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新编 > > 正文

尻幺叔和走资派老郭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冉启权 时间:2020-09-26

文化大革命初期, 那时我已年满五岁,开始有了记忆。印象特别深的是,我们生产队来了一个“走资派”。他长得身材魁梧,有一米八高。大人们说他牛高马大。他闷声作事,很少说话。每天跟社员们参加劳动,一起上坡,一起放工。他吃住在上院子“尻(kao)幺叔”家(人们都喊这个幺叔尻老二)。生产队的贫下中农不把老郭当“走资派”看,碰上碰下打招呼称呼他郭书记。后来我懂事了才知道他是区委书记。他因为“三治一包”的问题,靠边站被打倒,下放到我们生产队劳动改造。

 “走资派”老郭到我们生产队劳动改造,能吃苦耐劳,自觉性很强,态度诚恳。

我们院子出门到地里去劳动,一踏脚就爬坡,山路崎岖坡陡,一条红砲岩路蜿蜒通向坡顶。爬完坡后便是近百亩的平地。每逢庄稼青苗施肥管理时节,或秋天收获季节,挑着粪水爬上坡,挑着粮食走下坡,沒有点气力那是雄不起来的。老人和身体孱弱的男人,只能跟妇女们一起扛着锄头去地里锄草、覆土,或背着背篓搬玉米做手上活路。但是那会惹得社员们笑话“你不爷们,是个没长卵子的”人。

老郭可不失这个本色,不掉干部的尊严和面子。每年给洋芋施春肥,那个时代没有化肥,男社员得从院子挑起清粪水爬坡担到地里去,女社员拿着粪瓢一株一株地浇。老郭总是踊跃挑起大粪桶,从不向青壮年社员示弱。在收获季节,要把坡上的玉米收回生产队保管室,他总是拣大箩筐插着冒尖的玉米,忍着膝盖疼痛,一步一撑地往下坡走。在贫下中农面前他从不叫苦,从不叫疼,从不喊吃亏。

社员们虽然书读得不多,但是他们善良而纯朴。他们才不管运动不运动,从不落井下石整老郭。有时也有意识地给老郭换上小粪桶、小箩筐,可走资派老郭不领这个情。他把自己用的劳动工具写上自己的名字,任何人不得随意换走他的。除了生产队长经常点他名,偶尔给他个下马威外,社员们主动上前去跟他说话。他除了说一说庄稼的生长情况和孩子们的上学情况外,什么都不说。

每逢赶集的头天晚上,生产队都要召开一次社员大会。我们小孩子就在生产队保管室地坝打螺蛇、滚铁环、捉迷藏、玩跳房游戏。大人们在生产队保管室开会。这样的会议是队长,也就是我的大伯主持。由他总结上坡劳动的生产情况,对表现好的社员提出表扬,对偷懒耍猾的社员提出批评。有时候大伯批评得不公允,会出现社员在会上跟他大吵大嚷的情况。因为这些社员是不怕他的,他们不是他的堂兄堂弟,就是他的隔房叔叔伯伯,或侄儿侄媳、嫂子婶娘......

队长总结发言完毕后,就轮到二伯记工分。二伯是我们生产队文化水平最高的,只有他一个人是初中毕业,担任会计和记工员,非他莫属。“记工分”社员们又称为挂工分。

最后,就轮到“走资派”郭书记向贫下中农汇报思想改造情况。他只参加生产劳动,是不需要记工分的。之前他一个人坐在保管室旮旯抽闷烟,不出声不说话。

队长大伯清一清嗓子,说道“今天晚上,最后一件事就是由走资派郭某某作自我批评,各人(自己)说各人上坡的表现和思想改造情况”。没有掌声。老郭不在乎这些,觉得贫下中农把他当人就是天光之福了。便把他与社员一同上坡一同劳动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给社员们听,又说自己向贫下中农学习不够,差距还很大诸如此类的话。并表态要坚决与资产阶级思想,与修正主义思想作斗争、划清界限,好好劳动改造和改正自己的错误等等。老郭说得一套一套的,有些话社员们听得懂,有些话社员们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社员们不计较老郭水平高还是不高,自我批评深刻还是不深刻,就是希望早点散会。

