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选 > > 正文

那温馨的年味儿

来源:感悟生活 作者:草梦 时间:2019-01-09

小时候,一到冬天就盼着过新年。因为过新年,对我们农村孩子来说是无比幸福的,除了可以穿上妈妈做的新衣服,新条绒棉鞋外,最重要的,是能吃上一些好吃的东西。

依然记得二十几年前的新年,在年前一个月就可以闻到年味。那是一种只有人在家乡,才可以闻到的香味,那味不是清香、浓香,也不是醇香、酱香,是一种特殊的馨香!

那年月,尽管家家日子过得都挺紧巴,但大人们在腊月里准备过年吃的东西时,闻起来特别的诱人,特别的馨香。所以,每年一进腊月,当听到大人们说:“嘿嘿,有年味儿啦”!也就是离大年三十不远了。

后来离开家乡后,心目中的那种年味儿好像也淡了许多。特别近些年,把年过完了以后,常常想:“那么大的一个年,怎么一眨眼就过来了?”比如,就现在,已经进入腊月十几天了,却体会不到一丝丝儿时的年味儿。

我怀念儿时的腊月,更想念儿时的年味儿!

那时,乡村的冬天真美啊!等树上的叶子全部掉光了,不需要任何人的祈盼,田野里会静悄悄地盖上雪白的地毯。

那时的年味儿真香啊。进入腊月不用几天,香味儿就会在整个村子里随着淡淡的炊烟或晨雾四处飘扬。馨香的年味,只要随着晨雾在小村里飘散开来,就会持续到第二年的正月,一直到阴历二月初二“龙抬头”。等这天吃完了年糕以后,才算过完年。

这段时间,一直是孩子们的天堂。

那时,“天堂”里真热闹啊!老奶奶们在家贴窗花,老爷爷们在院子里整理炖肉的劈柴,中年男人们在平整农田的空闲里,忙着杀猪宰鸡;小青年们排练节目和秧歌;大姑娘俏媳妇们叽叽喳喳地在一起商量扯花布、做衣裳。最忙的还是我们这帮孩子,一会喊叫着用高粱秸秆或纸盒子学着扎灯笼,一会儿跟着男孩子们到院子或村口上放几个爆竹。肚子饿了就到灶台上找些东西抓起来跑着吃……至于寒假作业,那是临近开学才能摆上“日程”的小事情。

儿时的乡村,年味儿是有颜色的。那颜色,在门口那鲜红的对联里;在大姑娘小媳妇的那丰腴又不失窈窕的腰身上;在家家户户新糊好的窗花里;还在伙伴们拿在手里和门口挂着的各种各样的灯笼里……

儿时的乡村,年味儿时有声音的。那声音,在秧歌队里铿锵的锣鼓点儿上;在那高亢悠扬的唢呐声中;在那抑扬顿挫的皮影幕上;在那露天戏台的台里台外;还在镇上那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的农贸大集市场的上空……  

 到了大年三十,我和姐弟们就迫不及待地穿上妈妈做的花衣服,兴奋地玩着,蹦着,晚上再冷也不愿意睡觉。深夜,在大人们的再三催促下,我们才依依不舍地脱下期盼了一年的花衣服。到了凌晨,一阵阵响亮、热闹而喜庆的鞭炮声把我们从睡梦中催醒,赶紧起床,跟着爸爸妈妈到村子里各家各户拜年,吃糖果……

 怀念那甜蜜温馨的年味儿。

 现在每当说起过年,就听城里的老人们叨叨:“现在过年咋就没有年味了呢?”

 是啊,年味儿那里去了呢?

 就在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想,远方家乡的天空,一定飘着淡淡的炊烟,但我知道,那里面飘着的,没有我童年向往的年味儿。

但是,年,还要一直地过下去……

作者:草梦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