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历史 > > 正文

激战马桑坡(纪实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冉启芭 时间:2021-06-23

 

激战马桑坡

冉启权

 

巍峨雄伟绵延不断的武陵山余脉天山坪,横亘在来凤县和咸丰县接壤交界之处,成为两县天然的分水岭。山岭的一边是来凤县大河坝乡,一边是咸丰县坪坝营镇。

北边的咸丰县坪坝营国家级森林公园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这里山高林密,沟壑纵横,洞穴密布,地势险要。新中国成立之前,有一条从重庆黔江,经咸丰通往来凤、龙山的茶马古道。锣鼓坪卡子是古道的必经关隘。因为时常有土匪出没劫财,成了过往客商的惊魂之地。

解放初期,匪首田彩臣率土匪残部,从来凤大河乡逃窜到坪坝营,就躲藏在锣鼓坪卡子上打家劫舍,祸害百姓。田彩臣是湘鄂川反共救国军总司令瞿波平的得力爱将。由于他长期盘踞在这一带活动,哪一座山上有多少个洞穴,哪一座山有多少条水沟,哪一个坝子上有几户人家,他都了然于心。

这天,龟缩在锣鼓坪卡口上的田彩臣,正在匪巢里和喽啰们喝酒划拳。忽然,一名土匪火急火燎地跑进山洞,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报告大当家的……”

田彩臣看着小喽啰的那副德性,没让他把话说完,便斥责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大当家的,好事来了!菩萨保佑!甲马池那帮红鬼好多人去丁寨了,去干它一票不?”田彩臣思考了一下,将信将疑地问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莫会是那帮红鬼给我们做的笼子!”“千真万确,不会有假,我化装后去赶场,亲眼所见。”小土匪十分得意。

田彩臣惯来做事霸道专横,匪巢里大小事情都是他一人说了算。一听此话,没有商量二当家,他便立即下令:“二当家的,你马上去大转拐报告反共救囯军第七纵队司令杨德之。我们两家一起合伙干,让他们从大铧尖往羊蹄界,向甲马池街上出击。你去后,不要再回锣鼓坪来了,跟他们一起直接去甲马池。×妈的,你要跟杨德之那龟儿说清楚,搞赢了,两家不亏,都不能吃独食。所有枪支粮食二一添作五。约定时间,明天鸡叫三遍时动手,天亮时一定要打进甲马池街上,拿下红鬼马桑坡的碉堡。”

田彩臣说完,二当家全老幺便带着两个小喽啰走出山洞,顺着老岩孔燕子坝往大转拐方向去了。

 

农历三月时节,春光明媚,生机盎然。上街口马桑坡的岩板路拾级而上,直通大溪洞、锣鼓坪。在街口有一棵千年老松,枝繁叶茂,苍翠挺拔,有皇缸那么粗,是松树中的骄子,要四五个人牵手合围才能抱得拢。它好似一道屏障保护着这一方风水和生灵。离马桑坡两百多米处有一座文庙,供奉着孔圣人和孟夫子。解放前,秀才举人都会来此祭拜的!

马桑坡赫然入眼的是国民党乡公所垮台时留下的那碉堡,它是国民党基层政权垂死挣扎时,强征民工修建的临时工事,用于抵抗解放军的进攻。可是,兵败如山倒,伴随国民党在大西南的全面溃败,驻守在这里的乡丁和国民党残余部队不经一袭,作鸟兽散。

解放了,咸丰县人民翻身当家作了主人。解放军接管了马桑坡的临时工事,在这里驻扎着解放军咸丰县大队二连。这天,大部分战士已开拔到二区人民政府驻地——丁寨区公所接受整训去了,甲马池仅留守了一个班的战士,在班长潘贵荣的带领下警戒值班。

潘贵荣身高一米七八,刚满十九岁,身着军装,英姿飒爽。他出生于大西北甘肃省,十五岁参军入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无数次大小战斗。随大部队南下来到咸丰,参加了解放咸丰县城的战斗。

留守战士刘泽民出生于湖南省桑植县,个头一米六几,长得敦敦实实的,面庞方正,手脚粗大,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练家子。

此刻潘贵荣和刘泽民一起在地图前反复琢磨匪情。潘贵荣心头涌上一股无形的压力:驻地留守兵力严重不足,营地另外四名战士按连长命令早上外出潜伏侦察,天快黑了还没有回营,也没有音讯。

潘贵荣皱了一下眉头,不无焦虑地说:“刘泽民,我们可要提高警惕呀!我们只有四个人!那土匪是不会给我们递信的哟,会随时来偷袭我们的!”

