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文学 > 草根 > > 正文

侯永刚:黄土山人的艺术人生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侯永刚 时间:2019-06-19

 

山野放歌 濡墨成趣

 

——黄土山人的艺术人生

 

侯永刚

 

我常常想,人生其实是短暂的,抑或是孤独的,这于历史的长河而言。如果一生有诸多的知己好友,闲暇时群贤雅集,琴瑟和鸣,对酒当歌,诗文唱和,墨池舞蹈,艺海泛舟,倒不失为一种赏心乐事,一种亦神亦仙的人生别一种境界。然而,我说的是古人,古人们总能把世事看得很开,他们那种豪放、超脱、斗酒诗百篇的作派总让我们心驰神往,浮想联翩,艳羡不已。在古代,你如果要找一拨仗剑走天下的侠士豪客,或“醉眠芳树下,半被落花埋”的风流雅士那简直是俯拾皆是。但在现今,却少了,甚至是凤毛麟角,更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些快节奏重压下的可怜的“抑郁症”、“忧郁症”患者,他们快要被金钱浮华逼疯了,成了物质的俘虏,又怎么能超脱起来?更别说古人的作派了。

偶然的一个机缘,黄土山人向我走来了,先是他的诗,后是他的字、画,再就是他的酒,紧跟着就是他的超脱、豪放、仗义、淡泊,我觉得此人有豳风遗韵,古人风范,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有点个例,与众不同。我一下对他来了兴趣,试着与他交游,结果竟喜欢起他来。也许他就是我常常期冀的那种人,梦中的古人。因为和他在一起,没有金钱的事,没有物质的絮叨,没有压抑与世俗的扰攘,只有酒,只有诗、只有字、画、只有精神的层面,你很容易放松,很容易融入,一下觉得自己富有了,陡然长了精神,一下子扬眉吐气起来,当然是精神的界面,就觉得这个浮华喧嚣的世界一下离自己远了,我们不再被世俗的东西所困所扰所累,我们似乎神仙起来,忘记了人世的诸多烦忧。

这个黄土山人是谁?他就是孙蒋贤也,孙蒋贤何许人也?只要稍一了解,就知其一二。他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出生在甘肃陇东黄土高原庆城县北部沟壑区的一个小山村,祖上世代农民,其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因生活所迫,母亲改嫁到庆城县阜城镇蒋姓人家,后因积劳成疾,过早离世。由于继父无子,所以一子顶两门,孙蒋两姓由此而来。综上所述,先生的家世是何等的不幸,人生的道路是何等的坎坷?小小年纪的他,已承受着人世的艰难、生活的重压。

其实,我们单看他的雅号:黄土山人,就知道他是一个黄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农民了。那么,一个农民应该是:少读诗书减烦恼,多栽瓜果添收成。他给我们带来的乐趣却不是囤满仓实、牛羊成群、瓜果飘香的农家乐;而是他的出口成章、郎郎诗句、他的高大英武、风流儒雅,他的山野之气,他的浓浓的地气,他的诗集《翰墨心声》,他的书法集《黄土山人书法》,他的《黄土山人书画》......这倒让人有些诧异、惊讶,再后来,就不得不对他这个时尚而特立的农民——黄土山人发生了兴趣,我们想从他身上窥见些什么。

事情往往是辨证的,一个人的命运也不是定数,最初,孙蒋贤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会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书画家、一个乡间受乡亲们爱慕的歌者士绅贤达,那只不过是他当初的一个梦罢了,至于这个梦能否实现,他好像没有刻意的奢望过,他只是觉得有这个梦作伴,乡村单调贫瘠的生活会过得充实些、美好些,艰难的日子会好度过一些。

他出自寒门,本应专事耕作,伺弄六畜,替继父撑起家庭的一片天,但他从小对诗、书、画有特殊的感悟,爱好成癖,习字成瘾。高中毕业后,他一边务农,一边偷偷的继续痴情于自己所爱的书画。后来,继父年事已高,家里姊妹多,家庭生活难以为继。不久恰逢改革改放,这时,聪明活络的他,作出了一个重大决策,先搞好家庭经济建设,解决温饱问题,再实现自己的理想,这也许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最重要的一次决策。

