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现代 > > 正文

鹅城美容师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白雪 时间:2018-09-19

引子

无论你走进哪个国家或哪座城市,首先映入视线的是那里的卫生环境。它像人的脸面,留下最初印象,甚至是永久性印记。也有名言道:面孔就是灵魂的镜子。而擦亮惠州这张脸面的正是城市的美容师——环卫工人,其中有80%以上还是终究会被城市文明遗弃的农民工身份的环卫工人。他们美化了城市,却不能被城市完全接纳,最终成为现代城市里的匆匆过客,流星般画一条凄美的光弧便消失在城市辉煌的文明中。

山水名城惠州向来以天蓝、云白、山清、水秀而著称。秀色天成的自然环境是惠州得以获得文明城市金牌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之一;环卫工人用心呵护着城市的卫生环境,又为提升城市的综合素质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在十年漫漫的创建路上,环卫工人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天天用双脚丈量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用双手擦亮城市的容颜用真诚护卫着城市的卫生环境,守护着城市的文明。

但是,惠州环卫工人的地位、待遇和付出的劳动始终与城市的文明程度和人均GDP的增长速度不成正比。2008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781元,而位于珠三角城市的惠州,环卫工人中占绝大多数的农民工的工资甚至还低于平均数。尽管10年之中他们的工资也翻了一番,可至今仍属我国的低薪阶层,这点在“充分与民分享发展成果”的理念上,在同工尚未同酬的现实中,似乎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一、文明城市庆典日,火树银花不夜城;缤纷狂欢皆散尽,现场忙坏环卫工

东江,是惠州的母亲河。它发源于赣南,自南而东,一路欢歌,浩浩奔腾520公里,在惠州境内就缠绵蜿蜒了36公里。近年来,随着改革开发的步伐,东江两岸建起不少标志性建筑和豪华的住宅小区。在江北段几千米长的江面上,四座大桥腾空飞起,如彩虹般飞落在东江上空。不久前新建在江北岸边的东江公园,成为市民悠闲散步和尽赏两岸美景的好去处,也成为许多大型活动的常选场所。2009年2月20日晚8时,惠州文明城市庆典活动的焰火晚会就在这座公园举行。

傍晚6时半左右,大街小巷已出现许多提前出发的市民。因当天许多路段实行交通管制,早行者多想占据有利的观赏位置。当我匆忙吃完晚饭赶出小区,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上满是同样脚步匆匆的人群。当人潮纷纷涌向东江两岸方向时,与人群逆行的一对夫妇格外显眼。从他们走走停停,时而低头、时而弯腰的习惯动作中,我认出是在我们小区收垃圾五、六个年头的环卫工人。当我们擦肩而过时,我礼节性地问了一句:“不去看焰火?”脚步并没停留。“可是想去!去不了啊!”女人用她浓重的家乡口音回答我。“哦!”我不假思索地应了一句,径自赶路。

当提前一小时来到东江岸边时,往日车水马龙的惠州大桥上因禁止车行,早已人头攒动。激情的市民为自己的城市获得如此珍贵的金牌而欢呼雀跃,为文明城市喝彩!也许人们不会注意到,许许多多环卫工人正默默地在各自路段上做着重复了不知多少年的保洁工作。

8时整,在两岸近百万市民异口同声的倒计时中,七彩的焰火腾空而起:时如天女散花、时如群星荟翠、时如霞光片片、时如从九天流泻的瀑布……绚丽迷人的焰火和着两岸的灯火璀璨了鹅城媚人的夜空,也璀璨了欢天喜地的老百姓万分激动的心灵……

当市民观赏了绚丽无比的烟花,享受了摘下文明城市金牌的喜悦,带着周身的欢乐和满足纷纷离开东江沿岸,返回各自家园时,空前沸腾的场面渐渐变得孤寂、冷清,最后趋于宁静。此刻,两岸还时不时晃动着形单影只、匆匆忙碌的身影,他们一如既往,收拾着激情过后仍有少数人留下的烟蒂、饮料盒和矿泉水瓶。事后,当我向几个环卫工人问起当天的卫生情况时,他们的答复却让我意外和感动:“拿到文明城市的金牌是不一样了,那天扔垃圾的都少了许多……”