刘泽民和其他两名小战士齐声答道:“是!班长放心!”

 

土匪二当家全老幺和两个小喽啰,哼着淫秽的山歌,穿过了一片片的刺竹林,爬过一座座山梁,趟过一条条山间小溪,悠哉乐哉,十分惬意。树丛中突然跳出两个人,用枪对着他们。相互点子(黑话)对上后,两名土匪连忙陪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大水冲了龙王庙,是一家人呀。”

两名土匪将全老幺带到窝棚里见了杨德之,全老幺向杨德之转达了田彩臣的意思。杨德之听完全老幺来意后,用手往大腿用力一拍:“有这等好事,难怪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有人给我送来好多干柴。原来是发财梦呀,真是关二爷显神了!干!”

于是杨德之命手下石平南、石小南,带领十几名匪徒在前面开路,自己亲率几十个土匪在后面跟进,从大转拐下山经羊蹄界过马家沟,分两路向甲马池奔袭。

夜深人静,一片漆黑。鸡还没有叫头遍,田彩臣便带着几十名土匪,翻山越岭从锣鼓坪经老岩孔,过张家坪,饿虎下山般直向甲马池老街扑来。

甲马池集镇的青石板老街,还沉浸在夜色朦胧之中。土匪们在夜幕掩护下不声不响摸到了街上。街道两旁青瓦木房矗立着,格外宁静肃穆,只有看门狗蜷缩在门前,听到脚步声“汪、汪”地叫了起来。

土匪们对甲马池集镇的布局十分熟悉,这里从来都是他们“摸夜螺蛳”的生财之地。哪里是当铺,哪里是丝绸铺,哪里是饭馆,他们烂熟于心。土匪们一上街后就分成两拔,一拨去打劫,另一拨直冲解放军驻地碉堡。一时间,满街枪声大作,商家哀嚎求情之声,鸡鸣狗叫之声,妇孺哭嚷之声响成了一片。

 

夜色沉静的马桑坡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枪声划破了寂静,吓得那休憩在草丛中的雀鸟突然窜出,往远方飞去。

 

碉堡里的潘贵荣等4人听到枪声,知道是土匪偷袭营地来了,匆忙拿起武器迎敌。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潘贵荣到底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战士,没有惊慌失措,而是临敌不惊,镇定自若,指挥着战士们沉着应战,用火力把土匪们压制在大枞树下,土匪不能向碉堡靠近半步。

潜伏在牛家岩和花家槽的解放军战士,听到马桑坡的枪声后,火速向街上驰援。两名战士从牛家岩方向往冉家院子走捷径,冲向上街口;另两名战士自花家槽方向往街背后下来,直插常家门前的青石桥。

马桑坡的夜晚奏响了非同寻常的交响乐曲,各种不同型号的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土匪们的吆喝和呐喊声,交织在一起,闪电撕裂着漆黑的天空。战斗十分激烈,解放军战士利用有利地形,采用拉锯战牵制敌人。夜色漆黑,田彩臣、杨德之摸不清解放军的虚实,两股土匪还以为中了解放军的埋伏。本想撤出战斗,可是激战到黎明一看,上街口和下街口两处狙击的阵地只有几名解放军战士。土匪们不由心头大喜,信心倍增。田彩臣、杨德之严令,每处留下二十几个土匪,要务必活捉打狙击的解放军战士,其他人集中力量攻打解放军的驻地碉堡。田彩臣、杨德之心想,解放军驻地就那么几个人,只要拿下那碉堡,枪支弹药捞个饱。这样一来,就有了和解放军长期作战的资本。

田彩臣亲自带领五十多名土匪从马桑坡往下冲,杨德之和石平南各带领几十名土匪,从上街口和下街口两个方向向解放军驻地碉堡夹击。三个方向的土匪依仗着人多势众,前面的土匪刚倒下,后面的土匪在匪首威逼下又向碉堡冲去。

