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新编 > > 正文

朱材哲与拱界虫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罗勋斌 时间:2020-07-05

满清道光年间,籍贯为湖北监利的朱材哲先生,受命前往台湾宜兰县担任县令。那地方处于热带气候,民智未开、物产匮乏,管理起来非常棘手。然而朱材哲凭借个人的智慧与手腕,一步步地破除蒙昧,让乡民接受文明的洗礼。

据相关史料记载,朱材哲下车伊始,便听当地的幕僚讲,这地界经常发生“拱界虫”的纠纷。俗话说:“没有调查便没有发言权。”朱材哲经过缜密调查,得知“拱界虫”即监利乡间沟港湖汊的滑溜溜的鳝鱼。朱材哲为了破除“拱界虫”带给人们的阴影,于是召集一批乡民,当场烹制拱界虫,带头尝食,并耐心讲解拱界虫的前世今生与生活习性。事情传开,拱界虫成了争相捕捉的水产,成了大街小巷的一道活色生香的美食。

至于具体详情是怎么样的呢?你且听我道来。那日,在宜兰县衙衙门口,审判台已经摆好,朱材哲及其他官吏入座。台前放着两个大箩筐,里面对着缠绵在一起的鳝鱼,鳝鱼紧张地蠕动着。这时,附近的乡民听说县令亲审拱界虫,都想看稀奇看古怪,丢了农活,纷纷赶来。乡民们要看看朱县令如何审判拱界虫。有一个乡民悄悄对身边的人道:“嘿,这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咱们台湾府第一件奇事哟。”身边的人道:“听说这个从大陆来的县老爷,颇有些能耐哟。”

朱材哲的幕僚让大家肃静,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乡民便都停止了窃窃私语。朱材哲整理了衣冠,正色道:“父老乡亲,拱界虫作恶多端,今天我要举行公审!”朱材哲站起来,用手指着箩筐里的鳝鱼,指责道:“小小的拱界虫,不安分守己,偏偏要祸害人间!据乡亲们上报,蕞尔蠢物专门到水田田埂上拱界,打的洞让杨天德水泄跑。农民还怎么种田?蠢物,你们知不知道挑一担水到水田有多难,嗯?!用古人的话说,你们这些蠢物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好好的相亲,为了一点水,争吵得打了起来。”

鳝鱼不会说话,只是在箩筐里更加烦躁地扭动着。过了几分钟,朱材哲又吼道:“休想狡辩!稻田里不是你们的天地,你们的天地在沟渠里,在大江大湖里,何必与农民为敌呢?你们这些年没有人管理,繁衍生息,占据了很多地盘,如今我要让你们走,不走的话,哼,本老爷可不会客气了。”

说完,有很多乡民开始点头。朱材哲又道:“拱界虫罪大恶极,专门挑拨乡民械斗,让人们流血、流泪,它们才开心。诸位不要再敬它为神虫了!它不是什么神虫,从前不是,现在也不是。一定要破除它的虚伪光环!今天我判处你们死刑,立即执行。张五刘七,拿刀来,斩首示众,然后下油锅煎炸,叫它们永世不得翻身!”张五刘六答应道:“啫!”然后咬着牙齿,带着刻骨的仇恨,将鳝鱼千刀万剐,热情的乡民还帮助清洗血污,帮助燃材烧油。顷刻间,好像在举办美食宴会了。

最先做好的鳝鱼菜,加了调料,端到了朱材哲面前,朱材哲道:”乡亲们,我来吃了它,让它不敢害人!只有吃了它,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不要怕,世上无鬼神,尽是人在闹!“

朱材哲说完,举起筷子,夹了几片肉,便往口里塞。周围乡民议论纷纷,道:“这朱老爷不简单,敢吃神虫!”朱材哲一边吃,一边道:“想不到这宝岛上的鳝鱼比我家乡的还要味美,入口滑润,主要是鲜嫩,你们都可以尝尝,不要怕!”有几个胆子大的人走上前来,吃了一根,赞道:“嗯,好吃,比那海里的鱼还要好吃。大家快来尝尝,朱老爷没有骗我们。”

一个白胡子老头纳闷道:”吃了神虫,不会有灾难?这可是几百年来没有人敢惹的东西哟。“恰好被朱材哲听见了,朱材哲道:“它不是什么神虫,真是神虫会害人吗?你们听谁说的,不要再上当了!我已经代表朝廷下了判决,它已经被否定,它不敢对你们怎么样——它本来就是一条普通的虫子!”

朱材哲几句话打消了人们的顾虑,人们纷纷上前吃鳝鱼,称赞之声不绝于耳。听说鳝鱼好吃,周围的乡民又来了不少,几下子,便把箩筐里的鳝鱼悉数吃完了。

朱材哲高兴地合不拢嘴,道:“乡亲们,你们自己可以在水田里捉拱界虫吃,吃不完,可以卖。时间长了,你们便会知道,这鳝鱼乃是滋补身体的好东西。”于是乡亲们一哄而散,从此,再也没有为拱界虫而发生的争执了,反而生成了一道地道的美食——宜兰县油炸鳝鱼丝,好吃得很哩。

 过了半年,宜兰县又出了一桩命案,与拱界虫有关。一时人心惶惶,无人敢吃鳝鱼。朱材哲亲自审理。经过几天的验尸以及寻访,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朱材哲坐在衙门大堂里,叫人带上犯人刘左生,问道:“刘左生,你可知罪?”刘左生哭泣道:“青天大老爷,冤枉呀,我与间壁的张虎虽有些矛盾,但我不可能去毒杀他。因为我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朱材哲继续问道:“为什么别人都说是你毒杀的呢?”刘左生跪着,一张沧桑的脸扭曲了,喃喃道:“张虎在我的水田里捞了几斤鳝鱼,我没有指责他……他反而到处说我水田里看的鳝鱼好吃……”朱材哲拍了一下惊堂木道:“本官亲自查看过,刘左生胃里却是有很多鳝鱼肉,去却没有掺毒药。听很多人讲,他本来就有胃病,那天吃多了,胀得胃疼,睡了一夜,第二天便死了。”刘左生道:“大人英明!”朱材哲命人松绑,下令无罪释放。于是朱青天的名声响彻云霄。乡民们终于知道,鳝鱼虽好,但不可多吃。

又过了一年半,到了年底,琉球国、日本国、朝鲜国纷纷来采购鳝鱼,导致鳝鱼价格暴涨,一时供不应求。宜兰县发生了几起为了争抢水田鳝鱼而斗殴的事件。朱材哲问讯,赶到最严重的地方,去宣慰。当地头目叫来扯皮的两家人,朱材哲站在一个高坡上,对着黑压压的乡亲们道:“乡亲们,拱界虫变废为宝,我很高兴,但是目前出现了几起恶性的斗殴事件,让我很不高兴。为什么?你们都是村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为了一两条鳝鱼而伤了和气呢?外国人很喜欢吃鳝鱼,价格高,我知道,我准备向上面申请,让你们开垦荒地,自己养鳝鱼,那样的话,收益更大,比在水田里捞,要强得多。”说完,他让两家言归于好,再不要争斗了。于是附近的几起因鳝鱼而引发的斗殴事件,自然平息下去。朱材哲的威望在民众心目越来越高。

 

作者简介: 

罗勋斌,湖北省荆州市监利人,医生。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荆州市作协会员,海峡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作品散见于中国香港网,中国网,中国农村网,湖北日报,河南文学百花苑,东方资讯,西部文学,首都头条,今日头条,《监利人》杂志等报刊。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