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 正文

正省级贪官忏悔“要钱为了什么”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柴归 时间:2022-01-14

1月13日,年度反腐电视专题片《零容忍》发布预告。不到2分钟的预告片, 3个“大老虎”出镜。其中,贵州省原政协主席、党组书记王富玉说:

“我疯狂的贪欲登峰造极,但我不知道要钱为了什么。”

2020年11月,王富玉在天津受审,被控敛财超4.5亿元。

正省级贪官忏悔“要钱为了什么”警醒了谁

4.5亿元,远超出一个普通家庭的正常生活所需。赚钱是为了更好生活,当赚钱成为目的,就会迷失。

贪欲是永不满足的人性之恶,无关乎成长环境、能力大小。迷失在贪欲黑洞中的,并非王富玉一人;因个人贪欲栽倒的,大有人在。

身居要职,如何与内心的贪欲周旋,几乎是他们的必修功课。

01

最后的反思

1979年6月,27岁的王富玉进入河北省委组织部,此后,他先后在河北、海南、贵州担任要职,至2018年在贵州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一职上退休。

王富玉并非碌碌无为的庸官,既有能力,也有魄力。

他在海南的海口、琼山、三亚都待过。据媒体报道,在三亚时,他炸了当地积压的烂尾楼,组织上高度评价“大大改善了三亚市的生态环境和投资环境”。在琼山时,他曾在某年元旦组织数千琼山市干部,在广场上集体背诵名篇《为人民服务》。在海口时,他提出“打小鬼”战略——对一切妨碍投资环境的人和部门进行“肃整”。

这样一位强调“淡化做官心理,强化为民意识”的官员,贪婪的一面在被查后揭露。

据检方指控,他早在1995年就开始贪腐,彼时他始任琼山市长。利用职务便利,他在位期间敛财4.34亿余元。

离职后,王富玉依旧没有停手,直到2021年被查,王富玉利用影响力受贿共1735万余元。

正省级贪官忏悔“要钱为了什么”警醒了谁

这么多钱,用来干什么?

中纪委的公开通报中,揭露了王富玉高档生活的“冰山一角”——

痴迷打高尔夫球,私营企业主支付费用;一家人度假,私营企业主提供豪华别墅;往返各地,私营企业主安排私人飞机;甚至私营企业主支付26.76万余元为他聘请家庭保姆。

末了,他的钱还是用不完,“我疯狂的贪欲登峰造极,但我不知道要钱为了什么。”

该花的花了,不该花的也花了。囤那么多钱,既然用不着,何必冒那个风险?

02

被捆绑的人

像王富玉一样,被贪欲捆绑的官员,可以数出一连串名字。

最典型的莫过于“金融第一贪”赖小民。赖小民被查出受贿17.88亿余元,专案组查到他在北京某小区的一处房屋,里面保险柜里存放现金高达2个多亿。

正省级贪官忏悔“要钱为了什么”警醒了谁

为了逃避调查,他都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管这房子叫“超市”。

“超市”里的这些钱,他一分都不敢花。

正省级贪官忏悔“要钱为了什么”警醒了谁

除了现金,赖小民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陈清浦说:

“他(赖小民)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与赖小民不相上下的还有一人,他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魏鹏远被查处时,检察机关在他的一处闲置的房子里当场搜出2亿多元的现金。

房间很简朴,只有一张床。掀开床垫,床下面堆满了封着胶带的纸箱。一个个纸箱里,装满了一捆捆还贴着银行封条的现金。壁柜和储物间里的多个拉杆箱和手提袋里也装满了现金。

正省级贪官忏悔“要钱为了什么”警醒了谁

清点这些钞票,用了5台点钞机,1台被烧坏。这么多钱,魏鹏远也没数过,“别人送了就往那儿一扔。我收这些钱,其实我收的钱没花多少,大部分就在我房间放着,无非房间大些。”

魏鹏远生活中很低调,穿着朴素,每天骑自行车下班。

既然不用,为什么还要收这么多钱?他说,“没钱,感觉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我知道这是犯罪,但还是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03

欲炽则身亡

贪污受贿,有人是为追求高档生活。

如四川资阳市政府原副秘书长邹明勇,受商人老板影响,热衷于穿名牌、喝名酒、出入高档场所,认为权力财富“双丰收”才是人生赢家。

有人只是为了魏鹏远说的“安全感”。

如广西贺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毛绍烈,从不“露富”,不抽烟不喝酒,穿旧衣,夏天穿一双塑料凉鞋,皮带表面裂成四五节,很难看出领导“范儿”。与此同时,他一路受贿、一路伪装、一路提拔,系列违法乱纪行为持续长达16年之久。

贪婪一旦开了口子,就会如决堤洪水,让人一步步不自觉陷入深渊。

邹明勇知道自己受贿5431万余元后,对这个数字难以置信,“我怎么可能收了这么多钱?我居然收了这么多钱!”

青海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副厅长任三动听到自己有500多万元财产来源不明时,同样感慨“我竟有这么多财产来源不明,难以置信。”

仍在自由身时,这些钱他们用不完;沦为阶下囚后,一生囤积、“孜孜以求”的金钱,也与他们无干。

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镇于集乡,曾出了一位贪污受贿千万的贪官——于集乡原党委书记、乡长刘传银。刘传银收受的钱,大部分都没动过,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在德州市的一处中高档小区买了一套180多平米的房子,并进行了豪华装修。可直到案发,刘传银一天也没有在豪宅里享受过。

真正让人生丰满的,不在于生活的奢华。但许多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正如广东省财政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危金峰所说,“金钱对于基本生活的保障非常重要,而追逐金钱、嗜财如命,那将是罪恶的开端。”

又如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委原书记朱渭平所言,“生活给予我们的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实际需求,金钱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走。”

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欲炽则身亡。这句朴素的训导,当警醒每一个人。

责任编辑:张国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