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文学 > 草根 > > 正文

五四运动参加者潘昌诒轶事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吴剑坤 时间:2021-05-07

 

“爱国男儿心性大” 无怨无悔英雄泪

——参加五四运动的潘昌诒轶事

吴剑坤

 

100多年前,神州大地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个重大事件,是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鲜为人知的是,当年在北京参加五四运动的这些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中有一位南通中学的校友,他就是潘昌诒。

关于潘昌诒参加五四运动的事迹没有发现完整的文字记载,这久已湮没无闻的英名及其身世,如今只能从尘封多年的故纸堆中去寻找,去链接、拼合。

潘昌诒(1901——1919),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农历六月初五出生于如东丰利。乳名谷成、谷儿。民国三年(1914)进江苏省立七中(今南通中学)学习。在南通中学校史的1918年毕业生名录中,有皋东丰利的潘昌诒、潘昌试,苴镇的季忠琢等在其间。民国七年(1918),他们三人同时进入北京大学法律系预科学习。

为叙述需要,首先得简单介绍潘昌诒的三位长辈。

潘昌诒之祖父潘荫东(1847-1924),字保之,自号五山寄樵、郑滩寄樵,晚号樵叟,如东丰利人,祖籍安徽婺源县(今属江西)。清同治九年(1870)举人,光绪三十二年(1906)署高邮州学正,匝月辞归。创办丰利两等小学堂,首任校长。民国初,被推为如皋商会名誉会员、丰利教育会会长。有《樵叟集》八卷、《樵叟外集》二卷。南通张謇挚友。

潘肇元(1870——?),字新伯,晚号铁老。潘荫东长子。曾以秀才考选为拔贡。协助潘荫东经营商业、创办学校和地方公益,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曾赴日本考察教育。清宣统年间被推选为如皋县参事会参事员。民国二年(1913),兼任县立第二高等小学名誉校长。1915年任丰利市学董。暇时研究经史,整理父亲的著作,编篡付印。与缪文功为诗文交。1940年,潘昌试拜访中学时的国文老师缪文功时,曾带回缪赠与潘肇元的楷书诗四幅,潘肇元为此写下《壬午残腊怀老友谬敏之》。潘肇元的遗作因经历战乱,多数散失。所著《铁老丛录》二种:《铁老诗录》、《铁老文录》,见藏于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在《铁老文录》中辑有潘肇元所写的《南通博物苑同游记》:“甲寅正月至通,送谷侄、颖儿进中学校。通之博物苑近设备大增,偕在通校诸生一游览。其中於时在师范校者何生应骐、陆生运枢、刘生源深、刘生荫深、石生光燠、吴生集春、葛生毓鋆、缪生辰、汪生宝培、欧阳生毓恩十人,在医校者徐生承德、桑生仲藩二人,中校则郭生世凯与颖儿、谷侄三人,皆丰校高等生,又有俞生铭垚去年奋志来师范亦与於其列。其已毕业师范者陶生天培、陈生福连均归乡里担任教授。而通人袁生澂又独肄业商校未与游犹可憾,然丰人今之在通校者均与焉。萃萃彬彬,极一时之盛,固为母校增光荣,抑於吾父兴学之心其无负乎。诸生由幼稚而初等,而高等,由是升中学或师范、或医术,各自有以成立,仍群马萃于一处,其乐可知。然乐其所乐者无不於忧患困苦中造之,正不徒以一游为足诩也。嗟乎!诸生果勉於困之时,乃可造於乐之地,一旦学业大成归而慰我皤皤白发之老父,其愉快又宁有涯邪?谷侄名昌诒、颖儿名昌试云。”从游记中可以知道,一百多年前的民国三年(1914),正月新春,潘肇元是是乘送潘昌诒、潘昌试入学七中之便,而带大家畅游新增建的南通博物苑的。然而,谁能想到,五年后的民国八年(1919),曾参加五四运动的潘昌  诒英年早逝,潘肇元在哀痛中为之写下了《哀辞》。

