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选 > > 正文

“保护”女干部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褚朝新 时间:2019-09-09

 

官场上,最近有5个女干部引起舆论的关注。目前,状态各异,颇值得一一评析。

 

杨沁

 

杨沁,女,1990年2月出生。

 

 

 

 

2004年,14岁的她初中毕业进入中专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2009年,杨沁拿到了大专学历毕业,进入九江银行甘棠支行任柜员,2012年2月起任该支行客户经理,2015年4月调任九江银行大校场支行行长助理,此后历任九江银行柴桑支行行长助理,九江银行营业部总经理助理等职,2019年2月起任九江银行湖口支行行长。2019年4月22日,湖口县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决定任命:杨沁同志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在满大街都是本科生、研究生的年代,大专毕业的杨沁能顺利进了九江银行,应该是因为她有个在九江市财政局任职的爹。

 

九江市财政局,是九江银行的大股东,杨沁之父杨勇曾是九江银行的副处级干部,还曾是九江银行的监事、董事。如今,杨勇是九江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沁,则在入职九江银行10年后混进了县政府挂职副县长。若比对这对父女的简历,应该能看出杨勇随着职务的升迁如何一步步在自己的权力场内关照自己的女儿。

 

最新的消息,7月23日,杨沁被免去了副县长的职务。当地官方的说法是,这是依据文件对挂职干部进行规范。我去湖口县政府的官网看了一下,县政府领导里确实已经没有了杨沁副县长。九江银行另一个在共青城市政府挂职副市长的支行长徐祥军,也从共青城市政府的官网上消失了。

 

 

 

5月份,我写文章说过,纵观杨沁的整个工作经历看,将刚刚担任支行长的杨沁运作到县政府挂职副县长这一步,有点急,应该是给杨沁安排人生路的人有点太急。他之所以急,大概是年龄大了,担心自己退休后没能力替她安排。杨勇1962年5月出生,已经57岁了,在地方官场这个年龄才干到处级,基本是到头了,可不是会急吗。

 

杨沁的挂职,如何不规范,杨勇在其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九江市没有通报。

 

人在做,天在看。

 

 

孙枝娟

 

孙枝娟,1980年生。

 

 

今年4月,她突然从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的区委副书记直接被提拔成了阜阳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种跨地区的弯道超车引起了舆论关注。

 

舆论对她的质疑很多,包括频繁调动提拔、多次被破格提拔、未入党却进了纪委的办案处室等等。

 

可疑之处确实太多。孙枝娟以前任职年限不满也被提拔过,这一次又从区委副书记直接提拔到市委常委,虽然只是从正处到副厅,看似正常,实则是大跨度的破格提拔。

 

在县区,区委副书记一般的仕途是干了三五年,当上区长,再干三五年当上区委书记,区委书记再干三五年,提拔到副厅级岗位,还不一定能进常委。这样算下来,正常的晋升时间成本大约在10年左右,但孙枝娟直接从区委副书记跨越到市委常委,跨度确实有点大。

 

一个人能这样多次被破格提拔,应该是特别优秀才行,但孙枝娟在滁州任职时,尤其是区委副书记的岗位上,似乎一直都默默无闻,并没有优秀到了可以被高速超车的提拔。社会上质疑她,当属正常。

 

我还是那句话,孙枝娟这么超车,恐怕不是她本人太优秀,是她背后的人太着急。着急的原因,恐怕与杨沁背后的人一样,年龄大了,再不给她安排就没有能力安排了,但心太急步子跨得太大容易扯到卵。

 

孙枝娟被举报已经大半个月了,如果她的提拔没有问题,安徽应该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来公之于众。出于保护女干部的角度,应该有一个权威的调查结论才对。不敢面对,会让更多人怀疑有猫腻。

 

人在做,天在看。

 

 

董岚

 

董岚,1972年出生。

 

 

 

2019年6月担任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消息刚发布,就有人发现董岚在湖南大学的博士论文涉嫌抄袭,通过论文检测平台查询发现与别人的论文重复率高达81%。湖南大学随即发布消息,该校已经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开展调查。

