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文学 > 草根 > > 正文

忆父亲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彭新平 时间:2020-09-17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15年了。记得父亲去世的前一天,我顺路回家看望他,当时,他正胸口闷热,气喘得厉害。我一边用手揉父亲的胸口一边安慰他,只要按时吃药打针,病一定会好起来。我临当时走时,读出了他憔悴疲惫而又慈祥的眼里满是不愿离开我的渴望,但因公务在身,也想着来日方长,那天我没留下来服侍他老人家。没想到,那竟是我与父亲的永别。

父亲是一位极其普通的农民,勤劳一生,他所吃的苦、所受的罪,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在父亲九岁那年,我祖父便离开了人世,而当时我那年轻的祖母又奈不得寂寞,带着尚小的姑姑长年在外经营自己的生活。无人照看的父亲,只好离家跟随我那年迈的老祖母生活,直到老祖母为其成家。那时我家一栋大瓦屋,由于长年无人看管,年久失修,塌为平地。解放后,父亲把土改分的两间土坯房给了祖母居住,自己便拖儿带女在四处借屋。这一借就是二十多年。我们兄妹六人,分别在四个地方出生。那时,我们一家人饱受了寄人篱下的艰辛。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小时候的我们又怎能理解这一些呢?总认为只要自己有理什么都不怕。可哪知,我们的无知也常给父亲带来难言的痛楚。记得每次我们和房东的孩子发生口角什么的,父亲总是不问青红皂白先将我们痛打一顿后,还得低三下四地去向房东不停地赔不是。回来他又紧抱我们哭泣。父亲怎能不伤心流泪呢?我想,当房东大骂我们:“叫花子还想赶走庙主”时,父亲心里一定在滴着血!听我母亲讲,有一次父亲跟别人发生口角,那人骂我父亲无能,说:“你要是把这些儿女带大了,我巴掌煮饭给你吃。”父亲为了拉扯大儿女曾受了多大的委屈。母亲教育我们一定要争气,长大活出个人样来。

身子单薄的父亲在“大集体”时,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他不知比别人要多吃多少苦。那时队里到二十里外去担石灰石,别人一担挑一百四五十斤,一天走两趟就是满工分,而我的父亲一担只能挑百把斤,他不得不早出晚归,马不停蹄地一天跑三趟。这样一天下来,他也能挣个满工分。别人不愿干的活,父亲总是抢着干,他认为这是多得工分的最好机会。耘石灰田,是再苦不过的活。天气炎热,禾苗又高,石灰撒在禾叶上,人赤着脚极易腐蚀皮肤。这对个子不高的父亲更是苦不堪言。记得有一年父亲因耘石灰田耘得时间太长,以至双脚都溃烂化脓了。那段时间尽管在家不能行走,父亲却空闲不下来,让我们兄妹上山砍竹子,以便自己在家里破篾(那时,江中放木排要用篾扎,交篾到队里也同样能记到工分)。其实,在平时的早晚,父亲也会常常破破篾,以弥补出集体工时和别人落下的工分。为了多挣工分,与父亲相濡以沫的母亲,即使生小孩还没满月便不顾身体的虚弱,不听父亲的劝阻和大家一道早出晚归的出集体工。母亲说,出一天工有七八分工分,每天除了给保姆三分,自己还能净挣四五分,划得来。我们兄妹六人,就有四人是靠出工分请别人带大的。

70年代末,随着大哥、大姐的长大,在他们的帮衬下,家里的日子稍有转机,于是父亲便东借西凑,好不容易凑足了600块钱,买下了一栋山林场因搬迁空留下来的破旧的土坯房,简单把盖屋顶的杉树皮翻修一下,就搬进去居住,从此,我家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那些日子虽然过得还是同样清苦,但自己成了房子的主人,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从此,我们一家人不需要再看着房东的脸色过日子了,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受啊。

我们一家人住着这年久失修用杉树皮盖的土坯房,下雨也会漏水,冬天凛冽的寒风也会在没楼板的屋子里横冲直撞,此时仿佛已感觉不到寒冷,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我们在这里才真正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自从住进在这栋房子,每天早上我们兄妹都能听到父亲那悦耳动听的花鼓戏。以前,也曾听好多人说过,父亲是公社剧团的台柱子,可我们就一直没听到过传闻他那有梅兰芳之称的动听的歌声。我曾怀疑那些:只要父亲一上台,准能赢得台下满堂喝彩和雷鸣般的掌声;父亲的青衣唱腔字正腔圆、惟妙惟肖,比女人还女人;县花鼓戏剧团要调父亲去,被公社负责人阻拦了,说什么调走了父亲无疑就是拆公社剧团的台,还不如直接要公社剧团解散好。这些传闻我疑有假,可自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听了父亲的歌声以后,我对人家的评价不仅深信不疑,还由衷产生敬慕和自豪。是呀,那时父亲没有调往县剧团不说,后来随着时代的变化,公社剧团的解散,父亲离开心爱的事业回到了村里,回到了简陋的“家”,那种人生境遇,谁能再唱得起来呢。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父亲当时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无奈呀。 

家中虽贫困,但父亲一直关心我们的学习,从没有因家庭困难而让我们兄妹放弃学业。即使谁不愿上学,他也总是耐心的开导。记得那年小弟因身上长了疥疮,在家治愈后就不愿再返校读书了,父亲道理讲了几箩筐就是不见效,无奈之下父亲就用绳索将小弟捆送了三次。我们兄妹六人在父亲这般严厉的教育下,除大哥大姐在家务农外,有两人直接考取了大中专院校,有两人通过其他途径有了“铁饭碗”都在国家正式单位工作,并且各自有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在那缓慢的旧时光里,一路坎坷的父亲,是多么的艰辛与无奈。父亲穷其一生,用他那瘦弱的肩膀,简朴的父爱,为儿女含辛茹苦,操劳一生。他在本该享受清福颐养天年的时候,却匆匆离开了我们。尽管父亲离别我们多年了,但每每想起他老人家,就禁不住泪湿衣衫。我们怀念父亲,怀念他为家庭的那份挚着;我们怀念父亲,怀念他为儿女的那份挚爱。

 

作者简介:

彭新平,1963年生,湖南炎陵人,从事教育20余年,从事媒体近10年。炎陵县作协秘书长,炎陵文联《神农风》文学杂志编辑。数十篇文学作品散见于《湖南广播电视报》《中国校园文学》《科教新报》《湖南科技报》《散文诗》《年轻人》《今日女报》《株洲日报》等报刊。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孙和平的多彩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