潘恩元(1875-1944),字颂国,号丹仲,晚号质翁,室名不残朴斋,潘荫东次子。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就读于南菁书院。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举人。光绪三十二年(1906)七月自费留学日本,九月入学于日本法政大学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法律部)第五班,与掘港的胡兆沂同班。速成科先后共办五班,前几班的学子中不乏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如宋子文、汪精卫、胡汉民、朱执信等。潘恩元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四月毕业回国后,即应晋中法政学校之聘赴山西任教。期间,北京立宪派成立宪友会,潘为宪友会山西支部骨干。辛亥年(1911)冬,离开山西回丰利,于邑中组织“进步党”支部。适民国成立,被推为江苏省首届参议会议员。沙元炳主纂民国《如皋县续志》,聘其为协修。后应留日同学、天津金城银行董事长兼总理周作民之聘,任金城银行总行秘书长。民国二十四年(1935)金城银行上海分城改为总行,潘恩元任上海金城银行总行秘书室主任。潘工诗、善书,与齐白石、张伯英、宋伯鲁等交往尤厚。晚年爱好收藏名贤扇,颇具大观。著有《继樵集》《白门集》《不残朴斋集》《旧都杂咏》《六十述怀》。编有《北洋执政临时宪法讲义》。其编入《不残朴斋集》第八卷中的《旧都杂咏》105首诗中的许多首为现今的学者,特别是北京的民俗、文史专家所广泛引用,潘氏的社会影响之大,当无过于此。潘恩元之长子即潘昌诒。

潘昌诒出生后,为时年五十五岁的潘荫东“尤所锺爱,盖家有长孙可早成立”(潘肇元:《大侄昌诒哀辞》)

潘昌诒之父潘恩元在《不残朴斋集》中说,潘昌诒虽“体短小,而神气充沛,性沉潜,寡言笑,志不在小就”。从小就心忧天下,对屈原十分景仰,“初学为诗,即用骚体,亦时有衰颓之词”,但是,“颇有兀傲气象”。

民国八年(1919),潘昌诒抱病在北京大学预科学习。笔者在1919年3月17日的《北京大学学生日刊》刊载的《法科布告:法预科学生二月份请假、旷课表》中找到载有“潘昌诒,一天”的文字,潘昌诒究竟是因病还是因事请假,不得而知,这也是笔者发现的有关潘昌诒在北京大学留下的唯一文字。在法预科学生请假、旷课表中笔者还找到皋东学子潘昌试、季忠琢的名字。

 

 

 

   1919年3月17日《北京大学学生日刊》(报头“月”字下即潘昌诒)

 

让我们把日历翻回到潘昌诒入学江苏省立七中的1914年。这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8月23日,日本对德国宣战,攻占青岛和胶济铁路全线,于1914年11月7日占领全部的德国租借地胶州湾,夺取德国在山东强占的各种权。1915年1月,日本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袁世凯在5月9日,接纳了其中大多数的要求,这原本日方要求保密的协定,为新闻界所得知,并发布该协定,激起了民族主义的情绪,使中国知识分子及民众对日本以及“卖国”的政府强烈不满,认为这是国耻。后来,5月9日就被确定为国耻纪念日。

1917年8月14日,北京政府向德国宣战,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参战国”,即加入了协约国。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国战败。1919年1月18日,战胜国在巴黎召开“和平会议”。中国代表团以战胜国身份参加和会,提出取消列强在华的各项特权,取消日本帝国主义与袁世凯订立的“二十一条”等不平等条约,归还大战期间日本从德国手中夺去的山东各项权利等要求。巴黎和会在帝国主义列强操纵下,不但拒绝中国的要求,而且在对德合约上,明文规定把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北洋政府竟准备在“对德和约”上签字,从而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

象所有的爱国热血青年一样,潘昌诒“病时每言朝政及青岛事辄多愤愤”(潘恩元:《不残朴斋集》)、“平日于国事颇勤,言时往往眦裂”(潘恩元:《六十述怀》),眦裂,即睁裂眼眶,可见潘昌诒对于列强的贪婪和北京政府的卖国行为愤怒到极点。