实际上,早年的他,习楷书从唐人柳公权、颜真卿入手,行草书则涉猎多家,张旭、怀素、李北海、米芾等广涉不遗,可谓博大精深。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的作品已在全国及省地获奖或展出,被誉为庆阳年轻的的书法新秀,在陇上知名。当时,恰逢祖国改革开放,百废待兴,甘肃省书协也开始筹备成立,他有幸与张改琴、邓博五、马成章、蒋玉书、袁开奇代表庆阳成为甘肃省书协筹备组成员,同时,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批加入甘肃省书协的会员之一。之后,1986年夏天,袁果操任会长,张改琴、廖明佐、刘旭、袁术、施正飞任副会长的庆阳第一个书画协会——陇原书画协会成立,他与刘先锋、袁开齐、蒋志鑫、肖海水、张亚武、刘文华、黄风贤等二十多人任理事。可以说,陇原书画协会开启了陇东及长庆油田国企书画事业振兴的先河。庆阳、平凉、长庆油田的书画骨干都是这个团体的中坚力量,是陇东地区及长庆油田初期书画事业开拓的引领者和助跑者。那时,他和张改琴等一批书画人驰骋在陇上艺坛,风生水起,硕果颇丰,为庆阳早期的书画事业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得到了业内同仁的首肯和政府的赞扬。如果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的书法绘画前途将不可限量。但此刻,因为生计、生存,他不得不暂且搁下手中的笔,从艺坛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他是痛苦的,也是无奈的。如果放弃自己的所爱,毕竟是一场生与死的痛苦抉择。

他搞过装潢,开过旅店,做过生意,在商海里淘着自己的第一桶金。不过,他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的所爱,只要一有空闲,就挥毫临池,抒情写意,寄托志向,始终未能完全割舍翰墨情。几十年过去了,在商海,他成功了,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大厦,这个大厦庇护着他的亲人,家人们感到温暖、安全,不再为饥寒交迫而让他揪心,在这个大厦里,他可以向自己的理想求索了。经过商海的风风雨雨,人世沧桑,他更加老辣了,成熟了,如果此时向理想发起冲击,应该说时机成熟了。2007年他报考了中国书法院硕士研究生班,并于2008年毕业。在书法院,他如鱼得水,聆听诸多名师的教诲,与同学们交流,习秦汉、金文、砖铭等,期间,他把自己的感受感悟感触融入到实践中去,创作了大量书法作品和诗作,备受师生好评,毕业时,被授予优秀学员称号。2010年,他报考中国画院范扬工作室硕士研究生班并结业;2012年,他报考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王乘工作室硕士研究生班并结业。前后历时五年在京华的专业学习和训练,使他的作品渐趋完美,臻至成熟,意境高雅,品位上乘。近多年来,他潜心于山水之中、迷醉于田园之间,几于忘我,不能自己。美在民间,美在我们司空见惯的事物之中,美在壮丽的黄土大塬沸腾的地气演绎间隙。这就是这些年他故土难离,根植家乡,观察生活,痴迷创作的主因。朋友们多次劝他,到京城、省城、或者次之到庆阳市府所在地西峰发展,窝在山里,空空浪费了“天生我材”和满腹经纶。他无动于衷。他说,美丽的乡村,善良的亲人,淳朴的山川,火热的生活,给了我灵感、激情,成就了我的艺术,我是不会轻易离开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的,我的别署黄土山人就是这个道理。他还说,齐白石先生生前大半辈子都是在乡下度过的,他走乡串村给人做木活,画箱子、柜子,平时注意和汲取生活的闪光点,捕捉美的凸显,缔结了丰厚的地气和民间生活素材,才有了后来他到了京城井喷式的艺术壮丽。但这样说不等于我不打算走出大山,我是会出去的,只是时机尚未成熟。将来,我要用成熟的艺术与外界交流互动,回馈社会,回馈我的陇东故乡。

近些年来,完全沉浸于山水和自然的黄土山人,临摹了八大山人、石涛等古人的山水近百米长卷,从中体悟古人的真谛。他也创作了大量的书画佳作,给人以独特的艺术感受和美感。特别是他的狂草作品狂放不羁,连绵奔腾,沉雄豪迈,宏博跌宕,气势磅礴,其灵动的跳跃感和线条的洒脱感呼之欲出,已逐渐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给人以强烈的艺术视角冲击力和震撼。这种感受我们从他的书法集《黄土山人书法》中可见一斑,也从悬挂于庆城县宾馆大厅的草书八尺横幅《题凤城》和珍藏于庆城县博物馆的草书八米横幅《将进酒》中看出其书法的真谛和精髓。独特的线条舞蹈已嬗变为一种游刃有余的艺术自觉,像他的诗,自然而然,又狂野不羁,妙趣横生,给我们带来了舒服、恣肆、坠入化境的线条勾勒出的艺术美感。

