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 正文

淮南路矿警察集体起义记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彭道德 时间:2020-09-17

安徽的淮南煤炭资源丰富,1930年,建设委员会在九龙岗成立淮南煤矿局,淮河两岸土匪众多活动频繁,凤台、寿县等地安扎了很多土匪据点,这不仅危害百姓日常生活,而且经常袭击煤矿和铁路,导致矿区钢轨被拆卸、煤炭遭哄抢。为了保障煤矿生产安全、运输畅通,1933年2月,淮南煤矿局成立了护路武装--淮南路矿警务总所,警务总所所长由淮南铁路局、矿务局副局长胡卫中兼任。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淮南煤矿被国民党四大家族之一的宋子文财团的中国建设银公司所接管开办。为了适应煤矿、铁路两局的安全保卫需要,上海淮南路矿总公司决定把原来的“警务总所”更名为“淮南路矿警察总所”,总所长仍由胡卫中兼任。并由总署委任原国民党空军少将曹式夷任副所长,主管日常警务工作,所需枪支弹药都由南京国防部军械处直接补给。1949年元月,在淮南即将解放之际,淮南路矿警察总所全体官警响应党的号召全体起义,成为了新中国一支光荣的人民警察队伍。

1948年下半年,国民党在解放战争中节节败退,为了扭转局面,国民党军事要员白崇禧、刘峙等智囊团先后来到了蚌埠,计划组织徐蚌“剿总”指挥部,研究布置第二道防线时,并计划把淮南的警察总所拉进来为他们效力。为此他们在蚌埠约见了警察总所副所长原国民党空军少将曹式夷。曹式夷内心早已对国民党的腐败所深悟痛觉,当场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之后,刘峙又以和曹式夷旧交为借口,从蚌埠坐专列来淮南做他的思想工作,并当场向曹式夷颁发了委任状:兹委任曹宝清(曹式夷的别名)为徐蚌“剿总”指挥部少将军事高参。

在当时非常时期,淮南路矿警察总所的武装力量还是让徐蚌“剿总”刮目相看的。警察总人数为2546人,其中矿警1318人,内有警员以上警官133人,铁路警察1228人,内有警员以上警官118人。大多数来自安徽、江苏、山东、河南等省份。警员的文化素质、战斗能力都比较高,其中有黄埔第六期或十七期、十八期学员,有的还是中央军校十期、十二期或军官总队的校、尉级军官,还有的是中央警官学校毕业的警官。

1948年底,淮海战役已胜券在握,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挺进到了淮河北岸地区,此时,国民党刘汝明部一团刘铁军率部开进淮南矿区。之前,曹式夷受胡卫中委托秘密多次和二野取得了联系,二野也多次派员到矿上商量起义事宜。曹式夷还通过多种渠道和路东游击区的杨效椿、赵凯取得了联系。皖北军分区第三联络部便派遣蒋树民等来到淮南接洽起义有关事宜。

经过一段时间紧张准备,起义条件逐渐成熟。1949年元月,胡卫中、曹式夷、程华亭等人设法避开国民党驻淮南矿区少将军事高参吴绍礼的监视,在警察总所后院召开了全所官警大会,分析了当前局势,动员全所警员集体起义。会后,除了少数顽固分子乘机逃跑外,其余官警都能坚守岗位,随时待命。警察总所为了履行矿方和解放军达成协议,以新的姿态迎接解放,官警们和敌人展开激烈的斗争。

保护档案完好无损

1948年12月22日正午,警察总所办公室主任苑宝仁向司书孙世奎下达了密令:“孙世奎:即把档案及全部文件资料焚毁,否则一切后果你负全部责任。范宝仁。” 孙世奎把密令放在办公桌子上对大家说:“你们看怎么办?”警员涂岫云开口说:“共产党和我们无冤无仇,如果把这些档案烧了,怎么向共产党交待呢”?大家异口同声说:“不能烧!”司书孙世奎和几个胆小怕事警员乘机溜走了。屋内只剩下了涂岫云、江耀淮、马哲民三人,这时,刑警队岗哨加强了巡逻,监视所内一切动向。警员江耀淮叫涂岫云去屋外望风,马哲民找来3个大木箱子后也到外面望风,警员江耀淮立即把48个档案柜子打开,把全部档案装入木箱里,趁着夜色掩护深埋在院内的垃圾堆里。刚刚把档案掩埋好,司书孙世奎就又回来了,他说:“苑宝仁要是追问起来怎么办?” 涂岫云、江耀淮、马哲民三人一起说:“就说都烧了。”

1949年元月18日淮南解放后,警员江耀淮把3个木箱档案完好无损交给了解放军。

全力保护淮南铁路、煤矿安全

1949年元月16日夜里,解放军先头部队已经渡过了淮河抵达田家庵。而此前开进淮南矿区的国民党刘汝明部一团刘铁军(刘汝明儿子)部接到了命令:“把矿井、铁路全部炸掉,撤往江南。”元月17日中午,刘铁军部把运来了一整车皮炸药卸在了大通矿井,准备炸矿井和铁路。紧急关头,副所长曹式夷下午3时火速从九龙岗赶到了大通。刘铁军看见了曹式夷到来,起身敬礼,曹式夷说:“刘团长,大通矿决不能炸,要给工人们留口碗吃饭,这里还关系到江南的用煤,只要你不炸,要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这时,曹式夷话锋一转说道:“上峰命令还是要尊重的嘛,可我在这里也是受你父亲的委托,你也该看看外面,工人们愤愤难平啊,你要这么干了,我只好以你父亲的名义和徐蚌剿总军事高参身份,命令你立即撤出大通矿!”这时,曹式夷的两名随身警卫的枪口一起对准了刘铁军。刘铁军只好慢慢地站起身来向曹式夷行了个军礼,响亮答道:“是,立即撤出大通。”

于是,曹式夷护送刘铁军一起走出了大通矿北门,来到了大通火车站,把刘铁军送上了去蚌埠的专列。

之前,淮南煤矿局计划采取“重金贿赂”的特殊办法来换取煤矿、铁路免遭灭顶之灾。胡卫中等正义人士把这个计划火速报告给了路西工委张剑鸣,路西工委经报上级研究立即答复:“必要时可以采取非常措施”。胡卫中、胡师童依计行事,给受命爆破的国民党刘汝明部煤炭17车皮(520吨)、七车皮面粉,免费运到浦口交货,还宴请刘汝明部官兵,终于使国民党刘汝明部打消了破坏铁路和矿井的念头。这时,我解放军又迅速渡淮河向淮南追击,敌军闻讯后惊恐万分仓惶逃跑了,淮南煤矿和铁路才完好无损保存下来。

当晚8点,大通矿周围枪炮声四起,形势十分紧张,工人自发组织护矿队,曹式夷率领两个队全副武装的警察,携带轻重武器开进了大通矿,保护淮南铁路、矿井安全,维护铁路运输、煤矿正常生产秩序。

元月18日是淮南市人民最喜庆的日子,九龙岗街上张灯结彩,矿工们敲锣打鼓,热烈欢迎解放军十二团部队进驻九龙岗。元月20日上午9点,在路矿警察总所院内大操场上召开了庆祝大会,政委赵凯指出:原淮南矿路警察总所是一支起义的部队,在保护煤矿、铁路和保护档案资料中立了功,淮南人民不会忘记的,他宣布“淮南煤矿人民警察总所”正式成立。

淮南解放不久,淮南铁路由蚌埠市军管会铁道部负责接管,并把1228名铁路警察整体划归济南铁路局管理。值此,淮南铁路和淮南煤矿在管理体制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分离。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