1919年5月1日,北京大学的一些学生获悉巴黎和会拒绝中国要求的消息,群情激愤。当天,学生代表就在北大西斋饭厅召开紧急会议,决定1919年5月3日在北大法科大礼堂举行全体学生临时大会。

5月3日晚,北京大学校园一片沸腾,北大、高师、工专、法政等校学生代表1000多人,聚集在北大法科大礼堂,讨论如何拯救祖国、挽回主权等问题。会上作出四条决定:一、联合各界一致斗争;二、急电参加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坚持拒签和约;三、通电各省于5月7日举行示威游行;四、定于5月4日齐集天安门举行学界大示威。

  5月4日,北京三所高校的3000多名学生代表冲破军警阻挠,云集天安门,他们打出“誓死力争,还我青岛”“收回山东权利”“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废除二十一条”“抵制日货”“宁肯玉碎,勿为瓦全”“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等口号,并且要求惩办交通总长曹汝霖、币制局总裁陆宗舆、驻日公使章宗祥,学生游行队伍移至曹宅,痛打了章宗祥,并引发“火烧赵家楼”事件。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得到了各地青年学生和人民群众的同情和支持,学生爱国运动的烈火迅速燃遍全国,发展成为全国性的反帝爱国运动。

北京大学是五四运动的策源地,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学生是运动的中坚力量。当年,三名来自如东的学生:潘昌诒、潘昌试、季忠琢,正处在革命旋涡的中心。5月3日举行的全体学生临时大会就在他们很熟悉北大法科大礼堂。来自皋东的学子正经受着革命的洗礼。

在北京寓所里养病的潘昌诒当时怎能置之度外?潘昌诒“服药初愈,以学生群向公府请愿,激於爱国之忱,必欲同去。家人阻之不得。忍饥中寒,竞夜未眠,因之病复感发,恐受责言,犹隐而不言。”这段文字为潘恩元的《旧闰七月四日得诒儿凶耗及抵家杂书所痛》六十四句七言长诗中的“国门集合看诸生,体已孱弱气自横。漫道政衰夭札见,也应举世有干城。”的尾注。潘恩元在《六十述怀》中的一首诗的尾注中说到“戊午伴送谷儿及颖侄同应大学初试至京师,以旧友周作民约亦即留此”。在另一首诗“当年不算到公卿,也拟箕裘足后程。爱国男儿心性大,岂知弱冠竟无成”的尾注中说到:“大儿谷成质颇聪慧,学业亦极能用心,方用以自慰。乃至京肄业北大,方逾年遂病归。后百治罔效,己未竟殁……当其休养京寓时,适有五四学潮,竟彻夜未归,冒犯风露,其病益甚。”

农历五月十四日,生病的潘昌诒在堂弟潘昌试的陪同下回到丰利。不少北京大学的同学陆续来信问候。关于潘昌诒生病之后之事,从潘恩元在《旧闰七月四日得诒儿凶耗及抵家杂书所痛》的有些诗句夹注里我们可以知道大概:“得病月余,更易数医,皆不效。拟送归,乃闻之辄背余而泣。殆知不能再见耶。”“病起于腹胀,到家贴王回回膏药偶效,而疝气复发,由京寄回者遂未用。”“二月为聘定蔡氏,余方自湘赶回。两亲且拟於明年进大学本科后完姻。”“弥留时执祖手并捋须睚熨额,而嗫颥之欲言又止者。再叩以未婚妻事略,点首,因即以尚有弟在,将来必为立后慰之。言之不胜酸痛。”(潘恩元《不残朴斋集》)年仅18周岁的潘昌诒沉疴不起,与世长辞。其灵柩安葬在丰利北乡朱家园东首。潘昌诒“闻之辄背余而泣”,所泣者是恨自己身体不争气,不能再和战友们一起去战斗。抱病为真理而抗争,为祖国而战斗,他无怨无悔!

