世必将越来越少,越来越珍稀;二是他承载着厚重丰富的文化内涵;三是它的价值与潜力,古书画虽然还没有暴涨过,但一直处于升值的状态。

天道酬勤,潜研鉴藏

说到因何开始学鉴藏,“刀子割肉疼啊!不懂就会让人蒙!”刘新岗直言不讳。

随着收藏的深入,古文化的博大精深,令刘新岗倍感压力。仅一个古书画就能涉及到历史、人文、社会,古典文学及美术史、书画技法等等各方面的知识,要想识真辨伪,不汲取知识,不炼就一双火眼金睛,一切都是妄谈。唐张彦远曾言:“有收藏而未能鉴识,鉴识而不善阅玩者,玩阅而不能装褫,装褫而殊亡铨次者,此皆好事之病也。”即道出了鉴识与收藏、开卷欣赏、装裱、铨次等在保护、流传过程中的关系。

眼力、财力、魄力、心力,在收藏中缺一不可,而眼力是最为关键的因素。无论从利益还是提高鉴藏水平上讲,学习都是重要和必要的。刘新岗讲从事书画鉴定的人来源可分为五种:一种是过去在柜上的,从收购、营销字画练起;一种是从收藏的实践中历练而来;一种是由写书作画到鉴别的;一种是从考古来的;还有一种是搞美术史过来的。但无论来自哪里,都必须有的放矢地努力刻苦学习和认真实践,惟有勤钻研、多实践、多历练。

西方美术史家帕诺夫斯基有句名言“鉴定家可谓简洁的美术史家,而美术史家可谓多嘴的鉴定家”,一语道出鉴赏家不仅是某一方面的专家,还是许多方面的通才。

爱好,让他主动学习;压力,促使他更加努力。五年间,家里新换的一套意大利沙发,他倚着看书处,皮子坐漏了、扶手枕破了。据说十几年间,光《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就翻烂了六本;他办公桌上的书从不让人动,每有心得,便信手笔记、标记,然后夹到书里,以便再读时随手就能翻到。谈及这些年的收获,他说最多的就是知识与乐趣,而最大的乐趣并不仅仅是对这些珍品的拥有,而是通过有的放矢研究之后的获得。每每半夜看书,想起一个疑点,就去翻找资料或实物;为了再次佐证明代浙派领军人物戴进的《耄耋图》,派人跑香港花4200元港币拍回了一本1943年德国出版的书。为一个证据、一个观点,有时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查找,求证,其中的艰辛,只有个中人才能体会。

风光只在险峰,上去的人须要忍受孤寂、困苦。刘新岗调侃自己“别人花前月下时,我在灯下苦读;别人觥筹交错时,我还在灯下苦读”。“天道酬勤”,这四字灯光一样,牵引他进入黎明。

刘新岗曾言最崇拜的人有两种:一是德才兼备者,与之交往既师其才更师其德;二是知不足而求上进者,与之相狎,相得益彰;而他最痛恨的人也有两种:一为作假者,尤其当今作假者。为何?他说,过去的作假者,还有些许“良心”,怕逝后或事后遭报应,在字画造假时故意会留些许破绽。而现今的造假者,利欲熏心,肆无忌惮,对这种人,一方面从人格上鄙视他,但这远远不够,重要的是从造假技艺上要重视他,要研究他怎么造假,也就是学识妖的本事。只有努力钻研、识破他,才能阻挡他的蔓延。另一种就是不懂装懂,不学无术反而乱放厥词之人,对这种人,不屑一顾就是。

“好画会找人”“老画有神会”,只有研究到家了才能抵达此境界。各大博物馆的展览都是学习的好机会、而拍卖会又是实践的机会,刘新岗几乎场场必到。

书画鉴赏以前都是口传、身教,靠心领神会,但也会有传误。新中国成立以后,才作为一门学科来研究。书画技法,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征;每个画家都有每个画家的特点和风格。只有对不同画家的绘画风格、师承、技艺、特征深入研究,烂熟于心,鉴别起来才能识真假、辨妖魔,进而打妖、捉妖,最起码是避妖。

人弃我取,人有我精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不是每个人都崇尚名山大川,刘新岗有自己的收藏信条。他馆藏的作品广泛驳杂,人物、山水、花鸟,立轴、手卷、册页,工笔、写意、书法楷行隶草篆应有尽有;还颇有历史连续性,古代(宋元明清)、近现代、当代,犹如链条,其间的脉络传承连绵不绝;最突出的是包容性和深度,他惟精品是藏,惟绝品是藏,而不惟‘名头’和‘表象’,海纳百川,兼收并蓄。

