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通讯 > 纪事 > > 正文

夜色中,钟南山的身影又出现了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何雪华等 时间:2020-02-03
 

2月1日,由广医一院副院长张挪富带队,广医一院组织ICU精英团队驰援武汉。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到场为这批勇敢的逆行者送行。

 

图源:广医一院

 

图源:广医一院

截至1月30日,

全国各地医疗队近6000人

已到达湖北支援,

其中,广东前后有三批共335人驰援。

他们,是“最美逆行者”。

 

我们不能倒下!

 

记录者: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广东省应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师姜婷

 

中间就是年纪最小但感控很严的蒋洁

“大宝,你的帽子需要再调整一下,你的头发没有完全包住。”

“龙哥,你的口罩需要再压一下,再压一下,压紧一点。”

“昆哥,你的手套太大了,你要换成合适你手大小,你现在就去换,换好了再进去。”

这熟悉的唠叨声,来自我们最小的妹妹蒋洁,也是我们几个人中的“院感小专家”。她呀,是个话痨,真的,话特别多。

身在前线的我们,只有战友相互依靠,相互信任。蒋洁就认真担任起我们的监督员,做我们的感控防护的镜子。

在这场与病毒的较量中,毫不夸张的说,一线的医护人员面临巨大的风险,我们不是神,我们也跟大家一样,会被感染,生命同样受着威胁。

蒋洁说:“我们每次上班都忙到没时间去害怕,更没时间去关注自身防护是不是到位,我是感染科护士,我的经验比你们更丰富,我只有在大家进入战场前一遍一遍的检查与督促你们,我希望你们在治病救人的时候,能先保护好自己,我们不能倒下,我们的面前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医治的患者。”

如果说,2003年“非典”,那些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是一群勇敢的“白衣天使”,是一群立下“不计报酬,无论生死”誓言的勇士。那现在自己,同样也换上了这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赛跑。

愿这场战疫早日迎来胜利的曙光,武汉,加油!

 

与当地医生共同战斗的日与夜

 

日期:1月31日 20:00-24:00

记录医生: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重症医学科陈雷

 

来武汉两天了,前两天接受培训,大伙们搬搬抬抬,协调物资,虽然每天也很累,但总是觉得还没有进入到前线的那种窒息感。昨天晚上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混杂着兴奋和压力的感觉。

眨眼间,我们值守的4小时就过去了。我们虽然是夜班,但是新收了4个患者,1个重症患者,3个轻度患者。由于我们并未完全熟悉当地医院的常规流程和系统,很多地方还需要当地医生指点和帮助,最终我们还是圆满的完成了工作。

我新收的那个老伯,发病已经十几天了,虽然现在还不属于重症患者,但是氧耐量十分有限,轻度活动就出现明显的头晕、气喘,而且是只身来到医院。安排好床位后,我扶他从护士站走到病房都需要休息2、3次,坐到床边吸上氧气后,才感觉稍稍舒服一点。

这边新收病人刚刚安置妥当,那边重病人的氧合就进一步变差,在管床医生忙不过来的情况下,我和杨主任赶紧帮患者上无创呼吸机,帮护士给病人调好面罩,接好监护等工作。

针对此次疫情,每天下午17:30以前都要上报新收患者的统计表,因此我们除了常规的询问病史和查体以外,还要认真登记每一位患者的身份信息,住址都要详细到门牌号码。

由于病区内的电脑有限,开医嘱、写病历需要我们医生脱掉防护服,到缓冲区的医生办公室去完成,幸好当地医院的刘玄林医生还没有走,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完成了新接收的工作。当地医生真的非常辛苦,十分让人崇拜,帮助我们最多的刘玄林医生,从早上8点到晚上24点,只吃了一顿饭,一直在忙碌的工作状态中。

虽然我们只上了4个小时左右的班,但是我们从晚上19时出发,到凌晨2点回到驻地,然后就是消毒、洗漱,等到我真正能够休息已经是3点多啦!辛苦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但是值得去亲身体会一次。

 

病房里的这次握手格外珍贵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儿童重症监护室(PICU)护士长段孟岐:

 

刚刚又结束了一个夜班。 今天特别巧,刚好轮到我们三院医疗队的医生护士们一起值班。忘却这一身严严实实的防护服,有一种回到广州病房的错觉。忙碌的几个小时匆匆而过,晚上11:00,还有一个小时下班,中山三院医疗队队长周宇麒教授带着我们一起进行最后的查房。

周宇麒教授与冯定云医生查房时发现患者氧合情况不好,情绪激动,不肯进行高流量吸氧,经过劝说和安抚,周教授为患者重新带上鼻塞吸氧。

我在查房时发现病房内的环境卫生及院感防控落实情况不甚理想,指导患者家属进行病区环境整理。

我碰到了同样来自东北的老乡,有缘千里来相会!虽说为预防病毒交叉感染,现在不鼓励握手,而要拱手,但我们两个老乡还是隔着四层橡胶手套握了握手。我鼓励他早日康复,我们一起加油加油!

 

患者已经使用上广东医疗队调配来的制氧机,症状得到缓解,这是给我们最大的鼓励。很多患者对吸氧治疗的意义不明确,医护人员尽量讲解并协助其吸氧。

目前,病区氧气供应还是很紧张,下班前,队长周宇麒教授带队将备用氧换进病房。不管身在何处,我们都记得“中山医”的优良作风。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何雪华、吴波、梁超仪、任珊珊、翁淑贤通讯员薛冰妮、高龙、朱健、王蒙、简文杨、张源泉、周晋安 甄晓洲 叶张翔、韩文青

 
责任编辑:碧 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