黄土山人的画作不论是工笔写意,还是山水尺幅长卷,都给人一种清新、大气、超脱、静雅的感觉,这些从他的书画集《黄土山人书画》和他的一些写生作品中能看得出。他虽长久幽居庆城县西川小镇,但他已历练和具备了更多脱俗的气质,当他用艺术的眼光审视他周边的这个世界时,他看到的多半是自然界山川沟壑的悠远旷达、无穷奥秘、白云深处的遐想与宁静,而少了人间烟火的牵缠、凡俗荣华的魅惑。这就使他的画作形成了明显的特点和个性。一是注重格调与意韵的把握,具有高古而典雅的境界与浓郁的北豳文化气息。二是面貌经久弥新,具有较强的时代感和传统的清静。更为引人注目的是,其作品辐射出来的视觉冲击力和内隐的审美体验的张力,构成了其画作恣肆奔放的独特艺术魅力。三是内涵的厚重。一山一水、一梁一壑、一塬一峁、一草一木,他都能赋予其鲜活的生命与灵魂,这是他的高明之处。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觉到那种洒脱的书卷气已滋生开来,一种耐人寻味的笔墨功夫渐渐沉淀下来。

这些年来,黄土山人也创作了几百首田园诗文,经精选后,汇集成册《翰墨心声》示人,让人们感受到他的诗情、他内心的奏鸣、他对人与自然的挚爱。

他的诗有山野的韵味,草木的味觉,如行云流水,无刀砍斧凿痕迹,同时感情细腻,色彩浓烈,豪放粗犷,纤柔温情,像黄河的咆哮又似叮咚的泉水,像大泼墨又似小写意,均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畅怀1》:不见古贤面/难与太白言/提笔常长啸/濡墨散云烟/人生如梦里/因果任自然/一腔浩然气/迸于天地间。《畅怀2》:手执倚天剑/怀抱乾坤圈/湖海作酒水/江河润胆肝/风雨著词章/云雾伴我眠。《酒后感怀》:山川赋心声/四海放胸怀/美酒壮老胆/涂写逸兴开/江山无尽意/天地多秒哉/山人扫旧俗/重塑新境界。《贺岁歌》:天地之大者/独行漫思任徘徊/山川之美哉/笔墨春风消瑞雪/对酒放歌寄情思/醉生梦死神仙界/欲造佳构赋心声/自古高才贵天栽/黄河长江 五湖四海/寻寻觅觅 逸兴渐开/长天一纸尽挥洒/大地万里抒情怀/人生万物/思绪感慨/观世间唯真情在......《酒后作醉乐吟》:醉亦呼 乐亦呼/人生难得有几度/自古刘伶卧酒泉/曹公赤壁醉崖边/李白狂歌笑孔丘/张颠濡发满纸烟/怀素湖南家题遍/佳句名言世代传/黄土山人效前贤/挥笔纵横意不完/请系万古无名篇/呼朋唤友推杯盏/远看天地间/近观茫茫山/但愿长醉不愿醒/与尔共乐千万年。《致友》:笔墨起波澜/真情在世间/纵横十万里/上下五千年/壮散君胸意/抒怀我胆肝。留得一半句/后世可闲谈。《即兴》:我本陇山一狂人/不识俗韵笑前贤/稼禾与草同息长/对酒放歌大自然。《偶题》:吾爱太白酒/亦喜古贤文/疯颠看世界/狂言戏人生/江河清吾心/大海洗我尘/道出心中意/直叙万古情。这些长调或短章都是黄土山人或醉或醒的当时之作,照示了一个乡土诗人的豪迈、狂放、率真与淳朴的本性,直抒胸臆,快活至极。也映射出了黄土山人热爱生活热爱故乡热爱朋友亲人的一腔赤子之情。像《中秋》:今夜登高观/苍茫云海间/佳节思亲友/中秋人团圆/明月送温馨/短信报平安/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间。这类诗感情就很细腻、温情,又很超脱。他的《题凤城》,是历代文人雅士咏庆城的诗作中佳作之一。“北抱琵琶寨/南街董志塬/脚蹬环江水/头枕凤城山/苍龙两盘绕/玉带双绞缠/公刘作业处/周室八百年”。这首诗将凤城概括得非常准确,又描述得形象贴切富有意韵。像《乡村春光》:麦苗青青杨柳斜/乡村处处桃梨花/男人田间忙耕种/妇女地头帮沏茶/儿童场上追蝴蝶,老人树下话桑麻/热气荡漾人欲醉/春风送暖进农家。这种田园诗般的乡村生活令久居城市的人也蠢蠢欲动。他热爱生活自学成才且逍遥的寻找着,他爱他的妻子及家庭,是个很负责任有情义的男子汉。从他的一首《妇望》:“云赤聚残日/烟霞散暮晖/万家灯火里/期盼待君归。”就能看出他内心深处涌动的情感了。在众多的诗作中,有大部分是和诗友的唱和诗。他和许多文友唱和过,像李锐、王彦川、张建昕、李德圭等。如《和李德圭》:秋雨凉气浸衣衫/河北夜餐受风寒/离乡小别廿多天/心情烦燥似万年/鸳鸯戏水人所好/云雾聚雨共枕眠/鸢飞鱼跃常之也/尔笑张生得自然。这些诗都是即兴唱和,信手拈来,但很亲切质朴,浓情尽泄。