潘荫东《潘孝端先生年谱》载:民国八年(1919)“七月长孙昌诒卒(伤恸之极,寝食不安,亟思)”。潘昌诒的早逝,无疑使72岁的潘荫东十分悲痛,他为此曾写下32句的七言长诗《哀长孙诒》(诗前的序文达165字)。诗的最后两句是:“壮怀此日归何处?空把修文问九泉。”(潘荫东《樵叟集》)潘昌诒之叔父也在悲痛中写下了《大侄昌诒哀辞》:“自吾曾祖以降,四叔祖以力学早逝,而吾祖吾父悉能承世业、长子孙。近七十年间,家庭雍熙,无有大不幸拂逆之事,而孰意昌诒吾侄孰竟至于此也。诒侄生先吾子昌试一年。吾之生,吾祖父、吾祖母所锺爱;侄之生,吾父、吾母尤所锺爱,盖家有长孙可早成立。於是,设塾延师,俾侄与吾子稍长进于本市高等小学,小学毕业进於南通中学,中学毕业更进於北京大学。夫历此十余年之日月,吾父母目注心萦,无时不系於两孙之身。其入也,并肩二进,其出也,携手而行,人争誉之,吾父母尤顾而乐之。方幸成人,侄何独而竟至于此也?吾子躯干丰硕,顾似巽怯;侄体短小,而神气充沛,性沉潜,寡言笑,志不在小就,异日扬祖庥、光门闾,以为惟侄是视。今侄自京校归,骨立如柴,窃为大惧,然犹冀医治有方,且不至殒命,且深信吾父母诚朴无伪、宽厚待人,地方公益殚瘁心力,今值白首龙锺、优游余年,尚复遭有绝大之伤痛,谓不至於此而竟至於此,岂理也哉?岂命也哉?以命不可知而理有可恃,何吾父吾母犹不能庇延吾侄而侄竟短命而死也?呜呼,惨矣!特痛而为之辞曰:

天道难知兮昏昏梦梦,跖盗长久兮颜圣数穷,自古而然兮我心有忡,高堂白发兮泪流迸渱,仪型多士兮孰绍祖风,诸孙环列兮汝长而聪,吾子巽怯兮汝神则充,联翩遨游兮蜚声黉宫,高翮偏摧兮赍志以终,十年读书兮惟苦是攻,前光后裕兮愿望皆空,抚臆不言兮结轖於中,卒不能舍兮皤皤之翁,生死有命兮谁叩苍穹?呜呼哀哉兮丧吾驹骢!”。

潘恩元写过十多首诗怀念爱子,曾在《六十述怀》中感叹:“爱国男儿心性大,岂知弱冠竟无成。”

壮志未酬的潘昌诒英年早逝,不能不使人扼腕长叹。五四运动,是我国民主新文化运动的重要里程碑。其主力是学生和青年,他们的爱国精神、为真理和正义而战的精神、不畏强暴和黑暗政治精神值得任何时代的青年和学生学习。

英年早逝的潘昌诒离世已经102年,他和成千成万的革命先行者为之而奋斗的事业,历经苦难而呈现辉煌。

难酬壮志亦英雄。潘昌诒的英名将永远留在南通人的记忆中。

行文到此,不能不提及潘昌诒的北大同学季忠琢。季忠琢,字璞成。学生时代比较活跃,中学时代在上海的《学生杂志》上发表十多首诗和多篇散文。在北京大学预科学习时,成为北京大学“学余协会”的首批会员(1919年3月16日《北京大学日刊》),上大学一年级时,与魏建功等五人发起成立北京大学“速记学会”(1920年1月30日《北京大学日刊》)。与北京大学同学魏建功等创办北大“速记协会。五四运动发生时,魏建功因为这种种原因,正在如皋师范校园内舅舅处休养、自学、接受辅导,5月7日,在如皋参加游行,声援北京学生的正义斗争。

据如东中学已故副校长刘克勤先生生前告诉笔者,其苴镇同乡、南通中学校友季璞成在北京大学参加过五四运动,虽然没有找到其参加五四运动的文字资料,但是基于下面三条线索,刘老所言似为可信。