在东江北岸,当晚江北环卫所就出动了四十多个环卫工,他们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回家。每次大型活动多是如此,没有奖金、也没有抱怨,反而为越来越多的市民懂得爱惜公共卫生而欣慰,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这个所的环卫工人已来到东江公园,清理前一晚燃放焰火留下的垃圾,八吨的汽车拉了整整一车。

就是这样一些低收入群体,干的却是一些发达国家高收入阶层干的活,而且经常加班加点。他们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换来城市的美丽洁净;他们的倾情付出赢得了市民的尊重;他们宽阔的胸怀值得我们城市为之感动。

二、圣火传递当日,在人前的警戒线内,每隔五米站着一个威风凛凛的警察;在人海的后面,每隔50米就站着一个默默无闻的环卫工

圣火传递那天,惠州全市环卫单位的机关工作人员也倾巢出动,加入到一线环卫工人的行列中。在人山人海的背后,谁也没想到每隔50米就有一个环卫工人。他们至始至终都在圣火传递路线上忙碌。他们曾经向市领导立下军令状:在圣火传递过程中,保持地面干净;传递结束后,半个小时内清扫完沿途全部道路和主会场内外环境,不留下一片纸屑!他们用行动,实现了“不让一片垃圾通过现场直播的镜头传递到世界各地”,为美丽的鹅城交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圣火传递那天,在我们小区收垃圾的那对夫妇都在主会场——市体育馆附近。在后来采访中得知男的叫张仲勤,女的叫殷淑芳。原来他们都是江北环卫所的环卫工,确切点叫编内临时工。为了多点收入,兼做我们小区的保洁员。

那天张师傅负责市政府斜对面体育馆旁边一座公厕的保洁工作。他的妻子殷师傅分配在市政府门前,守着她负责的50米内的地面卫生。这一对1999年从河南农村来到惠州的环卫工人朴实、厚道。那年正是惠州提出创建文明城市口号的第二年。至今他们已为惠州的环卫工作整整服务了十个年头。

年近半百的张师傅个头不高,长年风吹日晒变得古铜色的皮肤显得很有精神。他回想起2008年火炬传递的情景时操着一口河南方言激动地说:“那天人可多!马路两旁站得满满的,望不到边。”他的话不多,问什么答什么。

“你那天那个位置真不错啊,可以看到第一位火炬手经过!”我还真有点羡慕地对他说。

“那不中!不能看!我还得提水冲厕所类!”

厕所里不是有水吗,为什么还要提?我忍不住打断他问。

“厕所里的水来不及冲池子边上和地下呀”。 他如实回应我。

那座公共厕所共有六个便池,其中一个为坐池。因为他既不能影响如厕的人,又要见缝插针般寻机冲洗蹲池和坐池周围和地面,要确保厕所内的卫生。他不停地到旁边浇花的水龙头下接水,然后提过来冲洗厕所。南国5月的太阳已经很猛,温度达30度。张师傅早上六点半出家门,七点整准时到达岗位。此后,到圣火传递结束,现场清洁完毕近五个小时里,他不停地往来于公厕和水龙头之间,提了几百桶水。这个很能吃苦,干惯了力气活的中原汉子,在之后的好几天里,手臂疼得抬不起来,双腿绵软无力。

他爱人殷师傅是个为人热情、爽快的中年妇女。黝黑的面孔看上去比她实际年龄要大。圣火传递那天,她在市政府门前认真履行职责。当我问她看到火炬手没有?她快言快语:“可想过去看了!可不能看啊!怕地上有垃圾传到电视里头去,给咱惠州丢人不是?”话语中,她俨然已把自己当作了惠州人,并为自己视作家乡般的城市挥汗出力。

