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 正文

重庆直辖前后的内幕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流年旧事 时间:2020-11-08

 

重庆直辖,曾经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直到1997年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召开。

  1997年3月1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进入最后一天。下午3时50分,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乔石宣布,开始投票表决《关于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定》。

  现场有36名代表来自重庆,属于四川团成员。这一天,男代表们换上红色的领带,有人第一次喷了发胶。43岁的女代表袁昌玉穿着前一天特意买的红套装,还有女代表以闪光的旗袍亮相。进场前,有记者从打扮就能认出:他们来自重庆。

  3时52分,会场内两千多名代表按动表决器。表决前夜,袁昌玉和同屋代表赵春梅都睡不着,反复提醒对方表决时不要按错键。

“如果一激动按错了,差一两票通不过,会遗憾一辈子。”袁昌玉说,两人谈论重庆的话题,一夜未眠。

  3时54分,会场大屏幕显示出投票结果:2720人出席,其中2403票赞成,148票反对,133票弃权,36人未按键。乔石宣布:“通过。

  当时,没有媒体直播这个场景,但喜讯立刻通过手机传到重庆,电话那端响起鞭炮声。重庆街头很快挂出标语:“我们直辖了!”

保密以免影响稳定

  重庆,别称山城。抗日战争时期,重庆曾是国民政府陪都,直隶行政院的“特别市”。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政府设立重庆直辖市,1954年并入四川省。1983年,重庆还成为全国第一个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并实行国家计划单列体制。

  “激动万分。”人大表决通过后,四川代表团成员,时任重庆市长的蒲海清也和周围代表互道祝贺。11年后的2008年3月,身为重庆团人大代表的蒲海清向本报记者透露,在重庆获准设立直辖市前一年,他已直面即将到来的挑战。

  蒲海清介绍,1996年4月,他作为中共四川省委常务副书记,在北京向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胡锦涛汇报党建工作。胡锦涛表示,中央正考虑设立重庆直辖市。这是,时年55岁的蒲海清第一次明确得到“重庆直辖”的信息,他被要求暂时保密。

  保密,一直是重庆直辖筹备工作组中的严格要求。事实上,相关的调查论证工作在此前两年已秘密展开。

  “当初对重庆进行直辖调研,连我们部长都不知情。”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副司长、当年重庆直辖方案起草者之一的孙秀东回忆说。

1994年,38岁的孙秀东还只是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审核处副处长。这年秋天,时任国务委员李贵鲜突然向时任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借”人,孙秀东就这样被借调到国务院,参与一项秘密任务。

  孙秀东被告知,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成立一个特别调查小组,论证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可能性,他要参与收集第一手资料并起草方案。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十分敏感,该调查当时被视为国家机密,包括孙秀东在内只有4人知情。

“三峡省”夭折的教训

  “当时,我们到四川、重庆调研,都是以检查民政、人事工作为名,暗中从事相关走访考察。主要是避免类似‘三峡省’那样的事情发生,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不了了之,影响社会稳定。”孙秀东回忆说。

  曾经的“三峡省”规划中,并不包含重庆。1984年,为了配合三峡工程,筹建三峡省提上日程。按照规划,川鄂两省凡有移民的地区,划归三峡省政府管辖。当时三峡工程设定的水位线是150米,不涉及重庆。因此,三峡省省会预定为宜昌市,重庆仍然由四川省管辖。

  1985年,三峡工程面临众多争议,“三峡省筹备组”也于第二年5月撤销,“三峡省”就此夭折。

  汲取“三峡省”的教训,重庆设立直辖市的调研筹备一直在高度保密中进行。孙秀东透露,经过一年半调研,前后共设计了4套方案。

  最初的设计方案是以三峡库区为中心设立一个一级政区,把湖北宜昌、四川万县(今万州)等沿江城市整合在一起。后来,觉得牵涉方方面面的利益太多,中间管理层次没有解决,未走出原“三峡省”的思路,不符合精简、效能的原则,只好放弃。

  第二个方案,是在原来重庆计划单列市的基础上,直接升级成一个直辖市。“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也不会触动各方利益。”但这个方案不仅解决不了四川人口过多的问题,也解决不了三峡移民问题。

  第三个方案,在现在重庆直辖市的格局上,再加上四川的达县(今达州)、广安。

第四个方案,就是现行的重庆市区划,只包括重庆、万县(今万州)、涪陵和黔江。

  经过进一步筛选淘汰,最终的选择集中在后两个方案上。蒲海清回忆说,因地域大小不同,这两个方案又叫大小两套方案,最终是小方案获选。

对此,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给出的理由是:“小马拉不动大车。”