“古书画的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愈发使人不敢错过机会”,刘新岗在认准的宝贝面前,从不肯轻易罢手,由此也抢购到不少绝世奇珍,被人误认僧宗林唯一传世之作实为南宋院体的《寒梅芦雁图》便是其中之一。

2011年北京艺融秋季艺术拍卖会现场,此作现身,系从美国回流而来,被拍卖方以“明代僧宗林的唯一传世之作”为噱头大肆推介宣扬,引来众多觊觎者。面对如此精彩之作,刘新岗敏锐地发现其具有鲜明的南宋院体风格和特色,而题于画面之上的诗及落款所注目,诗云:“或成四五或成三,梅影花香带雪参。自叹夜深寒彻骨,并无清梦到江南。”则禅味风格浓烈。落款“朽蓭”为明代得道高僧宗林,僧宗林能诗擅文,但没有擅画的记载,况且作为一个高僧即使绘画也必然带出浓郁的禅味,而此作可谓标准的院体画,无任何禅味而言,况且画地绢素的织法和风化气息为宋绢而非明绢。再从侧面看(也就是目光与画面成30度角)发现字墨有浮于绢面之感,而此情况只有绢面表面形成“包浆”后,再行书写才会出现,而包浆的形成至少需要一二百年,说明画面题诗及落款与画作本身有着年代差异,也就是说并非“原画本款”。由此断定僧宗林只是触景生情而于画上题诗,绝非其所画,当为宋代画作!随后他不无兴奋地参与到激烈的举牌竞拍中,不想三五分钟的时间内,竟从从50万竞飙升到160万元,囊中羞涩的压力和竞拍对手们看中的“僧宗林唯一传世之作”之魅力,迫使他不得不一次次按下自己的竞投号牌,眼见有人轮番出价到200万,此作的诱惑力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想法使他咬牙屏气再次举起号牌,最终以210万(含佣金241.5万)元收于囊中,当时的兴奋、惆怅、无奈,他至今记忆犹新。而时隔半年之后,他从民国十二年有正书局出版的《中国名画第十八集及1934年有正书局出版的《中国名画集》(上)》中找到了晚清民国收藏鉴赏大家狄平子平等阁所藏《宋人画寒禽艳雪图》,与《寒梅芦雁图》无论树干、梅枝的折返、禽鸟的相向姿态等等都显示着恰为对屏。由此又不失为刘新岗慧眼识金所断《寒梅芦雁图》为南宋院体的又一佐证!

更有徐悲鸿和范曾合作之《六朝诗意图——知足常乐》,富有传奇的几近离奇,不但弥足珍贵,其中的故事也可算一段千古佳话。1929年,徐悲鸿先生根据民间广为流传并已俗语化了的六朝人诗意“别人骑马咱骑驴,仔细思量我不如,回头一见推车汉,比上不足比下余……”创作了《六朝诗意图——知足常乐》底稿,并据此底稿,先后创作了三幅成稿。这三件成稿后来各有归宿,只有白描底稿多年来一直由徐悲鸿先生夫人廖静文珍藏。2006年夏天,廖静文邀请当代著名画家范曾先生将其按照原样补充完成,并长题“锦绣少年不知愁,策蹇山林羡骥裘,独驮堪怜人寄世,伤心莫忘此回头”于画稿之上,从而使现、当两代艺术大家得以神交于《六朝诗意图——知足常乐》,造就一件独一无二之旷世奇作。

2006年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上,此佳作现于世人面前。拍前的预展,刘新岗数次伫立于此画前,惊叹、震撼及急欲求得的“贪婪”难以言表,11月2日竞拍的那天下午,故作镇定的他,数次举牌抢占,经过多个回合的激烈争夺,在拍卖师落锤定格于他的瞬间,他情不自禁地率先拍手,接着整个大厅掌声一片。重金求得此作,本身又是一个缘,这个缘又是一个多头的缘,缘自悲鸿、缘自范曾、缘自静文、缘自保利拍卖,缘自对巨匠的仰盼——在拍定后不到半小时,一位风尘仆仆的先生悄悄挨着他坐下,与其小声商谈,愿多出50万元,请他割爱,被他婉言谢绝。事隔半月,拍卖行的人员打来电话,一位资深藏家愿以高出成交价一倍的价钱,甚至让他出价商谈转让此作,他又一次婉拒。“不是我不爱钱,也不是我多有钱,之所以坚持对此作的鉴藏,就是坚信我与其有缘”。 