我在拜读了黄土山人的几百首山野放歌的抒情之作和沾有泥土气味的低音奏鸣之后,发出感慨:心声吐出来就是真诗好诗,起码让人感到真、可信,比忸怩作态、故作深沉要来得自然、舒服,这在人们的阅读心理上,是有这种感受的。我也鼓励黄土山人把这些诗逐步向出推,让山外的世界知道民间还有这样真性情的率真之人存在,还有这样真性情的“土诗”存在,让部分浮躁的诗歌之人惊讶,也让他们感到来自黄土地和山野的清新。黄土山人却付之一笑:我没有想那么多,我是一个农民,我每天面对大自然在吐故纳新,让我本人和我的艺术追求能与大自然同呼吸共命运,这就是我最大的奢望。

黄土山人爱酒,善饮,常说酒开天性,书启古今。常邀一帮文朋诗友一醉方休,骤然间会进入“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的境界。兴致来了,诗句连珠似的,一句一句脱口而出,即兴而发,且有意有趣有味,让人忍俊不禁,拍手叫绝。他很豪放、仗义、性情化,把钱看得很淡,虽然他也体会过囊中羞涩的尴尬,但如果朋友们有了难处,既便需自己去讨要,也要帮朋友们渡过难关,为此,他经常座上宾客满堂,朋友遍及天下。我曾叹:此人是当今孟尝君、燕赵侠也。

黄土山人的诗、书、画是美妙的,他的做人是真诚的,他的人生嬗变也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从他身上,我们看到,古人的诗书画一体在他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为今做学问者也是一种启示。当下,好多人都成了书匠画匠了,根本不注重传统的承接,综合艺术无从谈起。因之,部分书画家抛弃了传统的要义,追求艺术的短平快,那么,没有传统精髓的书画艺术也使老百姓抛弃了书画家,书画家得不到人们的普遍尊重,只能说是书画家自身出了问题。

我们发现,传统意义上的农民——黄土山人,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了,不只是“多栽瓜果添收成”了,他变得潇洒了,风流了、时尚了、现代了,他既能扶梨耕田,也能约会风雅,墨池弄潮,他既能给我们带来五谷丰登,也能给我们献上精神的佳肴。我常想,这也许是改革开放以来,这个伟大的新时代才会给农村带来的嬗变惊喜,也是以黄土山人为代表的中国新一代农民艺术家的新生。我多次呼吁,在建设美丽乡村的伟大工程中,如果多一些像黄土山人这样的农民艺术家,那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

“我有嘉宾,琴瑟和鸣”,黄土山人有一帮文朋诗友,常在一起弹琴吹笙,对酒当歌,诗词唱和,墨池逐浪,艺海泛舟,也其乐陶陶。

我不知道,在乡间,这种雅集,算不算传播文明、传播文化、传播一些高雅的东西?总之,逢年过节,乡亲们爱请黄土山人写对联,谁家建了新房,爱求他的书法、绘画。在乡亲们眼里,黄土山人是了不得的人,是有文化有能耐的人,他们常常教导后人,要做黄土山人那样的“能人”。慢慢的,有人把自己的孩子送来了,恳请黄土山人施以书法教育,也有乡间的闲人、无所事事者,竟练起了书法,乡间的村俗民风逐渐向更高的品位提升。

和黄土山人在一起,是轻松的,我们总能得到精神的愉悦,现代社会的浮躁会远离我们而去,古人的淡泊、宁静随之而降,和他在一起,你会感到人生除了物质,还有另外一种境界——那就是精神的惠赐和陶冶。

近些年,黄土山人的书画作品不断在省级、全国展览中入展获奖收藏,引起了艺坛的关注和媒体的青睐。他倒没有在意,依旧在自己乡间的书画阁里潜心临摹碑帖、八大山人、石涛等人,并背个画夹跋山涉水去写生,然后心而得之,化为创作。他说,早在二00九年,他就得了一个中国第八届时代杰出书画家的称号,那时,他就觉得好玩、有趣,使他更有了不敢松懈的念头。现在,媒体的追逐、政府的热捧,于我的淡泊宁静的心态有些不合,我还是陶醉于山水间为妙!不过,我倒觉得他这个黄土山人、一个当代的农耕者、黄土地上的大写者、歌者,更具备了一层神秘与启迪意义,让你不得进一步不走近他,解读他。

 

作者简介:

侯永刚,笔名朝歌,甘肃庆阳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甘肃省庆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创新文学网编辑部驻庆阳特别代表。已发表文学作品100余万字,出版专著五部,曾获国内报告文学奖6次及中国当代小说奖、新疆首届西部文学奖、甘肃省第四、第六届黄河文学奖等奖项。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