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选 > > 正文

请别怪我小气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杨远煌 时间:2020-06-26

我在镇街道有三间连着的门店,其中东边的那间长租给镇卫生院的贺医生开劲肩腰腿疼专科门诊,来贺医生专科门诊医治的每天大有人在。把我的门店分为西中东的话,我用的正中间。西边一间每年腊尾和春初租给人家。春夏季节是我们卖饲料、兽药、寄养鸡、鸭、鹅的旺季。早上,我们比贺医生开门早。有些来找贺医生治疗的人就坐在我们放在门口的长板凳上等候。当然,有的已经治疗过的人也在板凳上歇歇疼痛的腰和腿。

这天早上,三个人从本镇离我们住的街道几公里路的姚河村开着电动三轮车来到贺医生的门诊。三人都是五十岁的中年人,其中两位是两口子,还有一位女的是两口子的邻舍,搭车来的。那两口子是治疗腰和腿的。

那位搭车来的女人是专门来买阉鸡的。别小瞧她头上的头发稀少,长相俗不可耐,却很会用策略。她坐在我们店门口的与贺医生交界的那堵墙前面的长板凳上,眼里却不时的望望对面,正如我的妻子所说的“人在这里,魂却走了”。她与坐在她旁边的我的妻子攀谈起来,指着摆在西边门店外,装着二十来只均重近两斤的阉鸡的大铁笼问我的妻子:“这是商品阉鸡?”她哪里有诚意啊,坐在长板凳上洋洋得意,走都不走近铁笼子。

我的妻子回答:“是啊!”

那女人继续问:“多少钱一只?”

我的妻子:“壹拾伍元钱一只。”

那女人说:“我前阵子在汊河镇[与我们相邻的镇]曾某[卖寄养鸡]那买的阉鸡与你这一般大却是一十二元一只。”其实,她买的那阉比我的体重小一半。

那位男人的女人还在接受贺医生的针炙。在门诊外等候的男人突兀的问我们:“哪里有厕所?”我告诉他::“我的正房的后面[我的店门朝南开,后面指北面]二十米远有座小型公厕。”其实那是我们家的厕所。男人顺着我指引的方向从我的店前门走进我的正店,再走到后门(店门朝南开的),再走到厕所。男人上完厕所,又从我店的后门回到前门。
那女人见男人上完厕所,走进男人,毫无顾忌的说:“听说对面的阉鸡很大的,走,去看看。”
那女人与男人默契的朝着坚定的走去。那女人与对面卖阉鸡的女人说了几句话,交易便达成了。那女人付了钱,卖阉鸡的女人替那女人用尼龙袋装起了阉鸡。那女人提着阉鸡走过马路回到三轮车旁将阉鸡袋放进了三轮车箱。对面的那阉鸡比我们卖的阉鸡大点,价格是每只二十五元。我们的阉鸡均重一斤八两,壹拾伍元一只,对面的均重两斤二两,二十五元一只。并且刚刚有一个人将昨天买的阉鸡说是有病,拿来一只换了。
那女人回到门诊大门口,四处张望着那条长板凳却不见了那条长板凳,她心里一定在嘀咕道:刚才坐的那条长板凳怎么不见了?她只好在门口转来转去转了半个小时。她坐在板凳上的渴望写在脸上。她哪里想到我从门外将长板凳端进店子里来了。我还欢迎她坐在长板凳上吗?我不强求她买我家里的阉鸡,我却不能容忍她对我们的藐视。我没有那般大度,我不想成佛也不想成仙,我只想做一个老死的普通人。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