  孙秀东认为,行政区划调整不能搞“拉郎配”,也不能尽挑肥肉。关于重庆直辖市的方案是经过精心设计、科学论证的,最终的方案最适合重庆的发展,也带动了民族地区和三峡库区各项工作的开展。

泄密人员受到处分

  调研工作高度保密、非常低调,但泄密还是发生了。1996年春天,香港的报纸发布了一个消息——内地准备设立重庆直辖市,连区划示意图都刊登了出来。

“跟后来公布的一致。”孙秀东回忆,这让调研小组的工作一度很被动。不久,泄密事件水落石出,原来是某地方报纸负责人违反纪律走漏了消息。该负责人因此受到处分。

  泄密事件基本上未影响重庆直辖的进程,调研论证工作完成后,1996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通过了重庆市改为直辖市的方案。随后,筹备组建重庆直辖市的工作开始。是年9月,蒲海清调任重庆市代市长,万县、涪陵和黔江开始交由重庆市代管。

  蒲海清认为,重庆直辖是中央的决定,而三峡移民是关键因素。资料显示,整个三峡库区的移民,80%属于重庆。

  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可以把四川分为两个省,解决“面积太大、人口太多、不便管理、不便发展”的问题。1994年,三峡工程上马。次年,李鹏考察三峡工程时提及邓小平的设想,表示可以考虑据此设立重庆直辖市。

  1997年2月,重庆设立直辖市已是万事俱备,李鹏代表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出《关于提请审议设立重庆直辖市的议案》。国务委员李贵鲜在阐释这份议案时,总结出重庆直辖的三大作用,除了统一规划、安排、管理三峡工程建设和库区移民,还包括减轻四川省人口过多和行政区域过大的发展压力,以及发挥重庆的区位优势和辐射作用,带动西部发展。

三座大山和“三最”

  1997年6月18日,重庆直辖市正式挂牌。

“像个大县城。”蒲海清形容,刚到任时的重庆缺乏活力,交通拥堵,城市环境差。商场晚上七八点就熄灯关门。1997年春节,他带着主城区的书记、区长上街查卫生,捡垃圾,让他们上电视向公众承诺,解决“脏乱差”现象,并请电视台监督。

  为了改善城市环境,激发市民热情,重庆市政府还采纳建议,决定拆掉人民大礼堂的围墙,建设人民广场。由于财力紧张,政府号召市民捐款,“有孩子捐出了压岁钱。”

蒲海清介绍,政府一共收到捐款近千万元。1997年重庆直辖市挂牌前,占地2.3万平方米的人民广场用两个月时间建成。广场一侧专门树立纪念碑,记录这段历史,并刻下捐款超过千元的市民名单。

  “困难太多了,不是一般的困难。”蒲海清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城市环境,更在于背后的经济因素。40万下岗职工、103万移民、300万贫困人口,这在直辖伊始,被称为重庆发展道路上必须翻越的三座大山。

1996年,三大直辖市上海、北京、天津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分别比重庆高5倍、3倍、2.9倍。与它们相比,重庆有“三最”——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经济最穷。

  解放思想、加强改革,是蒲海清的对策。他回忆,直辖后第一件事,就是组织全市干部学习邓小平南巡讲话。

下一步“暂无秘密”

  “不可同日而语。”1999年离任后,蒲海清还不时回重庆。说起十多年来的发展,他只列举了一组数字:直辖之初,重庆的高速公路不到90公里,如今已超过1000公里。不只是高速路的长度在变。1997年,从重庆最边远的县城出发,两天才能到达市区,现在不超过8小时。

  重庆直辖10年后的2007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重庆市城乡总体规划(2007-2020年)》,明确重庆是我国重要的中心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长江上游地区的经济中心、国家重要的现代制造业基地、综合交通枢纽、城乡统筹的特大型城市。另据今年初重庆市两会公布的数据,三峡重庆库区的百万移民工作已基本完成。

  “如果不直辖,重庆也会发展,但肯定不如现在。”渝中区居民小泽跟别人提起家乡,比以前自豪了。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行政区划史,1988年设立海南省,1997年设立重庆直辖市,香港、澳门回归后成立特别行政区,这是改革开放30年中国省级行政区划的4次变更。

  有媒体分析,改革开放以来的地方行政区划变革,经济因素成为决定性的价值标准,重庆直辖“显然是经济主导的行政区划变革案例”。

  像重庆在高度机密中筹备直辖一样,下一步中国是否还有重大行政区划变革的“秘密”?孙秀东说,“如果有也不能说,当然,目前是没有这方面的规划。”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