“自以为是”,旋被公认

刘新岗曾于祖上在北京琉璃厂某书画店做事的邓先生手中重金购得八大山人的《花鸟四条屏》,甚是珍爱。2006年,在北京荣宝秋季拍卖会上,他又得见牛石慧的《花鸟四条屏》,颇为震惊,这幅作品造型奇古险绝,笔墨荡气回肠、神趣俱佳,几乎与八大山人无二,堪称绝品。两件作品笔墨风格、造形技巧惊奇地相似,使八大山人与牛石慧的诸多问题始终萦绕于他脑际,“牛石慧与八大山人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两人的画如此相似?”为把这些问题彻底厘清,遍寻并研究所有与八大山人和牛石慧有关史料与论文,并于2008年亲赴江西南昌奉新县甘坊乡的山中实地考察,找到了残存的牛石庵(八大山人逃遁深山剃发为僧处)遗址,肯定了“牛石庵”的客观存在。加之对诸多八大山人研究专家的观点分析、推断、考证,通过对二人绘画作品的立意、技法及印鉴印文等多方面的对比分析,结合八大山人身世的考证和对牛石庵遗址的考察,推翻了之前的“兄弟说”、“亦僧亦道说”和“法门兄弟说”,得出了牛石慧与八大山人确为一人的结论,撰写出了《明末清初画家牛石慧真实身份的考证》一文,并于台湾《历史文物》月刊中发表。此论一出,即获学术界、鉴藏界一致褒赞!

无独有偶,分藏中美的两件构图酷似的《夏山图》引起他的特别关注:一幅是自己收藏的无任何名款与收藏印鉴的《夏山图》(简称“中博本”);而另一幅则为美国大都会美术馆馆藏(简称“美博本”),“美博本”系清宫旧藏、乾隆御题并以“燕文贵夏山图”著录于《石渠宝笈》,尤其是在1975年经过大都会美术史学家方闻教授“一番推理”定为“燕文贵弟子屈鼎之作”后更是声名鹊起,几成“经典”,来头颇大!两件《夏山图》均为全景式横幅画卷,描绘北方夏季的山野景物,构图几近一致,刘新岗从二者的笔墨技法上分析,断定二图绝非出自同一人之手,且二者之间肯定有一是摹本,究竟谁摹谁?孰为“母”、孰为“子”?于是他斗胆而又不失缜密地层层剥茧、环环解析,敏锐地发现两件《夏山图》虽然构图酷似但在具体描绘刻画上则存在着明显差别,一是用笔的量上,二是用笔的质上,也就是所下的“功夫”有别,从而使表现出的物像效果虽形似但神差异,亦即貌合神离。古人曾云“三日一山,五日一水”,强调的就是“功夫”,两者相较若“美博本”半月十天画竟,而“中博本”则非月余难成;在整体的立体感上,“中博本”要优于“美博本”,而强调立体感是北宋山水画的共性特征之一,且“整体立体感强”也是“燕家景致”一大特点;“因谨严而逼真”是燕文贵的独到之处。这一点上,“中博本”又要优于“美博本”;尤其是“中博本”《夏山图》用的绢“一经二纬”为典型的北宋绢,这是其成为“宋画”的一个必要依据。而“美博本”所用绢为“一经一纬”的明末清初时期的绢,这又是断定“美博本”不是“宋画”的一个致命依据;再有经过认真分析对比发现“美博本”上所钤的代表其“流传有序”的“宣和”、“大观”、“…司印”及清初任礼部尚书的著名鉴赏家梁清标的四枚鉴藏印全系伪印,从而不仅断出了“美博本”进清宫的时间上限为梁清标离世的1691年,更是彻底否定了其进清宫之前的所谓“自宋内府、明内府至清初梁清标的有序流传”;再有发现“美博本”中的“亭台楼阁”系明代建筑风格而非北宋及以前的建筑风格、“主仆过桥”的描绘有悖“主尊仆卑”伦理、“礁石密布的浅溪中行船”有悖客观以及有明显的“做旧痕迹”等等几十处或大或小或充分或必要弊端。而“中博本”《夏山图》无论从绘画技法、名物制度、时代特征、“燕家景致”格调、绢素以及绘制水平与浑然一体等诸方面都一一证明着其为北宋宫廷画家燕文贵所绘的因素,尤其是通过两本《夏山图》现有图式及尺寸的对比,发现“中博本”《夏山图》现在的无任何款识及收藏印与“美博本”《夏山图》进清宫有关,系被旧藏者因怕“东窗事发”而人为裁掉。从而揭示出分藏中美的两件《夏山图》真赝明晰、高下明现,一件承载着北宋燕文贵“燕家景致”的典据,一件隐寓着二百七十余年欺君罔上的诡异!得出“真正的燕氏夏山并未置于异邦”之结论;同时还“拔出萝卜带出泥”并据史料记载加缜密推理考证出以“燕家景致”名世的宫廷画家燕文贵籍贯既非“吴兴人”、又非“山西人”而是古“上谷郡”也就是现在的河北怀来人……此番论断看似“自以为是”,实则是为此历经五年的究研,做到了论之有理、断之有据,实乃下苦功深研所得。在2015年“丹青钜迹——中国宋元绘画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他以《谁才是真正的“燕家景致”?——分藏中美的两件<夏山图>探析》为题所做的专题报告,引起了来自海内外的与会专家高度认可与褒赞,特别是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艺术顾问郑威先生以“慧眼独具”、“虚斋比邻”书赞,称他学识眼力堪与民国收藏鉴赏大家庞元济(号虚斋)比肩;而著名画家何家英则面对央视镜头大赞“中博本”《夏山图》:“这张《夏山图》是典型的宋人的风格、宋人的笔法、宋人的气息,一定是画家本人的原作,而且画得之精,令人叹为观止!从中也看到了我们收藏家的眼力,非常难得!”

