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选 > > 正文

《今生今世》中植物书写的古韵新意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千千 时间:2021-01-13

论《今生今世》中植物书写的古韵新意

千千

 

摘 要:关于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一书,其文构思精巧雅致,运笔如行云流水,恬淡而意味悠长。而笔者对其中的植物书写印象颇深。书中的植物书写,既受中国古典文化的影响很深,又具有民国时期那一代人书写植物的特征,体现着与古不同的创新性。他用植物意象构建出的古典意境,精巧却浑然天成。而写到乡野植物时,类似周作人,胡兰成的书写中,也透着一种生活的平实和对自然、对生命的热爱。但与之不同的是,他的植物书写还多了一种虚无与禅意。

关键词:今生今世 植物书写 古韵 新意

一、前言

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一书,构思精巧雅致,运笔如行云流水,恬淡而意味悠长。笔者认为实在称得上极佳的文学作品。大概因其为人处世常常受人诟病,因而学界对该书的评价众说纷纭,相关研究也较少。即便有,也是集中于他与才女张爱玲的爱恨纠葛,或是探讨该书中的古典意味。但其实纵观全书,有许多值得深究之处。笔者对其中的植物书写印象颇深,胡兰成在书中的植物书写,既有浓厚的古典韵味,又有不同于古人的新鲜之处。且前人对此的研究几乎空白,因此本文将集中探讨《今生今世》中植物书写的古韵新意。

二、植物书写的古韵

胡兰成古典文学功底极深,因此可将古典诗词曲赋不留痕迹的融入他的文章中。且他对佛学亦有深入的了解,故他的植物书写中又常透着一股超脱世俗的禅意。

(一)禅意的寄托

《今生今世》中处处体现出一种古典的雅致,而这种古韵与他深受禅学影响又是密不可分的。“佛学禅宗所讲的“顿悟”对胡兰成的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构成了其含蓄悠长的古典韵味的源头。”[footnoteRef:0]而这种禅意又延伸到书中的植物书写中。譬如第一篇《桃花》,开篇就写“桃花难花,因要画得它静。”佛学便强调一种极静,一种回归自然本真的状态。此处写画桃必画出静的感觉,便流露出一种古韵和禅意。同样,第二篇《陌上桑》中的开篇提到“桑树叫人想起衣食艰难,接着又写到刘备家门前团团如盖的桑树,体味出英雄本色原是如此份量的在人间的。佛家讲去除七情六欲的顿悟,和这里比爱憎更大的珍重,要从哀怨苦乐中跳脱出来才得更有份量的人生,原是不谋而合的。这两处植物书写,桃花与桑树,其实皆是借用来书写一种简静虚空的佛学人生态度的。

(二)古典意境的营造

胡兰成十分善于营造古典意境,他的植物书写总给人一种古典美。首先是借用古典词句,譬如《子夜秋歌》中的句子“溪涧池塘的白苹红蓼便于人也有这样一种贞亲。”“白苹红蓼”是古典诗词中常见植物意象,陆游就写过“两岸白苹红蓼,映一蓑新绿。”宋人有“白苹红蓼西风里”的句子。再如写桑与竹,他常用“十里桑地秧田”“桑竹人家”来描绘,类似陶渊明“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经典意境构造。除此以外,他写植物还善于化用古典植物意象,比如写竹子的疏“太阳照进竹林里,真个是疏疏斜阳疏疏竹,千竿万竿皆是人世的悠远。”其中,“疏”与“竹”的结合在古典文学中很常见,“斜阳疏竹上”“疏竹漏斜晖”“千竿万竿清影远”等等,都是描绘太阳照进竹林,千竿万竿、光影交错,更显疏朗之景,与这里是同样的意境构造,且最后将千竿万竿引到“人世的悠远”上,使人想到“无边落木萧萧下”,“长亭更短亭”“唯见长江天际流”等等,皆是用一种含蓄蕴藉,写景物而不言明情,却更胜直抒胸臆,那种人生山高水长,人世仿佛是走不尽的悠远之感,全融入了千竿万竿竹的景中,令人回味无穷。《桃花》中写道胡村里的小姐出嫁,村里人看着她皆有一种欢喜,这种欢喜难以诉说,“只好比平畴远畈有桃花林。”娇艳的新娘子让人欢喜,好比桃花林,自然让人想到“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景致。古代便常以桃花喻明媚女子的面孔,此处对古意的改写亦十分得当。

三、植物书写中的新意

《今生今世》全书有其古典的一面,也有新的东西,接下来笔者将从新奇的语言、不同世俗的价值观和植物书写的现代性三个方面,来探讨《今生今世》中植物书写的新意。

(一)新奇的语言描绘

《世上人家》一篇中,写斯家太太走路的脚步,做事时候的小动作将一个人的动作,比作清晨草木中集了露水的爽气,这是前所未见的,但细想却又恰如其分,因为停在草木上的露水,那种将干未干时的爽气,可以比拟一个人做事的轻捷。后面又写太太说话的声音像“春风牡丹”,既是比喻,又是通感。仔细推敲“春风牡丹”,仿佛是富贵饱满中又带春天的愉悦轻柔,描述如春风拂面般温柔,却又如牡丹一般有点富态的声音,的确很合适斯家太太恬淡而又庄严的性格。能够写出这样的比喻,和作者的巧思分不开。仔细分析,这两处的本体“做事的轻捷”“太太的声音”和喻体“草木露水”“春风牡丹”之间差别都很大。正是因为本体与喻体之间差别大,鲜有人用过,才给人一种陌生化与新奇感。

