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 正文

何老汉翻门槛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冉启权 时间:2020-09-20

武陵山余脉的天上坪一年四季多数时间都是淫雨霏霏,笼罩在烟云缭绕之中。土地坪村偎依在山脚下,地势平坦,空气清新,民风淳朴,是消夏避暑、养生长寿的好地方。我在那里下乡见到年过九旬的老人多达十多个。

何老汉是我见到的其中一位。一天,下乡去看磨芋生长情况。路过一户人家,看到一位老人,佝偻着腰,虬着双腿,依靠双手扶着板壁行走,甚是吃力。他连翻越堂屋门槛的能力也没有了,得依靠他老伴儿搭把手,才能翻过堂屋那道门槛。我走过去拉家常,知道他们家姓何,人们称呼他何老汉。何老汉老伴告诉我,他今年已经饱满92 岁了。

我看到何老汉翻越门槛的那一幕,就回忆起从前家乡老人和妇女照顾孩子的情景,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土家儿女世代生息居住在吊脚楼上。恩施州的吊脚楼有些特别之处,它呈“凹”字形依山而建、向山而望,厢房两侧青山环抱被风水学先生美誉为左青龙右白虎。那吊脚楼一般有正屋三间,两侧厢房。厢房往往借助地势高差,几根柱头悬空落下,再接地坪,建成栏圈或蓄藏室。正屋中间一间是堂屋,每逢红白喜事在这里举行仪式、置办酒席;每年春节来临,亲人相聚在这里坐上八仙桌团聚会餐、猜拳取乐。

   老人或妇女照顾孩子时,会常常放羊式地让刚学走路的孩子在堂屋里爬呀、玩呀,由着他们自己玩自己的,大人可以偷闲做点家务事。但孩子们玩厌烦了,就想翻过堂屋那道门槛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慈祥的爷爷或奶奶们溺爱孙子是传统,会依着他。孩子骑马马似地坐在门槛上了,那前脚已经跨过门槛,后脚还在门槛内侧。这时,老人们会上前去搭一把手,轻轻扶起孩子没有跨过去的那条腿,再用另一只手扶着孩子的身体,帮孩子翻过堂屋那道高高的门槛。

翻出门槛的孩子欢天喜地,奶气的脸上洋溢出自信而得意的笑容。从此,孩子们慢慢就学会走路了、长大了,上幼儿园、上小学初中、上高中大学,直至参加工作。慢慢与那道堂屋门槛渐行渐远、若离若即,只在春节回家过年时候,回到故里再跨过那道门槛去享受亲情,喝酒吃肉、瞌头祭祖。

土家吊脚楼它承载着土家儿女从爬行走路到独立行走,直至老年拄拐夺棒的人生沧桑。何老汉在吊脚楼上留下了他的人生足迹,再也英雄不起来了,不中用了、人老了。

何老汉的老伴儿十分能干,贤惠耐烦。每天清晨,给何老汉烧上一碗茶叶汤,泡点米子和一个土鸡蛋。他细嚼慢咽,吃完了,不再添碗。有时喝上一盒孩子们带回来的无糖牛奶。人老了,食量不大,也经得起饿。这顿早餐一直管到下午四点钟才吃晩饭,得间隔上六七个钟点。

遇到晴好天气,老伴儿便帮他翻过堂屋那道门槛,到屋外去晒晒太阳。房屋阶檐放着一个老式三人沙发,沙发皮子象老黄瓜皮一样斑驳朽朽。何老汉在这个沙发上一个人安静地享受,晒着和煦温暖的太阳,呼吸着清香如醇的空气。有时端起罐罐茶喝上一口;有时拿起土烟袋抽上一支;有时躺在沙发上迷一会儿。他一点都不寂寞孤单,那群鸡公鸡母围绕在他身边,“咯咯、咯咯”地叫个不停,好似在跟他摆龙门阵、说话拉家常;那条毛发锃亮的小狗蜷缩在他膝前,伸着腥红的舌头舔着他的脚、分外亲热。

何老汉过得充实而舒坦。他有相依为命、无私照顾他的老伴儿陪伴着;有与他不吵不争、通读人性的鸡呀狗呀陪伴着。他很知足,觉得生活恬淡而温馨。

何老汉一生带财带福。他生养了五个儿女,儿女们个个孝顺。他的幺儿在湖北民族大学工作,条件优越不用说。多次接何老汉过去一起生活,他很倔强,不去!我见过他幺儿一次面,说起何老汉,那何教授直摇头。“我父亲在乡下住惯了,他怕到城里去”,“出门怕车子”,“抽叶子烟又怕吐口水不方便”,“怎么说都不到恩施去。”二儿子在离何老汉老屋不远处的公路旁居住,有木房一栋,十分宽敞。二儿媳妇儿是村支部书记,两口子的孝心远近闻名。家里两个孩子都上高中了,想接何老汉儿过去一起住,看一下屋,也便于照顾。何老汉硬着脾气就是不去,惹得他老伴很生气。小两口只得在每天早晚过来探望一下。好在这年头通讯发达,两个老人都有手机,寂寞时刻可以找孩子们视频通话聊一聊;遇着急事也不愁找不着人。

每逢春节,何老汉是最开心的时刻。春节假期长,无论是在外工作的,还是在家劳动的,还有那读书的孙子们,一起都回到他这老屋来了,热热闹闹,其乐融融。摆上两桌饭菜。他虽然自己吃得很少,但看着儿孙们吃饱喝足的情形,他心里象喝了蜂蜜似地甜。看着儿孙们到堂屋祖宗牌位前,排队嗑头虔诚的样子,他心里美滋滋的。

何老汉年纪大了,行走困难,不走亲戚、不赶集、不花钱。每一年,亲戚和孩子们的拜年红包和生日红包,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下厨烧饭、招呼客人自然是老伴的事,他只管收红包和享福。而且他是从不给孙子们回压岁钱的。钱越存越多,孩子们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直到去年92岁生日家宴结束后,他取出放发黄的人民币,给五个儿女一家五千元,剩余全给了老伴。他对孩子们说“这都是你们年年孝敬的”,“这是我的福财,今天趁我还奈得何(还明白),就完个交判(交待)吧!”“明年这个门坎,我怕是翻不过去了哟?”何老汉迷信,深知“男怕三六九”“男怕生前”的道理。因为那天他生日刚满92岁,虚岁已经是93岁了。

上个周末,我打开手机刷微信朋友圈,一下刷到何老汉二儿媳妇儿群发的微信消息。得知何老汉儿已经殡天了,没有翻过93岁那道门坎。按理说我是要去坐夜的,但人已上山入土为安,我在心里只得留下几分歉意。

何老汉儿走了。终究还是没有翻过93岁那道门槛。我在想,其实何老汉一生风风雨雨的经历,不知道翻过了多少门槛;但是,垂垂暮年的他都得依靠老伴帮忙,才能翻过那一道门槛。我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磕嗑跘盘一生,一路走向成功,好多门槛都是依靠朋友、亲人、团队的帮助,才顺利翻过来了。个人太渺小了,离开朋友、亲人、团队,将一事无成。可是,有的门槛是大家怎么努力、怎么尽心,也是翻不过去的,莫要强求,自我量力,顺其自然吧!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