“学习上要虚心,真理上要较真,这才对得起古文化,对得起老祖宗!对有些鉴赏先辈的结论,要充分尊重但不能盲从,因为当时的理论、信息、有它的局限性,补充完善、突破发展才是对前辈的真正尊重。”多年的潜心研究和实践历练,刘新岗发现并撰文缜密论证了五代末北宋初黄筌的《雪江双鹦五卯图》、北宋易元吉的《子母猴图》、陈皋的《蕃骑弄箫图》、南宋牧溪的《猿》与《猪头和尚》、陈容的《云龙图》、被画史遗忘的画僧寿峰的《卧虎图》和明代唐伯虎的《仿李唐山水》及吴伟的《寒江独钓图》等极具震撼力特别是能填补画史空白的重要作品,引起业界权威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与认可。被《中国收藏拍卖年鉴》(2011年卷)收录的《古代书画收藏的价值取向》、辽宁博物馆馆刊上发表的《虚怀若谷,指写传奇——关于苏廷煜其人其艺的几点补充考证》,及《南宋寒梅雁图的再考证》、《明代陶成的巨幅力作——竹石水仙山茶图》、《“龚贤款”秋窗读易图的真正作者探究》、《宋元时期南北方画马风格差异探析》等学术论文均内涵丰富,也反响不菲。多年来,他先后在国内外核心学术期刊发表论文59篇,出版《民间珍藏——中国书画精品选集》、《翰墨流韵——中国书画精品赏析》、《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馆藏精品选集》、《衡水学院书画艺术博物馆馆藏精品选集》、《丹青钜迹——中国宋元绘画(衡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等专著五套十三卷册。刘新岗的每一篇论文、每一部著作都如同一枚枚石块投入湖中,荡起层层涟漪,使质疑的声音、怀疑的目光瞬间灰飞烟灭,人们不得不用景仰的视角来重新审视这匹文博界的“黑马”,随之各种文化邀约也如同雪片一般飞向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飞向了刘新岗……

