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文学 > 网红 > > 正文

陈行甲与《人生笔记》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21-04-25

 

近日,唯一辞职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陈行甲再度引发舆论关注。

原来,陈行甲在其新书《在峡江的转弯处》中,首次披露了自己在担任湖北巴东县委书记期间罹患抑郁症的往事。

 

 

陈行甲从宜都市长任上空降巴东担任县委书记前,时任巴东县长刘冰(2016年9月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一路从副县长、常务副县长、副书记到县长多年,就等着接任县委书记,陈行甲的到来导致县长未能接任书记、副书记未能接任县长、常务副县长未能接任副书记,影响了一批当地官员的仕途晋升和调整,所以陈行甲刚到巴东被架空了一段时间,做什么事情都有人反对,连说普通话也遭到同僚的嘲讽。

以县长为代表的一批本土派重要官员表面上支持陈行甲的工作,其实在暗中使绊子,招数又阴损又高明,让他这个外来者有苦还难言。从2012年4月起,陈行甲开始连续失眠,但是白天的繁重工作必须要硬撑,夜晚睡觉只能靠安眠药维持。忌惮于县委书记的特殊身份,他在县内不敢声张,只能咬着牙坚持强行硬撑。后来晚上吃了安眠药也难以入睡,饭量一天天减少,身体一天天消瘦。最终有一天撑不住了,他将生病的消息告诉了妻子。

 

陈行甲 

 

妻子的果敢、坚强、理智救了陈行甲,将他拉出了抑郁症的黑暗隧道。妻子和他第一时间一起给州委肖旭明书记打电话,报告生病的消息,请假住院治疗。随后妻子陪着他来到江苏一家解放军精神卫生中心,住院17天,从濒临崩溃到逆转,再到恢复到可以出院的状态。出院后,陈行甲又服药两年多时间,最终彻底告别抑郁症。

据悉,一直和陈行甲暗中作对的时任巴东县长刘冰,获知陈行甲罹患抑郁症后,曾专程赶赴恩施找时任州委书记肖旭明汇报,说陈行甲得了精神病,不能再让陈行甲当县委书记。但肖觉得陈行甲的病情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还派时任州委常委、组织部长周静到医院看望安抚了住院治疗的陈行甲。

2013年初,恩施州委书记肖旭明当选湖北省政协副主席,时任湖北省林业厅厅长、党组书记的王海涛接任恩施州委书记。虽然后期王海涛和陈行甲的关系一度紧张,但王也并未拿陈行甲的抑郁症做文章。2015年6月,陈行甲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习总书记接见。2016年9月7日,陈行甲被确定为湖北省恩施州领导班子换届新提拔(重用)人选考察对象。就在当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2016年12月2日中午,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

笔者以为,陈行甲应该感谢自己的妻子,同时更应该感谢支持、宽容、关爱他的上级领导,常态下官场不太可能让一个患有严重抑郁症的人继续担任县委书记,这样做,肯定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然而,此时将陈行甲免职,一定不利于其治病,甚至还可能发生严重的后果。因为,抑郁症的治疗需要一个宽松、温馨的环境。

 

陈行甲和妻子合影
 

陈行甲无疑是幸运的,最终告别了抑郁症这个可怕的病魔,但很多同样患病的官员却没有如此幸运。

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抑郁症患者不光仇视他人、社会,还仇视自己,厌世、自残、觉得活着了无生趣,甚至不时产生了结个人生命的想法。近年来,随着社会压力加大等原因,抑郁症患者愈来愈多。据统计,中国抑郁症患病率达2.1%,超过9500万中国人一生当中得过抑郁症。而全球目前预计有3.5亿人患抑郁症,但是能接受到有效治疗的患者不足一半,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社会对精神疾患的歧视,抑郁症已成人类第二大“杀手”。

在当今社会群体中,面对工作、家庭、舆论、升迁等多重压力的公职人员,无疑是最易患上抑郁、焦虑等精神疾患的群体。社会对公务员的认知异常,普遍高看公务员职位,认为他们地位特殊,公务员身负家人、朋友很高的期望。但实际情况却是职务上升空间很窄、面对的人际关系复杂,上层政策多变,从而很容易走入心理误区。

有数据表明,“三甲”医院——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每年有约4万人次因抑郁症就诊,其中一半是公务员。

“最近官员自杀的出现频率呈现历史少有的密度,公务员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发生率确实在逐年上升”,公安部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赵国秋曾告诉记者,公务员对抑郁症的“病耻感”高于普通人,隐秘性特别高,“怕影响升迁,怕被人说闲话,导致不及时就医或病情严重时才就医,10%的重度抑郁症患者有自杀倾向。”

此前,《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公开报道曾发现,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12人,涉及26个省份。其中,无法明确具体自杀原因的达63%,大多以“抑郁”、“压力大”等说法概括。

据媒体报道,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许毅曾对南方某县的县长进行会诊,诊断结果为严重抑郁症。“我和家人说必须住院治疗,不能把他当做县长,应该当做普通病人”,许毅说,但县长的妻子坚决不同意,说“县长住进精神病院不成了全县的笑话?”许毅只能叮嘱家人要24小时看护,预防自杀,但悲剧仍没有避免——县长趁家人不注意,跳江身亡。

官员自杀事件频频出现,其背后的原因也是各不相同的,有的可能涉及腐败问题,但因压力导致抑郁症自杀的官员自然也不在少数。有关部门对此要高度重视,积极引导各级组织和广大公职人员充分认识到,抑郁症是一种常见多发的疾病,一旦患病一定要正确对待、积极治疗,切实消除“病耻感”和恐惧、回避心理,其所在单位和个人也不得歧视、打击抑郁症患者,给患者营造一个健康、和谐的治疗环境。要构建领导干部心理健康服务长效机制,正确疏导、细心引导,聘请专业人员开展心理咨询,为遇到心理健康问题的官员提供及时有效的帮助,进而从根本上消除官员们的心理隐患,让抑郁症远离公务员群体。

 

陈行甲履历

陈行甲,男,汉族,1971年1月生,湖北兴山人,1992年8月参加工作,199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清华大学公共管理硕士。曾任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委书记。现任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1988年09月--1992年07月,在湖北大学数学系读书

1992年08月--1994年08月,湖北省兴山县燃化局工作

1994年08月--1997年02月,湖北省兴山县经协委工作,任副科长;

1997年02月--1997年09月,湖北省兴山县外贸局(公司)工作,任副局长(副经理)

1997年09月--1999年10月,共青团湖北省兴山县团委书记

1999年10月--2003年12月,湖北省兴山县水月寺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其间2002年02月-2004年01月考入清华大学脱产攻读公共管理专业硕士学位)

2003年12月--2006年11月,湖北省兴山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其间:2005年10月-2006年06月赴美国芝加哥大学学习)

2006年11月--2006年12月,湖北省宜昌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

2006年12月--2007年03月,湖北省宜昌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2007年03月--2008年05月,湖北省宜昌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党组成员

2008年05月--2009年12月,湖北省宜昌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党组成员、湖北宜昌经济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

2009年12月--2011年01月,湖北宜昌经济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正县级)

2011年01月--2011年02月,湖北省宜都市委副书记、宜都市人民政府代市长

2011年03月--2011年10月,湖北省宜都市委副书记、宜都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1年10月--2016年12月,湖北省巴东县委书记

2016年9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

2016年12月2日中午,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

现任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思念珞珈山,重回武汉大学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