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历史 > > 正文

与上海相比,我还是喜欢北京

来源: 苏湖夜谭 作者:海波2018 时间:2019-08-08

 

鲁迅先生帝都买房记——与上海相比,“我还是喜欢北京”

 

鲁迅先生在北京买过两套房,一套是四合院,另一套也是四合院。

1919年,鲁迅在西城八道湾买了第一套房子,前后两进的四合院,九间瓦房,还有个相当于半个篮球场大的小花园,花费3500块大洋。好友许寿裳形容这个院子,大得“简直可以开运动会”。

这一年,鲁迅38岁,已在教育部工作7年。开始在社会教育司任科长,后转任佥事,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副处级调研员。鲁迅在此职位连干了14年,薪水是每月300元。民国对于官员的待遇,还是相当慷慨的。

毕竟是人生第一次置业,为买这套房子,鲁迅先后看屋十多次,花了半年多时间,在友人陪同下,从铁匠胡同看到蒋宅口,从护国寺看到灯市口,后来在房屋中介的介绍下,买下了这所房子。

3500元,再加上其他装修费、中介费、税费,总共4500多元,对于月薪300的鲁迅似乎并不是一笔巨款,他还和兄弟们商量,把绍兴的老宅卖了1000元,二弟周作人在北京大学任文学教授,每月也是300大洋收入,兄弟两人负担这个院子,应很轻松。

买房后,鲁迅把母亲鲁瑞和原配夫人朱安从绍兴老家接到了北京,也把弟弟周作人、周建人两家人接了过来,一大家子十几口人住在一块儿,日子过得很红火。

但好景不长,4年后,鲁迅与周作人闹掰了,据说与周作人的日本妻子信子有关。究竟是何缘由,有记日记习惯的鲁迅与周作人都对这一段语焉不详,兄弟失和的原因至今还是个迷。

鲁迅一怒之下离家出走,把八道湾这所四合院白送给周作人,自己另外又买了一所。这回买仍然是四合院,似乎当时北京也并无别的公寓房可卖。

此房位于北京阜成门里西三条胡同,也就是现在的鲁迅故居,只有一进院子,六间瓦房,占地面积比头回买的那所四合院小了好几倍,还是多年不住人的二手房,屋顶都漏了。

鲁迅亲自画出设计草图,又重新装修了一遍。不算装修费,这所四合院总共花了鲁迅八百块大洋。

对于第二次置业,鲁迅比较满意。他把自己位于正堂之后的工作间称为“老虎尾巴”。《秋夜》一文中的名句,就是在此处写的。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

一套四合院800块,就是不算固定的月薪,对于已经写出了《孔乙己》《阿Q正传》《故乡》等名作的文坛大家鲁迅来说也不是难事,他的稿费每月可达100200元。民国时期敬重知识厚待文人,可见一斑。

按民国时期一块大洋70多元人民币的购买力,鲁迅在京置业,第一次花了20多万,第二次花了不到6万元。跟现在动辄上亿的北京四合院相比,简直无法想象。然而,这就说明民国房价低吗?

事实上,并不是民国的房价低,是鲁迅的收入高,而普通人的收入则很低。

以北京为例,绝大部分市民年收入不到100块大洋,这点儿钱刚刚够买棒子面儿,能保住老婆孩子不挨饿就算不错,根本攒不下钱,如果再摊上红白喜事,或者闹个什么病,到头来不光攒不到钱,还得欠债。

鲁迅在八道湾住时出门常叫人力车。那么一个人力车夫——现在的出租车司机能挣多少钱呢?

老舍在《骆驼祥子》中写道,在北京城打拼的人力车夫骆驼祥子一年忙到头不休息,也就攒下三十块大洋而已。

他要想跟鲁迅一样在北京买房,简直是白日做梦。所以骆驼祥子最现实的小目标就是买一辆车——人力车。

鲁迅1926年辞去教育部职务,离开住了14年的北京,辗转厦门、广州,但都未定居。

鲁迅之所以离京,除了与当局交恶已无法立足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与自己的学生许广平的恋爱,让他感到有必要换个环境。

1928年,鲁迅带着女友许广平去了当时的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到上海定居后,鲁迅一直是租房住,直到1935年病逝。为什么不买房?因为买不起。

没错,他是当时炙手可热的畅销书大作家,小说可以拿到20%的版税,他同时给《申报》和《语丝》写专栏,每月最多可以挣到六百元,收入是上海普通市民收入的十几倍,但他仍然买不起房。因为上海随便一座石库门洋房就敢开价十万大洋,相当于北京的一座王府。

 

关于民国时期的房价,有人总结出一些规律:城里房价高,乡下房价低;沿海房价高,内陆房价低;大城市房价高,小城市房价低;有租界的城市房价高,没租界的城市房价低;商业繁荣、工业发达、农民工扎堆儿的城市房价高,市面冷清、工业停滞、农民工不喜欢去的城市房价低。

照此规律,北京(此时已改名为北平)的房价便大大不如上海,也不如邻近有租界的天津。直到民国寿终正寝,上海房价一直处于民国各大城市之首。

另一位作家沈从文在上海教过书,他说:我写一部小说挣的钱,拿到北京能买一幢楼,可是在上海只能租公寓住。毅然去了房价相对较低的青岛。

在光怪陆离的魔都,鲁迅拿着天价的稿酬却买不起房,但仍愿意租房住到去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上海有租界。由于日本朋友较多,他特意选择住在虹口日租界。因为当时饱受当局的通缉和迫害,只有租界才能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他的安全。

偌大的中国,却没有一代文豪的容身之地,只好躲进近代中国的耻辱象征——租界。鲁迅将“租界”二字各取一半,写成“且介亭”,为文集命名。这何尝不是一种屈辱。

尽管在内心里,鲁迅对上海的大气,包容和世界眼光还是认可的。但对这个房价对文人不甚友好的上海,鲁迅没多少好话。在私人信件中,他对上海的世相,语多讥讽,对文人的百态,心存鄙视。

而谈起北京则不然:“中国乡村和小城市,现在恐无可去之处,我还是喜欢北京……

只是可惜,如今京城居,大不易。帝都的房价,已不像鲁迅当年买房时对文人那样友好。看着这遍地的大厦大路大广场,堂皇壮阔,好不气派,只是再也没有像鲁迅一样的大师了。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七七事变,全面抗战从此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