2013年4月,辽宁省博物馆举办“指头生活三百年——高其佩与指头画派”大型绘画展暨学术研讨会,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被借展了7件清代指画名家精品,为唯一被主办方借展作品的民办博物馆。研讨会上,他又被特邀作了题为《虚怀若谷,指写传奇——关于苏廷煜其人其艺的几点补充考证》的专题学术报告,不到20分钟的发言,高潮迭起,精彩纷呈,激发起与会专家学者强烈的共鸣和由衷的钦佩!无独有偶,今年九月上海青浦博物馆举办“月朗山高——元代任仁发家族特展暨学术研讨会”,又向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专门借展国家一级文物——元代任贤佐《圉人调马图》,并特邀作《宋元时期南北方画马风格差异探析——兼赏元代任贤佐《圉人调马图》专题学术报告,他依据大量史料与图式,把宋元时期南北方状马技法、师承渊源、风格差异剖析的淋漓尽致,从而发现不同文化背景与环境因素下的“文”与“武”之别。引起与会专家学者的交口称赞!此外,他的馆藏作品还被江苏苏州博物馆、昆山博物馆、四川崇州博物馆及旅顺博物馆等多家博物馆与文博机构借展补缺。他还应邀出席2013安仁·博物馆论坛,与海内外20多家博物馆馆长共同交流博物馆文化,共同探讨博物馆的发展未来;做客长江大学心灵讲坛,与师生畅谈“时间与人生”;讲学于中央党校图书馆、陕西省委党校、山东大学、长江大学、衡水学院,与同道们、学子们分享书画鉴赏与收藏情趣;应邀于无锡宜兴,与荷兰总领事交流中国文化……所到之处,睿智流露,妙语生花,激情燃放,魅力四射!2014年3月,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燕赵书画》栏目也专门开辟以刘新岗名字命名的全新板块——“新岗鉴藏”,依托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大量珍贵藏品,结合其多年积累的专业知识和书画鉴藏基础,以每周一期的形式,对古今书画的沿袭脉络、发展流派、真赝鉴别、历代经典等相关知识进行讲解和评述。已播出24期的“新岗鉴藏”深入浅出,期期精彩,广受书画鉴赏界和书画爱好者好评!

历届党和国家及省市领导人、海内外著名教育家、艺术家、文博专家、社会贤达、文化名流也都先后来馆参观考察,均给与高度评价!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观后并得知刘新岗在书画鉴赏学术研究领域取得的骄人成绩,获得一系列殊荣时,更是连声赞叹:“名至实归!名副其实!”,并语重心长地提出殷切期望:“要一如既往,再接再厉,勇敢地扛起传承历史文化这杆大旗,弘扬主旋律、为社会民众造福!”,还专门书赠“追寻千年丹青梦,承传百代翰墨情”,寄予厚望!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宗兴观后颇为感慨地说:“我今天可以说大开了眼界,真没想到衡水会有如此规模和水准的民办博物馆,收藏着这么多珍贵的书画精品!你们的做法是造福于民、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不久又寄来亲书“聚宝藏珍”,关怀无限!……一声声“震撼!”、“真没想到!”、“真开眼界了!”、“太了不起了!”,一句句寄语,一次次肯定,一份份关心,无不体现着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对刘新岗和他的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的褒奖、厚望、肯定与鞭策!自开馆至今已累计接待海内外政、商、教育、文博、收藏等社会各界名流4998批次,逾4.9万人次。

鉴于刘新岗的学识与馆藏的丰厚,2016年1月,衡水学院与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进入全面战略合作,他不仅被衡水学院聘为二级教授,亲临教学一线培养书画鉴定新人,而且充分利用博物馆丰富的馆藏资源和学术资源,在更深层次和更广范围助推高校教育的美术教学、人才培育、学术研讨和文化推广,对保护和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使其得以健康持续地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广厦庇珍,博取众乐

十几年下来,刘新岗收藏颇丰,常自感若将这些宝贝或束之高阁、或堆至床头橱间。躲在深闺人不识,则是一种遗憾!

“好女嫁好男,好马配好鞍”。为这些书画珍品建一个家!这念头在他脑子里一经萌动,便不可遏制。理想与现实只有一步之遥,那就是敢想,还须敢做。而刘新岗不仅想了而且又去做了,卖了企业,把身家全部都投到建博物馆上。