在近五个小时里,她穿梭在属于自己领地的人群里,捡拾着人们扔在地上的矿泉水瓶和饮料瓶等杂物。

圣火在惠州传递当日,据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参与迎圣火的市民上百万人。那天,到处都是人的海洋,旗的海洋。人们手中挥舞着质地和尺寸各不相同的五星红旗,奥运五环旗和创文明城市的彩旗。很多人还在脸上、衣服上也贴上了形状不同的国旗。人们的眼光追逐着火炬手,追逐着圣火,激情也一如圣火般熊熊燃烧、奔腾。而我们的环卫工人却默默地穿巡在人群背后,尽心尽力保持着每一寸地面的洁净。他们的眼睛不是追逐着火炬手,而始终盯着各自管辖范围的地面,用心呵护着脚下的土地,把激情用在保洁工作上。他们虽不能挥舞庄严的五星红旗和让人骄傲的奥运五环旗,只能挥动着手中的扫把,却一样充满豪情,像威武的公安战士一样,履行着神圣的职责,为圣火传递尽心尽力。全市环卫人员用行动实现了对市委市政府的承诺,诠释了他们热爱惠州、热爱祖国的崇高精神。

在那些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中,为圣火传递做出突出贡献的公安民警始终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而环卫工人却少见报道。

三、寒来暑往,冬去春来;朝迎旭日,暮送夕阳;苦乐年华、理想抱负尽撒在城市的路面上

2008年,鹅城惠州摘下文明城市金牌。在揭牌仪式上,坐在现场第一排,紧挨着市委书记和市长旁边的五个人尤其引人瞩目。他们不是明星大腕,也非贵宾要员,而是市容环境卫生管理部门的环卫工人,人们习惯称之为清洁工。这是市领导对环卫工人工作的极大肯定。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由它的综合素质所决定。文明城市则要求这个“城市的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全面进步,物质文明、政治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协调发展,精神文明建设取得显著成就,市民整体素质和文明程度较高……”

惠州市在创文明城市时提出了8条市居民文明守则,其中涉及公共环境卫生的达3条之多:(1)搞好环境卫生,不随地吐痰,不乱倒垃圾。
(2)保持阳台、楼道整洁,不乱堆物品,不乱扔废弃物。
(3)保持小区、院落环境整齐,不乱停放车辆,不乱晾晒衣被……

惠州市能获得文明城市的光荣称号,其中,环卫工人功不可没。

不久前我专程走访了惠州市创建文明城市先进单位——江北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所所长李谷良,这是个英俊帅气的年轻人。全市环卫部门仅有两人荣获了2009年创建文明城市先进个人称号,他就是其中一个。

江北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所是科级建制,仅有150人,其中122个临时工(又称零工),全是在一线担任环卫工作的农民工。这个环卫所承担着江北74万平方米的清扫面积:从三新村到惠博路口、沿惠州大道至东江大桥以北及惠州大桥以北几条主干道路面;还负责沿途所有的候车亭、路牌和380余个果皮箱的保洁工作。除此还肩负保洁公司573个垃圾桶和垃圾中转点的监督检查工作。

当人们每天行走在干净整洁的人行道上;当车辆行驶在平整、洁净的马路上时,很少有人会想起环卫工人的艰苦和不容易。

从李所长口中得知,一线工人实行每天18个小时滚动式不间断清扫和保洁工作。一天24个小时里,其中有18个小时随处可见到我们环卫工人可敬的身影。他们中每天清晨4点钟就有人披着满天星斗开始了新一天的收运垃圾工作;5点钟环卫工人已纷纷出现在市区各处的道路和人行道上,默默地清扫路面。无论春夏秋冬,也无论刮风下雨,烈日当头,环卫工人似乎已习惯了他们的工作环境,没有抱怨,也没有什么心理不平衡。

江北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所获得文明城市先进单位称号时,上级奖励了2000元现金。 所里全部发给了一线工人,每人仅得20元。区区20元虽少得微乎其微,但在他们心里那份量却很沉很沉……江北环卫所的工人不但没人嫌钱少,还对我说:“全市都没发奖金,我们评上先进还有20元呢。”听后让人心里酸楚。要知文明城市的含金量有多重,而我们那些为创建文明城市付出过无数劳动的环卫工人,却没有得到任何物质上的实惠。