临近会议结束,由任民兵连长的远房二哥例行公事,举手带头呼喊口号。“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郭某某”,“打倒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当权派”,”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社员大会在口号声的余音缭绕中散会了。

散会后大人们牵着孩子的手回家,高一脚低一脚,一步一趟地走在青草丛生的小路上。生怕那毒蛇夜里出来咬人,他们用另一只手拿着柴棍向草丛中左夺一下、右夺一下。回到家里,那时没有电视看,洗脚上床便呼呼大睡了。

记得那一年中秋,我们过了一个丰盛的中秋节。母亲用生产队刚分回来的口粮黄豆和玉米,推了豆腐、烙了包谷粑,吃得一家人无比的舒服。吃完饭,碗一甩,我就跑到上院子和尻幺叔他们一起玩去了。

尻幺叔很喜欢和心疼我们这帮侄儿。他比我们大上四五岁,他走到哪里就把我们带到哪里。他右手带残疾,五个指姆向内虬曲着,伸不直。在大人眼里他是祸根,爱惹事生非,生怕带坏了我们。但我们是离不开他的,无论父母怎么说,我们都要跑去跟他一起玩。

他们上院子是撮簊口房子,住着六户人家,院子地坝宽敞。无论夏天还是秋天,吃过晚饭后的大爷、幺爷、伯伯、叔叔、还有哥哥们,都喜欢到上院子去窜门户,摆龙门阵。他们坐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烧上叶子烟,在地坝戏说三国水浒,议论赶集天看到走资派游街、戴高帽子那些新鲜事。吃住在尻幺叔家的“走资派”老郭也不例外,坐在那里自得其乐,烧着叶子烟,抽上一口,吐出一溜烟子;再抽上一口,又吐出一溜烟子。美美地享受着土烟呛鼻的香味。他只听,不发表意见。

孩子们自己玩自己的,不管大人的事。尻幺叔带领我们一会儿捉迷藏,一会儿表演拳术,一会儿玩丢手帕游戏等。玩腻了,他忽然对我们说“我们来喊口号好不好?”小伙伴们齐声答道“要得”。“那你们就听我的,我喊归一(结束),你们就跟着一起喊”,尻幺叔说道。喊口号不是新鲜事,大家经常在生产队保管室看见大人们喊口号,哪还需要他讲那么多废话呢。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尻幺叔握起拳头举起那左手呼喊,我们伸出左手举起拳头,接到呼喊“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打倒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当权派!”我们伸出左手举起拳头,接到呼喊“打倒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当权派!”

“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郭某某!”我们还是伸出左手举起拳头,接到呼喊“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郭某某”……

口号声音未落,只见二奶奶——尻幺叔的妈妈,拿着一根竹鞭子从堂屋跑出来,一鞭子向尻幺叔打去。尻幺叔在兴头上,没有防备,来不及躲避。这一鞭子着实不轻,尻幺叔当场就疼哭了。二奶奶并没有停下来,他一把揪住尻幺叔的衣领,用鞭子向尻幺叔的屁股、脚杆打去,打得尻幺叔杀猪般叫唤。在场拉家常的叔叔伯伯赶快过去拉劝,一边说“莫打了,莫打了,尻老二不懂事”,一边抢走二奶奶手中的竹鞭子,把二奶奶往屋里推。二奶奶回到屋里,院子归于平静。我们这一群小屁孩,早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吱声。

尻幺叔还是很坚强,一会儿就不哭了,忍着疼痛继续跟我们玩。当他绕过走资派老郭身旁时,一向不爱说话的走资派老郭,冲着他逗他说道“尻老二,刚才是打倒你呢?还是打倒我呀”,“打起来痛不痛”,“我怕是打倒尻老二吧”。话音一落惹得满院子的人哄堂大笑起来。尻幺叔红着脸一溜烟地跑进房屋躲起来了。

没有了尻幺叔领头,大家玩起沒兴趣,孩子们只好各自回各家去了。从此以后,只要尻幺叔欺负我们这些侄儿,我们就会奚落他“打倒尻老二”!“笑人前,落人后,落在后面比屁臭”。它成了我们降服他的杀手锏。

而走资派郭书记在我们生产队劳动改造沒多久,那年春节过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不过,我读初中时,知道他平反复职当了一段时间我们公社书记。后来,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了;也不需要我们知道!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