三亩七分的占地、6696平米的建筑面积,四层框架式结构、坐东朝西,面临前进大街、背倚滏阳河,一座“天圆地方”的馆,“采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光华”,堂而皇之矗立起来;馆内“博雅堂”和“荟珍轩”分布两厢,“忠艺堂”、“聚艺厅”叠置其中;“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馆牌字体分别取自王羲之、智永和尚和颜真卿书法真迹,可谓匠心独具,其中“衡”字系王羲之的七世孙智永和尚手笔,“水”系王羲之手笔,成就了一段祖孙二人合写“衡水”的佳话。而“中国书画博物馆”七字楷书系采自颜真卿《颜勤礼碑》,大气磅礴。自此,刘新岗收藏的古代、近现代及当代书画 5600 余件宝贝,终于住进了属于自己的新家。信步入馆,主题突出、陈展有序的展览布局显示出博物馆人的独具匠心。宋元遗珍、大明遗韵、清代遗风、百年巨匠、历代法书、书画燕赵、海上四任、名噪东瀛、一眼千年等多个专题展有历代书画精品690余件,可谓名家雅集、琳琅满目、精品叠出。此外,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还收藏着56万8千多枚清代木活字,为全国收藏字数最多、种类最全的木活字馆,它们和馆中所藏的泥活字、铜活字、锡活字、铅活字及印刷雕版共同演绎出一部中国印刷史的全貌。

“有了书画博物馆,这些珍品在得到更好保护的同时,也能更长的存留在我手里进行研究。”刘新岗坦言相告。“收藏虽然是个人的,但同时也是社会的,而且最后终究还是社会的,我们需要做的只是保护、研究、以便更好地弘扬与传承。”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开馆之前的2012年10月20日—23日,邀约来自故宫、辽博、上博、川博、广博、苏博和中国收藏家协会的九名文博界权威专家于该馆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馆藏作品研讨会”。与会专家在认真审看了展出的一千两百余件实物藏品后,震撼不已!一致认为:“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作为一家民办的专业书画博物馆,其藏品上至宋元,历经明清,下至近现、当代,不仅有于美术史上占据主流地位的历代大名家的重要作品,而且还有着相当数量的历代中小名家的精品,于中国美术史的研究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拾遗补缺的作用,无论从藏品的质量,还是数量上,都具备了相当的规模,于国内民办博物馆中当属佼佼者。仅就书画藏品而言,不亚于国内大部分国办地市级博物馆甚至部分省级博物馆,填补了衡水市乃至河北省的一个空白,对文化事业的传承与发展是一大贡献。”此论一出,业内惊震,刘新岗和他的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瞬间成为令人瞩目焦点。

“己乐不如众乐”是刘新岗一直坚持的社会服务意识和责任担当意识,自开馆至今近六年来,他始终秉持“研究、保护、传承、弘扬”的办馆宗旨,立足于传播传统文化,倾情奉献社会大众,充分利用馆藏作品丰富的优势,坚持每月1-10日举办不同的专题书画展览并经常加设展览,免费向社会开放,使博物馆成为优秀文化的传播平台,获取知识的教育基地,提升社会大众的文化自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截至目前,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已连续举办85场专题展览,参观者逾52万人次,社会反响巨大。            

在“2014中国美术总评榜”活动中,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凭借馆藏作品代表性、学术性研究成果和公益性展览与文化教育三大优势,在全国入围参选的200余家民营博物馆中脱颖而出,荣膺“中国十大民营博物馆”桂冠,成为衡水乃至河北文化事业的一张靓丽名片。