作者在防空洞里躲避炸弹时,听到外面的炸弹声,他却“似乎面前涌起一朵莲花,它是历史的无尽灯。”大概很少有人会在听着炸弹时,眼前涌出的却是一朵淡淡的莲花吧。炸弹哄闹至极且夹杂着惊惶,而莲花却是静而安宁的,这样写仿佛将世间闹与静都写到了极致,炸弹轰鸣而内心却如莲花一般淡然简静;也将人生的长与短写到了极致,炸弹落下,那生命便只有一瞬,而无数个一瞬就是一生,无数个人生就是长长的历史,一盏莲花灯照不到尽头。寥寥数笔就可以勾勒出生命的深思,令人叹服。

(二)不同寻常的价值观

胡兰成为人应是饱受争议,但读此书却也有了对他的理解之同情。他对爱情,对世间俗世都有一种“糊涂”,而他常常是不言明这糊涂,却通过对一些植物意象意境的解析,试图模糊、消解这种糊涂。他在《世上人家》中明言,对十六岁的雅珊有坏心思,而后却依然可以在斯家来去自如,为此他结尾处解释“人世邪正可以如花叶两忘,我做了坏事情,亦不必向人谢罪,亦不必自己悔恨,虽然惭愧,也不过是像采莲船的倾侧摇荡罢了。”那存有坏心思的内心,他明明无法回避,却只比作采莲船的倾侧摇荡,仿佛邪恶亦可以在莲花压起的水波中逐渐消融似的,这样的不明事理,不止一处。《十八相送》一篇写他同范秀美交好,又想起自己已有妻子。他写道“女人矜持,恍若高花,但其实亦是可以被攀折的”他明知有妻,却还要去攀折高花,且“折来了在手中,反复看愈好”,这高花与攀折,难道不是对妻不忠的一种掩饰么?后面他又写秀美听说他与爱玲和小周的事,像是“一株牡丹花开数朵,而不重复或相犯”。牡丹花开数朵,却既不重复,也不相犯,这是世上真有甘心分享丈夫的女人吗,还是胡兰成的“花开数朵,互不相犯”只是精巧的借口与辩护而已。

(三)植物书写的创新性

中国古代的植物书写,通常是将植物作为意象写入文中,有烘托或者传情达意的效果。这一点在《今生今世》中有不少体现,前文写古韵时已谈到,此处不一一赘述。但除此以外,书中的植物书写又呈现着与古代不同的书写特点,具有创新性。首先是植物意象选取的乡村化。因他生长于胡村,本书有不少篇幅与胡村相关,因此有许多植物都是乡野常见之物。如在乡下溪涧边拔“菖蒲”,在山岭中掘地瓜,采茶女们采茶叶,摘黄瓜南瓜茄子等等。这些植物都是乡下十分常见的植物,不同于古人爱写梅兰竹菊的高雅情调,但也自有亲近朴实的趣味。其次是他植物书写中,透着一股人情味与烟火气,一种人文主义的生命观。如《桃花》中他听着妹妹念“山里山,湾里湾,萝卜菜籽结牡丹。”说她念得这样好听,想必是真的。一首歌谣也有了人的温度。《陌上桑》中提到母亲让他去采摘桑叶即便月黑风紧也只得硬着头皮去,又写村里人如何细心地用桑叶养蚕,维持生计。这里的桑树、桑叶是和劳动人民的生活紧密联系着的。同样,在《采茶》中,那些采茶女辛勤的采茶、炒青叶子做茶叶,都是极平凡的场景,但她们“双手把镬里的茶叶掀一掀,日子好长。”又分明是一种烟火气,而作者对平凡乡村生活的热爱,就通过采茶炒茶的描述,体现了出来。再如《端午》中写拔菖蒲,作者说对菖蒲有一种敬畏,因为它的气味辛辣强烈,根在水中又非常坚韧。一株小小的菖蒲因其坚韧而生畏,即便微不足道的植物,作者也给予了足够的关怀。可见作者善于倾听自然,他不只把植物当做营造意境的意象,不同于古典植物书写,多是将植物用作起兴比兴,以物衬情。

而是饱含着对植物的热爱、对自然的热爱来书写植物本身。

四、结语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中的植物书写,既受中国古典文化的影响很深,又具有民国时期那一代人书写植物的特征,有着传统古典书写不同的创新性。他用植物意象构建出的古典意境,精巧却浑然天成。写到乡野植物时,类似周作人,胡兰成的书写中,也透着一种生活的平实和对自然、对生命的热爱。但与之不同的是,他的植物书写还多了一种虚无与禅意。有学者说其文字太巧,有“处心积虑”的感觉,这点笔者并不认同。反而觉得他的笔触如行云流水,“拙”中藏着“通透”,即便是雕琢过,也像是巧夺天工。此外,《今生今世》的植物书写还有许多可探讨处,如本书后半部分,写他赴日本,便常提及“樱花”这个意象,可见其植物书写也受到日本文化的影响。诸如此类,笔者难以一一详述。总而言之,胡兰成“其人可废,其文却不可因人而废”[footnoteRef:1],或许是一个较中肯的评价。

 

作者简介:

唐千千,东南大学人文学院学生,在《散文百家》等刊物发表过散文。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