 

博士论文抄袭的事情还没调查出结果,又有人发现董岚的硕士论文也涉嫌抄袭,复制比率高达42.6%。

 

官员们在大学混文凭,不是新鲜事。2010年,华中科技大学当时主动清退了300多名无法按期毕业的研究生,其中有奥运冠军、有党政官员、有国企高管。这些人,多数是没有时间去上课,修不满学分。

 

董岚不同,她是涉嫌抄袭论文。她本是西南政法科班出身,毕业后到了湖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任教,1999年进入湖南大学法学院读经济法的硕士。毕业后,到了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任教。2003年,董岚进入湖南官场担任常德市鼎城区副区长,同时开始读湖南大学经济法的博士,期间她还担任过区委常委、纪委书记。2007年,已任临澧县县委副书记的董岚获得博士学位。

 

按理说,西南政法的法学科班出身,底子不差,如果认真读、认真写论文,她正常拿到硕士、博士学位都不是难事。但是,当了官以后还能静心读书是很难的。

 

登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官网,可以查到7月22日董岚参加会议的消息。

 

 

董岚被举报已经半个多月了,湖南大学还在查。董岚是否学术不端暂时存疑,但这样一个浑身疑点的人坐在这样的会场,让人看了总觉得怪怪的。很奇怪,湖南省纪委、湖南省委组织部一直没出面,湖南省高院也默不作声,如果董岚确实抄袭,关于她的人事任命难道不受影响?有问题要处理,没问题要正名,都默不做声算怎么回事?

 

人在做,天在看。

 

 

宛辛勤与钟尚敏

 

宛辛勤、钟尚敏,女,年龄不详。

 

2018年8月,云南绥江县会仪镇财政所科员钟尚敏和县财政局企业统评股股长宛辛勤在被考察干部中分列第一、二名,县委拟将二人提拔为乡科级副职领导干部,但两人却拒绝被提拔。

 

今年6月,当地纪委通报此事时透露,经绥江县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给予钟尚敏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宛辛勤全县通报问责,并建议县政府将其调离县财政局。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钟尚敏的理由是到新岗位工作可能照顾不好家庭,而宛辛勤的解释则是自己的身体可能应付不了新的工作岗位。”

 

官方的通报和官方媒体的报道,没有透露有没有去调查钟是不是确实真的有特殊的家庭原因不能胜任新岗位,也没有去调查宛辛勤是不是真的身体有恙不能承担新的工作责任。我觉得,弄清楚两个女干部拒绝提拔的原因是不是属实非常重要。

 

《新京报》就比《中国纪检监察报》认真,采访到了其中一个女干部的个人情况,该女干部刚刚休完产假。这种情况下,孩子恐怕还在哺乳期,即便断奶了,孩子尚小,作为孩子的母亲需要比以前多分出一些精力去照顾孩子,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不分青红皂白就处分人,就将人调离原来的工作岗位,总让我觉得是有人急着空出宛辛勤的位置待用。

 

《中国纪检监察报》还报道说,考察组向绥江县委汇报时称,“中国共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是做‘老爷’享清福。然而,钟尚敏和宛辛勤作为党培养多年的老党员,却忘记了初心,无视纪律规矩,与组织讨价还价,理应受到从严处理。”这是说,钟、宛两人过去的岗位就是“做老爷享清福”的岗位,而拟提拔她们的新岗位才是为人民服务的岗位吗?

 

如果她们过去的岗位也是为人民服务,“做老爷享清福”的说法从何而来?如果她们过去的岗位真的是“做老爷享清福”,为什么过去要设置这样的岗位养这样一群老爷?

 

再说了, 在县一级的基层,想要做好一个乡科级干部不容易,尤其是女干部,需要泼辣一些、外向一些、奔放一些,钟、宛两人在县直机关可能凭借专业能力工作能力突出,但调去干乡科级副职也未必真的适合。

 

绥江县纪委,你们对这两个女干部用力过猛了!

 

人在做,天在看。

 

 

女干部不容易,保护该保护的,惩罚该惩罚的。

 

责任编辑:碧 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