掌声、鲜花、荣誉、赞誉随着成功纷至沓来,然而刘新岗的鉴藏与奉献之路却没有就此止步。

三度盛会,国际交流  

为充分“研究、保护、传承、弘扬”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交流学术成果,同时向海内外文博界方家讨教取经,分别于2015年5月1-3日、2016年9月7-9日和2017年11月26—28日,连续举办了“丹青钜迹——中国宋元绘画(衡水)国际学术研讨会”、“鉴闻成化——中国明代绘画(衡水)国际学术研讨会”和“清风徐来——中国清代绘画书法(衡水)国际学术研讨会”,分别围绕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馆藏的宋元绘画、明代绘画与清代书画展开研讨,均获得丰硕成果!来自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顾问郑威先生、美国佛利尔博物馆张子宁先生、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吴孟晋先生、日本汉和堂陆宗润先生、中国台湾罗青先生、中美协副主席何家英、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单国霖与陶喻之、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单国强、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辽宁博物馆副馆长由智超、、南京博物院萧平、四川博物院盛建武与谢志成、上海社科院承载、中国美院任道斌、昆山博物馆俞建良与沈江、旅顺博物馆房学惠女士等等,都是海内外业界绩高誉满的专家,还有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长江大学、山东大学等高校的学者教授,三次学术研讨会参会专家级别之高国内罕见,可谓“群贤毕至”,规格极高!更可贵的是,三次研讨会集实物展示、论文提交、专家报告、答疑解惑、究探研讨于一体,环环相扣,有序而行。研讨作品有的放矢,言之有物、论之有据、断之有理,尤其是在提问、答疑和讨论环节,见仁见智,还不乏有学术的激烈争辩,高潮迭起……会风之务实,学术之严谨,成效之明显,成果之丰硕颇受与会专家赞叹!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由衷的感慨道“这才是具备国际范儿的真正的学术研讨会!”三次研讨会共收到极具学术价值且针对性强的学术论文85篇,而刘新岗一人竟占了12篇。最重要的是,发掘和确定了数十件代表性作品的艺术价值与文物价值,这为国内此类大型研讨会所鲜见,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所藏《夏山图》为北宋燕文贵真迹无疑,分藏中美的两件《夏山图》真赝明晰!流传有序的佚名《子母猴》为典型的宋人之作,且极有可能出自易元吉之手!宋代陈皋的《蕃骑弄箫图》为传世孤本、元代缪佚的《云山雾霭图》和南宋画僧寿峰的《卧虎图》三件传世孤本填补着美术史空白,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重大!黄筌(传)《雪江双鹦五卯图》技法精湛、时代气息浓郁,是难得的宋人之作!明代《四大天王》为法海寺壁画粉本!唐寅《仿李唏古山水》为其29岁时力作!吴伟的《独钓寒江雪》为真迹,而现存于某国办博物馆的同名“双胞”作品则为赝品!八大山人的《花鸟四屏》为其晚年精品!龚贤的《翠障中天》立轴与绫本《山水卷》分别为其晚年与中年时期的力作!梅清的《黄山文殊台》为其代表作!……一个个结论明确、一件件挖掘深刻!其艺术价值、历史价值、观赏价值和认知价值进一步凸显!此外与会专家们更是群策群力、建言献计,为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的生存与发展特别是对外文化交流提出了很多有实质性意义、可操作性强的建议和指导意见,进一步奠定了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未来发展的方向和定位。

刘新岗以一座民营博物馆举办如此规模的国际学术研讨会,而且连续成功举办三届,成果如此丰硕、反响如此巨大,不仅开国内民营博物馆之先河,就是在国办博物馆中也属罕见!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书画鉴定家单国霖先生在会上坦然评价:“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的藏品不仅数量广泛,精品众多,而且品味极高,堪称国内民办博物馆的翘楚!馆长刘新岗先生十分重视学术探求,眼光犀利,学术成果众多且颇有深度与高度,可以说是他是集收藏、鉴定、研究于一体,三翼齐飞!”;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艺术顾问郑威先生面对记者镜头由衷地说道:“新岗先生的慧眼识真,是他的多年理论与实践高度融合的结果!是他心无旁骛潜心钻研的结果!我对新岗先生钦佩至极!”……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一次次用实力奠定了其在国内民营博物馆界和收藏界的领军地位,在海内外文博界的影响力!可谓独领风骚,风光无限!衡水这座年轻的小城也借这三次峰会,提升了国际传播力和影响力,难怪会上来自台湾的罗青教授风趣幽默地说:“自从接到邀请函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想,衡水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能举办如此高规格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一直到参观了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浏览了本次研讨会的论文,我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衡水是‘衡量中国书画最高水准的地方’!”。

鉴藏是一门寂寞者的事业,是一门孤独的事业。刘新岗没有被这些荣誉冲昏头脑,他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知:“余穷尽心力,博览翰林,广涉丹青,胸中以庞虚斋为楷模,向前辈讨教、于书本究研,与同道深钻,于市场历练。难忘一个个通宵达旦,更难忘一次次狂喜若癫,更不忘一回回的痛定思缘。其间苦乐,寸心可鉴。”更从他的一首诗中可窥其胸怀与志向:“湖作砚池漾微波,举起古城把墨磨,安济桥下拾银笔,青天当纸书几何?景州舍利钤迎首,宝云古塔殿其后,龙飞凤舞写盛世,传承文脉竞风流!”。