解放军班长潘贵荣一边用美式机关枪“突突突”扫射,一边指挥刘泽民和另外两名小战士向土匪群中投掷手榴弹,以加大杀伤力。同时他还虚张声势,高喊通讯员,电话向县大队长余秀荣报告情况。

留守在这里的几名解放军战士,他们都是解放战争久经考验南下来到咸丰的,几十个土匪是一群乌合之众,不是他们的下饭菜。土匪们迟迟攻不下碉堡,伤亡惨重。而受到侦察小组狙击的两股土匪,又始终不能合拢驰援攻打碉堡,战局成了骑虎难下之势。正在这时,一名土匪气喘吁吁地前来报告说,在丁寨整训的解放军大部队已经赶来了。

 

尾 声

黎明时刻的马桑坡,太阳升起来了,懒洋洋的,它本应是一片和平景象。可是,不等它梳洗乔装就迎来了战火洗礼。

留守驻地的解放军战士实在太少了,解放军的援军还在路上,远水解不了近渴,好在潘贵荣沉着应战,指挥着留守战士拼死抵抗。

匪首田彩臣心肠歹毒,心想留守解放军战士区区几个人,只要拿下解放军的营地,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即使死在多的弟兄也值得。于是在他威逼之下这股土匪是愈战愈勇。

要说土匪里也还是不缺乏能人:一名绰号叫偏机火儿的土匪,枪法十分了得,那是百发百中。田彩臣让偏机火儿捕捉战机,一定要“擒贼先擒王,干掉红鬼的高个子”。偏机火儿在土匪火力掩护下,向潘贵荣的垛口瞄准。潘贵荣打得兴起,没有防备土匪中间还有高明的狙击手。两发罪恶的子弹飞出枪膛,不偏不倚打中了潘贵荣。这位生长在河西走廊的少年英雄,牺牲在了咸丰这个南方小镇。

马桑坡成为英雄坡,甲马河水在呜咽,千年古树在默哀,痛悼人民的好儿子潘贵荣的壮烈牺牲!

杨德之听到在丁寨整训的解放军回援的消息,心慌着急,早吓破了胆,没有了斗志。他没有向田彩臣通报,自个儿下令石小南断后,率残匪往羊蹄界方向撤退了。

“大当家的!不好了,那龟儿杨德之各打兔儿折跑了!”一名土匪跑上前向田彩臣报告。田彩臣听得这一消息,大骂杨德之不讲义气,是个怂包。但是,一看自己势孤力单,也不是解放军的对手,便急忙下令土匪狼狈撤出战斗,径直往锣鼓坪溃逃。

解放军战士在余秀荣统一指挥下,兵分两路,向羊蹄界和坪坝营追击。而田彩臣、杨德之两股土匪遭到解放军的内外夹击,一路溃逃,乱成一团,扔下刚抢来的物资,奔命于深山老林,各自向老巢逃命。

刘泽民带队追击杨德之这股残匪,爬过小干溪的羊肠小道,翻过雷达山峭壁来到羊蹄界,突然迷失了方向,不见土匪的踪影。正好路上遇见一名头包青布丝帕的砍柴老人扛着一捆柴。刘泽民向他打听大铧尖怎么走。那老人主动替解放军带路,走着走着,刘泽民发现有些不对头,便让其他几名解放军歇脚待命,自己随老人上前探路。走着走着,刘泽民问那老人这哪里是路嘛,分明是往山林里钻。还没有等刘泽民反应过来,砍柴老人口哨一吹,草丛里钻出几名土匪包了刘泽民的饺子。等到其他解放军战士冲上山时,刘泽民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壮烈牺牲了。

潘贵荣和刘泽民牺牲后,当地人民政府将他们安葬在他俩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坪坝营集镇老街背面约80米处的马桑坡山脚,并在这里建起了烈士陵园,陵园占地面积约0.3亩。

“青山绿水长留生前浩气,苍松翠柏堪慰逝后英灵。”潘贵荣和刘泽民走了,他们的事迹却化作永不磨灭的丰碑,高高矗立在咸丰人民的心中。

写于2021.04.21  

 

责任编辑:张国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南通文化世家之保家考略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