 其一,季忠琢与魏建功和吴亚鲁等创办青年进步组织“如皋平民社”。

其二,季忠琢北京大学毕业后到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任教授。上海大学是1923年中国共产党特派瞿秋白、恽代英创办的一间革命大学。瞿秋白负主要责任。瞿秋白请于右任担任校长。瞿秋白任教务长兼社会学系主任。1925年陈望道接替瞿秋白任教务长,陈望道在中国最先翻译马克思恩格斯著作《共产党宣言》全文,是最早宣传共产主义的人之一,解放后任复旦大学校长。由于上海大学在五卅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英帝国主义在公共租界的机关上海工部局将上海大学封闭。1925年6月6日《申报》报道:上海大学被封闭后,为了继续开展斗争,陈望道主持教职员会,决定由季忠琢和韩阳初二人为交涉员,起草交涉函。

其三,现在台湾的历史档案馆的“人物书札”部编号为“环10328”的文档名为《季忠琢致恽代英函》,共三件,其内容无法得知,但应是季忠琢与恽代英在五卅运动期间或前后的通信,因为,恽代英于1926年调往黄埔军校。

由此可知,季忠琢参加过五卅运动,也很可能参加过五四运动,肯定的回答留待确凿文字材料的发现。

1926年,季忠琢与王开疆等一起创办法科大学,并担任教授,“七君子”之一的史良是其学生。这年,张謇去世,法科大学的“章炳麟(太炎)、王开疆、董康、郑斌、季忠琢”五人联名致唁电。

后来,季忠琢政治上逐步蜕变。最终,完全堕入反革命的泥坑。

 

 附

《大侄昌诒哀辞》:“自吾曾祖以降,四叔祖以力学早逝,而吾祖吾父悉能承世业、长子孙。近七十年间,家庭雍熙,无有大不幸拂逆之事,而孰意昌诒吾侄孰竟至于此也。诒侄生先吾子昌试一年。吾之生,吾祖父、吾祖母所锺爱;侄之生,吾父、吾母尤所锺爱,盖家有长孙可早成立。於是,设塾延师,俾侄与吾子稍长进于本市高等小学,小学毕业进於南通中学,中学毕业更进於北京大学。夫历此十余年之日月,吾父母目注心萦,无时不系於两孙之身。其入也,并肩二进,其出也,携手而行,人争誉之,吾父母尤顾而乐之。方幸成人,侄何独而竟至于此也?吾子躯干丰硕,顾似巽怯;侄体短小,而神气充沛,性沉潜,寡言笑,志不在小就,异日扬祖庥(注1)、光门闾,以为惟侄是视。今侄自京校归,骨立如柴,窃为大惧,然犹冀医治有方,且不至殒命,且深信吾父母诚朴无伪、宽厚待人,地方公益殚瘁心力,今值白首龙锺、优游余年,尚复遭有绝大之伤痛,谓不至於此而竟至於此,岂理也哉?岂命也哉?以命不可知而理有可恃,何吾父吾母犹不能庇延吾侄而侄竟短命而死也?呜呼,惨矣!特痛而为之辞曰:

天道难知兮昏昏梦梦,跖盗(注2)长久兮颜圣数穷,自古而然兮我心有忡,高堂白发兮泪流迸渱(注3),仪型多士兮孰绍祖风,诸孙环列兮汝长而聪,吾子巽怯(注4)兮汝神则充,联翩遨游兮蜚声黉宫(注5),高翮偏摧兮赍志(注6)以终,十年读书兮惟苦是攻,前光后裕兮愿望皆空,抚臆不言兮结轖(注7)於中,卒不能舍兮皤皤之翁,生死有命兮谁叩苍穹?呜呼哀哉兮丧吾驹骢(注8)!”。

(注1)祖庥(xiu),祖荫

(注2)盗跖,又名柳下跖、柳展雄。相传是当时贤臣柳下惠的弟弟,《庄子》中认为盗跖是柳下季的弟弟。是战国、春秋之际奴隶起义的领袖。“  跖 ”一     作“蹠”在  先  秦  古籍中被诬为“盗跖”和“桀”。盗跖亦作跖盗。

(注3)渱(hong),水流

(注4)巽(xun)怯,懦怯

(注5)黉(hong)宫,学宫

(注6)赍(ji)志,怀抱志向

(注7)结轖(se),气结不畅

(注8)骢(cong),青白色的马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令计划往事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