开弓没有回头箭,在鉴藏这条道路上,刘新岗注定还要做一个常人眼中的“傻子”,执着、不知疲倦地走下去……

后记:心向远方

三十年春秋,刘新岗历经坎坷,在追梦的路上一直砥砺前行,从一个书画爱好者,成长为一位名扬海内外的书画鉴赏家。

六年奋斗,他成为中国书画鉴赏界一抹骄人的亮色。他以自己多年的努力,串起了中国书画鉴赏的长链。

刘新岗对书画鉴藏的情有独钟使他跟书画有了更多的缘分。一幅幅古书画历经辗转悬于他的展厅,一张张书画被妥帖地保存,一件件古画珍宝安放在他的麾下。他觉得充实而满足。他的收藏连缀了历史,连起了一段段旧时光。

和许多传统的中国收藏家一样,他在古老厚重的大地上得到精神上的滋养、遇合,显得谦逊而大气。

农民的出身掩盖不住他在书画鉴藏领域的才华不群,丰富的收藏实践使他精通历代书画的细微差别,鉴定结果让人心服口服,他的收藏阅历使同道中人望尘莫及,在书画鉴藏上的造诣已达到极高意境。

他和他的书画透着一种沧桑的温润,从尘封中渐渐闻达。一派低调的奢华,闪亮着天地精华渗透的恒久光泽,其中确有许多中国书画界闻所未闻的珍品,显示了一个中国民间书画鉴赏家的丰厚文化底蕴和远见卓识。

刘新岗先生虽然有了较高的知名度,但是他看待事物依然坚持自己独到的见解,无论是中国书画精品抑或是鉴赏,始终保持着清醒的自我。

历代书画,在他的注视中呈现出最原始的状态。他的心犹如一座宽敞的宅院,任由他的宝贝书画任意栖身,只是他舍不得让它们感到拥挤,这真是一种难得的修养,大家的襟怀。知清歌,也懂华筵、浮华落尽仍有真淳。半生的积累终于使他能够在书画中安放灵魂。

中国书画是沉默的精灵,是拔离大地的艺术转化为安详的形象之美。在岁月的沉寂喧嚣中,中国书画如历代匠人们呕心沥血,浇灌出来的艳丽花朵,丰满着历史的天空,在刘新岗的眼里,流传下来的中国书画是古人派往现代的使节,经过历史的挑剔和筛选,书画最原始的记忆和状态都被定格,只是记录和描绘其所处那个时代特有的文化风情之中。

书画鉴赏是中国文人自古以来的雅梦,然而有几人能够真正做得?凡人大约都只能望其皮毛。而刘新岗既能鉴画识字,又能够为这些古书画踏破红尘。他有一个梦,在明亮宽敞的展厅里,把中国古今书画文化链条,作为优秀民族文化展现在世人眼前,使自己的收藏能够面向更多的观众。他说:“这些中国书画的价值不可估量,是民族文化优秀基因的实物佐证。为民族文化理清中国书画的脉络,归置书画以精准的历史,我义不容辞,纵然是绵薄之力,也能星火燎原”,刘新岗的肺腑之言落地铿锵,让人肃然起敬。

这是怎样的胸怀!

优秀的民族文化需要传承,更需要这样的气度。他半生的收藏显得意义非凡,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民营鉴藏家,抛却了金钱的丰厚回报,甘愿把自己的生命化作火焰,燃烧在故乡衡水的大地上,为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之路甘做星火,奋力前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

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生生不息,不断发展壮大的精神命脉与思想沃土,她不仅积淀着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蕴含着民族最根本的思想基因,深藏着民族最丰富的道德资源,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而且蕴含的哲学思想、人文精神、道德、教化思想等历久而弥新,至今闪耀着恒久的思想光芒。如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社会理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理念,”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生命境界,”“革故鼎新,与时俱进”的改革精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规范,“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奋进精神,等等,这些思想无不闪耀着优秀传统文化的智慧和光芒。

刘新岗一个体制外的书画鉴藏家甘愿倾半生精力,为弘扬传承中华优秀文化敢于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拼搏精神,义无反顾地行走在永远没有终点的探索路上。其壮举无疑不是我们当代人一面人生价值与意义的镜子。把跨越时空,跨越国度,具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把继承优秀传统文化成果传承出去,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应有新的历史使命。

一位文化界专家将收藏和鉴赏比作“诗和远方”要真正到达那么诗意的境界,我们还需要日复一日的深耕,才能对得起见识和品位不断提升的人民大众。

刘新岗还在没有终点的路上行走!那么,我们国人呢?我们肩负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复兴重任的各级决策者们呢?

作者:高振龙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守望的村庄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