2008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781元,惠州环卫工人的平均工资还达不到这一水平。2007年惠州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亿大关,2008年达1209亿;2009年在全球城市综合竞争力方面,惠州经济增长全球排名第八。但惠州地区人均工资增长水平却低于周边地区,更何况处在低薪收入的环卫工人呢?以张师傅夫妻为例,十年中他们的工资从最初的四、五百元涨到一千出头(扣除保险),翻了一番仍在较低水平。每月租房300元;水电、煤气、通讯、及生活费用一千多元,两个孩子读书、双方老人赡养等等,除去正常开支已所剩无几,可以想象到他们在城市里的生活状况。所以常常看到他们穿着小区住户不要的并不合身的旧衣服;两个孩子也仅仅读完初中就走上打工之路。为了多挣点钱,年过半百的夫妇还在我们小区兼做一份工。

在江北环卫所采访时,我问李所长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说:希望政府加大宣传力度,从学校抓起,人人从我做起,遵守公共秩序,做文明市民,多理解环卫工人,尊重他们,少点歧视,涨点工资。

在小区我也曾问张仲勤夫妇最关心的是什么?“希望城市越来越干净,惠州越来越美,我们的工资也能多增加一点……”城市干净、美丽是环卫工人最大的心愿!

惠州创文明城市从提出到今天,已走过整整十年的历程。环卫工人十年如一日,天天“闻鸡起舞”,扛着扫把上路,披着星月的清辉,在市民恬静的睡梦中,刷,刷,刷,一如打着小夜曲的节拍清扫马路和街道。从黎明走到日暮,从春天走到冬天。他们不仅只清扫城市的环境卫生,他们还清洁着城里人的心灵。用他们坦荡、宽广的胸怀,呵护环境,呵护着文明城市的金牌长留在美丽的鹅城!

可环卫工人的地位和处境却不尽人意。在某种程度上说,工资收入的多少决定了其在社会上的地位。环卫工人的地位自然处在社会底层,尤其农民工身份的环卫工人更是如此。这与许多发达国家有较大的差距。据从美国回来的朋友那里了解到美国的最新数据,2009年4月显示:清洁工和环卫工作人员的中值工资(统计术语)是:工龄1~4年的年薪39305美元;5~9年年薪41495美元;10~19年年薪58997美元。工龄4年以内的工资相当于一个大学本科生第一年就业的年薪数。而文中前面提到的有十年工龄的张仲勤夫妇年薪(1万2左右),在我市尚属低收入阶层。美国各个州环卫工人的工资虽然都有差别,但因工会的强有力保障,其工资始终保持在中等以上水平。另据网上消息,英国环卫工人的工资收入是体力劳动者中的高薪阶层。

惠州的环卫工人,尤其是农民工干这行的还有一个尴尬的身份——永远的临时工。他们缔造了城市洁净宜人的良好环境,可到头来却无缘享受舒适方便的城市文明。待到年老体衰时,仍要回到偏远落后的农村了度余生。这对长期生活在城市,适应了城市生活的他们,无疑是一种残酷的选择。他们为城市奉献得太多,可城市给了他们什么呢?随着惠州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改善他们的生活待遇应该提到政府的议事日程上,不能再委屈了这些长期艰难呵护着我们城市的容颜,擦亮我们城市美丽的眼睛的环卫工人了!

尾声

2009年5月,笔者以悲悯情怀写下了这篇文章,为那些十年如一日为惠州创建文明城市经风沐雨、默默奉献的农民工鼓与呼。他们创造了城市的文明同时却又要被文明的城市所遗弃。在我深为他们鸣不平时,孰料,2010年岁首,敢为人先的广东省放了一颗卫星,像春雷炸出一个新的节气,为3000万在穗的流动人口送了一份厚重的大礼,为他们申领了居住证(之前是“暂住证”),一字之差,改变了3000万人的身份,其中绝大多数为农民工。张仲勤夫妇终于从城市的暂住客变成堂堂正正的惠州居民。其实,他们早已融入到这座美丽城市的血脉之中。笔者为他们由衷的高兴!为广东省的先行先试点赞!

( 原载于2010 年《惠州文艺》第4期;2009年获惠州岁月如歌——建国60周年征文三等奖 )  

作者:白雪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